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津冀城市群城镇化发展现状分析

作者:未知

  摘 要:京津冀城市群是继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群之后,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第三极,在推动中国区域经济增长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通过对京津冀城市群空间范围相关界定标准及典型界定方案的归纳总结,从人口及城镇化、经济发展水平、地方财政收入、固定资产投资、居民生活水平、生态环境建设等方面,对京津冀城市群建设现状进行分析,总结京津冀协同发展存在的问题。
  关键词:京津冀;城镇化;协同发展
  中图分类号:F299.21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673-291X(2019)07-0041-03
  京津冀城市群是继长三角、珠三角之后,中国区域经济发展的第三极,在推动中国区域经济增长尤其是带动中国北方区域发展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基于对京津冀城市群相关界定标准及典型界定方案的总结,从人口及城镇化、经济发展水平、地方财政收入、固定资产投资、居民生活水平、生态环境建设等方面对京津冀城市群建设现状及在国内城市群(经济圈)的地位进行分析,分析城镇化发展阶段,总结京津冀协同发展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人口及城镇化水平
  京津冀城市群总人口从1990 年的3 600万人增长到2015年的8 900万人,城镇化水平从21%同步增长到61%,年均增长1.7个百分点。1990年京津冀城市群城镇化水平为21%,处于城镇化发展的初期阶段;2000年城镇化水平达到32%,进入城镇化发展的中期阶段。同时,这也是京津冀城市群城镇化提升的高速发展期,2000—2015年十五年间,城镇化水平从32%提高到61%,年均增长1.9个百分点。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城镇化水平为61%,即将迈入城镇化发展的后期阶段。从分区域来看,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10个城市中,北京市城镇化水平最高,为87%;其次为天津(83%)、唐山(58%)、石家庄(57%),廊坊、秦皇岛位列其后,城镇化水平分别为53%、51%;城镇化水平较低的城市分别为沧州、保定、承德,城镇化水平分别为47%、45%、44%(见图1和下页表)。
  二、经济发展水平
  1990—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GDP总量从1 221亿元增加到60 335亿元。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从1990年的170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2 930亿元,第二产业增加值从1990年的635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24 200亿元,第三产业增加值从1990年的400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33 205亿元。三次产业比重从1990年的14∶52∶34演变为2015年的5∶41∶54,第一、二产业比重明显降低,第三产业比重升高。从分区域来看,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GDP总量较高的城市分别为北京、天津、唐山、石家庄,沧州、保定、廊坊次之,张家口、承德、秦皇岛GDP总量最低。三次产业结构差距明显,北京三次产业结构为0.8∶21.3∶78,第三产业比重最高;二产比重较高的城市分别为,唐山、保定、沧州、承德,第二产业比重超过50%;第一产业比重较高的城市分别为张家口、承德、秦皇岛,一产比重均在15%左右。
  三、地方财政收入
  1990—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财政收入呈现逐年递增、小幅波动的增长态势,从1990年的165亿元增长到2008年的4 036亿元,2009年出现小幅度下降,之后稳步增长,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财政收入为9 443亿元。从分区域来看,京津冀城市群10个城市中,北京市财政总收入最高为4 029亿元,占京津冀城市群财政总收入的42.6%,其次天津市的财政收入也较高,达到2 392亿元。河北省8个城市财政总收入均较低,石家庄、唐山最高,分别为681亿元、566亿元;其次为廊坊、沧州、保定,分别为407亿元、411亿元、326亿元;张家口、秦皇岛、承德财政收入最低,分别为231億元、206亿元、196亿元。
  四、固定资产投资
  1990—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从1990年的305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38 071亿元。从分区域来看,2015年天津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最高,为11 659亿元,其次为北京、石家庄、唐山,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分别为7 555亿元、5 108亿元、4 214亿元。
  五、居民生活水平
  本研究分别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以及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个指标研究京津冀城市群居民生活水平状况。1990—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从1990年的1 549元增长到2015年的2.73万元。从分区域来看,2015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为4.4万元;其次为天津,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3.2万元;石家庄、唐山、廊坊、秦皇岛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位列其后,分别为2.6万元、2.9万元、2.9万元、2.6万元;保定、张家口、承德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低,分别为2.2万元、2.1万元、2.1万元。
  1990—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从1990年的840元递增到2015年的1.2万元,2015年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2.36倍。从分区域来看,北京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最高,为2万元;其次为天津、唐山,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1.7万元、1.3万元。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较低的城市为张家口和承德,分别为0.75万元、0.71元。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是反映一定时期内人民物质文化生活水平的提高情况,反映社会商品购买力的实现程度,以及零售市场的规模状况。1990—2015年,京津冀城市群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呈现逐年递增的态势,从1990年的616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22 882亿元。从分区域来看,北京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最高,为9 091亿元;其次为天津、石家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分别为4 739亿元、2 427亿元。
  六、生态环境建设
  利用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以及建成区绿化覆盖率4个指标反映京津冀城市群生态环境建设状况。京津冀城市群城镇生活污水处理率逐年提升,从1990年的27%增长到2015年的94%。工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率呈现波动提升的增长态势,从1990年的60%波动增长到2015年的88%。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与建成区绿化覆盖率增长态势类似,其中,垃圾无害化处理率从1990年的61%增长到2015年的95%,建成区绿化覆盖率从1990年的13.16%增长到2015年的46%。
  京津冀城市群内城市层级结构不合理,京津冀城市群内的京津两大城市经济发展快,城市能级较高,而位于环京津冀城市群内的其他城市发展水平却相对较低,区域内的两级分化较为严重,缺少发挥“二传手”作用的中等城市和小城市,使得较低层级的城市不能很好地接受京、津的联动辐射,北京“龙头”和辐射带动作用难以充分发挥。区域产业梯度落差较大,导致北京科技输出基本上跳跃出京津冀,产业从北京向周边转移主要是低附加值的传统产业,科技成果在天津、河北产业化的比重较小。薄弱的城际连接通道制约了北京引领京津冀协同发展的步伐,京津冀重要城市与重要交通枢纽的连接仍十分不便,特别是京津至河北南部、河北东部、河北南部的交通设施建设仍远远落后于经济关联的程度。这样,北京和天津就会失去经济腹地,成为一个“孤立”的中心城市。没有生产要素和资源支持的经济腹地,北京和天津的辐射驱动能力非常有限,使得河北难以分享北京和天津的发展成果,河北也难以承担北京和天津之间的产业转移,不利于区域协同发展。
  参考文献:
  [1]  王德利.京津冀协同发展新思路[J].开放导报,2018,(3):109-112.
  [2]  安树伟,肖金成.京津冀协同发展:北京的“困境”与河北的“角色”[J].广东社会科学,2015,(4):5-1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5400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