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只有三月香如故

作者:未知

  是一个阳春三月,是一个风飘雨逝的早晨。
  一大片白色花瓣纷纷摇曳,弥漫着灿然开放后的温馨,青春的意念透过细密的雨丝洒落肩头,美丽非凡而瞬息短暂,使人感动,使人惊叹!
  仍有未衰的花朵耀眼地争辉,仍有无数凋零的残花泻落案头,片片诉说着生命的点点消逝。
  明明是开花的季节了,却为何落花纷纷?
  美丽破损了,希望成过眼烟云,这一刻不知为什么,我的心突然潮湿起来,闭了眼又不忍看那失去灵性的花魂,悠悠间却又怜起那千树万树的梨花。怎能经住无情风雨的摧残。
  去学校“桂园”内小小的湖畔,果见满地落花如雪,那娇嫩的花骨朵儿、花瓣儿散抛在地,沾在湿漉漉的泥地上,已非昔日的风姿,短暂的辉煌真的必招毁灭吗?
  一阵深深的怜惜过后,不由得上前轻轻地扶起一枝,极淡极洁晶莹如雨的芳心,仍是那么妩媚,那么别致而温柔。
  虽是初春,却寒气逼人,风尖厉地呼啸着,征服一切弱小生灵。
  面对那些在风刀雨剑中凋零的风景,让人又一次感到了季节的尖锐、苛刻和不可抗拒,同时唤起那业已消失,却早已注入灵魂深处的沧桑岁月。
  谁人不识桃花扇,千古痴情,终成佳话,亦如清明时节,一枝梨花犹带雨。
  花开花落,那是岁月的象征!
  人情冷暖,那是世态的炎凉!
  生命在青春记忆的感光板上,映上了桃花红,梨花白。油菜花黄……那孩子般无忧无虑的欢笑,满山遍野近似傻气的疯跑,翘望满园满树梨花开时的惊喜,渴望果实成熟的痴迷。
  有若回归般的梦,令人回味。
  年龄刚满十七,却坠满了成长后的别样风致,渐渐在跌宕起伏中历练出稳重、高雅与冷酷。
  这样的美丽,是生命中最强烈,最震撼人心,又是最孤独最寂寞的,如同夕阳中你的面孔,严肃、冷漠。
  临风独立窗前,那些在风中雨里闪过的熟悉、陌生的面孔――隐去,唯有一个身着大红毛衣娇小玲珑写满稚气的面孔在阳光下闪耀,茫茫雪海,托一嫣红,让人感受到青春生命带来的一缕美好的阳光,感受到一下子渗入记忆的心又在渴望,又在期盼,又在不甘寂寞,感受到生命的真实、幸福与温暖。
  缘何花儿与人一样,却又难以相依,它们平平和和地开,自自然然地长,悄无声息地亡。
  倘若花不落,何以结出累累可人的果实,岂不让世人耻笑?
  继而一想,梨花短暂的一生,仍透露一种静穆与不枯的生息,不攀援,不哗众取宠,坠落之后将自己的躯体慢慢地渗透到土壤,与根须长相厮守。肥了贫瘠之地,牺牲了自己,为了秋天那灿若星辰的果实。
  那么,我们不用回避,不用拒绝,无论幸福或苦难,悲伤或欢乐,生或死,都勇敢地正视,无畏地接纳,便是一种真实的人生了。
  是日,天是那么高旷,雨过天晴给人一种清新、明快的感觉。
  信步来到“桂园”中的那一片梨园,极目处是一片鹅黄,一片新绿,花已谢尽,鸟儿在枝头上嬉闹着,一眼瞥见如玉如霜的白花铺了一地。
  一位身着大红毛衣的小女孩正蹲在地上捡拾花瓣,一绺齐展展的刘海飘在额前:“快来呀,这么多的花儿!”她快活地喊着,招呼着远处的小伙伴。,
  哟!这么多,这么多的花儿,对她来说,无疑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了。
  如此想来,我的心也跟着欢喜、雀跃起来,便欣欣然一如少女获得了许多花瓣,仿佛一瞬间找回了完整的生命和美丽。
  蓦然间,嗅到一股摄人心魄的幽香,心便如痴如醉,轻飘飘欲与香魂同去。
  梨花虽死亦无憾,亦可谓“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多少年后,或许当我们打开尘封已久的记忆,早已是满满的生命之果。抚摸着满头的银发,还会伤感吗?
  不再想回首,前面的风景依然美丽异常。
  
  (指导教师 南桑)
论文来源:《中学生优秀作文·高中版》 2010年第7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989385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