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临池学书:东汉书法家张芝的家风故事

作者:未知

   [成语] 临池学书
   [出处] 《后汉书·皇甫张段列传第五十五》:“尤好草书,学崔、杜之法,家之衣帛,必书而后练。临池学书,水为之黑。”
   [大意] 张芝尤其喜好草书,深入研究了前人大家的技法,家中的衣服都被他写遍了字。后来在湖边练习书法,竟然写得一湖的水尽为墨汁所染黑。
   东汉后期张家是一个官宦世家,张家的学问之路始于张奂。张奂最初是以一个好学的学生形象出现于历史舞台之上。他在年少时,依靠家里的关系,得以去京城一带游学,并拜当朝太尉为师。按照当时的规矩,成为太尉的学生后,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被推荐上去当官了,但张奂却以实际行动证明,他是真心来求学的,不是来求官的。这个实际行动就是把一部近五十万字的典籍删改到了不到十万字,对于喜欢咬文嚼字做长篇大论的东汉学术界来说,这绝对是一件惊世骇俗之事。
   后来皇帝就因为这个事情,重用了张奂。可笑的是,皇帝给了他一个意外的任务——带兵平叛,张奂从此走上武将的道路。不管军务繁忙还是政务繁忙,他始终未丢掉书本,一直在研究學术问题。在晚年因为卷入政治斗争被罢免回家后,他就将残余的人生放在了开馆收徒、传授学问上,并写就了一部三十余万字的学术著作。
   张奂有三子,张芝为长子,次子为张昶,三子为张猛,在张奂的教导下,这三个儿子都堪称一时英杰,但志向各有不同。张芝与张昶对官场毫无兴趣,即便朝廷风闻其才学,三番五次前来征辟,他们两人都坚决不出,终生不仕。只有三弟张猛,走上了做官的道路,后来不幸战死于凉州。
   张芝与张昶的兴趣在于书法,而且这个兴趣自小就表现了出来。在发现家中的许多地方都有这两个儿子所写的字迹之后,张奂不怒反喜,请来许多书法名家进行教授。由于两兄弟对书法极度痴迷,当时的纸又属于稀少昂贵之物,张奂便在湖边布下墨池、桌凳,让两兄弟以布帛为纸,在湖边练习书法。当布帛写完之后,就随手丢到湖中漂洗,晒干之后可以重复使用,类似于今日的水写字帖。随着时间的流逝,两兄弟练字竟然把一潭湖水变为了墨色,而他们的书法技艺也随着墨色的加重在升华。
   这就是临池学书。
   虽然一道学艺,但风格各有不同,其中张芝极为擅长草书,并融合此前大师的技法,在日复一日的练习中,发展出了一种被称为“一笔书”的新型草书形体,写起来如行云流水,几十个字像是源自一笔而不绝,极为飘逸,这种书法形式后来深深影响了许多名家。
   据《新湘评论》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067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