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一至周五
9:00—22:00
    
      联系电话:400-037-0800

蒹葭文学社专页

杂志之家论文发表、写作服务和杂志订阅支持对公帐户付款!安全又可靠!


申明:本网站内容仅用于学术交流,如有侵犯您的权益,请及时告知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有关内容。

 

  “嘿,听说德米有了个新邻居。”
中国论文网 /9/view-9972693.htm
  “呵――听说是个可怕的聋子,快走!”
  很不幸,他们口中的聋子正对着窗户浇水;很荣幸,他们是第一个收到见面礼的人。
  我毫不费力地把窗台上的仙人掌推出去,面带微笑地希望尖锐的刺能让那些笨蛋明白,有一种东西叫唇语,有一种美德叫尊重。不过,那些倒霉蛋说中了一点,是的,我很“可怕”
  我没有任何亲人,不爱讲话,村里人都叫我聋子,对此我大多忍耐沉默。
  我曾住在只有一个窗的小屋里,关上窗户便是天昏地暗。我想我恨阳光,我尝试过炙热里的暴晒,然而脱去一层皮的惨痛代价让我更清楚,没有什么可以给我温暖,连阳光都抛弃我!
  我很少出门,需要清鲜空气时就偷偷打开窗户。可即使再小心,那群阴魂不散的可恶小鬼总会准时出现在我窗前。
  他们仿佛串通好一般,嬉笑着向我扔石头,边肆无忌惮地叫嚷着:“聋子,聋子……可怕的聋子又出来晒太阳……聋子,聋子,连太阳都讨厌你……”
  那些石头,夹着巨大的嘲讽和诅咒,大大小小,暴雨般,砸向我的屋子,我的身子,密密麻麻,全压在我心上。
  我多半忍耐。哈!我什么都听不见,我是聋子!他们骂我丑,笑我穷,我都听不见,我是聋子!讽刺再巨大,诅咒再恶毒,我都听不见!
  可终有一天,那些心上压着的负荷把我的防线压了,我的心,破了一个大口,淌着愤怒的洪浆。我被点着了,第一次察觉内心有了温度,气急攻心的沸腾。
  我发了疯似的冲了出来,紧紧钳住一个“凶手”,不听使唤的手握起一个拳头,撕心裂肺地把全部愤懑和压抑都揍了出来。理所当然,我被赶了出去。
  正好,我正需要换口清新的空气。我抱着拾忆温暖的心,愉悦地搬了新家,离那个残酷无情的鬼地方很远!可就在刚才,那个破了洞的心,疼痛地又残缺了一小块。不过没关系,我偷听别人讲过,这个村子的人很善良,充满阳光的味道,我会找到温暖的。我打算去和我新邻居见下面 ……
  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当我站在邻房家门前,惊呆了。面前的那座房子,不就是我原来房子的缩小版吗?
  一个窗户,只是已经完全封闭了。那里边,会有阳光的香味吗?我想着。低身敲了敲门,门却吱呀一声自己开了。德米,竟然是一只猫――一只丑陋地让我不小心凄厉地惊叫出来的怪猫。
  他的眼里填塞着黑暗的怨恨,折射出犀利的防线,有一种阴冷让人胆怯,可是我却不禁走向前去,蹲了下来。仿佛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在召唤我……
  我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来准备抚摸这只可怜的猫。就在快触碰到毛的时候,他突然凄厉地叫了一声,用尽全身力气,仿佛阻止别人伤害,他瑟瑟发抖,眼神的犀利被恐惧淹没。
  我愣在原地,那么莫名地就想到被别人砸石子、极力反抗却无济于事的自己。
  这时,远处传来“大部队”的吵嚷声,气势汹汹,我认得那带头的两个人。
  “他在那里!那个可恶的聋子和那只聋了的怪猫在一起!”一个人嘲笑着。
  “在这充满阳光的地方,面对凌辱我应该装聋作哑,还是…”我仍蹲着,轻声地询问面前颤抖的小猫。
  
  女子的坚韧 文/余倩倩
  初看《红颜乱》,我对楼澈的一句话难以解惑:“他与她初识,成婚,她是何等的洒脱和恣意,几乎让他以为是错落凡尘的仙子。”古时候的女子,究竟是怎样的洒脱,怎样的恣意,错落凡尘的仙,一个平凡的女子怎能居有那么高的头衔,我嗤笑作者的夸大,便对这本书置之不理。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重新阅读这本书时,余归晚,这个女子却深深地吸引了我,我逐渐明白了楼澈对这位女子的评价:洒脱、恣意,错落凡尘的仙。
  洒脱,因为倾国倾城的女子,姚萤活着是累;同样是成为帝王妃的女子,姚萤的命运却只能掌握在他人的手中,同是被命运所选中的女子,姚萤只能屈服干命运,想逃脱,却无能为力。很可笑的反差,不是吗?可是,正是这种反差,归晚的形象却在我的脑海中逐渐地清晰起来。
  她,该是这样的女子,高襟的黑色宽袖外袍,缀以阴红绣纹,
  动转,身上的流苏活的一般,头发用一串细碎的珍珠挽起,带着淡淡的光晕,散落的发,黑绸一般,和美丽融合的极致风情,她显得妖艳邪异,异魅非常,她的美,如此之纯粹。邪美,似有魔性的引力让人沉醉,也许,在那个年代,只有这样的女子才有资格活得不似其他女子般沉重,也许,只有这样的女子,才可以真正的活得洒脱,恣意;她的恣意,不是随意地发小姐脾气,任性妄为,她的恣意,是她性格最好体现。
  她,在成亲之夜被自己的丈夫告知,他可以给予她除爱之外的任何东西。这个消息,对于任何女子而言,是难堪的,更何况是这位貌美如花的女子。但她却没有,她仍然安安静静地做她自己,心安理得地享受由她的丈夫,当朝宰相楼澈所给予的切,做她想做的事,保护着她所爱的人,她,活得恣意,活得惬意。
  逐渐明白自己的心意,她却把心给保护了起来,不肯留一点空隙给别人,即使是她最心爱的丈夫,因为从小到大,她见惯了家庭中的嫉妒,以及那些为爱痴迷,为爱疯狂的女子,下意识地保护自己的心,将自己对楼澈的一丝丝爱慕,一点点眷恋都逐丝逐缕地封闭,因为,她的丈夫,心中的位置是属于另位女子的,她不想受伤。所以,恣意地封闭心门,拒绝
  切来者。爱情,是最美的毒药,即使是聪慧的女子,在爱情面前也变得任性了。
  错落凡尘的仙――索格塔――匈奴心目中的神,神圣,美好。归晚正是他们心中的索格塔,耶历、郑毓、管修文、林瑞恩、楼澈皆为她神迷。她,是我们所说的红颜祸水,可她,却是真正的“仙’,她,凭借着女儿之身,却能够在钩心斗角的后宫中保护自己的姐姐,只是为了完成母亲的遗愿,她,身为相府夫人,在边境之城守着城墙,努力阻挡驽兵的进攻,等待着心爱之人的救援。她,有着最美的外表,同时,也有着不输男儿的坚韧,这样的女子,怎可说是祸水?她正是那最为神圣纯洁的女神――索格塔。
  人人都说,古时女子应以夫为天,女子无才便是德,可是,若位女子有才有德,她有着其他女子所没有的不输给男子的坚韧,这样的女子,她会如何呢’
  我期望自己能够见到这样的女子,如归晚般洒脱、恣意的女子,即使她现在只出现在小说中,但我想以后的旅途中,我会遇到的。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归晚,你的怜谁能真正地给予?
  徒步爹想家
  文/阮慧娴
  给我半天时间
  做一个徒步的梦想家
  从午饭后开始散步,最好有明媚的阳光
  走出家门的那一刻,遗忘我的姓名,忘掉我的悲伤
  不再想有的没的――
  做一个纯粹的梦想家,以自己为虔诚的信仰
  下一刻,踏出第一步,踩出梦想缤纷的舞步
  很期待,与风邂逅。很想让风扑向我的身体,整个的迎面而来
  很想把自己吹得踉踉跄跄。即使是别人眼里看来的荒唐
  开始做最自由的想象
  希望此刻温暖的阳光和清新的空气一起,进入胃中消化
  美好的心情套像睿智的哲理一样,给我以勇敢
  双脚依然向前,不愿停留
  从垃圾桶旁绕过,安静地走开
  避开那些腐臭的,忧郁的烦恼,只想暂时隐藏
  路旁的野花开了,像是笑着,绽放出很小很小的。是精心孕育的芬芳
  一朵朵,一点点,杂草丛中的,零星的色彩。是一个个,小小的梦想――
  即使是野花。也要笑得灿烂
  意外的,遇到一群追逐打闹的弦子
  意外的。偶遏匆匆行路的夫妇
  他们的笑声,脚步声,混合在路旁的广播深情的旋律中
  似乎杂乱,似乎分明……
  阳光明媚的这个下午,我只想做一个,徒步的,梦想家
  那梦想的声音,你听到了吗
  编辑/梁字清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https://www.xzbu.com/9/view-9972693.htm


 
中国论文网—— 论文代发/ 行业知名品牌 电话:400-675-1600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网络110上海网警在线|关于我们|闽ICP备13016544号-6
【xzbu】郑重声明:本网站资源、信息来源于网络,完全免费共享,仅供学习和研究使用,版权和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不愿意被转载的情况,请通知我们删除已转载的信息。
xzbu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xzbu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