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乳腺癌术后即刻乳房重建关系研究进展

作者:未知

  【摘 要】乳房重建对乳腺癌患者而言具有积极意义。它能够恢复患者的乳房形态,也能够修复患者缺失乳房后的心理损伤。有相关研究表明,乳腺癌患者的乳房缺失会导致患者在抑郁、焦虑、愤怒、压力等方面的评分有所降低。而乳腺癌术后即刻乳房重建能够更迅速地修复乳房缺陷,减少患者面对乳房缺失时产生的心理压力,提高乳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关键词】乳腺癌;术后;即刻乳房重建
  【中图分类号】R737.9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5-0019(2019)11--02
  大部分的乳腺癌患者在術后面对自身缺损的乳房,在心理上会产生一定的创伤。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以及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乳房重建治疗是很多乳腺癌患者术后的选择。一方面可以恢复乳房形态,另一方面可以修复女性因生理缺陷而受到的心理损伤。乳房重建分为即刻乳房重建和延迟乳房重建。即刻乳房重建的优势在于它是与乳腺癌手术同时进行,因此患者不会经历乳房缺失的痛苦感,在术后便能恢复正常的身体曲线。
  一、乳房重建时机
  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方式一般是乳房切除手术。这种治疗方案使得患者的乳房缺失或是损毁。而大部分女性面对缺失的乳房会产生极大的负面心理影响例如抑郁、焦虑、愤怒等,这种负面情绪也会影响患者的社会功能。为了帮助患者更快地回归社会,乳房重建治疗能够修复患者受损的乳房,使两侧乳房保持对称一致,修复患者的正常体态。乳房重建治疗根据重建时间不同可以分为即刻乳房重建和延期乳房重建。
  二、乳房重建方式
  (一)乳房假体植入。目前常见的乳房假体有盐水假体、硅胶假体等。其中盐水假体产生包膜痉挛的概率远低于硅胶假体,而且切口较小,能够决定乳房大小。但是由于盐水假体具有液体感,出现振动波纹,导致乳房外形不自然,容易破漏,可能会导致后期乳房塌陷,而且破漏的液体中可能有霉菌团流入身体时会对机体造成损害。硅胶假体是目前使用较为广泛的材料,由于近几年的科技发展,硅胶假体也更新得越来越快。硅胶假体的优势是它具有更高的安全性和实用性(患者可根据自身情况选择型号)
  植入乳房假体的方式有一次性假体植入和扩张器-假体植入。一次性假体植入是指患者在完成乳房切除手术后进行一次性永久性或可调的假体植入。适用于乳房体积小、无明显下垂且皮肤肌肉保留较多的患者,一般要进行多次的手术才能有较好的效果。扩张器-假体植入是要通过将扩张器植入到病变皮肤下面是皮肤细胞分裂增殖,间接扩张皮瓣,然后再植入乳房假体。适用于乳房切除较多、皮肤延展性较差的乳腺癌患者。但是此类手术方法较为复杂,对医生的要求较高,可能会出现皮瓣供区并发症。
  (二)自体组织移植乳房重建。自体组织乳房重建是指利用自身组织例如臀部、腹部的皮肤、脂肪、肌肉移植到胸壁达到重建乳房的目的。根据有无供应血管分为带蒂肌皮瓣乳房重建和游离肌皮瓣乳房重建。
  带蒂肌皮瓣乳房重建一般使用横向腹直肌肌皮瓣背阔肌肌皮瓣。其中横向腹直肌肌皮瓣乳房重建的优点在于能够转移的组织量大而且血供良好,但是由于腹壁变薄,可能会导致腹壁疝。背阔肌肌皮瓣乳房重建是最早的自体组织乳房重建方案,其优点在于:①部位隐蔽,切除后的背部影响小。②具有丰富的血管、神经组织。③胸背血管较长且走向稳定,解剖相对可靠。④重建后该部位的血流恢复快,血供不足的情况少见。但是背阔肌肌皮瓣较少较薄,仅适用于乳房体积较小或由于大量的化疗和放疗导致皮肤延展性较差的乳腺癌患者。
  游离肌皮瓣乳房重建常用的血管是胸背血管和胸廓内血管。使用游离横向腹直肌肌皮瓣的优点在于该方案的全皮瓣坏死率低于百分之五,缺点就是易导致腹壁疝。腹壁下动脉穿支游离皮瓣是利用腹壁下动脉的深部穿支,仅分离皮肤和皮下组织,该方案手术时间长,对医生的技能要求较高,但优点就是能够有效减少腹壁疝的发生。除了这些常见的治疗方案外,还有适用于肥胖病人的腹壁浅动脉皮瓣和臀上、下动脉穿支皮瓣,在进行臀上、下动脉穿支皮瓣手术时,要避免损伤坐骨神经。
  三、乳房重建新进展
  乳房重建技术一直在更新发展当中。乳房假体植入从以前危险的液体石蜡植入到如今危害度极低的硅胶假体植入,硅胶假体外表也经历了从光面到毛面的转变,医疗工作者致力于研究无害的乳房假体,降低乳房假体植入对患者机体的不良损害。还有扩张器-假体植入的新发展,在《钛化聚丙烯网片在乳房重建中应用的研究进展》中提到扩张器的材质对乳房重建的影响,目前临床上较多使用钛化聚丙烯网片作为扩张器进行乳房重建,该材料的优点有:不致癌、抗过敏、化学惰性、抗张力、感染风险低、成本低、弹性及延展性稳定、术后患者满意度高等。临床上可推广钛化聚丙烯网片在乳房重建中的应用。肌皮瓣、脂肪肌瓣的应用也是临床上较为常见的乳房重建技术。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在进行乳房重建手术前,还有应用计算机辅助设计技术开发建立乳房三维重建及乳房体积测量的系统软件用以术前指导和近红外组织血氧参数无损监测仪对围术期肌皮瓣进行监测,反映皮瓣供血情况。还有彩超、螺旋CT血管造影等技术用于术前血管检查。
  结语
  在乳房重建技术还未推广发展之前,乳腺癌患者只能接受乳房切除手术。乳腺癌患者的乳房缺失一度成为社会话题,这类女性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如今,医学技术的发展使得乳房重建成为可能,减轻了患者的心理压力,提高了患者的生活质量。在将来的某一天,乳房重建技术成熟之后,乳房重建的效果得到发展,乳腺癌患者就能够更加坦然地面对这个疾病,减轻心理负担,维持健康的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乔丹,崔明,丛雷,宫政,李雯,王建.乳腺癌术后乳房重建方法的临床新进展[J].西南国防医药,2015,25(02):225-227.
  马林晓曦,黄乃思,郭亮,曹阿勇,柳光宇,胡震,狄根红,沈镇宙,邵志敏,吴炅.单中心乳腺术后乳房重建的影响因素[J].中国癌症杂志,2018,28(02):140-145.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CBCS),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乳腺外科医师专委会(CSBS),吴炅,胡震.乳腺肿瘤整形与乳房重建专家共识(2018年版)[J].中国癌症杂志,2018,28(06):439-480.
  中國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诊治指南与规范(2015版)[J].中国癌症杂志,2015,25(09):692-754.
  王蕾蕾,刘兆芸,于志勇.组织扩张器在乳腺癌术后乳房重建中的应用现状[J].中国肿瘤外科杂志,2016,8(01):47-51.
  TAYLOR C W, HORGAN K, DODWELL D.Oncological aspects of breast reconstruction[J].Breast, 2005, 14(2): 118-130.
  DOLEN U C, SCHMIDT A C, UM G T, et al.Impact of neoadjuvant and adjuvant chemotherapy on immediate tissue expander breast reconstruction[J].Ann Surg Oncol, 2016, 23(7): 2357-2366.
  邹林翰,史福军.乳腺癌患者自体组织乳房重建的临床新进展[J].实用医学杂志,2018,3404:517-520.
  郭瑢,吴炅.乳腺癌乳房整形外科应用现状与进展[J].中国肿瘤外科杂志,2018,1003:141-146.
  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业委员会(CBCS),中国医师协会外科医师分会乳腺外科医师专委会(CSBS),吴炅,胡震.乳腺肿瘤整形与乳房重建专家共识(2018年版)[J].中国癌症杂志,2018,2806:439-480.
  王志刚,雷泽华,乔正荣,李远平.乳腺癌改良根治术中乳房即刻重建与延期重建的效果评价[J].中国医药导报,2018,1526:81-84.
  施勇,温涛,黄凯明,王科,郑晶燕.腔镜辅助两切口保留乳头乳晕乳腺癌术后即刻背阔肌乳房重建的临床研究[J].中国现代医生,2017,5505:37-40+44.
  何雯霏.即刻乳房重建联合乳腺切除术治疗乳腺癌的临床疗效及临床可行性分析[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7,1015:143-144.
  蓝洪波,曾家耀.乳腺癌术后即刻背阔肌皮瓣乳房重建术的研究进展[J].广西医学,2017,3904:523-526.
  姜子荣,明鹏,许志平,宋彬.保留乳头乳晕的早期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后即时乳房再造的相关问题探讨[J].影像研究与医学应用,2017,101:237-238.
  邹伟伟,白玉,王希龙,贾中明,韩勇,程凯,孙洪光,杨振林.胸大肌筋膜在乳腺癌乳房切除后即刻乳房重建中的应用[J].中国普通外科杂志,2017,2611:1447-1452.
  王会东,张军,王涵.乳腺癌术后即刻乳房再造疗效临床研究[J].潍坊医学院学报,2017,3905:354-356.
  赵怡,张舟,贺文,周咸亮,王群,章骏.乳腺癌改良根治术后即刻背阔肌皮瓣乳房重建与传统改良根治术的疗效比较[J].临床和实验医学杂志,2017,1621:2158-2160.
  孟晖,李琳,陈骥扬.乳腺癌患者乳房再造术疗效的前瞻性研究[J].中国现代普通外科进展,2016,1910:814-816.
  李莉,纳智明,赵远,罗雪婷.乳腺癌术后即刻乳房重建手术方法研究[J].中华肿瘤防治杂志,2016,23S2:107-1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2378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