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  > 中国论文网 > 
  • 政治论文  > 
  • 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的临床效果探讨

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的临床效果探讨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探讨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的临床效果。方法将2013年1月~2018年1月我院36例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将其分为两组,其中对照组患者应用常规方法进行治疗,实验组在常规用药基础上,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观察并比较两组患者术后临床疗效。结果 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实验组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治疗总有效率(94.44%)明显高于对照组总有效率(61.1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实验组患者乏力、心房顫动、皮疹、感染不良反应发生率(11.11%)明显低于对照组不良反应发生率(5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随访一年,实验组患者该疾病复发率(5.56%)明显低于对照组该疾病复发率(38.8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对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可有效提升血小板计数,缓解患者出现倾向,避免耐药性的产生,有助于患者疾病的恢复,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关键词]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利妥昔单抗;白细胞介素-11(IL-11)
   [中图分类号]R558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213-04
  获得性自身免疫病作为一类影响人类健康的疾病,严重影响患者生活质量。其中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主要表现为皮肤黏膜反复出血,还可能造成脏器出血,甚至危及患者生命[1-2]。临床常规应用环孢素A和达那唑对该病进行治疗,此外,有研究显示[3],在此基础上,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在该疾病的治疗中具有一定效果。为进一步分析探讨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治疗的临床效果,特选取我院2013年1月~2018年1月36例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作为研究对象,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将2013年1月~2018年1月入住我院36例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作为研究对象,其中男21例,女15例,年龄17~71岁,平均47岁,病程14~54个月,平均34个月。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平均分成实验组和对照组,每组18例。实验组中男11例,女7位,年龄18~71岁,平均(47.3±11.4)岁,病程14~53个月,平均(34.12±8.23)个月。对照组中男10例,女8例,年龄17~70岁,平均(47.3±11.5)岁,病程14~54个月,平均(34.43±8.54)个月。所有患者符合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诊断标准[4],患者临床表现为皮肤黏膜广泛性反复性出血,并伴有不同程度牙龈出血。排除心、肝、肾严重疾病患者、排除传染性疾病患者、排除精神疾病患者,患者均服从医嘱,配合治疗,患者自愿参与实验,签署知情同意书。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方法
   1.2.1 对照组对照组患者应用常规方法进行治疗,所有药物有环孢素A(杭州中美华东制药有限公司,H10960122),剂量为3~5mg/kg;达那唑(商品名为达那唑胶囊,江苏联环药业有限公司,H20023116),剂量为200mg/次,口服用药,每天两次,连续用药1个月。
   1.2.2 实验组实验组患者在对照组常规用药基础上,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在给药前30min,给予地塞米松(天津天药药业股份有限公司,H20033553),10mg,给药途径为静脉滴注,抗过敏及不良反应的发生。利妥昔单抗商品名为美罗华(瑞士巴塞尔豪夫迈·罗氏有限公司,S20120003),所用剂量为100mg,加入5%葡萄糖溶液中,途径为静脉滴注,滴速为50mg/h,在静脉滴注过程中和给药后24h,密切监测患者心率情况,若发生一次应立即停药,并采取及时、有效的抢救措施。利妥昔单抗每周用药1次,连续1个月。在此基础上,联合应用人重组白细胞介素-11(IL-11),商品名为巨和粒(齐鲁制药有限公司,S20030017),所用剂量为50μg/kg,给药途径是皮下注射,每天一次,连续1个月,作为1个疗程。在用药过程中,若患者血小板数小于10×109/L,并伴有严重出血倾向时,应立即给予血小板输注,缓解出血症状。
   1.3 疗效评定标准[5]
  比较两组患者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的临床疗效。治愈标准:患者经过治疗后,血小板计数明显增加,数目≥100×109/L,无出血倾向。显效标准:患者经过治疗后,血小板计数增加,数目≥30×109/L,比基础血小板计数增加至少2倍,无出血倾向。有效标准:患者经过治疗后,血小板计数增加,数目≥30×109/L,但比基础血小板计数增加不足2倍,患者无出血倾向。无效标准:患者经过治疗后,血小板计数仍小于30×109/L,伴有出血倾向。治愈率,显效率与有效率之和,即为总有效率。
   1.4 观察指标
  比较两组患者,经过一个月的药物治疗后,不良反应发生情况,不良反应主要包括有乏力、心房颤动、皮疹、感染。
  比较两组患者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进行随访一年,监测患者血小板变化情况,比较患者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复发情况。
   1.5 统计学处理
  统计分析时采用SPSS17.0软件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以[n(%)]表示,采用χ2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经过药物治疗后临床疗效比较
  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实验组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治疗总有效率(94.44%)明显高于对照组总有效率(61.1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两组患者经过治疗后不良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实验组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乏力、心房颤动、皮疹、感染不良反应发生率(11.11%)明显低于对照组不良反应发生率(5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两组患者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疾病复发情况
  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随访一年,实验组患者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疾病复发率(5.56%)明显低于对照组疾病复发率(38.8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作为一种难治性的自身获得性免疫性疾病,已经引起临床的足够重视。该疾病患者实验室检查血小板计数底下,凝血功能障碍;肉眼可见皮肤广泛性、反复性的出血[6]。治疗该类型紫癜的关键,就是提升血小板数目[7]。过去,临床采用糖皮质激素进行治疗,但是患者血小板计数升高不明显,患者仍然伴有皮肤出血倾向,对疾病不能达到有效控制的目的[8]。此外,常规用药非常容易造成患者机体的耐药性,从而给今后该疾病的治疗带来一定难度,同时反复换药,不仅给患者带来巨大经济负担,而且患者药物依从性差,严重影响了该疾病患者的恢复[9]。在此基础上,应用利妥昔单抗,以提高血小板数目。该药物药理作用,主要在于选择性清除异常的CD20+B细胞,降低患者自身抗体数量,促进调节性T细胞数量的增殖,促进患者免疫系统功能的恢复,抑制血小板的破坏,提升血小板数目,从而达到治疗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目的[10-11]。研究显示[12-13],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的基础上,联合人重组白细胞介素-11(IL-11),IL-11与TPO和IL-3协同刺激造血干细胞和巨核系祖细胞的增殖,改善造血环境,促进巨核细胞的分化,提高血小板数量,提高患者凝血功能,减轻出血倾向。本研究显示,在常规药物治疗基础上,采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后,实验组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治疗总有效率(94.44%)明显高于对照组总有效率(61.11%),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任何药物治疗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这与药物本身和患者自身都有一定关系。利妥昔单抗药物最常见不良反应就是累及心脏,造成心脏负荷过重,而出现心房颤动等不良反应[14]。所以,在用药过程中,密切监测患者心率及动态心电图变化,可有效避免心脏负荷过重情况的发生[15]。在本次研究中,实验组中有1例患者出现心房颤动的不良反应,停药后,立即采用抢救措施,为西地兰静脉推注,患者心脏不适感症状明显缓解,无不良后果发生。但是达那唑属于激素类药物,长期用药不良反应较多,本研究显示,环孢素A和达那唑常规用药组,患者不同程度上出现如乏力、皮疹、感染的不良反应,影响治疗的进行,但是联合应用利妥西单抗和人重组白细胞介素后,可有效控制不良反应的发生。本研究显示,经过不同药物治疗后,实验组患者不良反应发生率(11.11%)明显低于对照组(50.00%),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在利妥昔单抗药物应用早期,即3周时,患者血小板数目呈明显升高,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后,血小板数目达到最高值,然后少量下降,维持在正常水平以上。此外联合应用IL-11,可快速诱导巨核细胞成熟分化,从而有效避免了血小板降低,而导致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疾病的复发[16]。本研究显示,随访一年,实验组患者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疾病复发率(5.56%)明显低于对照组疾病复发率(38.8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综上所述,对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者,应用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可有效提升血小板计数,缓解患者出现倾向,避免耐药性的产生,有助于患者疾病的恢复,提高患者生活质量。
   [参考文献]
   [1]杜小红,曹俊杰,裴仁治,等.小剂量利妥昔单抗联合IL-11治疗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疗效观察[J].中华内科杂志,2014,53(3):212-213.
   [2]刘凌,周旭红,庞缨.不同剂量利妥昔单抗治疗原发性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的临床观察[J].中国生化药物杂志,2014,34(6):127-129,132.
   [3]郭素丽,陈娜飞,魏秋平,等.小剂量与标准剂量利妥昔单抗治疗老年慢性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的临床研究[J].实用医学杂志,2013,29(13):2197-2198.
   [4]刘丹,汪涯雅,李海明,等.低剂量利妥昔单抗治疗难治性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2例并文献复习[J].临床血液学杂志,2014,26(3):418-421.
   [5]王艳,张敬宇,牛志云,等.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14例临床分析[J].中国实验血液学杂志,2014,22(2):407-411.
   [6]李凌君,王雪野,肖中平,等.利妥昔单抗治疗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31例分析[J].中国误诊学杂志,2012,12(9):2176,2177.
   [7]袁玉芳,蒯文霞,何蓉,等.利妥昔单抗治疗儿童难治性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临床观察[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2,11(1):67,69.
   [8]谢亚萍,贾瑞雪,陈况,等.利妥昔单抗治疗难治复发性血栓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一例并文献复习[J].中华全科医师杂志,2014,13(2):150-151.
   [9]张建.小剂量利妥昔单抗治疗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疗效观察[J].内科急危重症杂志,2013,19(4):243,245.
   [10]李燕,王晓敏,毛敏,等.小剂量利妥昔单抗治疗复发难治性原发免疫性血小板减少症的临床观察[J].中华血液学杂志,2012,33(3):204-206.
   [11]兰晓曦,赵弘,孙婉玲,等.长春地辛治疗难治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8例临床疗效观察[J].北京医学,2017,39(1):15-17.
   [12]何昊,徐玥,秦蓓,等.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动物模型建立方法与应用评价[J].现代生物医学进展,2016,16(10):1971-1974.
   [13]黄垚,刘烨,王玮,等.利妥昔单抗联合环磷酰胺治疗难治性特发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的临床观察[J].医学综述,2016,22(3):572,575.
   [14]张静宜,刘苍春,范丹,等.重组人血小板生成素对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患儿免疫功能的影响[J].中国临床医生杂志,2018,46(5):620-622.
   [15]褚雨霆,陳信义,李天天,等.运用脾统血理论指导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紫癜临床治疗[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6,31(4):1170,1172.
   [16]吴玉霞,袁忠,马西虎,等.从脾论治慢性原发性免疫性血小板减少性症临床疗效观察[J].世界中医药,2016,11(9):1782,178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04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