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国民收入分配差距对消费结构影响的实证研究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F123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当前,国民收入差距正不断加大,严重威胁整个社会消费结构的升级。研究表明,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提高了地区恩格尔系数,降低了居民用于发展资料和享受资料的消费需求。对于不同地区而言,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对消费结构升级的不利影响在经济欠发达地区则表现的更加明显。因此,为了促进整个社会消费结构的升级,必须从增加收入、降低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着手,而对于欠发达地区而言,缩小地区贫富差距则有着更为现实的政策指导意义。
  关键词:收入差距   消费结构   恩格尔系数   基尼系数
  引言
  改革开放四十多年来,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较高的成就。经济的快速增长不仅从供给端为居民生产了更多的消费品,而在需求端,得益于居民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居民的消费需求也越来越旺盛。2017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2017年国民收入达到82万亿元,其中社会销售额达到了36.6万亿,占GDP的44.6%,消费正成为拉动经济增长三大马车中最重要的一环,消费升级的速度正在稳步提升。然而,值得注意的是,虽然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了突出成就,然而制约经济发展质量的收入差距问题仍然很突出。以基尼系数为例,2017年我国基尼系数达到了0.48,以可统计的城乡收入差距为例,2017年我国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为36396元,农村地区居民可支配收入为13432元,城乡收入比为2.71,贫富悬殊问题严重。
  一方面,我国面临着严重的贫富差距问题,尤其是城乡收入分配不公问题;另一方面消费结构升级促进经济发展正成为经济发展新的助推器,国民收入差距如何影响消费结构正成为一个亟待回答的问题。基于此,本文通过整理我国省级面板数据,在实证分析国民收入分配差距对消费结构影响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分析了国民收入差距对不同地区的影响。此研究对深化国民收入分配的认识,实现消费升级,促进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文献综述
  事实上,随着居民消费热情的增高以及消费结构的升级,近年来,涌现了一大批关于消费升级的相关研究。任思儒等(2018)研究了我国城镇居民消费结构的时空演变趋势,研究发现,相比于中西部地区,我国东部城镇居民消费结构升级的趋势更加明显。齐红倩等(2018)认为,随着我国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型升级,消费升级对我国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会越来越明显。宋毅(2018)也对广东省消费结构与经济的发展进行了实证分析,研究证实了消费升级对区域经济增长的促进作用。谢小平、傅元海(2018)在研究中指出,得益于我国巨大的消费市场,消费升级对我国经济扩张的溢出效应更加明显。赵趁(2018)则认为虽然当前我国消费结构正在逐渐升级优化,但是农村地区消费升级的步伐偏慢,因此,如何使得农村地区消费结构升级是当下更为迫切的问题。
  在居民消费结构影响因素的研究中,邱黎源、胡小平(2018)指出,由于农村金融发展不完善,农村信贷的约束对农村居民消费升级存在着明显的制约作用。张彧泽、赵新泉(2018)则从收入不确定的视角出发进行研究,他们指出,由于缺乏稳定的工作,农村居民更倾向于将收入储蓄起来,以应对不时之需。冯元元等(2015)基于微观调查得到的数据指出,制约农村居民消费升级的因素较多,其中受教育水平、农村社会保障及收入是最主要的因素。王彦(2018)研究了互联网经济对消费结构升级的影响,他指出,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兴起,各类新兴商业模式的涌现,大大刺激了居民的消费需求,互联网经济正从供给端重塑居民的消费结构。李春红(2018)基于国民统计数据研究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之间的关系,综上所述,现代服务业的发展与居民消费结构升级之间存在明显的互动效应。
  变量、数据与模型
  (一)变量的选择
  被解释变量。消费结构指的是我国居民在消费过程中的选择。常见的衡量居民消费结构的变量为恩格尔系数,即食品支出占总支出的比重。笔者认为,恩格尔系数只能够反映我国居民的生存资料消费,不能反映发展资料与享受资料消费。我国省级统计年鉴中又将消费具体细分为食品、服装、居住、交通与通信、医疗、教育文化等。因此在分析恩格尔系数的基础之上,进一步分析收入差距对发展资料及享受资料消费的影响,二者的代理变量为居民教育文化消费与居住消费占总消费的比重。
  核心解释变量。国民收入差距是本文的核心解释变量,基尼系数已经被认为是衡量国民收入差距绝佳指标。本文基于田卫民(2014)计算基尼系数的思路计算出各省2008-2017年基尼系数。
  控制变量。值得注意的是,影响居民消费结构变动的因素较多,为了降低本次回归的误差,正确评估国民收入差距对消费结构的影响,本次实证分析的过程中尽可能考虑这些变量的影响。具体包括城市化率、经济发展水平、政府财政支出、税收、人均固定资产投资、地区产业结构、受教育水平等。
  (二)数据的来源与描述性统计
  本文的所有数据均来源于历年《中国统计年鉴》、历年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各省统计年鉴等。其中基尼系数通过分组居民收入统计指标计算得出,消费结构取各類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计算得到。其余控制变量都进行了对数化处理以减小可能造成的回归误差。各变量的具体数值分布如表1所示。
  (三)模型的选择
  在模型的选择上,由于本次研究采用了10年的省级面板数据,因此选择了固定效应模型进行回归分析,具体见式1:
   (1)
  其中,C为本文的被解释变量居民消费结构,G为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代理变量基尼系数,β为国民收入分配差距对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值为正则意味着国民收入差距越大,该类型的消费支出越高,值为负意味着国民收入差距越大,该类型的消费支出越低。Xi为各控制变量, βi为各个变量的参数, Vit为个体固定效应与时间固定效应的集合,ε为误差项。   实证分析的结果
  在控制了控制变量及数据的时间和个体效应之后,可以发现,国民收入分配差距对居民消费结构将会产生不一样的影响。具体而言,基尼系数的提高会提高居民食品支出占總消费的比重,基尼系数每增加一个点,居民食品支出占总消费的比重就增加1.29%,并且该系数通过了1%的显著性检验,一个可能的解释是,随着居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财富集中到少数人手中,贫困阶层为了生存不得不将财富的大部分用于消费,而富裕阶层由于并不面临生存压力,基于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用于消费的财富占比较低,从而整个社会用于食品消费的比重就会提高。本文依次将食品消费支出、教育消费支出以及居住消费支出进行回归,回归的结果如表2所示。
  基尼系数的提高会降低居民教育支出占总消费的比重,基尼系数每增加一个点,居民教育支出占总消费的比重就会降低0.17%,并且该系数通过了5%的显著性检验,对此的解释是,收入分配差距的提高,贫困阶层不得不花费更多资金在生活必需品上,挤出了其用于教育的消费支出,由于整个社会低收入群体占大多数,因此国民收入分配的差距扩大会降低居民教育支出的比例。基尼系数的提高会降低居民居住支出占总消费的比重,基尼系数每增加一个点,居民居住支出占总消费的比重就会降低0.42%,并且该系数通过了1%的显著性检验,这是因为,我国房地产行业是经济结构中的重要一环,而随着经济的增长,社会上各个阶层都有着购房的需求,收入差距的扩大在提高富裕阶层购房需求的同时,降低了贫困阶层的购房消费需求。综上可知,国民收入分配差距越大,越不利于居民发展与享受资料消费,居民用于食品等生存资料消费的支出就相对越多,不利于我国消费结构的升级。不同地区对国民收入分配差距对消费结构的影响进行回归分析,见表3所示。
  表3的结果显示,不同地区基尼系数的变动对该地区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也存在较为明显的差异。具体到居民食品支出领域,虽然基尼系数的增加会导致居民食品支出的相对增加,但是东部地区增加的幅度要小于中西部地区,这说明对经济发展水平较高地区而言,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对消费结构升级的不利影响要弱于对经济发展水平低的地区的不利影响。而在居民教育支出上,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增加虽然会降低此类消费,然而,中部地区降低的幅度更高,相比之下,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东部地区受到的影响较小。在居民居住支出上,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将会降低居民用于居住消费的开支,这是由于贫富差距的拉大,降低了贫困阶层的购房需求,整体上降低了居民的居住消费,而东部地区的系数为-0.36,中部地区的系数为-0.41,西部地区的系数为-0.68,整体来看,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对经济发展落后地区消费结构升级的不利影响更大。一个可能的解释是,贫富差距是一种相对的概念,对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而言,低收入群体的收入要高于经济发展水平落后地区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因此,收入分配的不公对落后地区消费结构的升级影响更大。
  结论与建议
  实证结果显示,国民收入分配差距的扩大会提高居民生存资料消费支出,降低居民发展资料消费支出与享受资料消费支出,收入差距的扩大不利于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对于不同地区而言,这一不利影响存在明显差异,经济发达地区所受到的不利影响要小于经济欠发达地区。因此,在我国经济发展急需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降低国民收入分配差距对消费结构升级的不利影响至关重要。
  首先应该通过初次分配与再分配的协调,增加就业机会,提高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其次要积极推进税收机制改革,通过提高个税起征点的方式抑制国民收入分配的过度差距。此外,对于不同发展水平的地区,要施以不同的政策,对于落后地区而言,提高国民收入的公平性更加重要,对于经济发达地区而言,稳步促进经济的发展则是首要任务,唯有如此,才能为促进消费结构优化升级提供源源不断的经济基础。值得注意的是,促进居民消费结构的升级还需要从其它方面着手,例如大力发展商贸流通业降低产品的运输成本;鼓励电子商务的发展,积极开发新的消费项目;提高社会保障水平,降低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等。
  参考文献:
  1.任思儒,许健,赵昊.中国城镇居民消费结构的时空演变规律及其在需求拉动模型中的应用[J].管理评论,2018,30(5)
  2.齐红倩,刘岩,黄宝敏.我国居民消费、投资与就业变动趋势及政策选择[J].经济问题探索,2018(8)
  3.宋毅.消费结构升级与经济增长互动关系分析——以广东省为例[J].改革与战略,2018,34(9)
  4.谢小平,傅元海.大国市场优势、消费结构升级与出口商品结构高级化[J].广东财经大学学报,2018,33(4)
  5.赵趁.城乡一体化发展进程中扩大农村消费问题及对策[J].商业经济研究,2018(17)
  6.邱黎源,胡小平.正规信贷约束对农户家庭消费结构的影响——基于全国4141户农户的实证分析[J].农业技术经济,2018(8)
  7.张泽,赵新泉.收入不确定性对农村居民消费结构影响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8(16)
  8.冯元元,丁建军,王先述.湖南省农村消费结构变动与影响因素研究——基于1991—2016年农村居民调查数据的分析[J].资源开发与市场,2018,34(8)
  9.王彦.互联网经济对农村居民消费结构的影响——基于面板分位数回归的实证分析[J].商业经济研究,2018(14)
  10.李春红.从现代服务业发展看城乡居民消费结构[J].中国统计,2018(6)
  作者简介:张丽丽(1979.7-),女,汉族,河北唐山,硕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企业管理,市场营销。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528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