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在现代城市景观设计中的运用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以城市景观为具体的运用研究领域,阐述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在现代城市景观设计中的运用原则。根据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特征、类型及意蕴,针对现代城市景观环境中存在的问题,深入剖析,从问题出发探讨如何运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来解决现代城市景观形态和文化趋同、特征和个性缺失、审美和情感冷冰等问题。研究力图通过对中国传统文化中吉祥符号的现代运用原则进行探讨,赋予现代城市景观以深厚的文化内涵、审美体验和情境意象,以达到提升现代城市景观文化和生态环境品质,传承城市、地域和民俗文化的目的。
  关键词: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城市景观;景观设计;运用原则;运用方法
  中国分类号:TU98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码:1672-7053(2019)06-0098-03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作为吉祥文化重要的视觉载体和表达形式,是人们长期积淀下来的生活理想、生存智慧、审美意趣、文化意识和哲学观念的集中反映,是社会生活和思想观念的物质体现。从文化学和符号学的视角来看,从人类最初对自然的图腾崇拜到现代对人文环境的情感塑造均离不开传统平安吉祥意识的影响,而其形成的传统吉祥文化,更是以符号的形式得以不断的发展、传承和演绎,其符号形式更是现代城市人文环境建设、文化特征识别的重要载体。根据对现有相关理论和实践成果的研究发现,长久以来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深层的文化内涵、象征意蕴和多元应用一直是学界研究的重点问题之一。其所承载的上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所表现出的多民族的理想和愿景、所体现出的生活智慧等不仅鉴证了中国文化悠久的发展历史,更体现出中华文明在不同历史发展阶段的进步和特征。本文从对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基本理论梳理分析入手,结合现代城市景观创作中存在的文化缺失和干城一面等问题,深入探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在现代城市景观设计中运用的原则和方法,以期扩大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研究的外延,并力图借助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文化性和识别性特征为城市环境品质的建设和改善、城市文化和生态环境建设提供一点理论和方法层面的补充。
  1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理论解析
  1.1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界定
  根据符号语言学家索绪尔的观点,所有具有固定含义的人工物都可以被称为符号,其由“能指”和“所指”两个层面的含义,即人工物的外部特征和内部含义[1]。而吉祥,按照中国古代《说文解字》中的解释:“吉,善也”,“祥,福也”,即所谓吉祥就是好兆头,就是美满、如意。通过研究发现,古往今来,人类始终以最求吉祥来作为生活的目标,吉祥更是成为人类追求的主题。关于符号和吉祥的的界定,可以得到吉祥符号是一种建立在吉祥文化基础之上的符号系统,即吉祥文化的外在表现形式[2]。并且,吉祥符号通常是建立在符号学和吉祥文化基础上复合概念,其既有符号的形式又有文化的内涵。而吉祥符号的归属问题,很多学者认为只有中国才有吉祥符号的概念[3],这是一个较为狭义的认知,根据前面对吉祥符号的界定以及人类对吉祥所代表的幸福美满、平安纳福等生活方式的追求不难看出,吉祥符号是一个世界性的词汇,其作为复合概念不仅表达着中国古人追求平安幸福、美满如意生活的愿景,在西方文化中也有与之对应的期盼和祝福思想。而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在中西方吉祥符号并不是统一的,而是在各自文化的作用下,形成了各自的体系和特征。本文主要针对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及其所代表的中国传统吉祥文化来展开论述。
  1.2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特征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具有悠久的历史,最早能够追溯到远古的石器时代,在经历了青铜器、画像石画像砖、石雕、纹样、织锦等多样的形式之后,呈现出各异的风格[4]。而其装饰美化生活、图意相生的唯美样式.始终成为人们寄托希望的主要手段。根据对现有文献的研究和梳理发现,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特征不仅限于其自身的造型符号性,还表现在一下3个方面。
  1.2.1 群体共识性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最典型的特征就是其具有较强的群体共识性,这源于中国传统文化的深远影响。同时,中國传统吉祥符号中很多都是对劳动和生活场景的刻画,这些符号已经被广大劳动者群体所认同和接受,其吉祥意义也表现出劳动群体的愿景和寄托。此外,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的带带相传也是人们普遍认同的对象,其常以吉祥符号的形式表现,也增强了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群体共识性。
  1.2.2 地域民俗性
  前面提到,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很多都来源于生活中的形象,因此其往往也会因地域和民族的不同,呈现出不同的特征。而不同地域不同的民俗风情更是加重了其差异性,这是源于不同文化之间的差异。因此,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地域民俗性较好的表现出众多民族的民俗特征。
  1.2.3 符号象征性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作为一种独立的视觉系统,其往往能通过一些较为隐蔽的表现手法来表达深层的寓意,即用抽象或夸张的图形符号来表现某些抽象的意义,这种以符号抽象特征来表达象征意味的手法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中较为常见。
  1.3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类型及意蕴
  根据对现有的文献的研究发现,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在造型上主要能够分为五类,且各具意蕴。
  1.3.1 人物
  人物是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中最容易被接受的一种类型,其主要借助民间传说中的人物形象来传达祝福,或者是利用人物参与活动场景的塑造来体现祈福和繁荣景象来表达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
  1.3.2 动物
  动物类的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源于最初的原始图腾。其往往以民族崇拜为基础,通过神话中的“神圣之物”演变而来,如龙、凤造型等。并且在不断的发展中,动物也被赋予了象征性的符号内涵,如狗代表忠诚等。
  1.3.3 植物
  作为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类型之一,其吉祥意蕴首先往往是人赋予的,如松、竹、梅被称为“岁寒三友”,代表不老常青、君子之道和冰清玉洁的寓意。而植物本身的果实、形象和色彩又以多元方式表达出吉祥的意蕴,如牡丹象征富贵、石榴象征的多子多福、红豆寄托的思念、葫芦音同的福禄等等。植物以其自身科目属性众多的特征为中国传统吉祥文化表达出丰富的意蕴。   1.3.4 文字
  中国的文字作最初就是被人們作为象形符号来认识的,因此其本身就具有较强的符号性。而其自身多元化的谐音,以及“形象”的特征被赋予很多深层的寓意,如“嚣”同“喜”所表达的喜庆含义等。
  1.3.5 交叉融合
  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中,最繁复的一种类型是上述的四种类型同时出现在一起,形成了一个集人物、动物、植物和文字于一体的符号,这种符号被整理在一起即为交叉融合类。其往往表现出多元的象征意义和文化内涵,因此,常用来单独使用。
  2 城市景观设计及其现存的问题分析
  2.1 城市景观的内涵和外延
  城市景观主要是指构成复杂城市环境的自然景观要素和人工景观要素。其景观功能主要体现在对人类聚居环境的创造和美化、对城市生活空间舒适感和愉快感的塑造,以及对城市生态环境的改善和调节等。城市景观的构成要素既包括自然的山丘、河流、湖泊、古树等,又包括人文古迹、艺术小品、建筑物和构筑物、园林绿化、广场码头等人工要素。有的学者提出城市景观是城市形态特征在人们视觉上产生的感受,其能够激发人的内心情感,是一个城市文明进步和精神风貌的具体体现[5]。这一概念显然是根据凯文·林奇的观点,从城市结构意象的视角对城市景观的界定,而从景观的视角来看,城市景观更多的是指城市区域范围内的景观及景观环境。并且,随着城市环境的不断建设和发展,城市景观的内涵和外延还将产生不断的嬗变。
  2.2 城市景观的特征
  北京大学景观规划设计中心的俞孔坚教授在他的《景观的含义》一文中提出景观的四个层面含义:景观作为视觉审美的对象、作为生活中的栖息地、作为系统、作为符号,景观是审美的、体验的、科学的、有含义的[6]。城市景观作为景观中与人关系最为紧密的类型之一其必然也具有这四个方面的含义。再结合城市环境的制约,城市景观的表现为如下3个方面的特征。
  2.2.1 视觉审美特征
  城市景观最具魅力的特征表现为视觉审美的体验。人类的发展始终伴随着审美活动,城市景观主要依靠人工创造,视觉上的美感和体验一致是人类创造活动的主要内容。
  2.2.2 人居环境特征
  城市作为人类现代聚居的主要环境最根本的特征就是适合于人类生存,即便城市中的景观环境也不例外,城市景观的人居环境特征主要体现在优美的公共环境、宜居的小区环境、绿色的街道环境和健康的文化生态环境等方面。
  2.2.3 多元系统特征
  城市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因此城市景观作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也具有复杂系统的特征,其主要表现为文化系统、生态系统、社会系统等。这些多元系统在城市景观设计中相互作用,共同影响着城市的整体形象和环境的塑造。
  2.2.4 物质符号特征
  众多学者均提出城市景观是城市的物质载体和形态表征,根据这一观点,城市景观被赋予物质符号的特征。根据调查发现,一个特征鲜明的城市景观甚至能够作为一个城市的符号被人们所熟识,由此能够证明城市景观所具有的物质符号特征及其较强的可识别性。
  2.3 城市景观设计中现存的吉祥符号运用问题
  研究针对中国整体发展较快的三座城市:北京、上海和深圳进行了城市景观的调查,发现目前城市景观设计中吉祥符号运用主要存在三个方面的问题。
  2.3.1 形式雷同文化缺失
  由于三个城市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整体的发展较快,因此在城市景观环境建设层面的投入也较大,但是根据对23处景观节点的调查发现,其吉祥符号运用明显存在形式雷同和文化缺失的问题,传统的“京韵文化…‘海派文化”正在城市景观环境中逐渐“消亡”,在城市中仅存零散的点状节点存在,而文脉和民俗的日渐断裂和消失使北京、上海两座城市正在趋同于深圳这座因改革开放而逐渐发展起来的“现代都市”。更为严重的是三座城市的景观环境中的吉祥符号不仅在形式上呈现出“统一性”,更在文化内涵层面仍毫无差异,甚至与很多“国外的吉祥符号”无异。
  2.3.2 意蕴错位情感冰冷
  城市景观作为城市物质和非物质要素的载体,其设计中的吉祥符号运用必然体现城市深厚的文化和审美意蕴。且鉴于不同地域城市、民族文化的不同,这些文化和审美意蕴也应表现为不同的情景,使人感受到来自设计师的情感关怀。而调研到的现实情况是,部分吉祥符号的文化和审美意蕴与所在城市文脉错位,更为严重的是有些甚至出现了对立的问题,这就更谈不上情感关怀了。调查中另一问题表现为由于吉祥符号运用方法不当,还使城市景观对情感的表达过于冷冰,失去了吉祥符号文化和审美意蕴本具有的人本主义意义。
  2.3.3 时空混乱手段单一
  在现阶段城市景观的吉祥符号的运用中,很多设计师和决策者们都意识到其对城市文脉的延续作用,因此大量的进行“复古”式的设计运用,而忽略了周围环境的问题,如城市内一个现代化城区中,突兀的出现一个中国传统文人园中的吉祥符号形式,尽管其塑造了较好的美感效果,但是其却在人的视觉和心理上产生了时空混乱之感。此外,吉祥符号运用手段和使用材料的单一,也成为现阶段影响城市景观环境品质的主要问题之一。
  3 现代城市景观设计中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运用原则
  对前面调查获得的现代城市景观设计中出现的问题进行分析发现,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传统文化、城市文脉、地域文化等的传承和演绎,以及对人们理想生存环境、美好生活愿景的塑造和回应。根据这一分析结论,结合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所表现出的传统吉祥文化和符号特征,尝试探讨将中国传统吉祥符号运用于现代城市景观设计中的原则。
  3.1 协调整体环境氛围关系
  从现有的文献和城市遗存中发现,中国自古就有在园林景观环境中运用吉祥符号的惯例[7]。因此在现代城市景观的设计中,运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不仅实现了对传统园林景观设计方法的继承,还赋予其新的发挥空间。但在运用中必须要遵循的基本原则在于要协调好周围整体环境的风格和氛围,切忌出现在调研中发现的时空混乱问题。并且,协调整体的环境氛围不仅仅在于物质形态上,更重要的在于营造的氛围要与周围的环境功能相统一,简言之就是不能够在办公环境中营造一种热闹、喜庆和欢聚的景观氛围,以免影响整体环境的可识别性。   3.2 传达深层的吉祥文化意蕴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以其深厚的吉祥文化意蕴始终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教化着人们向善、乐善和好善的行为.这亦是吉祥文化最具深层内涵的意蕴。因此,从教化层面来看,现代城市景观设计在运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过程中,景观造型的运用仅仅是表象,即符号意义上的能指,而其深厚的吉祥文化内涵却是表达的关键,即符号意义上的所指。很多人认为,运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来进行现代景观创作,仅仅是单一的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的话,就过于狭隘了,尊循传统吉祥符号及其文化意蕴中对“善”的传达,扩大其吉祥文化的辐射半径,是传承和发展中华民族传统、建立人与人之间和谐共处的环境的根本途径。
  3.3 开展多元的吉祥文化价值重塑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价值体现在社会、文化、经济等多个方面。在运用过程中,不仅要赋予现代城市景观环境深厚的文化和生态内涵,更重要的是要在运用过程中重塑多元的吉祥文化价值。中国传统吉祥文化是多元的,作为物质表征的传统吉祥符号,在价值重塑中亦是主要的表现方式。现阶段,很多城市景观都兼具了美化城市环境、恢复城市生态、树立城市形象和促进城市旅游开发等多项功能。根据不同的功能需要,在城市景观设计中合理的展开多元的吉祥文化价值重塑,在社会、经济、生态等多方面获得较好的价值回报,使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具有文化以外的其他价值,对促进城市环境整体价值的提升,具有重要的推动意义。因此,在设计过程中遵循开展多元的吉祥文化价值重塑的原則,是赋予城市景观优美的视觉形象、良好的生态品质的重要指导。
  3.4 避免审美情感体验误读
  一直以来,中国传统吉祥符号对审美和情感的传达始终是其获得运用的根本原因。但是在城市景观设计中出现的情感冰冷、审美意蕴错位等问题,却让人们不得不反思在运用中如何解决这些问题的途径。因此,提出在运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进行城市景观设计时,要遵循避免审美情感体验误读的原则。尽量使用能够获得群体共识的传统吉祥符号来进行城市景观创作,减少歧义和体验误读,从而使城市景观更具有审美意趣和情感关怀。诚然,遵循这一原则的途径很多,但是必须要注意的是,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地域民俗性不容忽视,文化意蕴的错位和缺失都将导致审美情感体验的误读问题。因此,运用应建立在对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不同吉祥文化内涵的掌握和了解基础上,切忌混淆。
  4 结论
  中国传统吉祥符号作为中国传统吉祥文化的物质表征,是中华文明中灿烂的瑰宝,其对设计的影响深远。而现代城市景观设计在景观学不断发展的推动下,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和冲击。特别是在现代城市景观呈现出众多亟待解决的问题的时候,借助中国传统吉祥符号来解决现阶段城市景观设计中的问题,赋予其深厚的文化内涵和审美体验,是本文研究着力解决的问题之一。本文在研究中以现代城市景观现存的问题为出发点,深入探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概念、特征、类型和意蕴等问题,进而提出在城市景观环境中运用中国传统吉祥符号的原则,以期为景观理论和方法的研究,奠定一点理论层面的基础,为城市景观设计问题的解决提供方法论层面的补充。
  参考文献
  [1]赵毅衡,符号学[M].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02 (14):35.
  [2]李刚.现代旅游景观设计中的吉祥符号文化传达研究[D].杭州:浙江工商大学硕士学位论文,2014:2.
  [3]沈棚竹.论中国传统元素在现代Vl设计中的运用[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硕士论文,2008:35.
  [4]沈利华,中国吉祥文化[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2005,05.
  [5] http://www.jianshe99.conVjianzhu/fuxi/re201 4111715081740041 900.shtml
  [6]俞孔坚,景观的含义[J].时代建筑,2002(01).
  [7]王春林,旅游古建园林中的吉祥观念[J],地理研究,2001 (0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91049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