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从文体角度看中学阅读教学

作者:未知

  摘要:许多中学生阅读《五柳先生传》时,错误地认为五柳先生即陶渊明、陶渊明即五柳先生,导致不能准确地把握文本真意。对《五柳先生传》这类文章应该首先从文体(托传)分析入手,讲清托传文体不同于史传、家传、假传的功能,尤其是要分析对比“五柳先生”与作者陶渊明的异同,指出托传《五柳先生》并不是陶渊明的自传。其次要依据文本挖掘其寓意,这样,才能获得阅读教学的旨归。
  关键词:托传功能;形象寄寓;阅读教学;五柳先生传
  中图分类号:G633.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CN61-1487-(2019)06-0108-03
  一、托传功能
  传记体例由来已久,徐师曾《文体明辩序说》:“按字书云:‘传者,传也,纪载事迹以传于后世也。’自汉司马迁作《史记》创为列传,以纪一人之始终,而后世史家率莫能易。嗣是山林里巷,或有隐德而弗彰,或有细人而可法,则皆为之作传以传其事,寓其意,而驰骋文墨者,间以滑稽之术杂焉,皆传体也。故今辨而列之,其品有四:一曰史传,二曰家传,三曰托传,四曰假传,使作者有考焉。”[1]153徐师曾把传记分成四种,明确地指出传记的功能是“纪事传后世”,同时也说明了传记的特点“纪一人之始终”。仔细分析四种传记各有不同:史传是由官修,由专门的人员撰写,其目的一是以史为鉴知兴替,以人为鉴知得失,总结前代兴亡经验;二是后代修前朝史确定其正统地位。由此可知,史传以严谨为主,政治目的鲜明。史传以《汉书》为代表,行文平实,笔法严谨,立意鲜明,成为后世史学家书写历史的楷模。家传由文人撰写,不是官修,私家撰写,一般由家族有文化的成员书写,或者聘请当世有名望的文人书写,其目的是传承优秀家风,显耀门庭,令先祖流芳万古。托传是以传其事,寓其意,传事是内容,寓意才是根本目的。假传是间以滑稽之术杂焉,文人以游戏的笔法,戏谑的态度书写传记,多以诙谐幽默见长。这类作品始于唐代韩愈之《毛颖传》,此传中以毛笔为主角,写它为国家立下功勋反而没得到奖赏,最后因为年老被皇帝疏离,暗讽帝王的刻薄寡恩。这类传记把物拟人化,模仿史传记述它们的生平事迹来表达作者的见解,传达一定的思想感情。
  《五柳先生传》是一篇传记,根据徐师曾的分法属于托传。文曰:“先生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宅变有五柳树,因以为号焉。”陶渊明笔下的五柳先生一无名、二无字、三无籍贯,四无生卒年月,五无人生履历,至于“葛天氏民欤?无怀氏之民欤?”只是推测增加了人物的神秘性和传奇色彩,仅仅因为宅边有柳树就称为五柳先生,看似严谨实际荒诞不经。这种写法不符合史传对人物的写法。同样,文中也没有明确的世系以及五柳先生对家族的影响,这也不符合家传书写要求。再者,本传行文自如,煞有介事,不带有游戏人间的色彩,亦不属于假传。一个神秘的人物在陶渊明的笔下流传后世,其目的不在于混淆真实,而是假托人物进行寓意。掌握这篇课文的关键是了解文本背后的寓意,既然是假托,那么人物形象自然与作者不可能完全等同。
  二、五柳先生形象与陶渊明的异同
  沈約《宋书·隐逸传》云:“潜少有高趣,尝著《五柳先生传》以自况……时人谓之实录。”[2]1522诸葛亮也自比管仲乐毅,时人莫之许也。自比和自况都不是完全等同,时人不能纵览陶渊明、诸葛亮一生,他们的评价可以参考,却不是完全精确。我们很有必要分析一下五柳先生与陶渊明的形象,从中发现他们的异同。五柳先生形象如下:一、闲静少言,不慕名利;二、好读书,不求甚解;三、性嗜酒;四、性情率真,每饮酒必醉,曾不吝情去留;五、安于贫困;六、著文自娱;七、忘怀得失。五柳先生是一个安贫乐道,完全处于理想状态的人物。
  陶渊明与五柳先生相同之处有:一、性嗜酒,二、著文自娱,《饮酒》并序:“余闲居寡欢,兼比夜已长,偶有名酒,无夕不饮,顾影独尺,忽焉复醉,既醉之后,辄题数句自娱。”[3]86陶渊明到了无酒不饮、每饮必醉的地步,酒后意气风发写文自娱,这等高雅之行也是五柳先生的爱好。三、性情率真,《宋书·隐逸传》:“贵贱造之者,有酒辄设,潜若先醉,便语客曰:‘我醉欲眠,卿可去。’其率真如此。”[2]1522在魏晋时期士人越名教而任自然,随意旷达,从内心发现自己,释放自己,不为礼教约束。五柳先生不吝情去留,陶渊明任客去留,率真之气,任性之心,何止形似更兼神似。
  陶渊明有与五柳先生不同之处:一、历经尘世,《归园田居》(其一):“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3]40陶渊明也不慕名利也有超脱世外之志,同时也说出了自己早年宦海沉浮的经历,他经历了从入世到出世再到超然物外的过程。另一方面,陶渊明曾经也是怀大心志,放眼天下,希望自己如鹏鸟展翅直上九天,满怀信心,对理想充满希望。《杂诗》:“忆我少壮时,无乐自欣豫。猛志逸四海,骞翮思远翥。”[3]115二、好读书,但求甚解,《移居》:“邻曲时时来,抗言谈在昔。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3]56陶渊明和邻居相谈疑义,比“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更为真实,更有生活情趣。三、处贫也有忧,《自祭文》曰:“逢运之贫,箪瓢屡罄,絺绤冬陈。含欢谷汲,行歌负薪。”[3]196同处贫困,同样乐观豁达,但是精神的满足不一定填补物质的需求,五柳先生可以“环堵萧然,晏如也”,陶渊明却为生活所迫,不得不去乞讨以维持生计,《乞食》:“饥来驱我去,不知竟何之。行行到斯里,叩门拙言辞。主人解余意,遗赠岂虚来。”[3]48
  综上所述,五柳先生是处在理想状态下虚构的高士,陶渊明是真实存在的有血有肉、有爱恨情仇的历史人物,两者各有特色。
  三、文本的寄寓
  在阅读时,文本人物形象与作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如果两者之间能产生内在联系,那么其中一种方式是文本某个人物形象是作者的寄寓,但是不能把两者完全等同。鲁迅先生的《中国小说史略·唐之传奇文上》明确指出:“设幻为文,晋世固已盛,如阮籍之《大人先生传》,刘伶之《酒德颂》,陶潜之《桃花源记》《五柳先生传》皆是矣,然咸以寓言为本,文词为末。”[4]54寓言必然有寓意,寓意应当有立足点,《五柳先生传》的寓意的立足点就是五柳先生的形象。陶渊明的字里行间是感性与理性、有限与无限、人与世界的自由交流,以其独立自足的情感精神世界感动后人,激发人们的普遍审美情趣。五柳先生安贫乐道、志趣高洁的形象寄托着陶渊明的理想,也是他毕生的追求:“先师有遗训,忧道不忧贫。瞻望邈难逮,转欲心长勤(《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3]76文中的形象是理想状态的人物,完美无缺,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他寄托了作者的理想。   《春秋左传》云:“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也。”[5]432儒家追求的精神境界立德、立功、立言,最难的便是立德,但是具体如何立德大家莫衷一是,直到《论语》中说出:“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6]58颜回不把物质作为自身的追求,身处陋巷不忧不虑。五柳先生也是身处贫困依然晏如,陋室虽陋,惟吾德馨。在现实的世界很少有人可以抵御功名利禄的诱惑,也很少有人可以忍受寒冷饥饿的折磨,愈是风雨欺压、愈是自信乐观的人也是寥寥无几。现实中不能实现的东西可以在文学里面找到弥补,在理想的世界里面还有一个遗世独立,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的高士,当孤芳自赏的时候,世界就小了,只有柳树、只有酒、只有文章、只有自己。文化的最终成果是人格,五柳先生率真豁达、忘怀得失的品格流传千古,也成为人们心中仰慕的对象。
  五柳先生的寓意是作者对于一个士人的思考,作者觉得士人就应该不戚戚于贫贱,不汲汲于富贵,不为红尘俗世烦忧,自己也应该有这样的追求,自觉追寻这样的品格,这就是作者自况的本质原因。假设虚幻的人物不在在于世间,但是活生生存在于作者的精神世界,存在于字里行间,存在于千百年来喜爱五柳先生的读者心中,真与假在文学的领域没有绝对的界限,关键是文学的影响。当读者领会了文意,就不会再去计较五柳先生是陶渊明、或者陶渊明是五柳先生,重要的是他们明白了其中的寓意,这也是托传要达到的目的。
  四、在实际教学的运用
  (一)在具体教学中的应用
  在教学过程中,首先,要明确本文是一篇托传,懂得托传文体设幻为文、寓意其中的特点。文学的虚构不是历史真实,不能把五柳先生等同于作者,两者只有间接联系没有直接对应,从一开始就断绝读者的主观臆测。其次,分析五柳先生的形象,从衣食住行几个方面探究,每一件事都是为了人物形象服务,从这些现象看到本质,体会文本形象的精神世界。最后,把握作者寄托的情感,反复体会五柳先生的形象,从人物形象到作者的感情寄托,理解作者的追求。
  (二)对其他的涉及人物描写的课文的教学运用
  一篇文章的教学可以影响到不同的文章教学,《五柳先生传》的教学同样也有几处值得其他课文借鉴。作文与阅读都可以从文本本身的角度进行划分,在小学阶段文章从内容角度分为写人、写事、写景、写物、观后感、读后感,中学阶段从文体的角度分为小说、诗歌、戏剧、散文,这样划分虽然细致也未能尽善尽美,小说、戏剧、散文都可以涉及到写人、写事,在教学的时候按照一种思维、一种方式理解往往不能尽得文本精髓。中学语文教师的文体意识薄弱,许多教师认为文体为边缘知识,对于教学不会有影响,导致教学模式陈旧,学生也失去兴趣。在这类文章的教学中,应注意以下三个问题。
  首先,要把握各个文体的特点,从文体的功能进行教学。抒情散文的功能是抒情,小说的功能是在典型的环境中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戏剧的功能是在集中的戏剧冲突中通过语言塑造人物,诗歌的功能是用凝练的语言言志抒情。朱自清的《背影》,四次提到父亲的背影,《孔乙己》中也四次说到“孔乙己还欠十九个大钱”,反复提及,作者都有不同的用意。教学时如果都从分析人物入手,那么文体的分类就不存在意义。《背影》是抒情散文,应当从父亲的爱子情深入手,从作者对父爱的感动落脚,重点不在人物形象,而在作者抒发的感情,每次说到父亲的背影都暗含作者的感动。《孔乙己》是一篇小说,作者关注主人公的形象和命运,每一次说“孔乙己还欠十九个大钱”都在暗示孔乙己的命运,加上环境的烘托及言语、动作的描写突出了主人公的形象。古代文学的文体划分更为细致,古文教学时候《鸿门宴》与《五柳先生传》同样都是传记类文章,但是教的时候又不完全相同。《鸿门宴》出自《史记·项羽本纪》,它是一篇史传,教学时应该明白项羽才是主人公,刘邦、范曾、樊哙、张良,都是配角,应该立足《项羽本纪》进行仔细分析比较,从项羽的人格缺陷看待楚汉战争的胜负,把鸿门宴看作是项羽性格的揭露,分清主次,从事件中把握人物形象。前面已经说过《五柳先生传》是托传,从寓意的角度理解,《种树郭橐驼传》也是一篇托传,主人公寓意执政者,树寓意黎民百姓,主旨在于讽谏统治者。不同的文体,不同的功能,从不同的角度教学才会发现新世界。中学语文课本中还有很多文体,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其次,分清人物形象与作者的差距,《五柳先生传》中的五柳先生与陶渊明,《阿长与山海经》中的迅哥与鲁迅,五柳先生和迅哥都是虚拟人物,即使是他们身上有作者的影子,那也是一种素材来源,陶渊明不一定是超出尘外的高人,鲁迅小时候不一定是天真活泼,充满奇思妙想。当我们把他们完全等同看待的时候,就进入了另一个误区。
  最后,教学时应该明白某些人物形象也许带有作者的一种寄托,小说《故乡》的“我”小时候的天真,寄托了作者对故乡的美好眷恋,长大的“我”淡漠,寄托了作者对当时社会青年忧虑国家未来的关切。
  五、结语
  《五柳先生传》因作者寄寓的美好理想流传后世,它的魅力依然吸引着无数的读者。同样,该文的教学可以从文体功能、作者与人物形象的差距、文本的寄寓等几个角度启发其他中学语文的教学。
  参考文献:
  [1]罗根泽校点.文体明辨序说[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 1962.
  [2](南朝)沈约.宋书[M].北京:中华书局,1980.
  [3](東晋)陶渊明.陶渊明集[M].逯钦立校注.北京:中华书局,1979.
  [4]鲁迅.中国小说史略[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73.
  [5]殷旵.春秋左传[M].北京:当代世界出版社,2007.
  [6]杨伯峻.论语译注[M].杨伯峻译注.北京:中华书局,1980.
  作者简介:赵彬(1991—),四川西昌市人,单位为石河子大学。
  (责任编辑:李直)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83305.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