“互联网”视阈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性要求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以及大数据、云计算的出现和运用,互联网迎来了加速发展,结果使人的信息化生存成为可能。信息网络的飞速发展正悄然改变着大学生的思维观念和行为方式,高校思想政治教育作为引导大学生的价值取向、思想方式、政治态度、道德观念的重要思想工作,在当前环境中呈现出诸多新特点,面临着新挑战。在教育对象被各种信息包围的图景中,传统的思想政治教育模式一定程度上出现了效果性不强的时代问题,主要表现为教育内容、教育方法与教育对象的不匹配。为确保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需要整体性地考虑教育对象、教育环境、各种意识形态的特点及影响,有针对性地调整教育模式。
  关键词:互联网;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
   “互联网”时代人的信息化生存
  互联网自产生以来,迅速渗透到了人们生活的各个领域,其对社会的影响是直接和客观的。大学生群体由于其具备一定的知识技能,并存在着好奇心、良好的接受性等心理特征,使其一开始就成为互联网的主要使用群体。随着谷歌、百度等搜索引擎的发明以及大量自媒体App的深度开发,大学生在需要特定信息时,也往往会选择较为便捷的互联网,客观言之,以互联网应用为基础的信息时代改变了人们传统的生活方式,席卷全球的“互联网”大潮使得“信息化生存”成为可能,我们每时每刻都在与信息接触,我们也无时无刻不在使用信息。叶皓(2006年)指出:“大众传媒正在成为推动中国民主政治发展的重要力量,在辨认公共问题,检视政府回应民意的程度,改善政府公共决策上,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1]有人甚至戏言如今的年代是“媒治”的年代,可见互联网的巨大作用。
  互联网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在“互联网”时代,人与人之间的空间被大幅压缩,人足不出户便可知天下事。人也获得了高度自由,其身份、地位、名声等被虚拟化,从而使更为自由的交往成为可能。对于大学生这一特定群体,具有良好的教育经历,对新生事物具有超强的敏感性,他们通过一键点击就轻松享受外卖送到门口的便利;未出门之前可以通过网络预约到出租车;在学校远程听取全球名校的课程等。可以说,互联网给大学生的学习、生活带了无尽便捷,互联网已然成为大学生学习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另一方面,由于信息被虚拟化,就有可能存在一些虚假信息,现实中的人如果无法分辨,就会造成认知混乱与价值观混乱,严重者甚至会引起社会冲突与动荡。人越依赖虚拟的网络,就越容易忽视现实,甚至引发越来越多的社会问题。几乎所有大学生都是网络使用者,网络的虚拟性和现实的实体性让大学生时而困惑于自己的双重社会角色。在体验网络带来益处的同时,大学生在不知不觉中可能受到网络带来的负面效应影响。在与“知音”自由交流背后可能是一个巨大的诈骗陷阱;在大学生衣、食、住、行等方面便捷享用互联网的同时,也可能使大学生从此“足不出户”,浪费宝贵的青春时光。互联网的负面效应使得大学生在学习和生活的过程中,随时可能受到杂乱信息、虚假信息的干扰。
   “互联网”对于思想政治教育的剧烈冲击
  在互联网时代来临之前,由于教育对象并没有机会接收到如此海量的信息,所以思想政治教育的难度相对较低,容易达到教育目的。“灌输法”作为传统的主要教育方法,被广泛运用,教育对象对思想政治教育内容的要求没有达到当下如此高的程度。而到了信息时代,要保障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就需要改变传统的单向教育模式,考虑环境的具体特征,这样才可能达到转变教育对象的思想观念,提高教育对象的素质,让教育对象树立符合教育者、组织者特定目的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
  具体而言,在互联网时代,当代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面临两个挑战:一方面,教育内容时常遭到怀疑。既然教育对象被各种信息包围,这一时代特征决定了教育对象对于思想政治教育环节的各组成因素都是在“结构”中给予的评价。教育对象会比较他们所接受到的思想政治教育与网络当中的社会事件、国外的公民教育、宗教信仰等其他信息,如果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与这些信息冲突,就自然而然会在受教育者内心引起怀疑,或是怀疑教育者,或是怀疑这些信息。一般而言,人都倾向于认为大多数人的意见、被普遍认同的信息是“真”的,这对于当代的中国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构成了严峻挑战。如果大学生怀疑思想政治教育的内容,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效果就会较差,这种怀疑可能是直接的显性表现,通常表现为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抗拒与排斥,如不少大学生在上思政课时积极性不高,不来、不听、不信等现象频出;大学生的怀疑也可能是隐性的表现,不容易察觉,表面看着相信思想政治教育,实则是为了找到好工作等个人目的。在信息开放的网络社会,大学生容易被享乐主义、消费主义所吸引,更严重的是一些别有用心的历史虚无主义将民族英雄事迹近乎诙谐地恶搞,让大学生怀疑民族英雄是杜撰出来的虚假人物事件,这对于当前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带来非常恶劣的危险影响。另一方面,教育方法时常效率不足。有效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必须使用科学而合理的教育方法。但以往因为缺乏比较,欠缺竞争性的对比,所以“灌输”式的方法在信息时代之前的历史时期能够发挥出自身的作用。但时过境迁,教育对象充满了各种选择,这就使“灌输”的局限性显现出来。虽然当前高校已开展了思想政治教育的教学方法改革,注重提升大学生的学习积极性,但讲好思政课,发挥思政课的持续影响仍是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在进一步提升思想政治教育的效果方面,高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在教育方法方面,同樣不能自顾自地改革,而对于教育对象的特点则不管不顾,这已经不符合时代的要求,难以顺应时代的发展潮流。简言之,随着教育对象越来越个性化,在信息时代的背景下,对这些极具差异的受教育者展开思想政治教育就必须不断随着时代变迁,调整思想政治教育模式,突破只从组织者、教育者角度出发的单维度思想政治教育模式。
   “互联网”时代增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的对策
  在信息时代,为了增强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需要在教育观念、教育内容和教育方法层面作出时代性的调整。恩格斯所写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在被当作宣传性著作出版时,他在1882年该书德文版出版的序言中,明确指出为了适用于直接宣传,需要在“形式”上“删去一切不必要的外来语”,方便工人的理解。在内容方面,该书对于德国工人来说,比对资产者来说更容易理解,因为书里的内容“概括了工人的一般生活条件”[2]。可以看出,恩格斯对于宣传内容的调整,表明了思想政治教育的出发点与落脚点都必须扣合教育对象的时代性生活特征。习近平总书记也明确指出要“着力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性和感召力”,这就要求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者科学把握信息时代的根本特征,有针对性地调整旧有的教育内容、教育方法及教育载体,从而确保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当前,对大学生进行思想政治教育,就需要整体性考虑教育环境、教育对象的综合特征,还需要考虑网络上各种其他信息的影响,制定出行之有效的教育对策。   1.转变仅强调历史任务的单维度教育观念
  顺应信息时代的潮流,就需要以“结构性”的思维模式来对待思想政治教育工作,整合历史、经济、文化资源,设立各种平台,让优秀、真实的资源切切实实展现出来,把工作扎扎实实做好,这样可以更好地使人信服,自觉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当前,高校一些网络平台的出现标志着个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在网络平台下,每个人都是信息的建构者,大学生参与意识与话语权被无限激发,思维方式变得直观、多变。高校育人环境从单线型的教育者为主体发展为多线型的多重建构,大学生关注和思考的焦点变得更加多元化。因此,高校必须充分认识信息时代下的网络平台作为新的思想政治教育工作载体的重要性,积极搭建网络平台,开展个性化的思想引领,确保高校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实效性。
  2.教育方法多元化、人性化
  恩格斯指出“我们不知道有任何一种力量能够强制处在健康清醒状态的每一个人接受某种思想。”[3]思想政治教育不能依靠强制性的方式达成目的,只有建立在大学生自愿接受的基础上,才可能使此教育有效。在给拉甫罗夫的信中,恩格斯论述了教育方法的重要性:“我们当中的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地受着我们主要在其中活动的精神环境的影响。对于俄国(您对自己在那里的读者了解得比我清楚),对于依靠‘感情上的联系’,依靠道义感的宣传性刊物,您的方法可能是比较好的。对于德国,由于虚伪的温情主义已经并且还在继续造成闻所未闻的危害。这种方法并不合适,它会被误解,会被歪曲为温情主义的。”[4]由此可见,教育方法唯有适应当代大学生的具体的、特殊的现实需要,才能起到教育化人的“教化”作用。同时,大学生的发展也越来越个性化。要深入了解,处理好特殊和一般的关系,为大学生价值观的塑造提供良性指引。
  3.教育内容与教育对象相匹配
  沈壮海(2001年)指出,“教育内容与教育对象之间的匹配关系是否确立,关系到教育对象能否接受教育内容,关系到教育对象接受教育内容之后是否能形成教育目的多指向的思想政治素质,从而直接影响到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的实现。”[5]合理的教育内容是确保思想政治教育取得有效成果的重要前提。因此,在当前的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中,对于教育内容来说,一方面,应当让受教育者确信内容的真实性,拒斥历史虚无主义,还原历史真相;另一方面,又要借鉴其他优秀的内容,将大学生感兴趣的热点问题纳入思政课,多增添一些大学生喜闻乐见的教育内容,迎合时代性的需要。教育者自身也应该紧扣时代脉搏,不断地跟进新事物的发展,主动尝试体验新事物,为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开展积累第一手资料。
  总之,在当前互联网环境之下,要进一步做好高校宣传思想政治教育工作,需要“顺势而为、借力打力”,适当合理转变工作方法、话语内容和传播手段,将宣传思想工作与互联网进行深度融合,全力打造“互联网+”思想政治教育新形态以求与时代同步,不断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时代性和感召力,提升高校宣传思想工作的适应力和影响力,坚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和文化自信,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奠定坚实的人才基础。
  本文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专项任务项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项目编号:17JD710001);北京化工大学中央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项目“信息時代增强大学生思政课实效性的途径”(项目编号:PT1701)阶段性研究成果
  参考文献:
  [1]叶皓. 应对媒体—政府、媒体、舆论的新视角[J].南京社会科学,2006(6):1-13.
  [2][3]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746,463.
  [4]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四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517.
  [5]沈壮海.思想政治教育有效性研究[M].武汉:武汉大学出版社,2001:164.
  (作者单位:宁全荣,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茹洁,北京化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责任编辑:翟 迪]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517126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