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强直性脊柱炎疼痛、受限、驼背诊治要点

作者:未知

  【摘  要】强直性脊柱炎在临床中又被称之为类风湿脊柱炎,主要以发热、恶心为早期临床表现,后逐渐产生下腰部位疼痛、肢体僵硬、肌肉痉挛等症状,后期以骶髂关节疼痛、可累及脊柱产生压痛、僵硬等疼痛感。该症在临床受到广泛重视,多名研究者展开对该症的诊治研究,现笔者搜集查阅相关资料,就强直性脊柱炎的疼痛、受限、驼背诊治要点研究展开综述。
  【关键词】强直性脊柱炎;疼痛、受限、驼背;诊治要点
  【中图分类号】R68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3783(2019)05-0289-02
  强直性脊柱炎(Ankylosing Spondylitis 简称AS)作为脊柱附着点炎症、骶髂关节炎症为主要病症的临床疾病,相关于HLA-B27,某些如克雷白杆菌的微生物和易感染患者本身组织存在共同抗原,能够引发异常免疫应答,四肢大关节与椎间盘纤维环,以及附近结缔组织产生纤维骨化,和关节强直性作为主要病变特点的慢性炎症[1]。强直性脊柱炎隶属临床风湿病这一范畴,同时也作为血清阴性脊柱炎其中的一种关节病,但是还尚未明确病因,因此所致不同程度的肺、眼、骨骼、肌肉等病变。
  1 强直性脊柱炎难治的原因
  强直性脊柱炎作为临床中一种免疫性疾病,有多名研究者表示该病通常密切相关于遗传、基因等因素。对于此类致病因通常治愈难度较大,且目前临床尚未研发彻底治愈的药物方法。也有研究者认为就目前该病的临床诊疗手段来讲,几乎没有治愈的可能性,在患者家庭条件允许的前提下,可以通过注射肿瘤坏死因子拮抗剂来缓解病情的发展,同时患者自身也应当加强肢体关节功能锻炼,避免关节僵硬等并发症发生。同时也有人表示强直性脊柱炎引起脊柱的小关节和韧带的病变,会留下脊柱畸形,对患者的生活质量造成严重影响[2]。
  2 强直性脊柱炎疼痛诊治要点
  临床中对强直性脊柱炎疼痛病症的临床诊治,该病的临床最好诊断线索是患者的自身症状,关节体征以及关节外表现还有家族病史[3]。强直性脊柱炎以下腰背部发僵以及疼痛作为早期主诉症状,由于腰背痛作为人群表示普遍存在且常见的病症,因此不易及时鉴别。在临床诊断时,需要注意脊柱炎所引发的炎性疼痛区别于其他原因所引发的非炎性疼痛:[4](1)40岁以前出现背部不适;(2)病发情况比较缓慢;(3)症状持续超出3个月时间;(4)背部疼痛伴随早晨发僵;(5)背部不适且活动之后症状逐渐减缓消失。针对如上疼痛情况超出4项符合,即炎性疼痛。对于疼痛症状的临床治疗有研究者提出可以采用药物治疗,运用双氯灭痛、消炎痛等止痛药物,甲氨蝶呤等免疫抑制剂、以及地塞米松和强的松等激素类药物,表示运用止痛药物能够有效缓解疼痛且减缓肢体肿胀,但是病情控制效果较差。也有人表示患者假若长期服用激素类镇痛药物,极易引发胃肠功能发生紊乱,所致胃肠溃疡出血以及关节类破损最终致残症状。
  3 强直性脊柱炎关节受限诊治要点
  对于强直性脊柱炎的关节受限症状,以患者的骶髂关节和椎旁的肌肉产生压痛感,作为早期主要的阳性体征症状。随着病情逐渐发展该病会出现腰椎前凸不平,脊柱的多方向产生活动受限,缩小胸廓的扩展范围以及颈椎后突。那么在进行临床诊断中,徐晓剑[5]等人认为可以采用枕臂试验、胸廓扩展、Schober试验、骨盆按压、Paterick试验(下肢4字试验)。对于关节受限临床治疗主张推拿理疗,有研究者通过运用展筋、理筋、揉滚等多种手法,可以在经络以及穴位上施术,从而疏通经脉松解黏连组织。也有人表示可配合中药治疗,可以熏蒸、冲洗、外敷,从而渗透药理作用达到活血,扩张肌肤促进体内血液循环,缓解关节疼痛受限症状,进而恢复骨关节的运动功能作用[6]。
  4 强直性脊柱炎驼背诊治要点
  针对强直性脊柱炎驼背的临床诊断,王军, 黄健[7]认为可以采用X线诊断方法,通过X线片诊断软骨的下骨缘模糊、骨质糜烂且关节间的骨关节间隙表模糊,骨密度增加及关节融合。通常依照X线片骶髂关节炎的主要病变程度,划分为5级:0级为正常、I级可疑、II级有轻度骶髂关节炎;III级中度骶髂关节炎、IV关节融合强直。针对临床疑似病例,X线片尚未明确及II级以上双侧骶髂关节改变者,需要计算机断层CT检查。对于骨关节畸形临床主张手术治疗,从而改善症状增进骨关节功能[8]。陈志鹏[9]认为可以运用微创手术,对免疫类系统神经重新支配,对于沉积免疫复合物彻底消除,也实现了免疫功能的有效调节,确保营养供给充足,改变畸形抑制病情发展。
  结语
  AS作为骨关节及脊柱关节周围组织产生侵袭类炎性病症,有较多的致病因且该病根治较难。在临床中应当以改善患者血液循环,修复免疫功能增强骨细胞的代谢速度,提高患者自身的機体免疫力治疗为主,经过及时诊治帮助患者正常生活。
  参考文献
  [1] 高薇. 强直性脊柱炎驼背并髋关节僵直人工全髓关节置换术的护理[J]. 养生保健指南, 2016(51).
  [2] 李晔, 仉建国, 金今. 1例严重强直性脊柱炎患者的骨科治疗——骨科经典病例大赛个案报道[J]. 中华关节外科杂志(电子版), 2018, 12(1):121.
  [3] 钟汉, 董光富, 张晓, et al. 强直性脊柱炎并发严重Anderson病变一例[J]. 中华风湿病学杂志, 2016, 20(2):121.
  [4] 李婷, 陈君立, 郑宝林, et al. 补肾疏肝养血法对强直性脊柱炎伴抑郁状态的疗效观察[J]. 内蒙古中医药, 2017(03):88-89.
  [5] 徐晓剑, 王大勇, 吴彧, et al. 全髋关节置换术治疗强直性脊柱炎髋关节强直[J]. 浙江临床医学, 2016, 18(10):1862-1863.
  [6] 张博. 全髋关节置换术治疗强直性脊柱炎致髋关节骨性强直疗效分析[J]. 医学理论与实践, 2017(6).
  [7] 王军, 黄健, 郭伟康. 全髋关节置换术治疗强直性脊柱炎并髋关节强直的临床疗效分析[J]. 中国临床新医学, 2016, 9(7):598-601.
  [8] 钱维明, 成雯雯, 徐立胤, et al. 强直性脊柱炎重度脊柱后凸畸形患者行截骨矫形术的体位护理[J]. 中华护理杂志, 2018, 53(09):25-27.
  [9] 陈志鹏, 刘振华, 岑水忠, et al. 骶髂关节穿刺术及其在强直性脊柱炎早期诊断中的应用研究进展[J]. 中华解剖与临床杂志, 2017, 22(5):43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9856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