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试论学术英语在大学外语教学中的重要性

作者:未知

   摘  要:我国大学外语教学长期以来在工具性和人文性两个双重焦点方面存有争议,侧重点没有分清,这种双重性质体现在《大学英语教学指南》中。外语教学性质的不明确导致教学方法、教学内容始终徘徊在两个焦点之间,没有主次分明。目前我国大学生的英语现状不容乐观,还需要加大力度发展学生的外语学习能力。在此前提下将学术英语确定为中国大学外语教学的目标。
  关键词:学术英语;通用英语;教学目标
  中图分类号:G64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2096-000X(2019)11-0118-03
   Abstract: The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in Chinese universities has long been controversial in terms of the dual focus of instrumentality and humanity, and the focus is not clearly defined. This dual nature is embodied in the Guide to College English Teaching. The unclear nature of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leads to teaching methods and content always lingeringbetween the two focal points. At present,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Chinese college students in English learning is not optimistic. Under this premise, academic English is identified as the goal of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in Chinese universities.
  Keywords: academic English; general English; teaching objectives
   大学外语教学历史上对于教学双方的互动性、教学目标存有较大争议和分歧,矛盾的焦点涉及外语教学的基本定位问题,集中体现为三种说法:第一,大学外语只是一门纯粹的语言课程,提高语言学习能力是目标;第二,它是一门人文通识课程,拓展大学生国际文化视野是其发展方向;第三,它是为非英语专业大学生提供专业服务的课程,教学内容需要涉及本专业知识。实际上,这三种说法反映了我国大学外语教学目标不断变化的实际状况。结合现今数字媒体技术的状况和新时期国家语言政策的调整,大学外语教学亟需统一认识,不但需要提高大学生通用英语水平,更要发展学术英语能力,满足国家教育兴邦战略,为未来大学外语教育发展指明方向。
  一、学术英语与通用英语的差异性
  近年来“学术英语”在大学外语教学中的地位一直存有争议,这看似与中国大学外语教学的传统有悖。究竟是“通用英语”还是“学术英语”占主导地位,始终存在分歧意见。有人坚持大学外语教育的未来应在学术英语建设上,进而渐渐取代通用英语。而有些人则认为两者在课程建设方面应该并重,不能偏废任何一个。
  蔡基刚(2012)倡导大学外语教学目标的调整迫在眉睫,不应始终抱着通用英语这个侧重基础英语能力的教学目标不放,应当尽快调整为以专业英语知识为语言学习向导的学术英语模式。近年来,我国大学外语的教学目标一直以通用英语为核心,客观上不能满足大学生专业学习的需要,专业所学知识与英语课堂所学知识脱钩,致使大学生的英语学习课时虽然较多,但效果并不理想。之所以将教学目标调整为学术英语,其根本原因在于满足学生用英语学习专业知识的需求,将专业知识融入大学外语教学内容中,有的放矢地提高学生用英语吸取本专业知识的自觉性和主观能动性。
  王守仁(2013)不同意上述观点,他坚持认为大学通用英语涉及的教学重点、教学涵盖面已经容纳了学术英语领域,不需要再起炉灶。另外2007版《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里面也涉及到学术英语内容。文秋芳(2011)则认为通用英语和学术英语这两块模板共同被放置在大学外语课程体系中,学生可以自主选择。
  二、学术英语的定义和涵盖内容
  为满足大学生各自专业学习的需要,学术英语应运而生,它旨在为大学生专业课程采用全英文授课提供先期语言储备,这为大学生未来的国际学术道路提供支持,使得他们在国家学术会议和国际学术舞台上占有一席之地。
  学术英语作为以学生专业知识为教学内容的语言教学,并不等同于专业英语或全英英语教学。其课堂所授内容主要涉及大学生专业领域相关的内容,其教学焦点重在提高学生口语表达、书写表达的流利性,这一方面为大学生未来专业领域知识做准备,另一方面使得大学外语教师即便不具备学生的专业知识也可以传授与之相关的语言知识。
  学术英语可以细分为专业学术英语和通用学术英语。两者的教学重点各有不同。前者侧重于大学生专业学科相关的词汇、语块、语法、语篇等特殊之處,使得学生在语言学习中迅速掌握专业方面的英语知识。后者的焦点在于培养学生掌握专业英语的普遍性内容,包括高频词汇、常见语法使用内容,使学生口语表达、书面语表达能力都有所提高。总之,学术英语的建立是为了提高学生本科阶段应具有一定的专业英语相关知识,为未来大三、大四阶段的专业学习做好语言铺垫,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语言学习与专业学习之间存在关联,使得语言学习有了一定的专业导向。文秋芳(2011)专门指出日本大学目前以学术英语为语言学习导向,教学内容针对性很强,没有花哨内容,培养学生直接用英语与国际专业领域专家对话的能力。蔡基刚(2012)指出,日本学者在国际期刊发表高质量论文的数量已远远走在中国前面,这足以证明他们较强的英语学术表达力。日本非英语专业大学生的外语学习被称作特别用途英语,他们的语言学习在大一阶段就和专业学习息息相关,处于通用学术英语阶段,大二到大四阶段设定为专业学术英语。从中可以看出,日本大学生外语学习目标已经锁定为把英语当作一个工具,为专业服务。   我国2010-202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出高等教育的任务是培养大学生具有广阔文化视野、参与国际学术活动、有效参与国家之间的各项活动和竞争。因而《大学英语课程教学要求》将大学外语教学目标和内容定位在语言交流和人文素质方面,但是这个要求已经不能满足改革开放以来伴随着外语文化资源的日益丰富大学生外语整体水平已经有所提高的状况,需要改变以往封闭的外语学习内容,将外语教学重点加以改变。
  目前科技交流的核心语言是英语,先进的科技知识也贮藏在英语中,因此英语作为学术成果共享、交流和传播的工具性语言,在大学生外语学习中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国大学生亟需提高学术外语能力,大学外语教学目标也需要转向。在大一、大二前四个学期,在基本语言能力掌握基础上向学术英语过渡。外语教学内容以学科知识为依托,以语言知识为工具,积极推动学生在这两个学年掌握一定的学术语言能力。胡文仲(2011)、束定芳(2011)、刘润清(2010)也赞同我国大学外语教学也需要调整目标,为国际学术交流服务。
  学术英语能够帮助学生融合以前的语言知识和专业知识,尽量做到无阻碍阅读英文原版书籍。学术写作能力需要专门培养、打磨,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提高的。将大学生专业知识与外语能力尽早融合,为未来走上国际学术舞台做好前期铺垫,这种将语言学习为专业学习服务的教学理念越早建立起来,大学生外语学习动力和驱动力越强。
  三、学术英语在大学外语中的重要作用
  《大学英语教学要求》(07版)将学术英语作为语言学习的重要内容,是大学外语教改的重点。课程组成部分中格外突出学术英语的核心地位。但是由于我国高校外语教学发展不平衡,包括学校属性、学生来源不同,各所高校对学术英语的认识也各不相同,关于学术英语的概念、课程设置、教学目标认识不一,盲目采取一致的学术教学内容也不合适。
  国内高校学术英语的开展采用两种方式:第一种称为学科类学术英语,第二种称为语言类学术英语。前者主要针对理工、医学、管理、社会、文史等学科特点设置,授课对象是全校各专业大学生;后者则针对语言方面的内容,包括专业英语、通识英语、语言能力方面开展,将英语教育与学生专业知识合理匹配。大学外语教育目标从基础语言能力培养向学术英语能力培养的调整,可以增强我国大学生用英语传达专业知识的能力。学术英语课堂加大英语知识与学生专业知识的内容,将各学科特点融入到教学内容中,学生将所学语言知识与本学科知识快速融合,进而增强学生英语思维、英语表达、英语理解能力,为吸取本学科专业知识服务。
  卫乃兴(2015)对于学术英语在大学外语教学中的实践和操作指出明确思路,“学术英语教学大纲、教材、课堂讲授首先需要认定学生现有实际英语水平,然后针对其实际未来学术需要制定一系列目标清晰的学科建设指南”。他特别指出国际学术期刊认可的文章结构是可以借用CARS MODEL来解析论文的,这个通用结构模型可以清晰解构专业论文,该模型对于专业论文的写作和阅读都有极高的参考价值。
  学术英语并非无水之木,它的理论源泉来自四个方面:一是海姆斯构建的语言交际力,一是韩礼德的交际种类分析,一是哈里斯的子语言,一是弗斯的限制性语言,其中弗斯可以说是学术英语最先的倡导者。弗斯认为无论何种语言形式,它们都有独特的词汇、语法和文体风格,这与弗斯的情景理论是一脉相承的。他认为情景模式中所关联的人、物及其言语行为都有一定的情景标签。哈里斯对学术英语的贡献在于他认为语言分析过程中有些语言子成分潜伏于语言交流界面之下,由子成分构成的子语言具有一个明显特征:语言意义都在一个特定语域下由特定交际目标、特定交际模式、特定语法构造共同规约形成。
  四、结束语
  我国大学外语改革正处于一个关键时期,外语教育的未来发展目标、发展态势、外语教学改革政策的制定、外语课程设置都需要定位。客观来说,我国大学外语教学改革这些年来取得了一定成绩,但受现今信息时代、语言理论、教学方法以及各种语言政策的多方影响,遭遇一些挫折,走了一些弯路,目前一些高校仍然采用过时的教学理论和方法,造成大学外语教育徘徊不前,究其原因都是大学外语教学目标的不确定导致的。我国目前亟需修正双重教学目标,以提高学生基础语言能力为基础,修正人文性这个教学目标,处理语言文化与语言教学的合理关系,不过重偏向人文教学,也不过于重视语言基础教学,从而导致学生文化失语现象。
  学术英语在大学外语教改中需要占有一定位置,而且应该是核心地位,这是目前大学外语教学现状和国际学术环境决定的。毋庸置疑,学术英语将是中国外语教学的发展趋势。它不但扩大了中国大学生的学术文化视野,也将全面带动学生的语言技能和专业学习能力的紧密联系,同时扩大了外语教学内容领域。学术英语在中国外语教学的发展广阔而深远,它最大限度地提升教学双方对语言知识的深度挖掘和广度延展,使得语言学习不再停留在语言知识表面的层次上,而向纵深方向发展,一方面激发广大学生用英语学习专业知识的主动性和自觉性,另一方面增加教师参与学生专业知识的轨道上来。这使得教学双方有共同的知识切入点,有的放矢地提升大学外语教学质量,对我国大学外语改革将产生深远影响。
  参考文献:
  [1]蔡基刚.从日本高校大学英语教学看我国外语教学目标调整[J].外语教学理论与实践,2012(3):1-6.
  [2]胡文仲.跨文化交际能力在外語教学中如何定位[J].外语界,2013(6):2-8.
  [3]刘润清.外语教学研究的发展趋势[J].外语教学与研究,1999(1):7-12.
  [4]束定芳.高等教育国际化与大学英语教学的目标和定位——德国高校英语授课学位课程及其启示[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1(1):137-144.
  [5]王守仁,姚成贺.关于学术英语教学的几点思考[J].中国外语,2013(9):4-10.
  [6]卫乃兴.English for Academic Purposes: theories, approaches and corpus linguistic explorations [EB/OL].2015-11-08.
  [7]文秋芳,苏静,监艳红.国家外语能力的理论构建与应用尝试[J]. 中国外语,2011(3):4-10.
  [8]张文友.日本英语教育的改革动向[J].外语界,2001(5):33-3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681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