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大陆高血压健康素养研究的文献计量分析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隨着中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加重,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本文旨在探究中国大陆高血压健康素养的研究现状。方法  利用中外文数据库检索2008~2018年研究中国大陆高血压健康素养的文献,从研究内容、发表年度、作者单位、研究方法、影响因素、干预手段和测评工具等角度,对纳入的38篇原始性研究论文进行了统计与分析。结果  ①涉及调查研究的文献有38篇,占纳入文献的100.00%,主要通过问卷调查的形式来调研,涉及到测评工具类的文献占86.84%;关于高血压健康素养的研究从2011起稳步增长,2017年出现了高峰;发文数量居于前4位的发文机构分别为新疆医科大学、中南大学、延边大学和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主要集中在广东、北京、山东、新疆和湖南等地区;②68.42%(26/38)的文献采取了横断面研究,是流行病学描述性研究的一个主要方法;③高血压健康素养的最主要的影响因素为文化程度、干预手段、年龄、收入与职业;④干预手段包括传统健康教育干预法、回授法、护理干预、微信精准健康科普和团队式个体化健康管理;⑤大部分使用普适性测评工具,其中使用较多的中文普适性测评工具是中国公民健康素养,其次墨尔本大学Jordan教授等编制的健康素养管理量表(HeLMS)量表。结论  建议医疗卫生管理机构制定权威的高血压健康素养测评工具,规范评价指标体系,积极引入信息技术,为患者获取健康教育知识、进行健康自我评价与管理提供方便快捷的手段,以促进高血压人群健康素养整体水平的提高。
  关键词:高血压;健康素养;文献计量学
  中图分类号:G353.12                               文献标识码:A                                 DOI:10.3969/j.issn.1006-1959.2020.09.001
  文章编号:1006-1959(2020)09-0001-06
  A Bibliometric Analysis of the Research on Hypertension Health Literacy in Mainland China
  CHEN Yan-hua,FANG Meng-ya,GENG Jin-song,JIANG Kui
  (Department of Medical Informatics,Medical College of Nantong University,Nantong 226001,Jiangsu,China)
  Abstract:Objective  With the increasing aging trend of the Chinese population, the health literacy of patients with hypertension has received more and more attention. This article aims to explore the research status of hypertension literacy in mainland China.Methods  Chinese and foreign language databases were used to search the literature on hypertension health literacy in mainland China from 2008 to 2018.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research content, publication year, author unit, research methods, influencing factors, intervention methods and evaluation tools, the original 38 articles were included. Statistics and analysis of sexual research papers.Results  ①There are 38 literatures related to investigation and research, accounting for 100% of the included literature, mainly through questionnaire surveys, and literatures related to evaluation tools accounted for 86.84%; research on hypertension health literacy has grown steadily since 2011, in 2017,there was a peak in the year; the top four publishing organizations were Xinjiang Medical University, Central South University, Yanbian University and the First Affiliated Hospital of Dalian Medical University, mainly concentrated in Guangdong, Beijing, Shandong, Xinjiang and Hunan; ②68.42% (26/38) of the literature adopted a cross-sectional study, which is a major method of descriptive epidemiological research; ③The most important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health literacy of hypertension are education level, intervention method, age, income and occupation; ④Intervention methods include traditional health education intervention method, feedback method, nursing intervention, WeChat accurate health science and team-based individualized health management; ⑤Most use universal assessment tools, including more Chinese universal assessment the tool is the health literacy of Chinese citizens, followed by the health literacy management scale (HeLMS) scale compiled by Professor Jordan of the University of Melbourne.Conclusion  It is recommended that medical and health management agencies develop authoritative hypertension health literacy evaluation tools, standardize evaluation index systems, and actively introduc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to provide patients with convenient and quick means to acquire health education knowledge, conduct health self-evaluation and management, and promote hypertensive people the improvement of the overall level of health literacy.   Key words:Hypertension;Health literacy;Bibliometrics
  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和不良生活方式增多,我国的高血压患病率迅速上升,并呈年轻化趋势[1]。长期的高血压病程不仅给患者本人及其家庭带来巨大负担,也给国家医疗卫生保健系统带来很大压力。健康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基础条件,也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必然要求。健康素养是(health literacy)指个体具有获取、理解和处理基本的健康信息和服务, 并运用这些信息和服务做出正确判断和决定,维持和促进健康的能力[2],在高血压等慢性病的管理中发挥着重要作用,低水平的健康素养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慢性病有效管理的主要障碍,影响到个人的自我保健技能。高水平的健康素养可以促使个体加强对自身健康状况的关注、控制疾病进程,进而预防高血压的发展。本文利用中外文数据库检索与中国大陆高血压健康素养相关的期刊论文,并从影响因素、测评工具、研究方法和研究内容等方面进行统计与分析,以探讨我国高血压健康素养的研究现状,为提高高血压患者的健康素养水平提供参考。
  1资料与方法
  1.1检索策略  选取知网、万方、维普3个中文期刊数据库和2个外文数据库(PubMed、EMBase)进行文献检索。中文期刊数据库采用的检索策略:检索词和逻辑关系为“健康素养 AND高血压”,知网和万方期刊库的检索途径为“主题”(包括篇名,关键词和摘要),在维普期刊库中的检索途径为“题名或关键词”,时间限定为2008~2018年,其他限定条件均使用默认选项。外文数据库采用的检索策略:检索词和逻辑关系为‘health literacy’AND(hypertension OR‘high blood pressure’)AND(China OR Chinese),检索途径为“TI/AB”,出版时间为2008~2018年,语种为英语,其他限定条件均使用默认选项。截止2019 年8月31日(实际检索日期),文献筛选流程见图1。
  1.2纳入与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①研究中国大陆高血压健康素养的中英文原始研究文献;②对高血压人群健康素養开展调查研究的文献;③对高血压人群进行健康素养干预研究的文献;④研究高血压健康素养评价指标的文献。排除标准:①无数据支持或数据不完整或不清晰的文献;②综述、评论、新闻等文献;③重复发表的文献。
  1.3数据提取  通过阅读分析纳入文献,提取如下数据:研究内容、发表年度、作者单位、研究方法、影响因素、干预手段和测评工具,并将这些数据导入Excel中进行统计分析。
  2结果与分析
  2.1纳入文献的研究内容  从4个角度分析文献的研究内容。涉及调查研究的文献有38篇,占纳入文献的100.00%,主要是通过问卷调查的形式来调研特定高血压人群的健康素养[3-7];其次涉及到测评工具类的文献有33篇,占纳入文献的86.84%。关于高血压健康素养的测评工具,最初使用的是基于普通人群健康素养的普适性测评工具,如基于中国公民健康素养66条的调研,国外的成人医学素养快速评估(the rapid estimate of adult literacy in medicine,REALM)等[7-9],首个针对高血压健康素养的测评工具HBP-HLS是在2012年由美国的Miyong T.Kim教授提出的[10];涉及到影响因素类的文献有21篇,占纳入文献的55.26%。关于高血压健康素养影响因素的研究始于2012年,主要包括年龄,文化程度和干预手段等[4,6,11,12];涉及到干预手段的文献有12篇,占纳入文献的31.58%。将健康素养用于高血压患者的干预研究始于2014年,应用回授法、护理干预、微信精准健康科普、团队式个体化健康管理等 干预手段,使高血压患者的健康素养水平明显提  高[5,9,13,14],有助于疾病的治疗和患者的自我管理。
  2.2纳入文献的年度分布  纳入文献的年度分布见图2,关于高血压健康素养的研究从2011起稳步增长,2017年出现了高峰,可能与2016年党中央、国务院公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坚持预防为主,推行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促进了健康素养研究的发展有关。
  2.3纳入文献的作者单位和省市分布  按第一作者所在地区和单位进行排名,发文数量居于前4     位 的发文机构分别为新疆医科大学[6,8,15,16]、中南大学[10,17,18,19]、延边大学[20-22]和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12,23,24]。新疆医科大学和中南大学的研究内   容主要集中在对高血压健康素养现状的调查及   影响因素的分析上;延边大学侧重于对朝鲜族高 血压健康素养的研究,见表1;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研究则主要集中在患者的自我管理能力与行为对于健康素养所产生的影响。从省市分布来看,研究主要集中在广东[5,7,9,25-27]、北京[14,28-30]、山东[4,12,24]、新疆[6,8,15]、湖南[18,19]等地区。排名前5位的发文量占总数的68.42%。从地区分布来看,华东、华南和华北的发文量相当,均为8篇,各占发文总量的21.05%;西北地区发文量5篇,占13.16%;东北地区发文量4篇,占10.52%;华中地区4篇,占10.52%;西南地区发文量1篇,占发文总量的2.63%,相对偏少,见表2。
  2.4纳入文献的研究方法  68.42%(26/38)的文献采取了横断面研究[10,20,21],是流行病学描述性研究的一个主要方法。研究者在研究高血压健康素养的过程中,利用该方法对特定时点内高血压健康素养的分布状况的资料进行收集、描述;有31.58%(12/38)的文献采用了对照研究来探索某一干预手段对高血压健康素养的影响效果[7,8];只有1篇文献采用了队列研究,这与队列研究组织难度大,随访时间长,容易造成失访偏倚有一定关系[31]。   2.5高血壓健康素养的影响因素  高血压健康素养的最主要的影响因素为文化程度、干预手段、年龄、收入与职业。文化程度与高血压健康素养呈正相关关系,文化程度越高,患者的健康素养越完善;有效的健康素养干预手段对促进健康素养起重要作用;年龄与高血压健康素养呈负相关关系,患者年龄  越大,其健康素养水平越低。具备较高健康素养   的患者能够更多地接受外界提供的有效健康教育 生活与方式的指导。在制定提高高血压健康素     养的政策与策略时,应重点关注文化水平低和老年人群[6,12,18,20,26,28,29,32,33],见图3。
  2.6 高血压健康素养的干预手段  高血压健康素养研究中使用的干预手段包括传统健康教育干预法、回授法、护理干预、微信精准健康科普和团队式个体化健康管理。回授法作为健康教育干预法中的一种新型教育方法,在临床实践中得到了很好的应用,其主要是通过对患者或家属宣教,让其重复所获得的信息或技术动作,由护士纠正不正确信息的一种教育方法;团队式个体化健康管理通过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分级诊疗单位对高血压患者建立档案分级管理,由全科医生、社区护士及其他护理人员通过分工协作对高危险因素进行检测监测干预,共同实施管理干预,干预后的高血压健康素养水平、知识技能和行为较干预前都明显提高;微信精准健康科普标志着信息技术应用的开始,让患者通过微信公共平台获得精准的医疗科普信息,从而可以改善患者的服药依从性及健康行为[7-9,13,14,25,26,34,35],见图4。
  2.7高血压健康素养的测评工具  在纳入文献中,评价高血压人群的健康素养大部分使用普适性测评工具,其中使用较多的中文普适性测评工具是中国公民  健康素养66条,包含了我国居民必须掌握和理解  的健康素养基本相关信息[8,9];其次有多项研究使用 了墨尔本大学Jordan教授等编制的健康素养管理  量表(health literacy management scale,HeLMS)量  表[12,17,23]。美国John Hopkins大学Miyong Kim 在“Health Literacy Intervention for Korean Americans with HBP”课题中构建的测评工具(简称HBP-HLS)是首个针对高血压健康素养设计的,侧重于书面素养和功能性健康素养方面的测评,具备较高的信度和较强的效度,被视为评估高血压健康素养的可行性测评工具,我国高血压健康素养评价的多项研究使用了该测评工具[18,20,21,33]。北京大学曾庆奇等设计的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调查问卷也可对相关人群进行有效的测评[14,28,30],但我国目前仍缺少适合中国国情的具有权威性的高血压健康素养测评工具,见图5。
  3总结
  本文利用文献计量法,从研究内容、发表年度、发文机构、研究方法、影响因素和测评工具等角度,对我国大陆高血压健康素养研究现状进行了总结和分析。我国对于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的研究自2011年起有较好的发展,研究者覆盖全国多个省市的医疗卫生机构,在普遍开展对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水平调查研究的基础上,相关的干预研究逐渐引起重视。研究者创新有别于传统健康教育方法的干预手段,并开始将信息技术纳入其中。大部分的研究采用横断面研究或对照研究的方法来描述健康素养的分布或干预手段的效果。对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水平的评价目前更多地依赖于普适性测评工具,缺少适合我国国情的有指导意义的高血压健康素养测评工具。高血压健康素养与文化程度、干预手段、年龄、收入与职业等因素密切相关,需重点关注低收入、低文化的老年人群。建议今后的研究中由国家医疗卫生管理机构制定权威的高血压健康素养测评工具,规范评价指标体系,统一评价标准;积极引入信息技术的应用,尤其是要开发适用于中青年高血压患者的移动通讯设备端APP,为他们获取健康教育知识、进行健康自我评价与管理提供方便快捷的手段,以促进高血压人群健康素养整体水平的提高。
  参考文献:
  [1]陈国玉,吴静,朱小玲,等.高血压相关知识的调查及生活方式对血压的影响[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3(16):2230-2231.
  [2]Nutbeam D.Health Promotion Glossary[J].Health Promot Int,1998,13(4):349-364.
  [3]朱晟睿.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自我健康管理能力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中西医结合护理(中英文),2018,4(12):11-14.
  [4]赵红.农村中老年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及影响因素分析[J].医学信息,2013(14):367-368.
  [5]苏秋杏.居民健康素养综合干预对糖尿病合并高血压患者治疗效果观察[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5,36(31):4732-4733.
  [6]刘贵珍,何桂香.老年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影响因素分析[J].卫生软科学,2015,29(10):655-659.
  [7]吴秋兰,刘小红,李启芬.健康教育与干预对社区健康素养、高血压和糖尿病的影响[J].中国医药科学,2014(6):172-174.
  [8]李燕飞,刘永兵,陈艳莉.Teach-back方法在养老机构老年人高血压健康素养教育中的应用[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5,23(10):762-765.
  [9]胡秀香,温玉兰.回授法健康教育对养老机构老年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的影响[J].现代临床护理,2017,16(5):51-55.
  [10]Zhang Q,Yang L,Zhang J,et al.Cross-Cultural Validation of the High Blood Pressure Health Literacy Scale in a Chinese Community[J].PLoS One,2016,11(4):e0152182.   [11]劉禾,徐水洋,王磊,等.浙江省15~69岁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水平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慢性病预防与控制,2016,24(5):343-347.
  [12]桑甜,丁淑贞,王建荣.中老年高血压病患者健康素养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实践与研究,2017,14(13):1-4.
  [13]魏海斌,邓雅琦,胡园,等.微信精准健康科普对高血压病患者服药依从性的影响[J].中国卫生信息管理杂志,2018,15(6):80-82,88.
  [14]温秀芹,刘菊红,赵洁,等.团队式个体化健康管理对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及健康状况的影响[J].中华健康管理学杂志,2015(4):285-290.
  [15]何桂香,马国芳,刘贵珍.乌鲁木齐市不同民族老年高血压患者的健康素养调查[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21):221-223.
  [16]何桂香,刘桂珍,努尔阿米娜.维族老年高血压患者改善健康意愿及其影响因素[J].中国老年学杂志,2017,37(16):4124-4126.
  [17]张庆华,代亚丽,雷阳,等.乌鲁木齐市社区高血压患者疾病相关健康素养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护理管理杂志,2014,14(7):462-464.
  [18]张庆华,张静平,代亚丽,等.新疆牧区哈萨克族高血压患者疾病相关健康素养现状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心血管病防治知识(学术版),2014(6):7-9.
  [19]张庆华,张静平,代亚丽,等.哈萨克族与汉族高血压患者疾病相关健康素养及血压达标影响因素比较[J].中国公共卫生,2015,31(8):1020-1025.
  [20]李彩福,李现文,李春玉.朝鲜族老年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12,28(5):1-4.
  [21]李现文,李春玉,Kim M,等.决策树与Logistic回归在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预测中的应用[J].护士进修杂志,2012,27(13):1157-1159.
  [22]Li CY,Ham H,Kim M,et al.Factors Related to Risk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 Among Older Korean Chinese With Hypertension[J].Asian Nursing Research,2011,5(3):164-169.
  [23]桑甜,丁淑贞,路岩,等.健康素养对原发性高血压病人自我管理行为的影响[J].护理研究,2017,31(33):4234-4237.
  [24]桑甜,丁淑贞,王建荣.健康素养在门诊原发性高血压患者自我管理和社会支持的中介作用[J].护理管理杂志,2017,17(5):327-330.
  [25]蔡理荣,陈兴亮,卢卫国.提高居民健康素养水平对社区高血压病防治的影响[J].新医学,2013,44(12):836-839.
  [26]钟燕平,赵菲,胡淑芬,等.视频教育结合回授法在提高老年高血压病患者健康素养和血压控制水平中的作用[J].现代临床护理,2018,17(2):40-45.
  [27]王伟民,彭碧婷,刘小霞,等.居民健康素养综合干预对糖尿病合并高血压的效果观察[J].中国基层医药,2015(8):1190-1193.
  [28]孙凯歌,吴士艳,胡康,等.北京近郊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现状及与血压控制的关联[J].中国健康教育,2017,33(8):684-689.
  [29]曾庆奇,常春,蒋莹.健康素养与高血压健康管理的关系[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14,46(3):492-497.
  [30]温秀芹,韩琤琤,赵洁.社区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利用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全科医学,2015(13):1518-1522.
  [31]Shi D,Li J,Wang Y,et al.Association between health literacy and hypertension management in a Chinese community:a retrospective cohort study[J].Internal&Emergency Medicine,2017,12(6):765-776.
  [32]Wang C,Lang J,Xuan L,et al.The effect of health literacy and self-management efficacy on the health-related quality of life of hypertensive patients in a western rural area of China:a cross-sectional study[J].International Journal for Equity in Health,2017,16(1):58.
  [33]万群群,李春玉,郭海滨,等.老年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与药物治疗依从性的相关性分析[J].护士进修杂志,2016,31(5):387-391.
  [34]郝玉凤,董景珍,杜玉苗.门诊高血压患者疾病相关健康素养教育对血压的影响[J].中国临床保健杂志,2014(1):87-88.
  [35]郁花,吕奇玮,陈勤龙.家庭医生组团式健康管理对高血压患者健康素养的影响[J].健康教育与健康促进,2017(1):31-33.
  收稿日期:2020-03-09;修回日期:2020-03-18
  编辑/肖婷婷
  基金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编号:71603138)
  作者简介:陈燕华(1993.9-),女,江苏南通人,硕士研究生,主要从事慢性病健康素养研究
  通讯作者:蒋葵(1968.4-),女,江苏南通人,硕士,副教授,主要从事慢性病健康素养等研究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523640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