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生涯规划教育困境面面观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4月23日, 湖南省作为全国第三批高考改革试点省份之一发布新高考改革方案。新高考改革引入多元录取机制,考录方式由“选学校”变为“选专业+学校”,考录方式与未来的专业和职业息息相关,同时也把学生的生涯规划教育推到了前沿之地。这意味着,高中生被赋予了选择权——理想状态下,高中生可以自由选择喜爱或擅长的科目参加等级性考试,向家长或学校了解与这些科目相关的职业,并最终自主选择报考什么学校、什么专业。
     在湖南新高考实施背景下,湖南地区有一些学校已经开设了生涯规划教育课程(以下简称生涯课)。然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目前大多数学校的生涯规划课还处于起步阶段,“摸索中前进”的教育工作者、学生和家长对生涯规划教育有很多自己的困惑和思考。
  没有人愿意 把课时分给生涯课
   长沙市明德中学去年成立了“生涯规划中心”,并开设了生涯课。不过,生涯课的课时安排却遭遇了“尴尬”。
     谢颖既是明德中学的心理老师,又是学校生涯课的骨干教师之一,她表示:“高中生的学业压力大,每一门任课老师的教学任务重,没有人愿意把自己的课时让给生涯课,” 谢颖告诉记者,“基于这种情况,我们的生涯课只能从心理课中‘分一杯羹’。以往,明德中学每个班每学期有19节心理课,如今,拿出10节用于给学生上生涯规划教育课。”
     谢颖认为,一个学期仅用十个课时来做生涯规划教育还不够。“但又不能去挤占其他科目的课时……不够的部分,由班主任在班会课中以开班会的形式进行生涯引导。”谢颖有些无可奈何。
   记者发现,部分学校在没有多余课时的情况下,利用心理课来上生涯课。
  “很多家长的育人理念与学校管理理念还处于应试教育阶段。”对于造成生涯课课时的尴尬境地的原因,湘阴县一中“学生发展指导中心”主任易卓认为,生涯规划不受重视,很多人仅把生涯规划看作德育或心理健康教育的一项特色活动,其根本原因是“思想理念没有更新、扭转”。
  宁愿慢慢来,也不能误导学生
   除了课时的难题,生涯规划教师力量的不匹配问题也十分突出。
   位于湖南省西南边陲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的靖州一中是高校的“优质生源基地”。靖州一中校长陈冰青对生涯规划教育颇有研究,他分析了学校的实际情况后,对记者说:“学校缺乏专职、专业的生涯规划师,学校的老师在生涯规划这一块的知识储备不足以理解大学的专业。”
     “大学的专业比较复杂,很多专业并不是字面上的意思。比如,金融和会计专业,不明就里的人会认为这两个专业差不多。但实际上,金融是经济学专业,而会计是管理学专业。”陈冰青表示,“我们学校或许会尽量淡化生涯规划,因为目前学校的师资水平和现状不足以解读生涯规划,我们要对学生负责,宁愿慢慢来,也不能误导学生。”
   对生涯规划与陈冰青有同样思考的还有娄底市三中的高一年级主任李立升。他对大学专业的评价是“花里胡哨”。李立升已经教了8年的高三年级,但他仍然对大学专业充满了疑惑:“近几年,大学专业更新换代得太快,有一些专业为了吸引学生,名字取得很独特。以某大学生物工程专业为例,这个专业在大学要学什么内容?毕业后进入什么领域?干什么工作?大部分人都不知道。老师都没弄懂的专业和职业,怎么指导学生?” 李立升建议,大学的专业名称能够尽量统一,或者能有精准的说明。
     记者采访时了解到,湖南一些乡镇学校和农村高中,由于师资、生源等原因导致生涯规划教育无从下手。
   现有在职教师32人,学生320人的安化县第五高级中学是一所偏远的农村薄弱高中。“学校任课老师严重缺乏。学校无历史专业的老师,地理老师只有我一个人,化学仅一名57岁的老教师,唯一的政治老师马上就要休产假了……”去年暑假从安化二中调至该校的校长龚加宜忧心地对记者说:“在这里开设生涯规划课的难度很大,硬件、软件条件都不具备。”
   龚加宜发现学校偏科的学生比較多,“农村女生的数学和男生的英语成绩普遍比较差。学校的年级第一名,英语成绩却经常不及格……我们打算挖掘学生的兴趣和爱好,大力发展特长培训,另外,引进日语,为英语差的学生另谋一条出路。”
  难以自主的选择
   如果说,因师资力量等客观因素使得生涯课的推进出现一定的困难,那么,学生和家长的焦虑与迷茫,则是最为直接的制约因素。
     “部分家长因唯分数论的惯性思维,无法将选择权完全交给学生。”易卓分析说,对不少家长、学生来说,选科、选专业都是为了考大学服务。省内的一些高中学校,通过选择物理、化学等学科,拓宽自己志愿填报专业的可能性的学生,并不在少数。其中原因与选考科目的赋分制有关。
   娄底市三中高一年级有学生1050名,选择“传统理科”模式(“语、数、外+物理+化学、生物”)的有200多名,而选择“传统文科”模式(“语、数、外+历史+政治、地理”)的只有70多名。
     娄底市三中一名高一学生直言,他的选科是“传统理科”模式。“其实历史、政治是我喜爱且擅长的科目。选择物理,是因为高考填报志愿时,不少高校专业要求选考科目中必须有物理,这样的选择更有利于考大学和找工作。”
   不久前,娄底市四中举行讲座,与家长分享、解读新高考和有关生涯规划方面的内容,不少家长因工作缺席,甚至有家长要求老师帮孩子做选科决定。
     李立升也接到过家长请他帮忙选科的电话。李立升认为,有一些学生和家长太功利。谢颖也对记者表达了类似的意思:“决定命运的,不是你面临的机会,而是作出的选择。生涯规划应该是整个一生的成长规划,家长应该和学校一起,帮助孩子认知自己,了解社会和职业。”
  生涯规划市场鱼龙混杂、到处是“坑”
   师资力量不够,加上焦虑和迷茫,便会把学校、师生、家长的关注点引向生涯规划培训机构。
   2017年,广州一家生涯规划培训机构找到了陈冰青校长,想进入该校给学校师生、家长做生涯培训讲座。陈冰青经过多方打听和了解,得知有不少学校都在这家公司做过培训讲座后,同意了。可这场培训并没有达到陈冰青想要的效果。陈冰青回忆道:“讲座空谈多,生涯规划教育理论与实践脱节,老师们也反映指导性不强,收获不大。”而且在讲座中有收集家长个人信息的嫌疑,最后还意外出现了卖书的商业环节。这次培训讲座,让陈冰青感觉“被坑了”。“生涯规划教育培训市场鱼龙混杂,到处是‘坑’。”
     为了做好生涯规划教育,陈冰青和学校的老师多次外出参加教育部门组织的培训、学习。“去教育发达地区培训后,我们发现由于当地社会资源丰富,发展生涯规划教育的实践探索部分时更具有优势。所以,教育发达地区的经验不太适合我们县城高中的实际情况。”目前,陈冰青正在努力探索适合本校学生的社会实践活动。
     面对市面上资质参差不齐的生涯培训机构和价格昂贵的培训费用,想提升自己的谢颖多次想报名却又迟迟没有做决定。谢颖透露,由于没有出台一本统一的生涯课教材,“我和我的同事都是自己买很多书,上网查资料,然后自己摸索着备课,磨课。”
     “班上有家长花3万元找生涯规划机构给孩子做职业生涯规划,效果如何暂时看不出来。”岳阳市一中的学生家长李成告诉记者,他自己在电脑网页的高考频道上,付了几百元钱,给孩子做了生涯测试和简单的咨询。“我感觉常规的职业倾向测试结果挺准,不过,更深入、更专业的咨询收费就太贵了。”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4830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