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一带一路”项目融资现状与融资模式探析

作者:未知

  摘要: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实现各国互联互通,是沿线国家共建“一带一路”、推进全球化的关键举措,而融资问题始终是关系到基建项目能否顺利实施的关键。笔者利用数据及案例,对“一带一路”基础设施项目融资的特点、来源和模式进行研究,并以典型的交通类基础设施项目为案例,对不同融资来源在项目中的具体表现进行统计分析,包括资金占比和融资模式等,并针对投融资体系和相关金融机构提出合理化建议。
  关键词:“一带一路”;交通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案例研究
  中图分类号:F83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913X(2019)04-0035-04
  为响应“一带一路”互联互通政策,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投融资有了极大改善,如在国际铁路货运方面,为实现贸易融资形式多样化,重庆西部物流园联合入园企业和金融机构于2017年10月成功开具第一单铁路信用证,实现了铁路运单项下进口信用证融资,并积极向沿线国家宣传,获得各国认可,提高了国际结算效率。2018年3月23日,中欧班列(重庆)载着12台平行进口车抵渝,首次实现以铁路信用证作为国际结算方式批量化进口平行车,此举为陆上国际贸易结算和融资扫除了障碍。
  但由于沿线发展中国家整体经济水平较低,金融市场不够发达,资金供给严重不足,有关基础设施建设投融资错配的问题仍然是根本性问题,只有进一步探究当前经济背景下在建的基建项目投融资的效果,挖掘出存在的问题并提出改进方法,才能促进“一带一路”建设发挥更大的作用。
  关于基础设施项目资金问题,目前的融资来源主要分为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笔者在细分两类融资来源、总结“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融资特点的基础上,以交通类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案例为主体,利用具体项目数据对融资来源、各融资渠道在具体基建项目中的占比和表现进行分析,得出“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融资特点和投资偏好,并提出针对性建议。
  一、“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融资特点
  (一)资金需求量大,涉及多国家多币种的跨境金融合作
  首先,近年来沿线国家经济有所增长,亚洲开发银行(ADB)将其2018年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率从5.8%上调至6.0%,南亚是亚太地区增长最快的地区,将其2018和2019年的增长率分别定为7.0%和7.2%,在此经济环境下,必定会加大相关基础设施的投入。其次,“一帶一路”倡议提出后,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多方支持,项目不断增加,所需资金也迅速增多。根据ADB的预测,未来10年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需要8.22万亿美元,即每年需新增投入8 200亿美元基建资金。此外,由于“一带一路”包含的范围十分广阔,截至2018年5月,中国“一带一路”网披露的沿线国家已有72个,在合作中必将面临跨境支付、多币种交易结算的情况,传统的银行国际结算业务和小额汇款已无法满足当前的支付需求,这为跨境支付和跨境电商的兴起创造了条件。
  (二)基建周期和投资回收期较长,收益较低
  基础设施建设多为市政公用工程设施和公共生活服务设施,是为全社会的生活提供保障,建设工程非常庞大,建设周期长,因此需要较长的时间才能投入使用,而且由于基础设施所具有的公益性特征,建设成本高而经济收益低,带来的大部分是社会收益,投资回收的难度也高,比如地铁等基础设施,几乎每年都处于亏损运营状态。
  (三)存在不可忽视的隐性或显性风险
  首先,基建周期长意味着未来的风险较大,可能会难以吸引到多元化金融机构和市场资金的投资;其次,“一带一路”沿线有不少政治经济形势不太稳定的国家,除了需要面对项目本身的风险外,还需要面对国家经济社会动荡带来的风险,此类风险较难管控,也会导致许多投资方在投资时存在诸多顾虑或资金错配问题,融资形势愈发严峻。
  二、基建项目融资来源探析
  基础设施项目融资来源分为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两类,公共部门融资的提供机构包括国家和地方政府、国内政策性银行(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等)、专项投资基金(如丝路基金等)、传统世界多边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等),新型多边开发金融机构(如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以下简称亚投行),公共部门来源是基建项目最主要的融资来源;私人部门是指私人所拥有的企事业单位,来源于私人部门的融资属于资本市场的股权及债券融资,其在“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投资中参与程度较小,但实际上私人部门有时会比公共部门适合跨国投资,应当积极鼓励。
  以“印度班加罗尔地铁轨道工程线路R6”项目为例,来说明各大基建项目融资来源在项目中的具体表现。项目开始日期为2017年9月1日,结束日期为2021年12月31日,具体内容包括:建造7.5公里高架桥和6个车站;建造14.5公里的地下隧道和12个隧道地铁站;建设仓库;建造隧道通风系统和环境控制系统。具体项目成本和融资来源如下。
  从表1数据可知,该项目中融资的渠道主要有:印度政府、卡纳塔克邦政府、亚投行和欧洲银行,即融资渠道包括国家、地方政府和开发性金融机构,所有的融资来源都属于公共部门。该项目估计费用为17.85亿美元,卡纳塔克邦政府出资6.12亿美元(34%),是最大的出资方,欧洲银行提供两笔主权贷款,共计5.83亿美元(33%),亚投行提供3.35亿美元的主权贷款(19%),最后由印度政府出资2.55亿美元(14%)。
  三、基建项目主要融资模式
  (一)BOT模式(建设—运营—移交)
  BOT融资模式指东道国政府或地方政府与项目发起人专设的项目公司签订特许权协议,授予项目公司负责基建项目投融资、建造、经营和维护的权利,在特许期内,项目公司拥有投资建造设施的部分所有权,可向使用者收取适当费用来收回自身承担的成本,偿还贷款。特许期满后,项目公司将设施无偿移交给东道国政府。BOT模式下,投资者一般要求政府保证其最低收益率,一旦特许期内无法达到该标准,政府应给予特别补偿;利用资产(主要是基础设施)进行融资,具有无追索权项目融资的典型特点,建成项目投入使用所产生的现金流量成为偿还贷款和提供投资回报的唯一来源。   BOT模式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有不同的优点。对于发达国家可做到:减少政府债务和赤字;提高私营机构的效率。对于发展中国家存在以下优点:帮助政府承担由经济发展推动的对基建的强劲需求;加速促进技术转移和效率的提高。但由于BOT项目投资大、期限长、实施条件严苛,因此风险较大。
  (二)PPP模式(公私合作制)
  PPP模式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形成的一种合作关系,合作建设基础设施项目或其他公共服务设施等,通过签署合同来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利用合作保证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有利的结果,即“1+1>2”。该模式是为弥补BOT模式的不足而发展起来,一般形式为:政府部门与项目中标单位组成的特殊目的公司(SPC)签订特许合同(SPC一般由中标的建筑公司、服务经营公司或对项目进行投资的第三方所组成的股份有限公司),由SPC负责筹资、建设及经营,其从基础设施所获得的收益用来偿还贷款、债券等融资工具的利息,并向SPC的股东或合伙人分红。
  PPP融资模式有以下几点特点:是一种新型融资模式,以项目为主体,根据项目预期收益和政府扶持力度安排融资;风险分配合理,在项目初期就可实现风险分配,且政府分担部分风险,从而降低了融资难度,提高了融资成功的可能性;一定程度上使民营资本得到相应的补偿;有利于减轻财政负担,转变了政府在基建中扮演的角色。
  四、“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融资情况的案例分析
  以六个与公共交通相关的典型基础设施项目为主体,介绍各自的融资来源,探究“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融资的现状和问题。数据来源于亚投行官网,经手工整理计算取得,融资金额以百万美元计。
  (一)印度共和国中央邦农村互通项目
  项目由印度中央邦政府(GOMP)和中央邦农村道路发展局(MPRRDA)联合组织实施,起止时间为2018年5月15日— 2022年12月31日,项目由四个部分组成:一是道路升级、建设和维护;二是制度建设;三是道路安全管理能力的发展;四是设计、实施和管理支持。项目预计耗资5.02亿美元,融资计划包括三部分:一是由中央邦政府投入1.52亿美元(30%);二是从亚投行获得1.4亿美元主权贷款(28%),贷款最终期限为25年,包括5年宽限期,支付与银行标准利率有关的国家主权贷款标準利率;三是从世界银行(国际复兴开发银行)获得2.1亿美元主权贷款(42%),期限为25年,包括五年宽限期。该项目融资的金融机构分别为亚投行和世界银行,融资模式为发放贷款。
  (二)阿曼苏丹国港口商业码头和运营区开发项目
  项目由阿曼苏丹国经济特区管理局和杜古姆特别经济区管理局联合组织实施,目标是帮助杜古姆港口捕捉其全部经济潜力,通过提高运输效率、加强物流服务,促进矿产出口,降低供应链交货时间和成本。项目为商业码头建设所需的基础设施,包括港口通道、货物储存、终端建筑和操作区设施建筑,起止时间为2017年1月1日—12月31日。项目成本为3.53亿美元,由亚投行提供 2.65亿美元贷款(75%),贷款期限为25年,包括5年宽限期,以该银行标准利率为基础,杜古姆经济特区管理局出资0.88亿美元(25%)。该项目涉及的融资金融机构为亚投行,融资模式是发放贷款。
  (三)印度—班加罗尔地铁轨道工程
  项目由印度政府和卡纳塔克邦首府联合组织实施,目标是提供高效率和高容量,计划如下:1.建造7.5公里高架桥和6个高架站;2.建造14.5公里地下隧道和12个地铁站;3.建设仓库;4.隧道通风系统和环境控制系统。起始时间为2017年9月1日-2021年12月31日。项目成本为17.85亿美元,由印度政府投资2.55亿美元(14%),卡纳塔克邦政府投资6.12亿美元(34%),亚投行提供3.35亿美元(19%)主权担保贷款,欧洲投资银行提供两笔主权担保贷款,A笔为3.5亿美元(20%),B笔为2.33亿美元(13%)。该项目涉及的融资金融机构为亚投行和欧洲投资银行,融资模式为发放贷款。
  (四)格鲁吉亚巴统双车道公路项目
  项目由格鲁吉亚交通部和区域发展和基础设施部门联合组织实施,目标是改善格鲁吉亚东西向公路沿线的区域互联互通和道路交通效率。项目将建设一条约14.3公里长的新双车道公路,位于一条贯穿港口城市巴统的东西高速公路的关键路段。起止时间为2017年7月—2022年12月。项目所需总成本为3.152亿美元,由格鲁吉亚政府投资0.872亿美元(28%),亚投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各提供1.14亿美元(36%)主权贷款。该项目涉及的融资金融机构为亚投行和亚洲开发银行,融资模式为发放贷款。
  (五)其他项目
  巴基斯坦国家高速公路M-4项目:实施部门为巴基斯坦伊斯兰共和国和巴基斯坦国家公路管理局,目标是为确保巴基斯坦各部分之间互联互通,起止时间2016年6月—2020年6月。项目预计总成本为2.73亿美元,融资来源包括从亚投行和亚洲发展银行各获得1亿美元(36.6%)主权贷款,国际发展部(英国)拨款0.34亿美元(12.5%),巴基斯坦政府投资0.39亿美元(14.3%)。该项目涉及的融资金融机构为亚投行、亚洲发展银行和国际发展部(英国),融资模式为发放贷款。
  塔吉克斯坦杜尚别—乌兹别克斯坦边境道路改善项目:实施部门为塔吉克斯坦共和国及其交通部,目标是加强亚洲公路网络和中亚区域经济合作走廊的塔吉克斯坦部分的连接和流动性,将修复和升级位于阿维肯纳环路和杜尚别—乌兹别克斯坦边境公路西门之间5公里的路段,起止时间为2016年12月—2020年12月。项目总成本为1.059亿美元,融资来源包括亚投行提供0.275亿美元(26%)主权贷款,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提供0.625亿美元(59%)主权贷款,政府提供0.159亿美元(15%)资金,该项目涉及的融资金融机构为亚投行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融资模式为发放贷款。   五、项目融资总结与建议
  以上列示的六大公共部门项目融资主要来源于政府、传统世界多邊金融机构(如世界银行及下属银行等)和新型多边开发金融机构(如亚投行等),融资模式均为发放贷款。以上六大融资项
  从融资比例看,对于交通类基建项目,政府投入已不占绝对主导地位,以往政府部门通常会提供高达70%的基础设施资本投资,然而由于预算赤字和债务担忧的加剧,许多国家的政府已减少了基建投资,平均政府融资比例仅在27%左右,占主导地位的已变成了亚投行这类新型多边开发金融机构,其提供的主权贷款融资与世界银行及下属银行提供的贷款形成互补。此外,政策性银行、国有商业银行和专项投资基金等在“一带一路”交通类基建项目融资中的作用尚待开发。
  (一)构建多层次投融资体系
  首先,“一带一路”基建项目存在多种融资渠道,包括贷款、股权、债券、融资租赁及援助等。目前我国政府正在推动各国共同构建一个多层次的融资体系,为基建项目提供上述融资安排。当前政策性金融机构和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在项目中起到了良好的作用,要想构建多层次、多元化、多功能的金融机构体系,应引导商业性金融机构更好更快发展,推动此类金融机构(如商业银行等)与政策性金融机构、多边开发性金融机构协调合作,发挥综合作用。
  其次,目前贷款融资是最常见的融资方式,应鼓励多边开发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多提供利率低、期限长的优惠贷款,一般的商业银行也应更加积极地投入到基建项目中来。股权投资是另一种常见的融资方式,目前市场上大多是投资期限较短的私募股权投资,但由于基建项目建设周期长,这些短期投资无法满足资金需求。政府和银行机构可将一些中长期专项基金向交通类基建项目倾斜,如丝路基金、中国—东盟投资基金等。
  最后,目前基建项目融资来源大多是政府和各类金融机构等公共部门,但由于沿线国家大多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且人口密度大的发展中国家,基建资金需求量大,资金需求与供给难达到平衡,因此必须引入民间资本,政府和有关部门需支持和鼓励更多社会私人资本参与,如私营企业部门、养老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和保险公司等。PPP模式是一种鼓励私人资本与政府部门合作的融资模式,可通过大力推广和改进PPP融资模式来鼓励私企与政府合作,使私人资本参与到“一带一路”基建项目融资中。
  (二)推动金融机构金融创新,增强风险管控能力
  首先,建立金融创新发展理念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如通过促进金融机构发行绿色债券及提供绿色贷款来为“一带一路”基建项目提供绿色融资保障,鼓励各类金融机构使用创新型融资模式,积极参与基建项目融资。
  其次,成立创新的产品体系,可针对基建项目成立专项的产品体系,开发相关的融资产品,如中国建设银行就设立了“一带一路”专项贷款审批通道,支持国内优势企业在沿线国家进行基建项目建设。同时,亚投行作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重要融资平台,其使命是通过投资基础设施和其他生产部门,促进经济发展,创造财富,改善亚洲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亚投行的金融政策灵活又实用,它提供主权和非主权融资,其中非主权融资包括私企、国企、次主权和市政公债等,还能提供广泛的金融工具,如债务、股本、担保、债券、信用增级、基金等,应充分挖掘亚投行的效能。
  此外,在积极进行金融创新时还应增强金融机构的风险管控能力,增强风险预防意识,可运用金融工具优化资产组合配置来规避风险。金融机构应根据自身商业敏锐性审慎决策,实现同业互通,既要控制自身风险,也要帮客户避免非效率投资的情况。在投资决策时,要甄别海外风险特征,防范国别政治及经济风险,分析投资项目的可行性,理性开展项目投资。
  [责任编辑:金永红]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829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