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弗洛姆对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 继承与发展

作者:未知

  摘 要:马克思通过对自由资本主义时期劳动关系的研究,提出异化劳动这一崭新概念,并通过这一视阈把握人的自我异化与阶级之间以及私有财产的关系。生活在资本主义垄断时期的弗洛姆则在继承马克思理论的基础上,从心理异化、全面异化等视角进行探究。在研究方法和异化理论方面都进行了发展,提出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存在的异化在本质是人的自我异化,探寻使社会克服异化走向健全的有效路径,至今仍具有启示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弗洛姆;异化思想;继承
  中图分类号:D9     文献标识码:A      doi:10.19311/j.cnki.1672-3198.2019.17.066
  马克思是19世纪最伟大的哲学家,在形成唯物主义思想之前,马克思在对资本主义进行批判的基础上,提出了“异化劳动”的概念。“异化”概念高度概括了人与劳动、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不仅对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批判,而且为建立以人为本的马克思主义奠定了基础。而艾瑞克·弗洛姆是二十世纪美籍德国犹太哲学家,他接受了马克思的异化思想,并对其进行发展。他基于资本主义经济和科技蓬勃发展的时代背景,观察到不仅在经济生活领域存在着异化,整个社会都处于一种“全面异化”的危机之中。
  1 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的基本内容
  “异化劳动”,是马克思基于资本主义私有制经济背景下,通过研究劳动者同劳动产品及劳动本身的关系后总结出的经典论述。他在《1844年哲学经济学手稿》中,把异化思想具体表现归为四种:一是劳动者与劳动产品相异化;二是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相异化;三是人同自己的类本质相异化,即人同自由自觉的活动及其创造的对象世界相异化;四是人同人相异化。
  劳动作为人自由自在的活动、人生活的本质,主要目的是人从中获取自身生活需求和劳动快乐,劳动所产生的一切都应赋予劳动者本身拥有。但是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描述道:“按照国民经济学的规律,工人在他的对象中的异化表现在:工人生产得越多,越低贱;工人的产品越完美,工人自己越畸形;工人创造的对象越文明,工人自己越野蛮;劳动越有力量,工人越无力;劳动越机巧,工人越愚钝,越成为自然界的奴隶。”正是生产力低下引发的分工带来了异化,并且在资本主义的残酷统治下逐渐加深,劳动者、劳动产品及劳动本身三者的关系彻底发生了改变:劳动产品无法被劳动者自己自由支配,加之资本家对劳动者不断地剥削、压榨,生产的劳动产品被他人剥夺,劳动者必须无条件的服从于资本家,甚至成为别人使唤的奴隶。他们夙夜劳动,几乎所有人的目的都是为了获取金钱,变得无所谓生产什么产品。并且,当人同自己的劳动产品、劳动活动及自己的类本质对立时,必然会与他人对立。
  马克思关于异化的思想给弗洛姆带来极大的启示。弗洛姆认为,在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异化”现象已经出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正如与他人失去联系一般,人亦同自我相分离,异化的人虽然拥有感觉、常识、感情,但是却逐步丧失了自我,成为了物化的人。为此,他在《健全的社會》中写道:“因为他将自己体现为受到自己和他人所支配的一件东西,一项投资,所以他缺少自我感。自我感的缺乏,便产生了极度的焦虑。这种面临虚无的深渊所产生的焦虑比地狱的熬煎更为可怕。在地狱的情景里,是我受到惩罚与熬煎——在虚无的情景里,我却被逼得来快要发疯,因为我自己已经不再能说“我”了。”
  2 弗洛姆对马克思异化理论的继承
  弗洛姆生活的年代比马克思稍晚,其异化理论有不少继承了马克思的思想,故两者的异化思想存在诸多相似之处。
  首先,弗洛姆继承马克思以人为本分析问题的方法,肯定劳动分工在资本主义社会不同时期产生异化所扮演的重要角色。马克思从经济学角度出发,认为分工是产生异化劳动的直接原因,私有制则促进了劳动异化的发生。马克思指出,在资本主义体制下,人的创造力不应成为赚取利润的手段,人的潜能应得到自由的实现。对于马克思的分析与探讨,弗洛姆深表认同,在此基础上,他从人的心理出发进行探究,提出人自我内心的枷锁才是阻止自我通往自由的屏障。二人都以人的生存作为各自思想的指南,看清了现实的人受到非本质力量统治的压迫与无助。
  其次,关于异化劳动的影响,弗洛姆同马克思一同认为异化会导致对人的天性的残害。弗洛姆说:“我们自己创造出的物和环境在多大程度上变成了我们的主人,这是马克思所未能预见到的;可是没有什么比下述事实更加突出地证明他的预见了:在今天,全人类都成了它自己创造出的核武器的囚犯,成了同样是它自己创造出的政治制度的囚犯。心惊胆跳的人类正焦急地盼望知道是否它能从自己所创造的物的力量中拯救出来,从它所任命的官吏的盲目行动中拯救出来。”弗洛姆从精神分析学说对马克思异化劳动理论进行阐释,揭示了资本制度下人性异化丑恶的一面。
  再次,他们的思想在形式上都属于对社会的批判。马克思从经济制度下着手,向世人揭示资本社会中资本家剥削、压榨工人的残酷事实。弗洛姆同样认为:“我们在现代社会中发现的异化几乎是无处不在的,它存在于人与他们的工作、与他所消费的物品、与他的国家、与他的同胞,以及与他自身的关心中。人创造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人造世界。”总之,马克思和弗洛姆都立足于人道主义,批判异化对于人自由全面发展的危害。
  弗洛姆着重探析了现代资本主社会中出现在生产领域、消费领域、人的自我层面和与他人的交往的异化现象。他指出,在当代社会中,由于劳动的过程发生了异化,手段反成目的,人不由自主的被技术、机器掌控,自我的创造性也不复存在。并且由于日复一日的工作,生活变得索然无味。“他没有感到自己是创造者,是中心,而是觉得自己是他的双手创造出来的机器的奴仆。”。同样,生产也早已变味,变成一种单纯为了获取越来越多的利润的活动,资本活动的目的仍然是资本。在消费活动中,我们的行为是一种具体行为,应当包括了自身感觉、身体需要、审美等,所以在消费中,我们作为真实具体的人,这种行为理应是有意义的、有人情味的、具有创造性的。但是现实中我们却被各种各样的物所包围着,但是对于这些物的性质,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不是以真实具体的人来消费真实具体的物,与它的联系仅在于知晓如何操纵或者使用他们,所以这种异化带来的是贪欲日益膨胀与永不满足。人与自我的则表现为,人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主动性、权利的持有性,自己宛如一件在市场上待卖的商品。这种社会性格的催化导致几乎所有人都在竭尽所的提高自己的售价,如同商品一般的“物”,已然无法体验到自己作为一个健全的人存在,而“物”根本无自我。同样,人与他人之间也存在着异化,人与人之间作为活着的“物”之间相互利用,同胞之间也不复相互关爱与理解。在这种表面关系的维持下,社会会愈来愈冷酷无情。   3 弗洛姆对马克思异化理论的发展
  尽管弗洛姆在马克思的异化思想的基础上,从不同的立场出发,展现了对于生存的关怀以及人类解放的思考,但是由于弗洛姆生活的时代背景相比马克思时期发生了重大变化,加之其与马克思持有不同的阶级立场,故弗洛姆对马克思的异化思想有明显的发展和不同。马克思所谈的劳动异化主要是从经济学视角进行,弗洛姆则在肯定劳动异化的同时,更加关注现代社会劳动关系中个人心理的表现:“我”逐渐丧失了自我的控制权,变成了为了迎合社会市场的普通的“物”而存在,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3.1 弗洛姆异化理论批判的对象更多
  马克思是基于自由资本主义时期提出的异化思想,由于旧式分工促使劳动者和劳动产品相异化,加之资本主义的剥削、压榨迫使劳动者与他人及自身相异化。这种异化,直观的反映出了该时期无产阶级劳动者穷困潦倒的生存环境。弗洛姆的思想提出的时间与之相比则较为靠后,属于垄断资本主义阶段。对异化的批判也从对劳动异化的批判转变为了资本主义社会中自我异化的批判,批判的对象不仅仅只有资产阶级,同样包括工人阶级同其他阶级。
  3.2 弗洛姆异化理论波及的范围更广
  就范围相比,马克思主要针对的是对劳动异化,主要表现在经济生活领域。弗洛姆则认为异化也表现在社会生活各方面,呈现出一种总体性异化,除去经济生活领域,异化同样表现在现代人类社会生活的其他方面,如精神领域等,甚至出现在政治权威中,异化早已变得无所不在、无时不有。
  3.3 在社会分工的基础上,弗洛姆把主观心理也视为异化本源之一
  就异化现象产生本源来说,马克思着重讨论的是由长期社会分工引起的劳动异化。马克思认为正是分工促使了人的劳动的异化,迫使劳动者与劳动产品的关系产生了病态的变化。劳动的本质是人单纯的需求,劳动者生产出产品应是自我所需的,但是由于长期分工的出现,劳动者反而享受不到自己的劳动产品。劳动者的产品对劳动者而言发生了质的变化,在这种不可抗的关系中,不论是物质产物还是精神产物都脱离了自我控制,逐步变成了与劳动者所对立的一股异己力量。而弗洛姆思想则认为,异化的产生较之应侧重于人的主观层面,是人的主观的心理的反映。
  3.4 研究方法上,弗洛姆在马克思重视主体的基础上扩大到精神分析
  就研究方法相比较,马克思和弗洛姆也存在着差异。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写道:“从前的一切唯物主义——包括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的主要缺点是:对现象、现实、感性,只是从客体的活着直观的形式去理解,而不是把它们当作人的感性活动,当作实践去理解,不是从主体方面去理解。”马克思从资产阶级经济学出发,站在社会经济和客观世界的角度分析,揭示资产阶级所言的劳动不过是异化后的劳动。他还对劳动主体给予了充分的重视,从劳动自身异化的角度理揭示人自身的异化,揭示阶级关系和私有财产的本质。弗洛姆研究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说,从人的生活探究心理和精神的改变从而分析异化,研究这种外在表现的内部机制,拨开表象去探究本质。在《健全的社会》一书中,弗洛姆提出了“社会性格”这一概念,并据此判断现代人的精神健康及健全状况。
  3.5 解决异化矛盾的方式上,弗洛姆更加强调经济手段的重要性
  关于解决异化中的矛盾,也就是异化的扬弃,虽然马克思和弗洛姆都认为这是一个辩证的过程,但是在具体操作上仍有差别:马克思认为“共产主义是私有财产即惹的自我异化的积极的扬弃,是通过人并且为了人而对人的本质的真正的占有;因此,是人向自身、向社会的(即人的)人的复归,这种复归是完全的、自觉的而且保存了以往发展的全部财富的。”异化始终会伴随着资产阶级制度存在,并且在此过程中,他认为消灭“异化”的本质就是消灭旧式分工。马克思亲手把资本主义解剖于大众面前,将私有制虚伪且华丽外表撕破时,他就在思考如何用革命和改革的手段,既用“批判的武器”也用“武器的批判”,将劳苦大众从异化的压迫中解放出来。马克思着眼于建立一个共产主义社会,实行按劳分配和生产资料公有制。只有基于此社会背景下,才能逐步消灭阶级和旧式分工,人类才可以充分享有自由全面发展的权利。
  弗洛姆在《健全的社会》中同样描述了他心中通向健全社会的道路的方法,他不提倡用暴力革命来改革社会,而是倡导用计划经济手段使人和社会共同拥有一个积极的目标,以此来矫正社会发展中的经济生活领域出现的不良的异化现象。在经济日渐发达的社会背景下,应该建立一个民主的社会,重视经济分配和政治权利,使大多数人拥有政治生活权利,而生产者也应获得生产管理权。他还认为,社会变革需与个人心理治疗同步发展,只有这样才能治疗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出现的异化。
  马克思以其异化劳动思想,向世人展示了人类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并且通过对异化的扬弃揭示了资本主义的必然灭亡性和共产主义必然实现性。弗洛姆对马克思异化思想有继承也有发展,但他只是基于资本主义制度下提出的改革,并没有从实质上改变异化的主要矛盾。并且,需要明确的是,弗洛姆对马克思的“劳动异化论”既有继承与发展的关系,同时在本质上也存在着对立的关系。因此,对劳动异化,我们既要充分把握马克思的异化思想的指导作用,把它充分与现实实践相结合,使之真正运用到社会中;也要充分把握弗洛姆的异化思想中对人内心世界的关注,了解人内心力量的强大作用,从而达到心理革命与道德的自我约束来从内部消除异化。21世纪的今日,深入分析考察马克思异化理论与弗洛姆异化理论,为我们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建设和谐社会无疑具有重大理论与现实意义。
  参考文献
  [1]马克思.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0.
  [2]杨玲.弗洛姆的异化论及现实启示[J].理论观察,2018-01-20.
  [3]弗洛姆.健全的社会[M].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3.
  [4]陈学明.二十世纪哲学经典文本:西方马克思主义卷[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1999.
  [5]田新元.人性、异化、健全社会——弗洛姆社会批判理论的三个维度[J].学理论,2010,(12).
  [6]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
  [7]曹文宏.劳动异化论与人性异化论——马克思与弗洛姆异化理论之比较[J].江苏行政学院学报,2014,(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489696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