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我国老年护理人才培养体系建设及发展的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要:当前,人口老龄化及老龄化所带来的问题越趋严重,由于老年患者独特的身体及心理特点,其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而需求不断扩大和提升,而针对老年患者这类特殊人群的照护,在人才培养建设及发展方面供不应求,还需不断地发展和总结经验。因此,本文通过概括老年人的健康特点、归纳国内外针对老年护理人才体系培养建设的现状,探索和发现适合我国国情的老年护理人才体系建设的方法,以促进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突破我国现阶段乃至将来面临的巨大困难。
  关键词:老年护理;健康问题;人才培养体系
  中图分类号:R473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19.11.010
  文章编号:1006-1959(2019)11-0036-03
  Abstract:At present, the problems caused by population aging and aging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serious. Due to the unique physical and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elderly patients, their needs are constantly expanding and improving with the improvement of people's living standards. The care of special populations is in short supply in terms of talent development and development, and it is necessary to continuously develop and summarize experiences. Therefore, this paper summarizes the health characteristics of the elderly, summarizes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cultivation of the aged care talent system at home and abroad, explores and discovers the method of building the aged care talent system suitable for China's national conditions, and promotes the development of China's old-age care career. Break through the great difficulties facing China at this stage and even in the future.
  Key words:Aged care;Health issues;Talent training system
  人口老龄化已成为21世纪全球各国公认的社会化问题[1]。而我国自1999年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以来,人口老龄化进程显著加快,现老龄化人口绝对数量超过2.2亿,超过国际公认的14%的老龄化人口比例界限,我国已正式步入老龄化社会。据相关研究推测,到2050年,我国65岁以上老人将增加至3.23亿,占比超过23.07%[2],进入深度老龄化社会。由此,数量巨大的老龄化群体催生出巨大的社会化照护需求。而我国目前针对老年人的照護人才数量不足且相对应的老年护理人才培养体系尚不完善,因此,本文通过概括老年人的健康特点、归纳国内外针对老年护理人才体系培养建设的现状,探索和发现适合我国国情的老年护理人才体系建设的方法,以促进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
  1老年人健康特点
  老年人由于机体功能的减退及衰老,导致老年患者容易患两种以上不同疾病即共病,如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等慢性病,共病发生在老年人群中非常突出,全球65岁以上人群中共病患病率占40%~56%,在德国和美国有近2/3的老年人存在共病,在澳大利亚,75岁以上老年人约占3/4[3,4]。老年患者病情进展快,并发症多,存在隐匿性,使用药物时也容易发生不良反应等。在心理方面,老年患者中特别是空巢老人,容易存在孤独、恐惧、焦虑、失落、悲观、疑老、沮丧和抗拒、甚至抑郁。老年人因退休后与社会脱节,生活规律和习惯的改变,生活节奏单调,对周围事物敏感多疑等而产生孤独感[5]。随着老龄化的快速发展,共病患者发生失能的风险也大大增加,如脑血管意外导致中风、偏瘫、糖尿足导致截肢、痴呆、听力障碍等[6]。随着老年人的日益增多、老年人健康的特殊性,这要求我们大力发展老年护理事业,为老人如何养老带来更多的福音。
  2老年护理人才体系建设现状
  2.1发达国家老年护理服务及人才培养体系建设现状  日本和德国都在老年护理管理方面建立等级管理制度,护理人员需根据学习培训的时间和考证取得相应的资格证书,这不仅可以将高学历层次的人才吸引到养老护理队伍中,还可以保证有实践经验的资格护士发展其职业规划。同时他们在养老护理方面,政府出台相关政策强制个体购买养老护理保险,而主要由政府支付,部分自理[7]。英国作为一个老龄化严重的国家,在老年护理方面,虽然为老年患者提供了较好的养老福利,如由政府全额支付建设老年看护设施,专门为老人修建老人活动中心等[8],同样建立了护理等级管理制度,但在老年护理人员的培养方面,设定培训的时间比其它发达国家相对较短,因此不能保证老年护理人员的质量,也不能满足老年护理需求。而美国早在1950年Newton便有关于老年护理的报道,并在1971年建立了老年护理实践标准[9],这促使老年专科护士在当地快速发展,已形成较完善教学培养。加拿大在老年护理人才培育方面和中国相似,除了专业学院培养的注册实用护士(RN)及RPN,职业学校还为医疗卫生事业(包括养老服务)培养初级工作人员,构建多层次的养老护理人才培养并出台相关政策,鼓励老年护理人才的培养和提高就业机会,这样可适当减缓老年护理人才数目的匮乏[10]。泰国作为养老发展资历资深的国家,在老年护理教育方面则要求文化起点高,并开展了本科、研究生、博士生等多层次高学历,且课程设置较完善[11]。   2.2我国老年护理及人才培养现状  我国老年护理服务体系及人才培养体系建设起步晚、发展滞后;同时,基于我国国情、养老模式主要为居家养老模式、养老院模式及机构养老模式。在养老护理人才培养方面,中国和加拿大相似,90%老年人群由于各种原因愿意选择家庭养老方式。原因在于我国至今在老年护理人才培养方面的研究较少并且滞后,存在培养内容建设方面的不足,人力资源匮乏、老年护理教育发展跟不上养老需求、养老服务意识淡薄,从事老年护理专业人员少,文化层次及综合素质低、缺乏护理专业技术知识及技能、流动性大等。另外,在国家政策方面还未形成完善的制度,且老年护理在层次划分方面还不够明确,部分护理人员未经专科护理实践培训而直接走进工作岗位,根本不能满足广大消费者的要求[12],因此需要加快发展老年护理的人才培养。而在2013年《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指出:到2020年,要全面建成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功能完善、规模适度、覆盖城乡的养老服务体系。这一政策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加快和促进了我国养老事业的发展。2007年5月《专科护理领域护士培训大纲》的颁布,也让老年专科护士诞生,然而我国老年专科护士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还需要不断地探索和发展。
  2.3我国老年护理服务及人才体系培养发展的措施及构想
  2.3.1建立优质高效的老年护理服务体系  在培养内容方面,有专家认为应首先培养一批训练有素、专业性强的老年专科护理团队。首先要求护士能识别老年人存在的健康问题,熟悉老年健康问题的危险因素;鉴于老年慢病管理,可建立由专业的社区医生(全科医生)、康复师、护士、专科医生、心理医生、营养师、社会工作者、护工、养老护理员、本人及家属等多学科专业人员组成的团队,利用一些专科评估工具对老人在生理、心理、营养、认知、环境适应能力、日常生活能力、社会地位等多方面进行全面的健康评估[13],并建立健全与共病相关的多学科整合团队治疗模式,坚持延续性治疗及护理,鼓励有条件的地区统筹整合医疗及养老资源,形成资源共享、功能合理的健康养老服务体系。其次,按照目前分级诊疗制度和医疗联合体建设要求,科学合理进行分工协作,各级卫生服务中心可建立完整、规范的老年共病患者疾病档案,以满足连续性治疗的需求。陈旭娇等[14]认为目前在信息化时代的中国,应建立信息化养老模式,根据患病老人评估结果提示,根据条件不同,选取不同的软件评估工具,纳入不同的疾病管理模式,对其进行综合评估并进行随访,以提高老人生活质量,实现持续动态并及时的观察老年健康状况。老年患者生理机能衰老快,特别是居家养护的老人,缺少运动和锻炼,而体医融合可以提高老年人的身体机能和免疫能力,而体医融合首先要求评估自己身体状况,选择合适运动项目,而有效的运动评估和合理的运动如有氧运动,抗阻力运动、关节功能保健等,可以改善心肺、骨关节功能提高机体免疫力[15]。2012年住院患者营养调查表明,老年患者营养不良风险比例高达49.7%,营养不良发生率达14.7%[15]。国外研究发现,社区老年人群营养风险发生率为20%~83%[16]。而在我国,高达60%的养老机构老人发生营养风险,其中社区占37%,这表明我国社区老年人群营养状况有待改善[17],因而应加强对社区老人进行营养健康教育,改善其营养状况,提高机体抵抗力。
  2.3.2加强护理队伍建设和从业人员培养  基于我国国情及发展情况,可部分参考国外发达国家如英国,加强我国养老护理专业师资队伍的建设。刘翠兰等[18]也持相同观点,认为高校要明确专业设置,规范专业发展,研究岗位需求,建立职业标准,提供政策支持,引导学生对口就业,完善老年服务与管理相关专业人才培养建设。开展临床护理在岗培训,针对不同级别的岗位,对不同层次的护理人员进行不同的培训,吴岸晶[10]还认为应建立评价考核体系,加快辅助型老年护理人员的培养和培训并完成人才激励机制,以加快老护理建设发展。对于健康老年患者方面,可添加与养老相关的人员设置培养,如老年健康保健管理师的培养可纳入培养体系中。同时加强对护理人员的规范管理。另有研究表明[19],可建立一批专门针对老年患者的护理团队,并提出提高专科老年护理专业人才的核心能力对老年护理的发展有着积极的促进作用。
  2.3.3开展新型老年护理服务模式人才体系建设  坚持将优质护理服务应用到各大养老机构中,逐步推进延续性护理服务,大力发展社区和居家老年护理服务。在养老机构的建设方面,李丽珠等[20]研究发现,随着家庭结构及功能的改變,我国以居家照护的养老模式将逐渐减退,而针对老年患者高龄、病残、失智、失能等特点,以医疗和养老相结合,为老年人提高生活基础护理、疾病治疗、健康教育、文化娱乐为一体的以护士为领导的“医养融合”老年护理管理,可以满足各类及各层次人群的健康养老需求,实现社区-医院互助的养老模式。在老年护理方面,还可加强中医护理能力的建设。
  中医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深受大家的追崇,将中医理念融合到老年护理教育中,对老年人慢性病及保健方面都一定作用,将直接受益于老年患者[21]。也有研究发现通过中医的干预,对老年人特别是轻度老年痴呆患者在知-信-行及认知水平都有所提高[22]。因此,为满足老年患者的健康管理的需求,可将中医课程融入到护理教育中。
  安宁疗护作为一种新理念的护理模式走进我们的视野,这种以控制症状为首要的任务,提高生活质量的姑息照护模式已经走进入了医疗健康照顾体系。随着老龄化的发展,慢性病的发病率逐年增高,而随着当今医学技术的不断进步,这批老年慢性病患者的生存时间也会延长,但为了提高他们及其照顾者的生活质量,如何让身患疾病的老人能够舒适、安详、尊严地走过生命的最后阶段,还需要医护人员为之付出努力,尤其对这些老年患者,目前我们需要在不同医疗机构探索适合我国国情的安宁疗护模式,培养从事安宁疗护的专业人员,探索符合我国国情的安宁疗护在老年之路。   2.3.4取得政策支持  政府可出具相关支持政策,效仿发达国家,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老年护理保险模式或制度。对各级、各类老年护理进行标准化培训,建立护士转岗模式等激励机制,让更多护士转入到老年护理中,以满足养老的需求。同时,可调动社会力量,建立以责任包干制等不同形式的养老服务机构,或建立考核制度,形成市场竞争模式,开拓出多元化养老服务形式,并加强对老年护理服务的宣传。
  面临着快速增长的老龄化人群数目,养老已成为迫在眉尖需解决的问题,面对这批逐渐增多的庞大队伍,急需要一批专业的团队来参与其中,协助或帮助其安度晚年,实现健康养老,舒适养老。
  综上所述,为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老年护理模式,在借鉴国外成熟的养老机制下,还需要不断地探索不断改变的老年护理需求,以适应社会的发展,为老年人提供一个舒适、快乐、健康、高质量的晚年生活。
  参考文献:
  [1]Talley C,Talley H,Collins-McNeil J.The continuing quest for parity:HBCU nursing students' perspectives on nursing and nursing education[J].Nurse Educ Today,2016,43(4):23-27.
  [2]张先庚,曹俊,王红艳,等.高职老年护理人才培养目标体系的构建[J].中华护理教育,2017,13(8):581-587.
  [3]李嘉.德国老年护理教育现状及对我国的启示[J].实用临床护理学杂志,2018,3(20):184,191.
  [4]崔戴飞,姚水洪,邱惠萍.“四联动、四融合、三个一体”高职院校老年护理人才培养模式实践探索[J].教育与职业,2018,100(5):108-112.
  [5]王芃,王庆,杜美婷,等.天津市养老服务现状及老年护理人才培养对策[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6,36(18):4646-4647.
  [6]杨泽,单鸣华,徐冰,等.失能老年人居家养护标准专家共识(草案)[J].中国老年保健医学,2017,15(4):3-7.
  [7]Bakx P,Chernichovsky D,Paolucci F,et al.Demand-side strategies to deal with moral hazard in public insurance for long-term care[J].Journal of Health Services Research& Policy,2015,20(3):170-176.
  [8]張佩,杨庆爱,王桂云.国外老年护理服务体系带来的启发[J].护理研究,2014,27(28):3462-3463.
  [9]Miller CA.Nursing for wellness in older adult[M].6thed.Philadelphia:Wolltes Kluwer/Lipp incottwit-lims&Wikins,2012:1-8.
  [10]吴岸晶.加拿大养老现状及老年护理人才培养对我国护理教育的启示[J].全科护理,2016,14(11):1176-1178.
  [11]李菲,莫新少,Wanapa Siritanyarat.泰国老年护理学人才培养现状及启示[J].中华护理教育,2013,10(12):571-572.
  [12]章琦琴,刘畅.发达国家老年护理保险模式、人才培养及资格认证体系对中国的启示[J].卫生软科学,2016,30(1):16-21.
  [13]中国老年保健医学研究会老龄健康服务与标准化分会.居家(养护)老年人身体健康评估服务标准(草案)[J].中国老年保健医学,2018,16(3):25-27.
  [14]陈旭娇,严静,王建业,等.中国老年综合评估技术应用专家共识[J].中华老年病研究电子杂志,2017,4(2):1-6.
  [15]中国老年学学会衰老与抗衰老科学委员会.中国衰老与抗衰老专家共识(2013年)[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3,33(22):5505-5506.
  [16]Hamirudin AH,Charlton K,Walton K.Outcomes related tonutrition screening in community living older adults:A systematic literature review[J].Arch Gerontol Geriatr,2016,62(9):9-25.
  [17]孙建琴,黄承钰,莫宝庆,等.中国五大城市老年人营养风险调查报告[A]//杭州:中国营养学会第十一次全国营养科学大会暨国际DRIs研讨会[C].2013.
  [18]刘翠兰.高校如何培养适应老龄社会需求专业人才的探讨[J].老龄科学研究,2014,2(2):29-36.
  [19]张渝成,吴正吉,唐雪雁,等.专科老年护理专业人才培养核心能力体系的构建[J].科学咨询(科技·管理),2017(10):30-31.
  [20]李丽珠,郝伟平,袁国萍.“医养融合”老年护理改革的实践与发展[J].中国护理管理,2014,14(6):656-658.
  [21]区绮云.融合中医理念的老年护理人才培养模式研究与思考[J].卫生职业教育,2016,34(20):83-84.
  [22]石义容,温敏,胡慧,等.中医护理干预对社区老年轻度认知障碍患者的效果研究[J].中华护理杂志,2017,52(11):1299-1303.
  收稿日期:2019-2-18;修回日期:2019-3-5
  编辑/张建婷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355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