炎症因子对感染致脓毒症患儿的诊断价值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研究炎症因子对感染致脓毒症患儿的诊断价值。方法 选取 78例感染致脓毒症患儿作为观察组 ,另选取同期 78例非脓毒症患儿作为对照组。比较两组患儿炎症因子水平 ,分析炎症因子与急性生理学与慢性健康状况评分系统Ⅱ(APACHEⅡ)评分的相关性。结果 观察组患儿降钙素原(PCT)、C反应蛋白 (CRP)水平分别为(26.46±8.93)ng/L、(131.26±7.82)mg/L, 均明显高于对照组的 (11.24±4.67)ng/L、(51.38±2.97)mg/L,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 P<0.05);两组患儿血清游离钙离子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 P>0.05)。Pearson相关性分析显示:观察组患儿 PCT水平与 APACHEⅡ评分呈正相关 (r=0.534, P<0.05);CRP水平与 APACHEⅡ评分无相关性 ( r=0.401, P>0.05)。结论 脓毒症相关的临床指标PCT、CRP有助于协助临床医生对脓毒症进行早期诊断, 但血清游离钙离子无法协助诊断, 且 PCT可作为评估脓毒症严重程度的重要指标。
  【关键词】 炎症因子;感染;脓毒症;临床指标;诊断价值
  脓毒症是由于感染引起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 多为患儿严重创伤、烧伤、感染后的并发症, 是目前绝大多数感染性疾病患儿的主要死亡原因之一[1]。近几年, 我国脓毒症死亡率逐年升高, 有报道显示:若脓毒症发生2 h内得到有效治疗, 绝大多数患儿的生存率可达到80%左右, 一旦>6 h, 患儿就有生命危险[2]。故加强脓毒症早期诊断识别, 从而尽早对患儿进行抗感染、输液等是治疗该疾病的关键。近几年, 有学者称, 可通过参考脓毒症患儿的某些炎症因子、典型临床表现及病原菌检测可早期预防和发现脓毒症。目前有几种生物指标已应用到脓毒症的诊断中, 如PCT、CRP、血清游离钙离子及血浆D-二聚体(D-D)等。另外, 临床上通常采用APACHEⅡ评估疾病的严重程度, 主要由急性生理评分(APS)、年龄评分及慢性健康评分(CPS)三部分组成, 可对患儿的患病程度做出较准确的评价[3, 4]。本研究通过对2016年12月~2018年5月在本院治疗的78例感染致脓毒症患儿进行回顾性分析, 并同时选取同期非脓毒症患儿78例作为对照组进行比较, 进而探讨炎性因子在脓毒症早期诊断及评估脓毒症严重程度中的临床意义。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 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2016年12月~2018年5月收治的78例感染致脓毒症患儿作为观察组, 其中男40例, 女38例;年龄1个月~7岁, 平均年龄(1.03±1.99)岁;平均病程(2.57±0.65)d;基础疾病:肺炎38例, 肠道感染20例, 颅内感染9例, 泌尿系統感染4例, 其他疾病7例。同时选取同期78例非脓毒症患儿作为对照组, 其中男45例, 女33例;年龄1个月~6岁, 平均年龄(1.16±1.65)岁;平均病程(2.34±1.28)d;基础疾病:肺炎36例, 肠道感染19例, 颅内感染15例, 泌尿系统感染2例, 其他疾病6例。两组患儿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具有可比性。
  1. 2 方法 全部患儿均于住院后1 d内按无菌要求抽取
  5.0 ml外周静脉血。应用免疫荧光技术测定PCT水平;采用Premier血气分析仪对血清游离钙离子进行检测;采用免疫比浊法对CRP水平进行检测。
  1. 3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患儿炎症因子水平, 分析炎症因子与APACHEⅡ评分的相关性。
  1. 4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9.0统计学软件对研究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以均数 ± 标准差( x-±s)表示, 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率(%)表示, 采用χ2检验;相关性分析采用Pearson相关性检验。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 1 两组患儿炎症因子水平比较 观察组患儿PCT、CRP水平均明显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儿血清游离钙离子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 2 观察组患儿炎症因子与APACHEⅡ评分相关性分析
  Pearson相关性分析显示:观察组患儿PCT水平与APACHEⅡ评分呈正相关(r=0.534, P<0.05);CRP水平与APACHEⅡ评分无相关性(r=0.401, P>0.05)。
  3 讨论
  当病原菌侵入人体后, 可在血液中进行大量繁殖, 同时释放内外毒素, 这可能引发患儿出现严重脓毒症甚至脓毒性休克, 严重者危及生命。脓毒症患儿主要为革兰阳性菌、革兰阴性菌和真菌感染所致, 不同病原菌感染发病过程不同, 且致死率也不同, 其中革兰阴性菌与其他病原菌相比, 导致的脓毒症更为严重[5-10]。近年来研究显示, PCT、D-D及CRP等标志物在脓毒症早期具有临床诊断价值, 然而对于游离钙离子还缺乏相应的报道。PCT主要是由甲状腺C细胞、肠道神经内分泌细胞分泌的一种新型炎症标志物, 正常情况下, 人体中PCT含量较低, 当出现病原体入侵而引发机体感染时, 该物质会大量分泌, 在第4小时进入血液循环, 8~12 h内达到最高峰。由于PCT具有较高的稳定性, 不受温度、体内外环境的影响, 因此可长时间进行检测, 可作为检测脓毒症严重程度的重要指标之一[11-15]。
  本研究结果显示, 观察组患儿PCT、CRP水平均明显高于对照组, 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患儿血清游离钙离子水平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Pearson相关性分析显示:观察组患儿PCT水平与APACHEⅡ评分呈正相关(r=0.534, P<0.05);CRP水平与APACHEⅡ评分无相关性(r=0.401, P>0.05)。观察组患儿PCT水平明显高于对照组, 且与APACHEⅡ评分呈正相关, 表明PCT不仅能对患儿是否出现脓毒症进行诊断, 还可以评估患儿脓毒症的严重程度。   综上所述, 由于脓毒症病因复杂, 病情复杂多样, 且后果严重, 故实施早期诊断在脓毒症的治疗过程中至关重要。脓毒症相关的临床指标PCT、CRP有助于协助临床医生对脓毒症进行早期診断, 但血清游离钙离子无法协助诊断, 且PCT可作为评估脓毒症严重程度的重要指标。因此, 临床诊断中, 医务人员可应用PCT诊断脓毒症, 达到降低患儿死亡率的最终目的。
  参考文献
  [1] 姜相明, 田惠玉, 赵红敏, 等. 脓毒症休克患者早期小剂量糖皮质激素治疗价值的研究. 河北医药, 2018, 40(15):2279-2283.
  [2] 宁永忠, 王辉. 病毒性脓毒症的流行病学和处置.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8, 28(10):1446-1449.
  [3] 姚乐, 赵浩, 张洁, 等. 急性生理和慢性健康状况评分Ⅱ和序贯器官衰竭评估评分对急诊重症监护病房脓毒症患者的预后评估价值. 中国临床医生杂志, 2018, 46(3):276-278.
  [4] 赵磊, 盛博, 李丽娟, 等. 血流感染脓毒症患者炎症因子水平与疾病严重程度相关性研究.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5, 25(17):3841-3844.
  [5] 毛小强, 楼炳恒, 崔益明. 体温高峰与重症监护室内脓毒症患者预后的相关性. 温州医科大学学报, 2018, 48(8):582-586.
  [6] 李爱林, 袁鼎山. 脓毒症患者血清CRP、sTREM-1和PCT水平变化及其临床意义研究. 东南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8, 37(4):729-733.
  [7] 包利峰, 方强, 楼炳恒, 等. 炎症因子对感染致脓毒症患者的诊断价值.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8, 28(4):547-550.
  [8] 许晓兰, 许鹏, 於江泉, 等. 各炎症因子在细菌性血流感染所致脓毒症早期诊断中的价值. 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5, 28(24):3319-3321.
  [9] 刘英其, 李春梅, 叶晓燕, 等. 血流感染脓毒症患者炎症因子水平动态变化对病情严重程度及预后的预测分析. 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 2018, 28(10):27-30.
  [10] 任延波, 张彧. 脓毒症与炎症因子//中华医学会急诊医学分会全国第11届创伤复苏中毒学术会议论文集, 2005:78-80.
  [11] 陈炜, 牛素平, 臧学峰.早期联合测定炎症因子对不同病原菌血流感染的鉴别诊断价值. 中华急诊医学杂志, 2015, 24(4):369-373.
  [12] 明颖. 多项炎症因子联合监测对细菌性脓毒症的辅助诊断作用. 安徽医药, 2019, 23(3):491-494.
  [13] 薛庆亮, 贾金虎, 刘杜姣. 脓毒症与炎性因子的研究进展. 临床肺科杂志, 2015(2):335-336.
  [14] 唐甜, 谭利平.炎症反应在脓毒症ARDS发病机制中的作用. 重庆医学, 2017, 46(15):2146-2149.
  [15] 王勇涛. 脓毒症心肌病发病机制的探讨. 中国急救医学, 2016, 36(2):120-125.
  [收稿日期:2018-12-1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4080.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