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 9:00—22:00

这个冬天,不太冷

作者:未知

  共用一句话
  刚开学不久,一直是女生做伴的小诺,居然被安排了一位新来的男生做同桌。她听说那男生叫贺寿全,数学王子,老师眼中红人。看到他低头沉思、旁无他物的样子,小诺感到有点厌烦,忍不住对死党夏齐齐说:“这样的男生真可怕,一定是只闷葫芦。”夏齐齐掠了一下刘海:“靠得那么近,想关心机会多得是,我的祝英台小姐。”
  小诺脸色一红,淬了一口夏齐齐,独自跑回教室。教室里乱得很,小诺依稀听到,“由于单位效益不好,工资低,她在上班之余又找了一份钟点工的工作……”小诺出离愤怒了,他们竟然未经允许偷念她的文章!她冲了过去,可是突然眼前一花,半路“蹦”出了贺寿全。小诺“啊”的一声,撞到贺寿全身上……
  小诺羞得掩面跑回座位。贺寿全抢回作文本,义正词严地说:“你们都不小了,难道还不懂礼貌!不经别人同意,就随便展览他人文章?”
  这真不可思议,贺寿全会为自己说话。小诺有点目眩,一双靓丽的眼睛不知放哪里,忍不住瞥向窗外,夏齐齐正对她吐着舌头。小诺急得头一扭,低头发现自己的作文本好好地躺在桌肚里。贺寿全的遣词造句竟然和自己的作文相仿!她脸一下子烧起来。
  大赛对对碰
  秋风轻轻吹过,校园的桂花香溢满园,沁人心脾。才艺大赛缓缓拉开序幕。老班到班级召开动员大会,小诺却想着自己怎么做,才能使在外做钟点工的母亲为自己感到骄傲。母亲对自己的过分在意,是小诺永远都解不开的心结。课间,夏齐齐对她挤眉弄眼的,小诺也没在意。
  课间操结束了,老班宣读参赛人员名单。令小诺感到不可思议的是她也榜上有名,可自己并没有报名啊!她追上老班问个明白。谁知道还没开口,老班就说:“小诺,老师对你关心不够,不知道你还有这个特长,要好好为班级争光啊。”小诺莫名其妙地呆立在那里。
  夏齐齐冷不丁冲出来:“瞧瞧,自己出道了,就不把伯乐放在眼里了。”小诺突然明白过来,追住夏齐齐狂扁起来:“不经过我同意,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越俎代庖了。”
  每天放学后,小诺回到家里,除了要把每天的功课温习一边,作业做完,另外,还要不停地唱歌,练习《我和你》的主题曲。而且这以后,每当小诺要入座,贺寿全总是主动给她让位。小诺有点感动,说:“不用起来,可以进去的。”
  “你要为班级争光,当然得优先照顾了。”小诺真没想到,整天只知道学习的人,居然也知道她参加了学校的才艺大赛。
  最后的对决
  经过激烈淘汰,小诺成功晋级,最后同台PK之人,居然是贺寿全。学校门口,遇上贺寿全。她上前一步,眉毛一挑,冷冷地说:“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贺寿全嘴巴一咧,笑道:“万事台上见,可不要成为我的陪衬啊!”
  “世界还有如此狂妄之徒!”小诺见到夏齐齐愤愤地说。夏齐齐劝她训练要紧。决赛时刻来临了,小诺信心十足登上台,演唱了《我和你》,台下一片叫好。可下台时,小诺不小心踩到裙脚,摔倒在台上。台下一阵寂静,继而哄堂大笑起来。小诺掩面而泣,匆匆跑下台去。夏齐齐拉住她的手宽慰说:“唱得不错,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你放心好了。”
  小诺不想听,一个劲催夏齐齐去看结果。夏齐齐刮着她的鼻子说:“谁拿第一,还不都是为班级争光。”夏齐齐哪里知道小诺想抓住这次机会,给在外做钟点工的妈妈一个惊喜。夏齐齐出去一会儿,回来兴冲冲地说:“真是奇怪,贺寿全缺席了,实在遗憾。据说他以前被同学称为周杰伦第二。”
  礼让的冠军
  秋风冷了,急了,树上的叶子黄了,枯了,落了。小诺在巷口堵住贺寿全:“你为什么当逃兵,难道我不配做你的竞争对手!”贺寿全一脸惊愕,小诺接着说:“虽然,老班说,你很要强,不愿到我们这个班,但你爸爸还是把你安插进来,我就把你当成朋友了,可你没有!”“我……”贺寿全还没说出口,小诺已经风一般跑了。
  不知不觉中,冬天悄悄来临,小诺不再理会贺寿全。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同桌没来,第二天还是没来。她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怎么回事,老班却在她身边又安排了新同桌。直到一天,一张元旦贺卡打乱了她的思绪:
  “小诺,元旦快乐。我是贺寿全。我离开得匆忙。那次比赛,本来我想留点惊讶给你。可那天我听家里的钟点工阿姨说,她女儿参加才艺大赛,很有可能拿个冠军,这让她太高兴了,这可是女儿的第一次获奖……我理解那位阿姨的心情,不小心问了一句,她说她的女儿叫小诺……所以我退出了。现在我在一个新的环境里学习,回忆过往,最开心的事,是能拥有你这样的一个好同桌……”
  小诺悄悄合上贺卡,才明白原来妈妈是在贺寿全家做钟点工。一阵冷风吹来,簌簌掠过脸颊,小诺并未感到冷,远去的这段友情让她感到――这个冬天,不太冷。
  (江苏江阴市璜塘实验学校)
  
  吉吉工作室
  一篇意味深长的作文,不在于字句的诘屈聱牙,而是在于几个情节的精巧设计,以及一些看似无心的小插曲的灵活运用。这样的文章,你无法在阅读之初就梳理出故事的原委,只有在通读完毕,返过头来再认真咂摸,才会有一种恍然大悟的痛快。就像“这个冬天,不会冷”,全篇除去文末几个有关“冬天”的只言片语,其余都似乎与“不冷”无关。就这样,我从一开始就带着困惑落入了少年们刀来剑往一般的语言游戏中,随他们一起或喜或忧。曾有那么一瞬,我几乎忘记了这篇作文的归旨。就这样,我的快意在文章收束之时戛然而止。在作文的尽头,我知道了谜底,于是乎,我方才理解先前那些从眼前掠过的文字,尽是奢华的铺垫与伏笔。
  适用主题:“温暖冬天的________________”、“我的同桌”、“原来如此”……


常见问题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