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何多苓画中的诗意

作者:未知

  摘要:何多苓,当代抒情现实主义油画大师,"伤痕美术"的代表人物,当今中国画坛的领军人物之一。就是一个拥有如此多的标签的大师级人物,自己感叹说,活了一辈子,仍然觉得画不够。他自《春风已经苏醒》这一备受瞩目的作品问世后,就不断的创作出新的作品,作品的风格也随之发生变化,但是无论怎样的风格都透露出他鲜明的特征,那种哀伤的诗意感。何多苓画作中的神秘幽思与他喜欢现代诗歌不无关系。波德莱尔、兰波、叶芝、艾略特等的诗歌中充满不可捉摸、无法言说、欲言又止的因素,那种远离又似乎贴近现实、若即若离、若有若无的神秘让他心驰神往。因此他在自己的绘画中也追求那种隐于表象背后的东西,画面充满含混性、不确定性和隐秘性。所以,我认为何多苓画中的变幻莫测和神秘婉转都和现代诗歌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并贯穿于他整个的绘画生涯中。
  关键词:何多苓;诗意;诗歌;神秘;
  何多苓的生活年代
   八十年代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充满回忆,充满青春的年代。恢复高考制度,这就使得被压抑了的一部分青年内心的激情与理想得以释放,所以他们寄情感于诗歌。1978年,在大学关闭了近十二年之久之后,30岁的何多苓和好友一同踏入了大学的校门,在这个现代诗歌盛行的八十年代,何多苓伴随着自己的憧憬与对美术的热爱,开始了自己的艺术生涯。他酷爱诗歌,这在他设计的建筑以及创作的油画作品中都能感受的出来,可以说他有很多作品的灵感皆来源于诗歌。他不断地从中汲取新的力量,积蓄情感的迸发,这支撑起了他很多作品的创作。何多苓画作中的神秘幽思与他喜欢现代诗歌不无关系。波德莱尔、兰波、叶芝、艾略特等的诗歌中充满不可捉摸、无法言说、欲言又止的因素,那种远离又似乎贴近现实、若即若离、若有若无的神秘让他心驰神往。因此他在自己的绘画中也追求那种隐于表象背后的东西,画面充满含混性、不确定性和隐秘性。就像他自己说的:“那会儿大家对于诗歌很崇拜,就好像是精神领袖一样,诗歌当时成了中国的精神领袖……现在我觉得有点遗憾,这个商业社会好像把诗人搞得特别没有地位了,跟我们当时不一样,现在的社会精英、大家追捧的对象都是商人,我不是轻视商人,当然我觉得诗人成为最受追捧的时代,是非常令人怀念的。”就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他开始并走向了自己油画创作。
  何多苓画中的诗意
  人有时候似乎在一些东西中丧失了对时间流动的感觉。当一个人浑然忘我地投入某种感性享受,读一首诗,或是观赏一幅迷人的图画——从这一刻起,人的时间意识就停顿了,时间被彻底悬置了。假如感性是艺术的一个原则,那么瞬间亦是:它是突如其来的。诗歌与美术以其本身压倒性的魅力凸现在画布中的形象、色彩以及每一笔笔触之中,何多苓就是这个样子的。
  (一)、以《青春》为例
   在何多苓的作品《青春》中,可以看到女知青坐在一块石头上,石头立在一片荒芜、贫瘠、干枯的土地中,画面中地平线的视角很高,然后天空仅留出一点的空间,老鹰低飞着掠过地面。知青的面部表情冷淡,整体就给人一种冷漠、严峻的感觉。画中的人和景,含意朦胧的细节、使人产生联想到人和人的命运,青春、生命和宇宙,过去、现在和未来……这种画面中油然而生的诗意感,让人不得不驻足良久,深思良久。《青春》这个作品在艾略特《荒原》中,有明白的表达:“养育出紫丁香的死亡土地,混合着记忆与欲望”。从艾略特《荒原》的节选中可以看出,何多苓就是在自己的作品中试图描绘出这样的情感场景,让诗歌更加贴合自己的内心世界。
  (二)、以《小翟》为例
   何多苓自己说:“作为肖像,从视觉上来说,翟永明的肖像是无法取代的。小翟的形象特别入画,轮廓很美,80年代我的画受现代诗歌影响特别大,包括受她的诗歌影响,所以直接用她的形象入畫,和题材也非常契合,小翟的画也特别受欢迎。”足以看得出翟永明的诗歌对他的影响之深远,所以他创作出的一系列《小翟》作品能够成为他最重要的肖像作品。在翟永明最著名的长诗《静安庄》中:“她去、她来,带着虚幻的风度。硕大无朋的石榴从拐角两边的矮墙,露出内在淫欲的颜色。缓缓走动,憎恨所有的风。参与各种事物的恶毒,她一向如此,”这几句诗其实就是对作品的再理解,可以说翟永明的诗歌伴随着她的样子真正的走进了何多苓的作品中,生活中了。
  (三)、以《被偷走的孩子》为例
   在《被偷走的孩子》里,俄罗斯似的悲苦之途与迷惘孩童的搭配。这幅作品,可说是最富诗意也最多义的表达。远可涉及人类纯真年代的丧失——画中的孩子,就是叶芝诗里的“人类的孩子”。这幅作品取名就是取自叶芝的诗, “人间的孩子,与一个精灵手拉着手,走向荒野和河流” 可见画家对于此情此景描绘的真实与渴望,直接的跃然纸上,活灵活现。这幅作品之所以备受争议,也是因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对于诗歌的理解都不同,越是这种感性的主观的事物越容易引起争议,不过,画中的孩子,肯定就是何多苓心目中叶芝笔下孩子最真实的模样。
  (四)、以《今夕何夕》为例
  画面上那个女子身着红衣,坐在一张铺满旧报纸的桌子前,桌上有一个小圆镜子,女子仿佛刚刚梳妆完毕,两手握着长辫子,张着大眼出神,女子的背后是一张床,白色的蚊帐和床具收拾的很整齐。从近景看,这是何多苓的画中很少出现比较现实的环境背景,但奇异的是,床的背后不是房间,就是荒原,远山、茅屋和一轮明月。此情此景就高度的契合了《诗经·唐风·绸缪》中的节选。这幅作品只看题目就觉得妙,配上诗经,就更加觉得不可思议了。这或许就是何多苓作品的魅力之所在。
  三、总结
   总之,何多苓的作品中无不透露出迷人的诗歌气息,真的是对于自我心中诗歌的再现。何多苓说,自己与他同时代的画家最大的区别,就是画中散发的那种忧伤的诗意,正如他所说,"我虽然不写诗,但画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46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