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优化问题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文章主要针对中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中存在的房产占比过比、金融资产比例不平衡、金融资产组合风险分布极端化明显的问题,介绍了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置经验,并从借力专业财富管理机构、拓宽投资渠道、考虑家庭特征和实力三方面,提出优化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的科学建议。
  关键词:金融资产配置现状;金融资产配置问题;配置经验借鉴;配置建议
  家庭金融资产有效配置能够使得家庭获得财富增值、财务安全和自由,提升家庭的生活品质。和发达国家相比,目前多数中国家庭的资产配置还处于初级水平,突出表现为存款类的资产投资占比高,资产收入低。
  一、中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现状
  西南财经大学城市家庭金融调查中心报告显示,近几年我国城市家庭资产规模快速增长。2011年,家庭户均资产规模为97.0万元;2017年,家庭户均资产规模大幅增加到150.3万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7.6%。按年均7.6%的复合增长率推算,2018年,我国城市家庭的户均总资产规模将达到161.7万元,户均净资产规模达到154.2万元,户均可投资资产规模达到55.7万元。中国家庭财富逐年增加,财富总值已位列世界第二。中国家庭总资产中,房产的占比最高。2017年,中国我国家庭总资产中,房产占比高达77.7%,远高于美国的34.6%。从家庭财富的价值构成来看,房产净值贡献近70%的家庭财富。其中,房产净值占家庭财富的平均值为66.35%,城镇房产净值占家庭财富的比例为69.7%,农村房产净值占家庭财富的比例为51.34%。分地区看,东部地区、西部地区房产净值占家庭财富的比例都达到了三分之二,中部占比也达到58%。从家庭财富价值增长角度来看,房产净值的增长称为
  增长的核心因素。平均而言,2017年家庭人均财富增长额的68.74%是来自于房产净值的增长额。
  但是,中国家庭的金融资产占比仅11.8%,和日本、英国、法国等发达国家相比,配置比例较低。从全国金融资产配置看,42.9%为银行存款,股票仅占8.1%,基金仅有3.2%。从家庭总资产配置看,仅有0.96%的资产配置了股票,不足1%;仅有0.38%配置了基金。就中国纵向来看,近几年金融资产的规模不断增长。2017年全国家庭中,家庭财富的16.26%是来自于金融资产,其中现金、活期和定期存款是家庭最主要的人民币金融资产,占家庭金融资产的比重超过了八成。调查和访谈显示,家庭储蓄表现为较强的预防性动机,储蓄的目的主要是为应对子女教育、医疗、养老等。相比城镇家庭而言,农村居民的金融资产更加集中在低风险低收益的存款上。出于安全性、流动性的考虑以及习惯的影响,家庭多将储蓄存到大型国有商业银行、城乡商业银行和邮政储蓄银行。一些股份制银行的客户比重较低,有的不足1%。城市家庭中,有24.02的家庭经常去的银行分别是中国工商银行,有19.8%的家庭经常去的是中国建设银行,有11.97%的家庭经常去的是中国农业银行,有10.16%的家庭经常去的是中国银行。还有11.07%的家庭经常去的是邮政储蓄银行。农村地区和城市地区青睐的银行有所不同,有41.35%的家庭更愿意去农村商业银行或城市商业银行,有22.88%的家庭愿意选择邮政储蓄银行,有11.94%的家庭选择中国农业银行,有7.51%的家庭选择中国工商银行。
  据统计,中国家庭中,户主年龄在31-40岁的家庭,其总资产和可投资资产分别为303.4万元和118.0万元。户主年龄在41-50岁时家庭的总资产和可投资资产最高,分别为325.2万元和138.9万元。户主年龄在31-40岁时家庭平均年收入最高,达到25.5万元,其次为23-30岁的家庭,平均年收入23.8万元。2017年,城镇家庭的人均财富为274724元,农村家庭的人均财富为84099元,相比2016年,城镇家庭、农村家庭年增长幅度分别达到了14.46%、9.56%。分地区来看,东部地区的家庭人均财富水平达到261064元;中部地区为156273元,西部地区为114250元。
  调查显示,户主文化程度影响着家庭的人均财富。例如,户主文化程度为本科或本科以上的家庭人均财富是户主文化程度为小学或小学以下的家庭的3.06倍。家庭的房產占比基本随着户主受教育水平的提高而降低,学历为初中及以下的家庭,房产占比高达80.9%;高于本科及以上的学历家庭76.2%的占比。低学历水平的家庭,货币类产品配置明显高于其它学历水平的家庭,而债券和股票占比则明显低于其它学历水平家庭。
  二、中国城市家庭金融资产配置问题剖析
  (一)房产占家庭总资产比例过高。
  数据显示, 2017年中国家庭房产占家庭总资产比例高达77.7%,远高于美国的34.6%;而家庭总资产中金融资产的比例仅为11.8%,远低于美国42.6%的比例。较高的房产比例挤压了家庭金融资产的存量和增量,并抑制了家庭资产的流动性,不利于家庭资产的优化配置。
  (二)金融资产比例不平衡。
  我国家庭金融资产构成中,储蓄存款所占比例远远高于世界上其他国家平均水平。西南财经大学2016年 4 月 28 日发布的《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显示储蓄在家庭金融资产中占主要地位。2015年,家庭储蓄占家庭总资产的45.8%,现金持有占家庭总资产的5.3%,储蓄和现金资产占家庭总资产的比例超过50%。家庭持有储蓄和现金的动机主要是满足预防性需求,为子女教育、医疗支出、养老、应付突发事件等而持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2015年,现金资产和储蓄资产占中国家庭总资产为51.1%,而美国的比例仅为13.6%。
  家庭的投资品类缺乏多样性。数据显示,从家庭持有资产的类型来看,美国家庭持有现金和储蓄类资产的比例仅为13.6%,持有保险和养老金储备比例为31.9%,持有股票为35.3%,持有债券为5.9%,还持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金融资产。中国家庭,持有现金和储蓄类资产的比例为51.1%,占到家庭总资产的一半以上。其他有15.2%的比例为保险和养老金储备资产,有11.4%的比例为股票资产,0.4%的债券。从拥有投资品的数量来看,中国家庭仅仅拥有一种投资品的比例为67.7%,拥有两种投资品的比例为22.7%,仅有10.6%的家庭拥有三种或者三种以上投资品。相比美国来说,美国家庭拥有三种或者三种以上投资品的占比高达61%。   家庭商业保险参保率偏低,拥有商业保险的家庭成员不到15%。参保家庭成员中,10-18岁家庭成员参保率最高,为21.3% ; 10岁以下家庭成员,参保率为19.5% 。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中国家庭更关心未成年子女的安全和平安,易忽视对家庭顶梁柱的保障。
  在投资理财产品时,有54.6%的家庭能接受的是本金不能亏损,同时又期望获得较高的理财收益。家庭可接受的银行理财产品回报周期普遍较短,并没有做出长期理财规划。许多家庭接受的是1年及以下的回报周期,选择3个月内、3-6个月、6-12个月的家庭比例高达35.8%、37.2%和33.7%,
  (三)金融资产组合风险分布极端化现象明显,家庭风险的分布需要调整
  西南财经大学的家庭调查中心数据显示,风险低、收益低、流动姓高的现金和储蓄类资产占比为51.1%,是中国家庭金融资产的主要资产,大大超过其他类金融资产的占比。在中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组合中,风险组合分布也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特征。2015年,有14.7%持有高风险资产组合,有27.7%持有风险水平极低的资产组合,有11.5%的家庭持有风险中间水平的资产组合。有46.2%的家庭持有没有风险的投资资产组合。可以看出,风险水平极高的家庭占比较高,风险水平极低的家庭占比也比较高,而处于中间风险水平的家庭占比要少。对持有高风险资产组合的家庭来说,中国投资者的平均风险是30%,而美国高风险投资者的平均风险是15%。另外,还有11.7%的家庭存在明显的风险错配现象,一些风险偏好家庭反而持有风险水平极低的资产,2015占比为6.9%;一些风险厌恶家庭却持有风险水平极高的资产,2015年占比为4.8%。
  三、标准普尔家庭资产配置经验借鉴
  标准普尔家庭资产象限图把家庭资产分成四个账户,分别是现金资产(“要花的钱”) 、保障资产(“保命的钱”)、投资资产(“生钱的钱”)、稳健资产(“保本升值的钱”)。这四个账户作用不同,所以资金的投资渠道也各不相同。拥有这四个账户,并且按照固定合理的比例进行分配才能保证家庭资产长期、持续、稳健的增长。
  “要花的錢”这个账户保障家庭的短期开销,吃、出行、穿衣等日常开销都应该从这个账户中支出。
  “保命的钱”这个账户保障家庭应付突发事件、重大疾病等的支出,通常是专款专用。
  “生钱的钱”这个账户为家庭创造财富。通常,家庭持有风险高,收益也高的资产。比如,股票、基金、期货、期权等。
  “保本升值的钱”这个账户要保证本金不能有任何损失,但收益要稳定且高于现金和储蓄类资产,并能抵御通货膨胀。如大额定期存单、理财类产品、共同基金、商业保险等。
  美国的富人群体,投资股票和债券的份额占可投资性资产的比例接近四分之一。净资产100万至500万美元的人群中,股票、债券投资占可投资性资产的24%;净资产500万至2500万美元的人群,股票、债券占可投资资产的比例高达30%;而净资产2500万美元以上的人群,该比例反而下降到24%。
  (三)考虑家庭特征和家庭实力,做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
  1、以家庭的稳定收入和现金流为基础,首先满足“要花的钱”的需求,这部分就是现金资产;第二是满足“保命的钱”的需求,这部分就是保障资产,包括失业险、医疗险、意外险等;第三是“保本增值的钱,满足家庭生活品质的提高和孩子长期教育等需求;第四是“生钱的钱”,实现家庭的梦想。
  2、根据自己的风险偏好设定稳健类类资产和投资类资产的分配比例,尽可能投资自己熟悉的领域,确保风险可控;投资时考虑可接受的最大损失;投资时考虑可接受的最差流动性。
  参考文献:
  [1]虞斌,王珊.普惠金融视角下股票资产财富效应研究——基于江苏省城镇居民的实证分析[J].金融经济,2012,02:89-91.
  [2]陈斌开,李涛 . 中国城镇居民家庭资产—负债现状与成因研究[J].经济研究 , 2011(s1):55-66.
  [3]张燕. 家庭金融资产选择的行为偏好及影响因素研究[D]. 重庆:西南大学, 2016.
  [4]张川. 风险态度对我国家庭金融资产配置的影响分析[D]. 成都:西南财经大学,2016.
  [5]樊纲治、王宏扬. 家庭人口结构与家庭商业人身保险需求——基于中国家庭金融调查(CHFS)数据的实证研究[J].金融研究, 2015(7):170-189.
  作者简介:王沛珺,女,山西太原人,太原师苑中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8047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