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金融创新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作者:未知

  摘 要: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大力发展开放式金融,加快金融创新规划建设,激发金融创新活力。金融发展水平不能脱离实体经济发展水平。要利用产业生命周期来化解金融风险。中小企业融资难最根本的问题是我国金融市场结构存在缺陷。大力发展普惠金融,扩展普惠金融服务受益边界,使更多创业活动获得金融体系支持,促进中小企业发展。新科技将渗透进金融的每个“细胞”,改变传统金融业务的DNA,要用金融科技创新驱动银行业发展。大力发展科技金融,助推京津冀创新与协同发展。
  关键词:京津冀协同发展;金融科技创新;科技金融;普惠金融
  中图分类号:F127;F83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3-3890(2019)03-0009-03
  2018年11月10日,由河北经贸大学主办、河北经贸大学金融学院承办的“第三届京津冀经济与金融创新发展论坛”在石家庄举行。京津冀三地部分高校学者与金融机构专家参加了论坛,与会专家一致认为,以京津冀协同发展为契机,大力发展开放式金融,加快金融创新规划建设,激发金融创新活力。会议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研讨,并取得了丰硕成果。
   一、金融功能与经济增长
  在金融功能与经济增长方面,天津财经大学学科建设办公室、中国滨海金融协同创新中心李向前认为:从历史视角来看,金融对城市文明、古代帝国的兴起以及对世界的探索发挥了关键的作用,金融推动了人类文明进程中知识的发展。从经济角度来看,金融在风险管理或配置风险、积累资源和配置资源、提供监督和治理方面起到重要作用。通常人们都是从短期视角判断是否带来经济增长,而不是长期视角。如同资源依赖型国家受到“资源诅咒”而出现增长停滞甚至负增长现象一样,金融过度发展的经济体也会受到“金融诅咒”的威胁。一旦金融发展过度甚至脱离实体经济进入无序、畸形的自我循環、自我膨胀发展轨道,就会损害经济增长和社会稳定。因此,资本资源和人力资本错配、金融机构扩张、债务杠杆上升、金融权力扩张、贫富差距加大等,都是金融危机的主要诱发原因。
  经济长时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化周期。博时基金管理公司魏凤春提出: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部分领域和地区金融三乱问题突出,部分非法金融活动借金融创新和互联网金融之名迅速扩张。政府应该高度重视股市的健康稳定发展,加强制度创新和改革。
  对于风险防范问题,魏凤春强调要遵循产业生命周期来化解风险。从经营现金流、投资现金流与筹资现金流的不同表现,将产业生命周期分为导入期、成长期、成熟期、淘汰期以及衰退期。在工业化、信息化、城市化、市场化、国际化全面推进的伟大历史进程中,要辨认和抓住新的机遇,努力改造传统产业,大力发展新产业,关注中国巨大的中等收入群体和人口老龄化形成的多元化需求,关注以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相结合为特征的产业和绿色产业。
   二、普惠金融与中小企业发展
  现阶段,在经济新常态背景下,经济增长驱动力正由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由于金融排斥的存在,“中小微弱”群体通常难以被传统的金融服务所眷顾,并不能够享受到金融总量和规模提升所带来的益处。
  2018年以来经济下行,随着“三去一降一补”政策的推进以及中美贸易战的发生,大量中小企业倒闭,普惠金融发展迫在眉睫。北京工商大学研究生院杨德勇认为:中小企业融资难最根本问题是我国金融市场结构存在一些缺陷,一是中国资本市场更倾向于为大型企业或国企服务,且企业间接融资比重高,以银行为主导者和控制者的融资模式限制了中小企业的发展;二是债券市场和股权市场比例失衡,企业过度依赖债券融资。另外,金融市场管理理念落后,资本市场设计缺乏创新等,这一系列问题导致了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困境。
  李向前认为,民营企业、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持续而普遍存在与银行信用文化相关。银行信贷目前以抵押、担保模式为主,与互联网模式相比,抵押文化还没有进化为真正的信用文化。另外,李向前也认为,金融机构体系建设存在缺陷,主要表现在债券市场发展缓慢,股票市场制度不完善,创业投资、风险投资市场发展滞后等方面。因此,他的对策建议是:完善金融供给侧改革,建立门当户对地服务中小微企业的中小银行;运用科技手段开展金融创新,更好促进经济增长;大力发展债券市场、私募股权投资;等等。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李建军提出,普惠金融的发展极大程度地扩展了金融服务的受益边界,使得更多的创业活动能够获得金融体系的支持。普惠金融与传统金融相比,普惠金融强调的是享受金融服务的“平等机会”,强调的是金融服务的广度。普惠金融的发展,正是通过拓宽金融服务的广度,提高金融服务的覆盖面,满足社会各阶层和群体对金融基本服务的需求,并在此过程中持续提高居民的各类金融能力。另外,李建军认为,普惠金融渗透度和使用度的提高可以提升创业意愿,提升家庭对创业活动的参与度。因此,可以通过提高家庭对交易媒介的使用能力,通过提高家庭的风险认知,还可以通过提高家庭的风险管理能力实现普惠金融对创业的影响。随着金融教育的普及,普惠金融发展对创业的促进作用将加强。并且,通过提高金融服务使用度对创业的增进效应,可以促进金融教育对普惠金融影响创业的调节作用。
   三、金融科技创新驱动银行业发展
  近年来,以腾讯金融、京东金融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集团深入布局金融科技,全面融入财富管理、交易结算等金融领域,深刻改变了金融行业的竞争格局。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余颖丰认为,在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为引领的新数字化时代背景下,金融学科边界、研究范式边界以及知识、概念与人类的认知边界,都在新工业与技术革命的冲击下被不断打破和重构。科技势必渗透金融的每个“细胞”,改变传统金融业务的DNA,对我国金融业发展既是机遇更是挑战。由于金融业数据积累存量已达到引爆新一轮行业变革的规模和水平,同时人工智能领域硬件技术发生新突破,金融行业传统发展模式正面临颠覆性冲击。在金融科技底层技术创新和应用方面,余颖丰提出如下发展路径:一是支持人工智能技术在身份识别与反欺诈、量化交易、投资顾问、客户服务、风险管理、辅助监管等金融领域的创新和应用;二是全面推进大数据技术在业务与客户管理、信用与风险管理、证券投资、保险定价、资管理财、另类数据管理等金融领域的创新和应用;三是着力推进以移动互联、物联网为代表的互联技术创新,促进移动互联网与金融功能的全面融合,支持物联网技术在供应链金融、支付、信用体系建设、动产融资等金融领域的应用;四是积极推进以云计算、区块链为代表的分布式技术发展,鼓励金融机构利用云计算等技术手段加快产品和服务创新,支持区块链技术在金融监管与风控、普惠金融、流程溯源等领域的应用;五是着力推进以密码技术、量子技术、生物识别技术为代表的安全技术发展,支持相关技术在金融创新、生活服务以及城市管理等领域的应用。   面对金融科技竞争格局,中国工商银行河北省分行王琦站在业界的立场作出了理性分析。他认为,第三方支付企业相比互联网企业更加了解人性的需求,移动客户奠定了金融科技的基础,而银行短视逐利的竞争助长了金融科技创新。目前商业银行需要在以下方面积极应对:第一,认清竞争对手不是第三方支付,在互联网时代背景下,应开放进取,建立新的金融生态,以满足多元化的客户需求;第二,寻求便捷的金融渠道,满足业务发展需求;第三,获客是银行竞争焦点,要通过金融客户实现网上引流和网上获客;第四,随着监管政策和创新业务新政策的出现,银行也面臨新机遇;第五,互联网技术在银行部分业务方面获客是不现实的,如借记卡开户等业务;第六,银行思维要越来越开放,鼓励与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合作;第七,注重与医院、社保、学校等机构的业务合作;第八,银行在数据验证方面还存在一定的缺陷,部分微小企业贷款的不良率较高,因此要积极开发数据处理和风险管理系统;等等。
   四、科技金融助力京津冀创新与协同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顾雷将科技金融的功能概括为:一是更快实现数据线上化,快速实现银行业态的转型;二是金融服务实时化,依靠科技手段加快操作流程完全标准化,提高业务处理速度,提高用户体验满意度;三是用户服务分层化;四是触发利润最大化,科技金融依托于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众筹等科技手段,交易双方通过网络平台自行完成信息甄别、匹配、定价和交易,降低交易成本;五是主体业态多元化,完善互联网支付、物流金融、消费金融系统,区块链/互联网征信系统,电子交易等网络投顾系统,互联网保险、基金销售系统。
  顾雷认为,科技金融在助推京津冀经济发展过程中面临一些问题,如科技中心缺乏金融中心支撑,三地间科技金融合作基础和项目较少;三地科技型中小企业风险系数存在较大差异,导致金融资源发生偏转;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投入强度、投入结构存在较大差距;地方科技金融主体合作意识薄弱,三地间没有统一的金融合作机制;等等。为此,顾雷指出,京津冀经济发展的根本动力在于金融驱动,而协同创新是实现三地科技发展的核心所在。同时,还提出五项建议:京津冀三地必须尽快组建以各级政府、人民银行、地方商业银行为主体的科技金融工作协调机构,对三地科技金融协调发展进行资源配置;完善京津冀三地科技金融相关政策和法律,保障知识产权的收益和分配比例,在法律和政策层面加快科技金融产品和服务创新;利用京津冀电商、物流的海量数据,提高非法集资风险监测和处置机制;推动京津冀票据市场协同运行,推动京津冀产权交易所联合成立京津冀产权市场发展联盟,建立三地科技型中小企业集合贷款等;利用人工智能、分布式账户技术(DLT)、云技术、生物识别技术、新加密技术,为京津冀科技金融监管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手段。
  河北金融学会郑向阳就雄安新区未来金融体系建设作了专门研究。他认为,挑战来自金融模式、金融功能与资金问题三个方面,并提出:第一,要构建符合京津冀产业体系特征和经济发展内在要求的金融和创新融合发展的雄安金融模式。第二,金融功能重在有效推进非首都功能的疏解转移,携手滨海新区打造金融市场一体化发展格局,促进金融资源流动和有效配置,加强北京、天津、石家庄、保定的协同发展,带动金融产品创新、金融服务提升和金融设施完善。第三,雄安新区解决大规模建设资金需求难题,需要探索可持续的投融资模式,形成长期稳定的资金渠道。如:创新金融模式,拓展融资渠道,将雄安新区纳入投贷联动试点,联合政府成立基础设施发展基金、创业投资基金等;加快金融机构迁移和组建,支持金融机构总部和分支机构以及民营机构到新区发展,放开民营资本的准入限制,尽快设立雄安银行,加快重大项目的支持力度;积极设立绿色金融工具交易平台,发展碳金融和生态类的金融衍生品,支持企业碳排放权的转让,为生态保护提供可持续的发展基金;发挥政策性金融作用,为新区建设提供稳定、低成本金融资金,支持雄安新区生态发展;等等。
  责任编辑:高钟庭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77145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