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改革及启示

作者:未知

  【摘 要】近年来,中国的研究生教育规模不断扩大,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也存在质量下降、创新能力不强等各种问题。论文对美国研究生教育的发展、现状及其特征进行了分析,并提出可借鉴的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改革措施,包括全球招生、“双轨模式”等提升研究生培养质量的措施,以期对国内研究生教育具有启示意义。
  【Abstract】 In recent years, the scale of postgraduate education in China has been continuously expanded and achieved good results. However, there are also various problems such as declining quality and weak innovation ability.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development, current situa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of American postgraduate education, and puts forward some reform measures that can be used for reference in American postgraduate education, such as the global enrollment, "dual-track mode" and other measures to improve the quality of postgraduate education, so as to provide some enlightenment for domestic graduate education.
  【关键词】研究生;教育改革;启示
  【Keywords】postgraduate student; education reform; enlightenment
  【中图分类号】G51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1069(2019)06-0076-03
  1 引言
  美国拥有目前世界上最发达的高等教育体系和领先的研究生教育模式,其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制度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一些学者从不同的角度研究美国研究生教育,代表性的有:王永盛对比了中美两国研究生教育发展的差异,认为国内研究生教育的课程设置相对陈旧,未能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1]。张建功则从系统理论视角研究了美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学位结构,提出国内研究生教育需要建立学位体系、满足社会需求、丰富学位类型等对策建议[2]。袁锐锷等介绍了英美研究生教育改革与发展趋势,重点介绍了质量管理规范化、课程内容综合化、招生范围扩大化等具体做法[3]。许迈进重点分析了美国研究生教育模式的特征,提出了院系纵向培养结构的优势以及以质量为导向的培养方法等[4]。
  本文一方面采用历时性的视角,纵观美国研究生教育的历史经验教训,另一方面则关注目前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改革举措,及其对于中国的研究生教育的启示。
  2 美国研究生素质教育的发展、现状及特征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以培养研究生为主的大学,它于1876年正式成立,也是美国最早从事高深学术研究的私立高等学校,创立了一种新型的研究生教育形式——研究生院,标志着现代研究生教育的形成。1900年,在约翰·霍普金斯、伯克利、芝加哥、哈佛和哥伦比亚这5所大学的校长倡导下,当时美国的14所能够授予博士学位的大学才成立了全美大学联盟(Association of American Univerisities)。在美国高等教育发展的过程中,吉尔曼、艾略特等教育家将通才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将大学由“以教为主”转变为“以学为主”,大大提升了美国大学教育水平。美国结合本科阶段的通才教育,以及研究生阶段的专才教育,为每个学生打造一个量身定制的、完整的教育过程。
  经过100年的发展,到20世纪70年代美国的研究生人数达到90.28万,80年代后期达到150万,90年代初达到210万。1968年研究生与本科生的比例为1∶6.8,1995年为1∶5.9,随后一些著名大学研究生与本科生比例达到1∶1,如哈佛、耶鲁、斯坦福。然而,美国不仅培养了规模巨大的研究生群体,还培养了质量卓越的高素质人才,这要得益于美国完善的教育培养过程和保障机制。美国的研究生学位体系较为清晰,培养类型多样,基本上可分为三大类:学术性学位、专业性学位和第一专业学位(First-professional degree)。第一专业学位也称为职业博士(Professional doctorate),其培养目标是指向完成一定课程学习之后的职业实践,反映的是高层次的职业水准,比如医学博士学位、教育博士、法律博士等[5]。第一专业学位与专业性学位区别在于:前者是从事特定职业的先决条件。另外,硕士学位还可分为论文型和非论文型。非论文型硕士需要修更多的课程来取代研究和论文。
  经过多年的发展,美国研究生教育形成了一套成熟的培养模式,其典型特征如下:首先,与德国讲座制的学徒式研究生教育模式不同,美国采用与本科教育联系紧密的院系纵向层级结构的专业式研究生教育模式。這种模式既可以在学院或学校高度统筹资源,很好地将教学与科研结合起来。将导师制与集体培养授课相结合,丰富传统单一的师徒制培养模式。其次,以质量为导向的培养模式。在本科生阶段通才教育的基础上结合研究生教育的专才教育,注重培养科研创新与服务社会的能力,在科学理性主义与实用主义之间取得平衡。著名华人物理学家杨振宁在美几十年的教学科研生涯中,总共只带了十几个博士研究生,只有找到了一个创新的研究方向和课题,才招收博士生来共同研究。这一方面说明杨振宁教授要求之严格,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研究生教育以质量为导向的培养原则。   3 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改革
  进入20世纪后,美国研究生教育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但近年来开始出现了下滑,其中一个表现是美国在国际教育市场中的份额一直在减少。在全球化的大背景下,世界各国的软实力较量越来越表现为高科技与知识经济的较量。欧洲和亚洲把研究生教育当作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进行投资,个别国家培养的博士生数量已经超过美国,尤其是在自然科学和工程领域。由美国研究生院联合会(Council of Graduate Schools,CGS)和教育考试服务中心(ETS)共同牵头成立的“研究生教育未来委员会”(Commission on 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成立于2009年6月,拥有19名来自国际知名企业和相关高校的专家,其使命在于研究21世纪美国研究生教育在全球化竞争的背景下如何保持领先地位。2010年4月,委员会发布了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前方的路:美国研究生教育的未来》(The Path Forward:The Future of Graduate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从社会、经济和政治的角度分析了美国研究生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发展方向,认为研究生教育必须成为国家创新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从而保持美国的创新优势和核心竞争力[6]。也有学者指出,美国研究生教育存在不少问题:研究生特别是博士生的培养重心转向为高校准备和提供师资,甚至被称为“伪装的师范学院”;完成学位论文的时间普遍延长,人文博士学位的获得时间从四五年延长到了平均9年;辍学率不断上升,甚至高达50%;研究生培养过程中未充分考虑到职业需求,未能对应未来的职业生涯,等等。由此,美国开始意识到必须增加研究生培养的数量与质量,从而保持自身的优势。
  针对现存问题,美国教育界采取了一系列的教育改革和对策:
  首先,从世界范围内招收优质生源。美国有着世界最广泛的生源。美国以其优质的教育资源和开放自由的教学理念吸引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美国在校研究生中,外国留学生大约占40%,外籍教师也占了相当大的比例。高质量的生源和师资力量与高质量的教育水平形成了良性的互动循环,使得美国的研究生教育保持着世界领先的地位。此外,生源结构也发生了诸多变化,少数族裔、女性及非传统学生在研究生教育中所占的比例越来越高。
  其次,保持优质的师资和待遇上吸引着一批高水平的研究生导师,很多导师是学科领域的世界学术权威,让研究生能够迅速接触学术前沿;美国的研究生培养有着强烈的科研传统,研究生可以在重要的科研项目中提高自身的研究精神和理论深度;在培养方式上,研讨课和研讨会对于培养研究生的创新和批判能力具有积极的作用;美国的研究生教育十分注重学校与外界之间的联系与合作,包括企业、政府、学校三方之间的交流,也包括校际、国际交流,保持十分开放的研究氛围。
  再次,完善研究生教育评估机制。美国研究生教育质量评估的标准和评估主体是多样性的,包括政府、高校、学术机构、新闻媒体等,其中,以民间认证机构为主体的第三方力量占主导地位。民间机构如CORPA(高等教育评估认可委员会)和CHEA(高等教育认证委员会)等组织成员开展教育评估活动,并且得到美国教育部和联邦政府及其社会的广泛认可,甚至可以成为政府对院校进行经费分配的依据。美国高校一般要根据一套专门的评价程序进行周期性的自我评估,提交自评报告。由于研究生培养过程以院校和教授等学术人员为主导,享有很大的自由权,因此各大学的研究生质量自我评估建立在院系自我评价的基础之上。美国政府并非评估的重要主体,但对于加州大学这样的公立大学而言,政府依然掌握著重要的财政大权,而经费的审核划拨主要根据教育质量的评估和鉴定结果来定,因此政府也间接起到了监督研究生教育质量的作用。与此同时,学术机构如美国国家研究理事会也曾对美国大学博士学位授权点进行过评估并公布排名结果,享有较大的影响力。新闻媒体也经常组织力量进行全国性的大学和研究生院的评估,公布某些学科专业领域的排名和院校排名。由此可见,美国研究生教育质量评估是多标准全方位开放的,且制度化经常性展开的。高校研究生教育受到多方主体的共同监督和审核,竞争的活力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教育质量。
  此外,还有一些具体的做法和措施。不少大学尝试分设学术博士与专业博士,构成了博士生教育的“双轨模式”,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对于应用型高级人才需求的矛盾。拓宽研究生的就业选择,包括教学科研机构的学术工作、学术圈内的行踪工作、企事业单位等,并建议公布历届博士生的就业情况,并从研究生入学开始加强就业教育,为他们提供咨询和实习机会等。
  4 借鉴与启示
  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对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需求旺盛,承担社会服务与科研创新功能的研究生教育的规模也不断扩大,取得成绩的同时也暴露出一些培养理念和模式上的问题。学习和借鉴美国研究生教育改革的经验,对我们具有重要意义:
  首先,由“以教师为中心”向“以学生为中心”转变,改革课程内容,设置核心课程群,兼容不同就业需求的学生,拓宽学生的就业选择。
  其次,不断完善学术博士和专业博士的“双轨制”,调整学术型学位与专业学位的比例,满足社会对于应用型高级人才的需求。
  再次,建立相对开放多维的评估体系,联合政府、学术机构、民间认证机构和高校等主体,从而形成多方监督、高校自我检查和公开竞争的多维格局,确保研究生教育质量的稳定。
  最后,要配合国家“一带一路”等倡议,在全球范围内吸收优秀生源,在提升教育整体水平的同时扩大中国研究生教育的影响力和知名度。
  【参考文献】
  【1】王永盛. 中美硕士研究生教育发展状况比较研究[J]. 比较教育研究, 2000(3):30-33.
  【2】张建功, 张振刚. 美国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的学位结构及启示[J]. 高等教育研究, 2008(7):104-109.
  【3】袁锐锷, 胡安娜. 英、美研究生教育改革与发展趋势[J]. 比较教育研究, 2003(9):40.
  【4】许迈进. 美国研究生教育模式的特征分析[J]. 教育发展研究, 2003(1):78-81.
  【5】史静寰. 当代美国教育[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2.
  【6】Cassuto L. The graduate school mess: What caused it and how we can fix it[M].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1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4/view-14964876.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