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全科护理服务现状及发展趋势

作者:未知

  [摘要] 全科医疗是关系健康中国的重要举措,全科护理服务的水平直接影响全科医疗的水平。该文针对三级甲等医院全科医学基地建设背景下,全科病房护士护理服务现状,从胜任力、服务内容、服务模式3方面进行阐述,旨在进一步促进全科医学的发展。
  [关键词] 全科护士;护理服务;全科医疗
  [Abstract] General practice is an important measure related to healthy China. The level of general nursing services directly affects the level of general medical care. This paper aims at the status of nurses' nursing services in general wards for the construction of general medical bases in tertiary hospitals of the three aspects of competency, service content and service mode, aiming to further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general medicine.
  [Key words] General nurse; Nursing service; General practice
  全科护理(General Practice Nursing)是目前护理专业的发展趋势,是全面实施疾病三级预防、开展延续性护理,实现医养结合和分级诊疗的关键之所在,其服务项目涉及生物、心理、社会各个层面,包括预防、保健、医疗、康复、健康教育、计划生育技术服务等[1]。随着近年来全科医疗的发展,各三级甲等医院都相继开设全科医疗科,以顺应时代发展和国家政策的要求。加之医疗服务模式的转变,疾病的复杂化,为患者提供更加全面合理的护理服务需求成为一种发展趋势,那么与之相对应的全科护士如何为开展护理服务,国内外存在怎样的差距,我国未来全科护理的发展趋势如何等问题成为该研究关注的重点。
  1  国外全科护理服务的发展
   国外全科护士培养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由学校直接培养,二是医院病房护士经过社区护理的进修学习,才能从事全科护理(社区)工作[2]。澳大利亚、英国、美国等发达国家针对全科护士都制定了严格的培养标准和准入体系,发展相对较为成熟。
   在“2015—2016年度服务评价报告”中,英国医疗照护质量委员会(CQC)充分肯定全科护士的重要性,表明其在患者的护理决策中起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时患者对全科护士的满意率达87%[3]。英国全科护理处理重症患者和慢性疾病的工作量显著增加,全科护士可以像全科医生一样对首次接诊病人和任意病人提供连续高质量的护理服务[4]。英国全科护士具有一定的处方权、门诊坐诊和独立执业的资格,要成为全科护士需要大约3年4 600课时,各项考核都合格才可取得学位,且每3年重新考核一次[5]。
   澳大利亚全科护理的发展相对较早,在2005年开始关注全科护士的胜任力水平,指出全科护士胜任力的水平对其所承担角色和责任的良好体现具有重要作用,是全科护理发展的关键之处[6]。澳大利亚全科护士的护理服务包含2个方面:一方面承担全科医生需要的护理工作,另一方面承担患者的初级卫生保健工作[7]。目前,对全科护士的人力资源需求也越来越多,全科护士的离职率是其目前关注的问题[8]。
   美国全科医疗主要包括社区医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家庭护理服务中心三部分[9],其对全科护士的胜任力考核标准由美国护士协会(ANA)制定指南,且分为低级、中级、高级3个水平,低级全科护士要达到本科教育水平;另外,美国护理学院协会也制定出《公共卫生:社区护理本科教育指南及胜任力推荐》,明确教育应该涉及9大方面:分析和评估、政策发展与项目计划、沟通、文化胜任力、社区实践、基本卫生公共科学、财务规划与管理、领导力与系统思考能力[10-11]。
  2  国内全科护士服务发展现状
  2.1  全科护士的胜任力
   我国全科护士培养主要包括:在校教育和岗位培训两种。学校教育与国外培养模式大体相似,但是我国全科护理教育起步晚,以中专和大专教育为主,以社区护理为教学主要内容,内容简单,全科医学教程和课程缺乏系统的体系,很多以选修课为主且课时数相對较少。
   全科医学科的开展对全科病房护士的胜任力提出了新的要求。全科护士胜任力要求涉及知识面广,能力全,但目前全科护士培养并无统一要求,且入职要求低,工作内容简单,远不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健康需求。翟艳萍等虽然构建了全科护士的核心能力评价指标体系,但是针对的对象是社区全科护士。全科护士胜任力的高低对全科团队建设以及全科医学长足发展的关键之所在。与国外相比,我国全科护士胜任力缺乏管理和财务规划、应用多元文化能力及领导能力等方面。
  2.2  全科护理服务内容
   随着国家政策的发展,各三级甲等医院相继建立全科医学科,但尚处于初级阶段。全科医疗在我国快速发展,但其服务范围和内容宽泛模糊,致使全科医生、护士职责分工不明确,增加医务人员工作负担,影响医疗服务质量[14]。侯淑肖等指出全科护士的工作职责包括:①配合全科医生完成常见病、慢性病的诊疗;②与全科医生共同完成慢性病的管理;③完成高危重症人群的管理。但是全科病房护士服务内容仍然相对局限,且没有明确的工作职责。
   三级医院全科病房护理服务内容的规范化开展对下级医院以及分级诊疗的开展具有重要的意义。我国全科病房护士的护理服务内容依托于大夫所擅长的领域的患者,疾病相对比较集中。针对不同疾病的患者,部份医院由各个护理专科小组相互合作,科室专科小组成员对患者进行全方位的护理,满足患者就诊全科医疗科的护理需求。但关于全科病房的护理服务内容仍缺乏科学的规划与标准。   2.3  全科护理模式的开展
   全科病房护理模式的开展目前仍处于探索阶段。病房全科护理模式的开展依附于全科医生所接收患者的病种,依据此提供相应的护理常规,但是病人不仅局限于一种疾病,可能是多种疾病的混合,需要全科护士提供全方位的护理,以此凸显全科护理的优势与特色。
  3  我国全科护士服务存在的问题及发展趋势
  3.1  加大政策对全科护理的支持力度
   据调查显示,居民对全科医疗的认知甚少,对全科医疗了解的仅占13.3%[16]。政府应加大对全科护理的政策支持,明确职责,科学界定全科护士的资质,对全科护理人员进行分层次和分功能,发挥不同资质护理人员的作用,鼓励其向社区全科护士方向发展,形成医院-社区-家庭三方联动的共赢局面,使其与全科医学同步发展,相辅相成。
  3.2  完善对全科病房护士的培养
   全科护理人才的培养对全科医学的发展,以及健康中国具有重要的意义。郭华等指出全科护士人才的培养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需要,缓解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是培训合格卫生人员的需要。
   汪淼芹等对全科护士的培养课程进行初步探索,经过3轮专家咨询确定人文课程(必修)、专业理论课程(必修)和系统理论课程(选修)三个理论课程群,共5 大模块,12 个培训科目。国内许多研究在全科护士培训方面做出了很多不同的尝试,但绝大多数都只将重点放在了知识和技能培训层面,但是缺乏客观的考核制度和评价标准的探讨[19]。三级医院全科护士的培养对于护士人员转型为社区护理人员,以及社区全科护士的的培养,二级医院以及基层医院全科护士的培养的第一步。
  3.3  创建科学、规范的全科病房服务模式
   三级医院全科医学科的建立对全科病房护理服务模式的开展提出了新的要求,现阶段对全科护理模式的研究仍旧停留在凭借直觉和经验进行研究,如何更好地体现全科医学的内涵及特色,仍有待进一步探索。
  4  小结
   综上所述,我国全科病房护士护理服务仍处于探索阶段。全科病房护士的准入机制以及胜任力的评价标准目前尚不明确;相关培养方式仍是基于医院的继续教育,学校教育缺乏;与之相对应的护理服务模式尚依附于全科医疗科医生收治病人的类型,没有完全达到全科护理的标准。全科病房护士护理服务的顺利进行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持续推进全科医疗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翟艳萍,许佳佳.全科护士核心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J].护理研究,2016,30(5):533-539.
  [2]  周荣慧,陈立,孙佩珍,等.德国的医院护理管理及社区护理管理简介[J].国外医学护理学分册,1997,16(4):191-192.
  [3]  英国90%以上全科护士受到患者好评[J].中国护理管理,2016(11):I0001.
  [4]  高级护士在英国初级护理中的角色.英国/SibbaldB,LaurantMG,ReevesD//MJA,2006,85(1):10-12.
  [5]  Nursing Midwifery Council. The Prep handbook[EB/OL].[2012-07-15].http://www.nmc-uk.org/Educators/Standards for-education/The-Prep-handbook
  [6]  Elizabeth Halcomb,Moira Stephens, Julianne Bryce,et al.The development of professional practice standards for Australian general practice nurses[J].Journal of Advanced Nursing,2017, 73(8):1958-1969.
  [7]  邵燕华.中国与澳大利亚社区护理内容比较及借鉴[J].中国医院管理,2009,29(7):55-56.
  [8]  Troy Heywood, Caroline Laurence.An overview of the general practice nurse workforce in Australia, 2012-15[J].Australian Journal of Primary Health,2018(24)227-232.
  [9]   罗晗.美国社区医疗对我国社区医疗发展的启示[G].北京:2013北京经济论坛论文集,2013:237-241.
  [10]  American Nurses Association. Public Health Nursing:scope and standards of practice[M].2nd ed. Maryland:Silver Spring,2013:8-64.
  [11]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olleges of Nursing. The Essentialsof Baccalaureate Education for Professional Nursing Practice(2008)[EB/OL].(2008-10-20)[2016-1-15].http://www. aacn.nche.edu/education-resources/BaccEssentials08.
  [12]  翟艷萍,许佳佳.全科护士工作职能及培养现状研究[J].山西医药杂志,2014,43(20):2400-2402.
  [13]  王敏,尚少梅.国外社区护士“核心能力概况”[J].护理管理杂志,2011,11(2):121-122.
  [14]  殷培,刘颖,任菁菁.国内外全科医疗服务体系的对比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6,19(1):8-11.
  [15]  侯淑肖,尚少梅,万巧琴.社区护士岗位设置与职责现状及对策研究[J].中国护理管理,2011,11(12):11-13.
  [16]  李炜.太原市全科医疗服务现状及居民需求研究[D].太原:山西医科大学,2017.
  [17]  郭华,孔江联,李声华.构建全科医生、护士标准化岗位培训的新模式[J].中国成人教育,2008:81-83.
  [18]  汪淼芹,苏霖,胡可芹,等.全科护士规范化培训课程设置初探[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3,10(21):65-67.
  [19]  董文菊,汪淼芹.OSCE在全科护士培训考核体系中的应用[J].护理学杂志,2013,28(13):30-32.
  (收稿日期:2019-01-2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4082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