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我国校园足球本质及与实践对接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校园足球本质的认识问题是校园足球的基本问题,是人们认识校园足球及参与其实践的首要问题。研究以唯物辩证法为方法论指导,通过国内外校园足球历史的考察,确认世界各国一直都把校园足球作为学生游戏和比赛的一种方式,是学校体育的一项内容,也是课余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专家调查结合对我国学校教育体制及意识形态的考证,把“学校教育内容”纳入校园足球本质的定义之中,这样既符合定义事物本质的基本逻辑,也可以更有效指导我国校园足球实践;通过校园足球本质与实践对接及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关系的分析,纠正以往我们对校园足球认识的偏差,目的是为构建科学的校园足球理论体系提供支撑,也为校园足球理论研究更好与实践对接提供方法指导。
  关  键  词:校园足球;学校教育;素质教育
  中图分类号:G843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6-7116(2019)03-0078-05
  Abstract: The issue of understanding the nature of campus football is the basic issue of campus football, the primary issue of people understanding campus football and participating in its practice; based on materialistic dialectics as methodological guidance, and via the examination of the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and domestic campus football, the author confirmed that countries all over the world had been considering campus football as a way of students playing and competing, a content of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 also an important constituent part of extracurricular cultural life; via expert survey, coupled with the examination of the school physical education system in China and its ideology, the author included “school education content” into the definition of the nature of campus football, doing so not only conforms with the basic logic of defining the nature of things, but also can guide the practice of campus football in China more effectively; via the analysis of the nature of campus football, its connection to practice, and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campus football and school education, the author corrected the deviation of our previous understanding of campus football, so as to provide support for building a scientific campus football theory system, also to provide method guidance for campus football theory research to connect to practice better.
  Key words: campus football;school education;quality education
  我國校园足球长时间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根本原因是认识问题。我国启动校园足球工程的初期,就在发展规划里提出把足球作为学校教育的内容,教育部接管校园足球又把足球进入课堂、足球大纲制定及具体发展指标等纳入规划[1]。这些举措反映出国家对校园足球的重视,但并没有人追问,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的实质是什么?针对校园足球本质这一理论研究的薄弱环节,以唯物辩证法作为方法论指导,综合采用文献研究法和专家调查法,在考察校园足球发展历史的基础上,重新定义校园足球的本质,进而探讨校园足球本质与实践对接及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关系。目的是纠正以往对校园足球认识偏差,为构建科学校园足球理论体系提供支撑,使得未来更多校园足球实践符合其本质属性。
  1  校园足球本质的历史考证
  1.1  足球起源和发展与校园足球
  现代足球发展有着浓重的校园痕迹,也与学校教育有着密切的关联。现代足球诞生于1863年10月26日,其标志是这一天成立了英格兰足球协会和诞生统一的规则,其中统一规则是把原有的“剑桥规则”做简要修改而成。此前由于英国高校之间的比赛没有统一的标准,于是1848年剑桥大学的马尔顿先生提议制订“剑桥规则”[2]。统一规则诞生于一所大学,这说明现代足球在初始时期已经是英国大学校园的流行运动项目。现代足球诞生的当日,与会代表是来自伦敦11个有影响的俱乐部和高校,这说明此时的高校足球是英国足球的重要力量。当时足球已经普及到中小学校园,19世纪60年代现代足球诞生之时,中国香港处在英国的殖民统治之下,我国最早的足球竞赛是从香港、上海等地的中小学校园开始的[3]。足球在欧美国家有着广泛的文化认同,校园除开展足球教学和比赛之外,课余的足球游戏、足球夏令营、足球节等活动也深受欢迎,足球对于教育和校园文化的意义得到充分的认可[4]。德国是国家统筹推动青少年足球发展的成功案例,其足球的综合实力在世界首屈一指,足球成就也是全方位的开花结果。德国是把足球视为德意志民族精神的重要支柱,主要依托于业余足球俱乐部的发展模式,是把校园足球作为学校体育教育的内容融入了整体的足球改革方案。德国以“培养足球天才”为核心的青少年足球改革方案,提出“决不漏掉一个足球天才”“足球天才可以培养”的口号,其中包括校园足球普及的元素。德国通过普及选材及在比赛场发现天才的思路,包含着足球教育及其他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5]。南美国家的校园足球有“原生态”的特点,各类学校校园基本是“校校有队,班班有队”,自发的课余足球活动非常普及。亚洲日本和韩国的足球也发端于校园,两国各级国家队队员始终有很高比例出自校园足球培训[6]。综上所述,校园足球在世界各国一直是学生游戏和比赛的一种方式,是学校体育的一项内容,也是课余文化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1.2  日本对校园足球本质的定性
  给校园足球重新定性及注入新内涵的是日本。日本1996年制定足球发展战略规划,把发展校园足球列为重要的内容[7]。日本足协和文部省达成永久性的战略共识,把足球与国家荣誉和民族精神、教育和提高国民素质统一起来;把足球放到国家战略高度并融入民族文化之中,使足球成为民族文化的重要元素并以文化形态植根于民间。领导校园足球的文部省经过长期的论证,形成理性的发展构思和理念,制定顶层设计与底层推进兼顾的校园足球规划。在战略定位上,把足球作为学校教育的内容和中小学素质教育的手段;在工作落实上,把足球作为中小学的必修课编入教学大纲,并强化统一认识及推行一系列的实施手段[8]。日本校园足球有近百年延续的历史,启动校园足球工程是在原有体制基础上融入新的元素,进而形成一种具有新内涵的校园足球发展模式[9]。欧美学校教育的主流思想是“大学是研究学问之所在,中小学是培养文化素养之所在”,各类学校虽然重视把足球与教育相融合,但足球只是体育项目和课余文化生活的内容,并没有上位到“教育内容”的高度。日本文部省把足球定格为“教育内容”和“素质教育手段”,有明显认识格局的突破,而且一系列举措也都超出体育的范畴,标志着给校园足球的本质属性做重新的规定。日本校园足球促进青少年足球的普及,也促成足球人才的发现和成长,证明通过国家强化发展校园足球是可行的。
  2  我国校园足球本质的定义
  2.1  校园足球本质定义的逻辑推导
  任何事物的本质仅仅根据现象做简单判断都容易出现错误和偏差,事物本质的探究一定要经过严格逻辑推导和科学抽象的过程[10]。国内外以往有关校园足球的发展经验和理论研究,是探索校园足球本质的重要线索和依据。日本是由国家统筹推动校园足球发展的典型成功案例,他们有关校园足球的理念和成果尤其值得我们借鉴。但是任何事物本质的定义都需要反复做推断,校园足球本质的定义更需要根据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情况而做考证。本研究对校园足球本质定义包括如下4个推导步骤。
  其一,确定校园足球本质判别的基本标准。作为“事物本身或本来的形体,指事物本身所固有的根本属性”的本质包含3层涵义:是事物中常在的、不变的形体;是事物的“根本”或“原本”的性质;是某事物区别于它事物的基本特质。其根本点是“事物的内部联系,由事物的内部矛盾所构成”。其具体表现是“一个事物的本质不是只有一个;同一类事物的不同主体的本质可能是不同的;本质会随着各种内外条件的变化而变化”[11]。以上有关本质的阐述适用于所有事物的本质,可以作为校园足球本质逻辑推导的原点,同时也确定了我国校园足球本质判别的基本标准及与其它国家的差异性和可变性。
  其二,對我国学校教育特殊意识形态的考证。我国校园足球本质的定义不能抛开社会意识形态的因素。我国的政治体制和教育体制决定教育行政对校园足球的领导权和决策权,国家教育部及各级教育行政机构有关校园足球的战略定位、方针政策、制度规章和经费投入等,事实上已经把校园足球定位为“学校教育的内容”。日本校园足球的重新定性也是取决于文部省的意志和决策,我们需要深刻领悟这一教育意识形态的作用,进而形成对校园足球本质的统一认识。
  其三,对有关校园足球本质文字阐述的筛选。以往和新近有关校园足球本质的阐述有很多,但作为定义的阐述还需要选用和提取其中精要的文字,定义的阐述要符合以上的校园足球本质的“基本标准”;要与足球的本质特征相一致;要符合传统和适应发展的需要。把国内外有关校园足球本质的阐述罗列成序,会有很多文字和意思的重复,需要做取舍和合并处理,如此筛选得出精要的阐述包括:校园足球“是具有足球特质的游戏或比赛”“是学校体育的一个项目”“是学校教育的内容”“是属于校园文化的范畴”。
  其四,依据专家调查给校园足球本质下定义。为了保证校园足球本质定义的科学性和严谨性,本研究开始围绕专家调查展开,最后也是通过专家调查给校园足球本质定义如下:校园足球是各类学校校园开展的具有足球特质的游戏或比赛的统称,是学校体育的一个项目,也属于学校教育的内容和校园文化的范畴。这里提示一点,校园足球本质定义把“具有足球特质”的文字加入其中,是希望借以纠正我国校园足球很多偏离足球本质的做法。足球特质反映的是足球本质,足球本质是“以脚支配球为主、两队围绕球进行攻守争夺,以将球攻入对方球门为目的的双方同场对抗竞技的游戏或比赛”[12]。
  2.2  校园足球本质定义的分析
  本研究定义校园足球本质是以唯物辩证法为方法论指导,以校园足球实践和大量的文字资料阅读为基础,通过逻辑推导和科学抽象达到对校园足球本质的认识,最后通过专家调查确定定义的内容。所定义的校园足球本质并不是推倒重来,而是在对国内外文献资料做综合考证的基础上,修补和完善原有的定义。校园足球一直都是一种游戏或比赛,是体育的一个项目,也是学生课余文化生活的内容。欧美国家非常重视足球的教育作用,但他们始终没有突破原来的认识范畴。日本把校园足球上位为学校教育的内容,是经过对百年校园足球历史的考察、对本土与世界足球文化的对比分析、对日本学校教育特点和校园足球发展趋势的考证,最后做出理性的校园足球的定性。由于日本学校教育体制不同于欧美国家,学生有充足的时间在学校接受足球教育,而且踢足球的过程包含丰富教育内容,再从社会舆论、公众认可、政府态度、民族传统等因素考察,把足球定格为学校教育内容是大势所趋。
  我国的校园足球也是直观动态、反反复复呈现的外在事物,既有纵向上的发展变化,如校园足球内容在不断丰富、技术水平在不断提高、社会影响越来越大及教育功能日益增强等;又有横向上的相互联系和互动,其中校园足球本质定义的问题。日本对校园足球的重新定性值得我国借鉴。日本“学校教育内容”的定性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我国定义校园足球的本质,不应当形式化照搬别国的做法。本研究对校园足球本质的定义是以事物本质共有属性作为“基本标准”,综合考证世界各国对校园足球的不同定性,再根据我国学校教育体制及其意识形态的具体实际,把“学校教育内容”纳入校园足球本质的定义里,这不仅符合定义事物本质的基本逻辑,更可以科学和有效指导我国校园足球实践。   3  校园足球本质与实践的对接
  3.1  “游戏或比赛”和“体育项目”与实践的对接
  足球“游戏或比赛”的本质特征是“以脚支配球为主、两队同场对抗竞技和团队协同作战”,6项基本要素包括核心要素球、目标要素球门、团队要素队友、对抗要素对手、空间要素场区和限制要素规则[13]。足球游戏和足球比赛是完全相同的特征和要素,只是活动目的有不同,以休闲娱乐为目的的就是游戏,以争夺锦标为目的的就是比赛。按照逻辑推导,这种游戏或比赛是校园足球本质之本质,一切校园足球活动都应当以足球游戏或比赛为核心和主导,校园足球实践需要与这一本质相对接。但我们的校园足球实践存在严重的偏差和背离,例如:通常足球大课间的足球操、足球舞;足球课的足球保龄、球性练习;足球训练过于偏重技术练习等。再如,一次校园足球经验交流活动,一位专家演绎足球游戏方法,介绍的却是没有球的游戏;另一位专家做足球游戏示范,采用的却是用手传接球的方法。凡此脱离足球本质的种种做法在基层校园非常普遍,究其根源是认识出问题,如此开展校园足球的教育和宣传,完全是方向性的错误。足球从来就是学校体育的一个项目,只是由于现今的校园足球受到重视,其地位和影响处在与体育平行甚至超出体育的界线,这一事实也是需要调整和重新认识的问题。由于我国校园足球整体上存在认识和方法上的偏差,作为学校体育项目的足球教学、训练及其他各种活动的开展,会存在盲目性和形式主义的问题。
  3.2  学校教育内容与实践的对接
  学校教育是使受教育者获得知识技能、发展智力和体力及陶冶情操的一种活动,有其内在的规定性,其3个基本要素是教育者、受教育者和教育内容。作为学校教育内容一定是根据社会的要求和受教育者的身心发展规律,所精选和设定的具有系统性的人类优秀文化、艺术和科学知识,学校教育内容会随着社会发展而不断变化[14]4-5。足球成为学校教育内容就是社会发展的产物,我国已经提出把足球作为学校教育的内容,但却缺乏相应的理论研究,也没有弄清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关系的问题。所以现实中的学校校长没有把校园足球作为教育工作去抓,没有把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联系起来,体育教师也没有在足球活动中有计划地对学生施加教育影响。例如:我们的校园足球比赛屡屡发生殴斗事件,比赛过程不尊重裁判、对手及队友已经成为一种不正常的常态;再如:比赛礼仪环节的本来目的是教育队员学会参加礼仪活动、学会礼节和礼貌、学会交际和尊重,但我们的比赛礼仪环节多数是走过场,特别是基层队员表现随意甚至当作儿戏。足球教师则表现为对队员教育的不作为,对队员种种偏离道德规范的举止言行熟视无睹,或者得过且过、息事宁人。这种现实中队员的“越轨”和教师的“淡漠”,与世界各国共同倡导的足球教育理念相背离。就像教育需要“润物无声”的过程,足球教育理念的贯彻一定是无数细节的累积。我们的校园足球实践确实存在对学生教育的忽视和脱节,包括由国家教育部、省市教育厅组织的有關校园足球的师资培训、校长培训、足球师资出国培训等都没有达成与学校教育的对接。
  3.3  校园文化与实践的对接
  社会主流文化决定着学校教育的内容,学校教育内容一定是从人类文化中精选出来的学生需要的知识、技能、信仰、道德、法律、习惯等[14]33-34。校园足球对于孩子良好习惯、法律意识、顽强品质、道德规范、兴趣爱好、运动知识等都具有极大的促进作用;也是学校的课余文化生活、师生凝聚力、良性文化氛围及美誉知名度等的重要支撑因素。但校园足球文化是长期积淀和高度融合的文化形态,其形成需要综合发挥校园足球各种功能的持久作用,学校方面要有宏观的战略设计,要把校园足球纳入校园文化建设的规划,更要采取一系列积极措施,包括足球知识的宣传与普及、各项工作的立项与落实、各种活动的启动与推进等。国际足联在推广草根足球运动时提出,要把足球以文化形态植根于校园、植根于广大青少年的心里,认为足球教育也是最好、最深刻足球文化的宣传和普及,足球与学校教育相互融合是既利于教育又利于足球发展的双赢。但长期以来我们多数学校只把足球作为竞技项目来抓,重视通过比赛扩大影响和打造学校品牌,却忽视全面校园足球文化建设。
  4  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的各种关系
  4.1  学校教育与校园足球的关系
  学校教育是根据社会要求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地对学生施加影响,以培养社会所需人才的教育活动。学校教育一般包括德育、智育、体育、美育4个方面的内容,其中的每一个方面又都包括很多细分的内容[15]。显然,学校同时是学校教育和校园足球的主体,即学校教育和校园足球有着共同的领导构成、人力构成、人文环境、物质条件、受教育者等等,两者是在统一领导、统一规划和统一目标之下所实施的教育活动,整体上是统一的关系。学校教育是指受教育者在学校所接受的各种教育活动,校园足球活动内容都属于学校教育的范畴,所以整体上学校教育包含校园足球。学校教育的3个基本要素之一的教育内容,也是校园足球的本质属性之一。可见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都包含学校教育内容的要素,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的关系主要体现在两者内容的交集和关联。
  4.2  校园足球内容中的教育元素
  校园足球内容主要包括足球课、足球比赛、校队训练、足球大课间、足球游戏、足球节、足球兴趣班和足球文化宣传等,每项内容都可以细分成很多具体内容。例如足球课包括技术练习、对抗练习、素质练习、游戏、比赛、足球知识教学等,足球比赛包括赛前动员、赛后总结、赛前赛后礼仪、赛前热身、比赛战术、比赛规则、比赛过程等,以上细分内容可以再细分,而且各项内容有较多共同的细分内容。把校园足球定义为学校教育的内容,是因为校园足球内容中包含着丰富的教育元素。以足球课的技术练习为例,各种技术练习起到锻炼身体作用的同时,也可以传授运动知识与技能、培养团队与大局意识、培养注意力与良好习惯、培养遵守规则与法律意识等等。再以足球比赛为例,赛前赛后的礼仪环节,可以培养学生尊重、庄重、自信、礼貌、礼节等习惯,培养尊重裁判、尊重对手与队友、尊重观众、尊重教练等修养。比赛过程可以培养挑战意识、职责担当、拼搏进取、团队奉献等素养,也可以培养思维灵活、应变智慧、克服困难、顽强作风等品质[16]。当然,在足球训练、足球大课间、足球节及足球文化宣传等活动中,同样包含各种教育元素。校园足球利于培养学生执着追求、遵纪守法、道德情操、人文精神等品行,可以促进学生德育、智育、体育和美育的全面发展。长期在各种足球活动过程中采用积极的教育手段,就可以深入、持久地影响学生,也只有这样才是真正把校园足球融入学校教育之中。   4.3  足球是中小学素质教育的最好手段
  素质教育是指以提高受教育者诸方面素质为目标的教育模式,更侧重人的道德、能力、个性、健康、习惯和心理等素质的养成[17]。我国和日本都提出“把足球作为中小学素质教育手段”,但我国始终没有做出理论上的解答。“素质教育手段”属于“学校教育内容”的范畴,所以这一问题仍然是校园足球与学校教育关系的探讨。客观地讲每一个体育项目都可以作为素质教育的手段,那么为什么说足球是中小学素质教育的最好手段呢?这也是由足球的本质及其特点决定的。因为足球是受众面广、受关注度高的体育项目,利用足球实施教育的影响面最大。这里需要对素质教育方法做一分析,人文教育虽然可以起到素质教育的作用,但中小学阶段的素质教育更多需要直观、形象和生动的事例做样板,重要的是学生日常行为规范和良好习惯的养成,而足球活动恰恰能够起到这种大面积示范和宣传辐射的作用。校园足球内容与素质教育有着高度相关,有着更多促进学生各项素质养成的因素。需要特别强调的是中小学的素质教育一定是从具体的小事和行为规范开始的,通过更多具体生动事例的直观呈现,再与人文知识相结合而形成理性观念。所以把足球作为素质教育手段不是空洞口号,需要把素质教育理念渗透到足球过程,也要挖掘和利用好足球的各种教育元素。
  4.4  校园足球本质与实践对接的方法
  如何实现校园足球实践与其本质的对接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也是校园足球本质探讨的最终目的。校园足球实践主要是由体育教师操控的,所以这一对接的实质就是解决中小学体育教师的认识和实践操控的问题。教育部及省市教育厅组织的各种国内和出国培训,也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只是实际效果事倍功半。问题出在哪里?一个是培训者本身存在认识的肤浅和偏差,另一个是接受培训的体育教师处在内在动力不足的观望和犹豫状态。所以完成校园足球实践与其本质的对接,需要采用以下的方法:其一,组织人力深入研究校园足球本质及一系列理论问题,建立科学的校园足球理论体系。其二,建立校園足球评估与评价体系,制定针对中小学校长和体育教师的业绩奖励的政策,使校园足球业绩与他们的晋级、评先、课时工作量、获奖、奖金等挂钩,调动起他们参加培训和校园足球实践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其三,做好校园足球发展的战略设计和舆论宣传,按照先进的理念与方法做系统的培训与考核,强化中小学的校长和体育教师端正态度和统一认识。
  参考文献:
  [1] 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 关于加快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实施意见[Z]. 2015.
  [2] 比尔·莫瑞. 世界足球史话[M]. 北京:光明日报出版社,1998:12-13.
  [3] 苏少泉,黎国尧. 中国足球演义[M]. 广州: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1998:2-3.
  [4] 亨特·戴维斯. 足球史[M]. 广州:希望出版社东方出版中心,2005:14.
  [5] 喻坚. 发展青少年校园足球的真义[J]. 体育学刊2016,23(6):93-97.
  [6] 应虹霞. 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M].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2-3.
  [7] 川渊三郎. J百年构想[Z]. 日本足球协会,1996.
  [8] 应虹霞. 日本足球的明治维新[M]. 杭州:浙江古籍出版社,2012:145-150.
  [9] 忠钵信一. 改革进程中的日本足球[M]. 东京:集英社,2001:61.
  [10] 邬焜. 唯物辩证法新教程[M]. 西安:西安交通大学出版社,2009:97.
  [11] 刘大椿. 科学技术哲学导论[M]. 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159.
  [12] 刘夫力. 校园足球基本概念与基本理念论析[J].北京体育大学学报,2018,41(9):83-87.
  [13] Bert Van Lingen. 足球训练[M]. 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03:1-2.
  [14] 张兴. 教育通论[M]. 天津:天津教育出版社,2006.
  [15] 金林祥. 教育学概论[M]. 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2:81.
  [16] 国际足联. 国际足联草根足球培训手册[M]. 北京:人民体育出版社,2010:6-7.
  [17] 屠大华. 现代教育理论[M]. 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01:11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89174.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