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特立帕肽的不同治疗时间对绝经后骨质疏松女性的疗效比较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本研究旨在确定3个月的周期性特立帕肽(teriparatide,TPTD)是否会在未接受Rx治疗的女性中产生与每日疗法相似的骨矿物质密度(bone mineral density,BMD)反应,并将结果与接受阿仑膦酸钠(alendronate,ALN)治疗(ALN—Rx)24个月以上的女性进行比较。方法:本研究共招募了120名患有骨质疏松症的绝经后妇女,其中60名患者未接受相关Rx治疗(Rx—naive组),60名患者接受了ALN—Rx治疗(ALN—Rx组)。结果:在未接受Rx治疗的女性中,每日组和循环组的腰围脊柱(lumbarspine,LS)、全髋(totalhip,TH)、转节(Troch)和股骨颈(femoralneck,FN)BMD增加(组内P<0.0002,除循环组FN外,P=0.14)。在ALN—Rx妇女中,每日组与循环组BMD组间差异不显著(分别为LS:7.3vs6.1%;TH:2.9vs2.4%;Troch:3.5vs3.1%;FN:3.1vs1.6%;组内均P<0.003,而循环组FN除外,P=0.2)。结论:本研究结果显示,在服用ALN的女性中(尽管服用剂量只有TPTD剂量的50%),2年以上的循环TPTD治疗改善了其BMD,结果与每日治疗类似。然而,对于初次接受治疗的患者,长达24个月的TPTD循环使用似乎没有BMD优势。
  [关键词]特立帕肽;阿仑膦酸钠;绝经后骨质疏松;妇女
  [中图分类号]R580
  [文献识别码]B
  [文章编号]1002—8714(2019)03—0114—01
  特立帕肽(TPTD)可以刺激骨形成和重塑,通过调节正骨净平衡从而增加骨量,改善骨骼结构,增加骨骼强度,并降低骨折风险[1—3]。TPTD的生化反应是双相的,在TPTD施用的前几天或几周内,骨形成标志物的初始活跃度增加[2.。随着治疗的进行[8],骨形成标志物水平通常在1年内达到峰值(随特定标志物测量而变化),然后开始下降。与生物化学过程一致,TPTD后的前6个月内,脊柱骨密度的增加最快[2—3]。
  周期性施用TPTD的概念基于两个假设:第一,早期直接刺激骨形成而没有事先再吸收(基于模型的形成)可能比最终骨密度增加更重要,而不是以后激活骨重塑;第二,TPTD的重复短周期施用可能会克服每日TPTD治疗6—15个月后发生的快速抗药反应。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患者一般资料
  本研究为前瞻性研究,对象纳入标准:(1)绝经后妇女;(2)年龄>45岁;(3)患有T评分定义的骨质疏松症;(4)在ALN—Rx组中,女性患者必须进行ALN治疗至少1年以上,并愿意在整个试验中继续治疗。排除标准:(1)未接受Rx治疗的患者在入选前6个月内接受过抗吸收药物,或在过去2年内使用双磷酸盐类药物超过3个月;(2)超过两次腰椎压缩性骨折或重度退行性改变由两个椎骨或以下引起;(3)前5年内具有肾结石史或患有多发性肾结石、高钙血症、血清PTH或骨特异性碱性磷酸酶升高和临床上尿酸显著升高等病症;(4)癌症患者或高癌风险患者;(5)近期接受过放射治疗的患者。
  根据以上纳入标准,2016年9月—2017年6月期间,在我院共招募了120名患有骨质疏松症的绝经后妇女,经医院伦理道德委员会及相关.部门批准,并取得患者本人同意并与其签订协议。83%(50名)的Rx—naive组的女性和87%(52名)的ALN—Rx女性完成了这项研究。
  1.2 治疗方案
  在两队列中(Rx—naive和ALN—Rx),随机将患者分为两组,一组进行每日TPTD治疗(TPTD每日治疗组,每日组),共24个月;一组进行4个3个月的TPTD周期治疗(TPTD循环治疗组,循环组),每个治疗周期后停用3个月(总TPTD12个月)。
  1.3 临床骨折
  临床骨折不包括手、脚、脸、头骨以及与车祸有关的骨折。在基线记录历史骨折,研究期间的骨折记录为不良事件(adverse event,AE)或严重AE,并通过X射线进行确认。
  1.4 安全评估
  通过标准自动化学评估总血清钙。如果高钙血症持续存在,对TPTD减量甚至是停用。当LS或TH损失≥7.5%时进行BMD评估,如果确认,则撤回该研究主题。
  1.5 统计学分析
  使用SAS软件9.3版(SAS Institute,Inc)进行统计分析。队列内循环组和每日组之间BMD变化的斜率用一般线性模型进行比较。P<0.05表示差异具有统计学显著性。
  2 结果
  2.1 骨转换标记
  2.1.1 Rx—naive组患者骨转换标记
  Rx一naive組患者血清OC在TPTD施用的3个月内增加超过100%,并且在每日组中,它在6—15个月时比基线高出180%,随后开始下降,但平均OC在24个月时仍高于基线100%(P<0.0001);在循环组中,血清OC随着每个TPTD循环而增加,在24个月时,循环组的血清OC也低于每日组(P<0.001)。
  2.1.2 ALN—Rx组患者骨转换标记
  ALN—Rx受试者骨转换标记的总体变化趋势与Rx—naive受试者相似,但其BTMs的增量低于Rx—naive受试者。在24个月时,循环组和每日组的平均OC存在统计学差异(P≤0.005)。
  3 讨论
  TPTD施用24个月时,在Rx—naive和ALN—Rx女性患者中,每日和循环TPTD治疗均可使LS、TH、FN、Troch的BMD和TBM增加,但会造成桡骨BMD降低。在这些女性中,循环使用TPTD可能没有骨骼优势。相反,在进行ALN—Rx治疗的患者中,尽管TPTD的总剂量较低,TPTD循环组患者的BMD增加量相似。
  众所周知,TPTD降低了桡骨BMD原因可能是由于皮质孔隙度增加。在本研究中,通过ALN的持续治疗减少了桡骨的BMD下降,然而,这是否能降低非椎骨或腕骨骨折风险尚不清楚。
  总之,我们仍在学习如何按顺序和1或联合优化合成代谢和抗吸收疗法,以达到严重骨质疏松症患者的最佳疗效。
  参考文献
  [1]M Bhandari,L Jjin,K See,et al.Does Teriparatide Improve Femoral Neck Fracture Healing:Results From A R andomized Placebo—controlled Trial[J].ClinicalOrthopaedics & Related Research.2016,474(5):1234—1244.
  [2]文香兰,王宇,董国力.特立帕肽应用于绝经后骨质疏松症患者的临床探析[J].中国社区医师,2016,32(27):21—22.
  [3]崔凯,马爱霞.特立帕肽与降钙素治疗绝经后骨质疏松症疗效与安全性的Meta分析[J].中国药物评价,2016,33(2):101—105.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8722.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