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物馆藏品数字化标准发展及应用现状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随着信息时代不断发展的背景下,我国博物馆事业发展迅速。同时,信息时代背景下,数字化是现代博物馆的未来主流发展方向,其对于提高博物馆管理水平、强化博物馆信息交流功能、教育功能,以及进一步发挥博物馆的信息优势,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就博物馆藏品数字化标准发展及应用现状展开探讨。
  [关键词]博物馆;藏品数字化;数据标准
  随着我国文化事业的快速发展,今后博物馆、档案馆和图书馆数字资源的跨界和跨库整合将成为一种必然趋势,元数据标准规范的作用显得尤为关键。
  1博物馆数字化工作的主要对象
  藏品信息是博物馆数字化工作主要对象。藏品见证了自然界与人类社会的发展里程,是博物馆所具备的职能得以发挥的基础。藏品当中包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不仅形象的涵盖了知识,而且还成为了传播知识的载体,藏品质量、管理好坏都会对博物馆的品级产生直接影响,也是衡量博物馆的重要指标。藏品属于国家宝贵的文化财产,具备重要的艺术、历史和科学价值,更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重要见证。基于这一背景,中國不少博物馆都将藏品管理工作摆在重要的位置上。藏品档案从广义上理解指的是与藏品相关的档案,藏品的原始记录、鉴定相关意见以及藏品目录和调拨手续等。数字化管理藏品信息将会更加科学挖掘其价值,把藏品的相关文件系统管理好,方便保管、使用和搜索。
  2博物馆藏品数字化标准概述
  2.1博物馆藏品数字化标准
  就博物馆而言,藏品数字化标准就是在博物馆领域内,被多数机构认可、接受,且被广泛参考和应用的数字资源作业规范,具有相应的集成性、可操作性和开放性特征。同时,鉴于不同博物馆的藏品分类存在较大差异,藏品涉及范围广泛,以及考虑到资源保密、地域文化差异等因素,良好保管博物馆藏品是现代博物馆的主要目标,不同的博物馆会根据自身藏品特点和需求设定不同的标准。
  2.2藏品数字化编目标准
  2.2.1数据结构标准
  数据结构标准是为记录和描述资源而创建的元素逻辑集合。它包含两层含义,一为定义描述元素,二为定义元素间存在的各种关系。CDWA、VRA、DC和CIDOC是博物馆领域常用的四个数据结构标准。其中CDWA和VRA是DC在艺术品信息领域的扩展,而CIDOC是适用于语义网络环境的本体模型。
  2.2.2数据数值标准简述
  数据数值标准侧重于针对特定数据元素提供统一且被普遍认可的名称、字母、术语以及代码等特定款目的数据值。数据数值标准有效解决了艺术藏品描述过程中普遍存在的不确定性问题,进而有效满足了检索对信息一致性、连贯性和精确性的要求,具体包括地名、时间、人名等。
  2.2.3数据内容标准
  数据内容标准侧重于对描述性数据和权威性数据的控制,是对数据描述标准和数据数值标准的纲领性论述,但不包括具体的技术性或行政性内容。目的在于为数据著录提供规则与语法,以达到较高的一致性并缩减对文物的重复性编目工作,提高编目品质并为不同机构间的藏品合作创建基础,方便跨机构用户分享艺术信息。
  2.2.4数据交换标准简述
  交换协议具体是指在两个任意终端设备之间建立的数据通路对应的技术标准。数据交换标准侧重于为博物馆数字存储功能以及博物馆之间的联合项目提供长期、高效的交换模式,进而满足信息时代背景下不同博物馆机构间藏品信息资源相互传递的时代发展需求。
  3数字化标准在国内外博物馆的应用现状分析
  3.1台北故宫博物院
  为了实现与国际博物馆跨领域、跨主题的数字资源共享,让国际社会了解中国文化的多元性,台北故宫博物院在著录藏品描述信息时遵循了国际通用的数据标准规范。使用CDWA作为数据结构参照标准,盖蒂词表作为数据数值参照标准,CCO作为数据内容参照标准。由于国际标准规范以英文作为通用语言,因此台北故宫博物院做了大量的中英文互译工作,实现与英文词表的匹配,为使藏品的描述资料更加丰富,台北故宫博物院在著录藏品信息时,将其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藏品基本描述信息即核心元素,包括名称、时代、材质、尺寸等;第二阶段是藏品的完整数据,包括形制、纹饰、款识、展览等信息。例如,台北故宫博物院与台湾“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台湾大学艺术史研究所共同完成了青铜器影像数据库的开发工作。
  3.2柏林国立博物馆
  柏林国立博物馆是德国博物馆的代表,德国从2000年起启动了自己的博物馆资源整合项目,由一个系统负责整个行政区内所有公立博物馆的藏品资源管理工作,并以此为基础,实现了不同博物馆间的有效资源共享。目前,以柏林国立博物馆为代表的Mu-seumPlus系统共包含博物馆19家,累积藏品数超过170万件,在线用户超过600人。该系统不仅囊括了所有藏品的各类基本信息,同时存储有藏品相关的外借信息、展览信息、修复信息以及历史信息等多方面信息。系统整体采用CDWA数据标准结构,数据数值规范由国际通用标准完成。
  4藏品数字化信息采集的规范化管理
  如果说传统的博物馆藏品管理工作需要面临庞大的文书工作,那么数字化藏品管理系统则是需要对藏品进行分类、定名,数据采集也需要做到规范化,若无法保证数据信息的规范化,那么藏品管理的数字化管理目标实现起来难度也较大。如果同一类藏品所采用的名称不同,也会影响到后期的藏品动态统计与调研。当前中国也逐渐颁布数字化藏品管理的相关标准,相信这一问题在今后也会逐渐得到解决,让数字化藏品管理系统更加科学、规范,得到持续发展,为博物馆数字化建设奠定基础,最终实现资源共享。
  5结语
  信息时代背景下,数字化是现代博物馆发展的必然趋势,也是时代发展对博物馆信息服务提出的全新要求。因此,博物馆及相关工作人员需全面提高对博物馆数字化标准发展的重视和关注,从博物馆藏品数字化标准人手,借鉴既有的博物馆数字化发展经验,不断推动博物馆数字化标准的应用和发展,进而推动我国博物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6172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