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让我牵起您的手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我在车站徘徊,等待爷爷。
   爷爷六十岁了,但恍如八十有余一样苍老,额上留下岁月的痕,牙也松动了。他一生在老家田里操劳,对于来我家的路,总是记不住的。
   汽车在我面前停下了,车门一开,许久,爷爷才从车上挪下。他一见着我,非常高兴,但随即又用低沉的声音埋怨道:“谁叫你来的?我又不是不认路!”他迈开步子,不服老似的,步子迈得仿若从前般宽大。
   我上前,想帮他拎几个袋子,他又较劲似的扯开嗓门:“得了,得了,我一个人拎得了……”
   爷爷像年轻时挑柴运泥一般鼓着猛劲儿在前头走着,到了拐角处,却停住了。我知道爷爷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
   只见他左右张望着,左脚犹豫不决地抬起,却又惶惶然放下来,尽管已经迈出,但是我能够感觉到爷爷迈得并不踏实。
   “错了,爷爷!走这边……”我终于忍不住了,叫住他。
   他不满地嘟哝着:“不要你说,我晓得。”他挺挺胸膛,甚至比刚才挺得更直,继续向前走去。
   爷爷老了,真的是老了!
   爷爷年轻时干起农活儿来谁也及不上他。他常牵着我的手去捉蚂蚱,牵着我的手走到几里外的镇子上看戏,牵着我的手去赶集。那时的他永远像壮实的山,我依着靠着也不会倒……
   爷爷在前头走着,一辆车驶过,他竟险些被车撞着,浑浊的眼里露出一丝迟钝。他终于在我身边显现出了苍老,身子深深矮了下去,不敢再多挪一步。是被惊吓,还是无意中流露的疲惫?或许连他也没有察觉他的动作,只是手足无措地望向来往不息的车流,强装镇定地安慰我:“耐心点,车子会有间隙的……莫要怕,爷爷领你过去……”
   我低头瞥见爷爷的手,如同五截枯老的松树皮,都是黝黑色,那是长年在田里用手指接触泥土获得的颜色,是刻骨铭心永远洗不去的生活的颜色。他的手指微微蜷缩,是无言的苍老。
   “爷爷,我来吧!”
   我慢慢地,慢慢地伸出手去,握住那一雙苍老的手,爷爷显然吃了一惊,愣愣地看着我。
   “爷爷,以后过马路,您必须拉着我的手……您得跟我走。”爷爷像个孩子一样,缓缓点点头。此时此刻,我能感觉到他手背上的每一根筋脉,正悄悄地跳动着。
   我牵着爷爷的手走过繁华的大街,恍如从前——他牵着我的手走过静寂的田野。
   突然间,想到作家丁立梅在文章中写的一句话:老人,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看着眼前的爷爷,我的鼻腔里泛起淡淡的酸涩。他终于如一株耗尽生机的植物,匍匐到大地上。
   爷爷,永远长不大的爷爷,就让我牵起您的手,彼此不失过去的温暖,好吗?
  (江苏海安市紫石中学紫石花文学社)
  点评
  “老人,是这个世界上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文中引用的这句话,为全文奠定了温情的基调。“他一见着我,非常高兴,但随即又用低沉的声音埋怨道”,对爷爷神态、语言等细节的细腻处理,显现出小作者扎实的语言功底和对情感的真挚感悟。小作者多次运用精妙的比喻,使作文语言去除扁平化,呈现出生动且丰满的画面感。
  (崔益林)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283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