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城市安全风险评估实践

作者:未知

  摘 要:为探讨国内城市安全风险评估实现路径,分析深圳等城市安全风险评估方法和工作流程,指出我国暂无统一的风险评估模式和工作指南,并借鉴国外相关经验做法,提出城市安全风险评估完善建议。
  关键词:城市安全;风险评估方法;风险评估实践
  中图分类号:TU984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2095-2945(2019)21-0050-02
  Abstract: In order to explore the realization path of domestic urban public safety risk assessment, this paper analyzes the methods and work flow of safety risk assessment in Shenzhen and other cities, points out that there is no unified risk assessment model and work guide in China, and draws lessons from the relevant experiences and practices of foreign countries. Some suggestions on how to improve the urban safety risk assessment are put forward.
  Keywords: urban public safety; risk assessment method; risk assessment practice
  引言
  我国正处在城市化高速发展阶段,城市运行系统日益复杂,城市安全发展面临新形势,特别是近年来一些城市发生重特大生产安全事故,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与人员伤亡,城市公共安全受到社会普遍关注。2018年1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推进城市安全发展的意见》,提出健全城市安全防控机制,对城市安全风险进行全面辨识评估。2007年11月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突发事件应对法》规定“省级和设区的市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内容易引发特别重大、重大突发事件的危险源、危险区域进行调查、登记、风险评估”。因此,开展城市安全风险评估,健全公共安全体系具有重要意义。
  1 风险评估实践
  通过公开报道的资料,目前已开展风险评估的城市有深圳、广州、宁波、上海、天津、北京等,深圳市于2013年11月公开发布了《深圳市公共安全白皮书》,以下主要介绍深圳、广州、宁波城市安全风险评估工作实践情况。
  2012年,深圳市率先启动城市公共安全风险评估,包括自然灾害、事故灾难、公共卫生、社会安全4个领域,一是制定工作方案、工作指南等文件,为评估工作提供统一规范;二是风险分析分级,邀请专家团队辨识分析可能造成较大影响的风险,对识别出的风险按照风险矩阵图评定等级,采取相应措施;三是发布公共安全白皮书,推动城市安全发展[1]。根据近年来城市公共安全风险变化趋势,深圳市2016年再次启动城市公共安全评估工作,以期在2012年城市风险评估工作基础上掌握存量风险源的变化情况并辨识新的风险源。
  2015年,广州市开展城市安全风险评估,在前期调研的基础上工作组对广州市行政区域工业风险单元、城市人员密集场所单元、城市公共设施单元等3类风险单元,34种风险源进行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风险评估,辨识出一级特别高风险单元和二级高风险单元并绘制了城市安全风险地图,为下一步开展广州城市安全规划找准方向[2]。
  2015年,宁波市开展城市安全风险评估,采用矩阵风险分析方法,评估出12大类36小类主要风险源[3]。2017年,宁波市北仑区进一步开展城市风险评估工作,采用国际风险控制协会IURAP城市风险评估方法,以北仑区现有街道为网格划分11个研究单元,然后对各单元内的风险源从危害、暴露、脆弱性3个角度,结合技术因素、经济因素等13个维度评估风险值,共辨识危害709个[4]。
  风险评估在我国尚处于探索阶段,各城市风险评估方法和工作流程等不尽相同,如上述三个城市风险评估单元划分就不一致,另外暂无统一的风险评估模式和工作指南,对于不同城市间的风险评估实践交流和评估结果的应用具有一定影响。
  2 国外相关做法及启示
  2.1 完善制度设计
  通过完善法律法规,建立城市风险评估管理架构,明确相关方风险评估职责和流程,鼓励引导生产经营单位和公众,将好的实践做法制度化,实现有据可依,有规可循。如英国《民事紧急状态法》构建了“中央-地区-地方”三级风险管理架构,建立了“风险登记簿”制度,中央政府负责识别并评估今后五年将对全英国形成影响的风险,经过对机密信息处理后,编制《全国风险登记薄》,对全社会公开[5,6]。
  2.2 加强基础研究
  结合国内城市实际情况,加强理论方法研究,通过各地实践研究总结,形成普遍认可接受的风险评估方法,从而不同城市的风险评估工作能够相互借鉴经验,持续完善风险评估工作。如日本东京制定了《地震相关地域危险度测定调查报告书》,规定从建筑物危险度、火灾危险度、避难危险度三个方面开展地震危险度评估[7]。
  3 结束语
  (1)国内少数城市已开展风险评估实践,处于起步阶段,暂无统一的风险评估方法和工作指南,对于风险评估实践交流和评估结果的应用具有一定影响。
  (2)提出完善城市风险评估的两点建议,通过完善制度设计,明确管理架构、流程和注重公众参与,实现风险评估工作制度化,另外通过加强基础研究,形成普遍认可、广泛应用的风险评估方法,实现风险评估工作规范化。
  参考文献:
  [1]深圳市应急管理办公室.强化风险管理 夯实安全基础——深圳市开展城市公共安全风险评估并发布公共安全白皮书[J].中国应急管理,2014(10):27-33.
  [2]中国安科院承担的《广州城市安全风险评估》项目顺利通过专家评审[J].中国安全生产科学技术,2016,12(6):24-24.
  [3]曾明榮,任智刚,何奕.评估城市风险 构建长效机制[J].现代职业安全,2016(4):107-109.
  [4]北仑区“三到位”推进城市风险评估工作[EB/OL].http://www.zjsafety.gov.cn/cn/gdxx/nbs/291498.shtml.
  [5]严荣.英国伦敦的城市风险评估体系及其启示[J].北京规划建设,2010(6):51-53.
  [6]钟开斌.伦敦城市风险管理的主要做法与经验[J].国家行政学院学报,2011(5):113-117.
  [7]钟开斌.国际化大都市风险管理:挑战与经验[J].中国应急管理,2011(4):14-1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90031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