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发展G端场景金融策略研究

作者:未知

  [摘 要]G端场景(也即政务端场景)属于重要源头端场景,它一头牵连着众多政府部门,一头牵连着社会民生大众。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发展政务场景金融意义重大,文章通过调研金融机构发展G端场景金融案例,研究发展G端场景金融策略及路径,以期提供有益借鉴。
  [关键词]场景金融;政务服务;金融转型
  所谓场景金融,是指在各类场景中植入金融服务,使服务更有效地触碰客户痛点和需求。在各类场景中,G端场景(也即政务端场景)属于重要源头端场景,它牵连着政府与社会民生大众。对于金融机构而言,发展G端场景金融不仅可以切入获客、活客、留客平台,还可以增强银客联系,甚至通过挖掘政务数据信息,形成新的金融运维模式。
  1 同业案例分析
  近年来,金融同业纷纷发力数字化转型。2019年,建行提出要开启第二曲线,围绕B端、C端和G端三个维度开启转型和重构,其中G端赋能,重点就是推动政务服务“掌上办、指尖办”,并已获得突出的先发优势。
  1.1 基层探索,高层推动,全程参与市级政务平台建设——“安阳模式”
  2015年,安阳市政府与建行共同启动了安阳政务服务网建设。建行安阳分行先后投入1000余万元进行平台建设,建总行从系统内抽调了技术业务骨干,成立百人“蓝天工程”项目专家团队,对安阳政务服务网进行全面升级改造。2018年5月,升级改造后的安阳智慧城市政务服务平台正式上线,形成了有名的“安阳模式”。
  “安阳模式”源自建行基层探索,但其成效迅速反馈至总行决策层并引起高度重视,最终衍变成建行介入智慧政务的先导项目,成功形成了较大的品牌溢出效应,并为该行政务类项目积累了宝贵经验。
  1.2 痛点切入,独家建设,将全省智慧政务服务一网打尽——“云南模式”
  智慧政务建设相对落后,是云南省政府的痛点问题。2018年,建行独家建设云南智慧政务项目,建总行召集400余名人员攻克难关,仅用143天便实现“一部手机办事通”App上线。截至6月12日,“一部手机办事通”累计注册用户177万人,累计业务办理量736万件。
  “云南模式”在建行发展智慧政务过程中具有里程碑意义。不仅获得当地政府的高度认可,将当地政务项目一网打尽,而且在全国形成了较大影响,为建行与其他省份开展整体合作谈判提供了重要筹码。
  1.3 相机抉择,极力渗透,依托自有平台灵活接入——“湖南模式”
  在建行介入湖南智慧政务服务之前,湖南省已与第三方技术服务商共同建设政务服务平台,这是该模式与“安阳模式”“云南模式”显著不同之处。建行虽然失去独家建设湖南省政府政务平台的机会,但依托自主研发利器“政融支付”,从支付端对接湖南政务平台。2018年6月,湖南省建行与省政务中心签约,并以此为契机,迅速与大部分地市达成合作协议。
  建行“湖南模式”为政府建设“互联网+政务”提供了更加灵活的选项。建行对湖南公安服务平台信息应用上的积极探索,或开启其布局智慧政务的新开端,基于电子身份证、人脸识别、5G等新技术应用,结合平台用户数据,推动金融服务模式变革。
  归纳起来,建行有以下经验值得借鉴:一是与国家战略高度契合的战略导向。建行战略与国家战略导向保持高度一致,并善于捕捉社会“痛点”问题,以解决“痛点”问题为切入输出金融服务。二是对金融科技的高度重视与技术人才积累。建行组织了大规模专家团队,全程参与政务平台建设,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行内可复制、行外难模仿的核心技术优势。三是不计短期回报的资源投入。建行未局限于短期财务回报,先期通过大量的财务资源投入,形成先发优势,从而谋取长远利益。四是依托政务平台不断挖掘新价值。建行将服务范围向民生领域延伸,深入探索学费、水电气、养老医疗等领域,实现金融价值。
  2 农行湖南分行发展政务场景金融实践
  2.1 典型案例
  “张家界模式”。农行湖南分行深入了解市政府“互联网+政务服务”进度,依托与财政非税缴费前期良好的合作基础,选定非税缴费作为突破口,与第三方科技公司合作,创新开发了“智慧政务服务平台”,将农行“商e付”支付结算接口“一点接入”非税系统,由此切入了张家界“互联网+政务服务”一体化平台建设,成为代理全市非税线上支付结算的唯一金融机构。该行“智慧政务服务平台”支持缴款人通过农行掌银、微信、支付宝、银联云闪付扫码支付,实现了场内(政务服务大厅)、场外(各执收单位)、线上、线下等支付结算及对账服务。
  “宁乡模式”。2018年年初,宁乡市政府面向银行公开招标学费线上收缴业务。农行湖南分行积极争取机会,与腾讯强强联手,为政府开发了一套“微信小程序+学校管理后台”的校园缴费平台,无缝嵌入政府公众号,取得了试点资格。该平台以良好的用户体验,得到了政府、学校和家长的一致好评,获得全市330所学校线上缴费项目独家代理资格。截至2019年春季,全市14万学生共计缴纳学费25万笔,金额3.5亿元。此外,还与宁乡政府逐步拓展了公务用餐、“智慧房租”“智慧旅游”等多领域合作。
  2.2 存在的问题
  一是技术力量欠缺。农行湖南分行自有技术力量不足,技术应用更多依赖于外部资源。同时,随着合作步入政务数据交换、平台行业应用等更深层次领域,相关技术支持、产品和服务配套开发都成为制约政务场景建设的短板。二是市、县级合作面临政策风险。未来省、市、县三级平台将会不断优化整合,各地自建平台很可能会向省级平台迁移,被标准更统一、功能更规范、服务更完善的平台所替代。如宁乡“智慧教育”模式,就存在被省级政务移动平台推出的类似服务替代的风险。三是缺少企业级的开放数据平台。在与政务系统对接的过程中,银行需开放一部分数据,但是怎么开放,开放哪些这都是一个全新的命题。湖南农行还未形成企业标准的开放式平台,与外部的数据交互合作有很多限制,缺少企业标准。四是效益评估与费用配置有难度。政务场景建设项目无法简单以留存资金进行效益评估,而且与政府的合作呈现“先到先得”“长期经营”等特点,需要财务和业务部门协调配合,打造一套有效的体系对其进行效益评估。
  3 金融机构发展G端场景金融路径探析
  一是对接省市级政务平台、尤其是移动服务端,是政务场景金融建设的重点。通过与省级政务平台的对接,农行不仅可以全面参与全省政务场景建设,还可带动分支行对接地市平台,为统筹推进省、市两级“智慧政务”奠定扎实的话语权以及技术基础。在与省级平台对接的同时,还要重點对接垂直管理的单位系统,如公安、税务、人社、医疗等政府部门服务平台。
  二是在解决政务“痛点”中实现金融价值,是政务场景金融建设的关键。经营行应强化服务角色定位,善于挖掘并解决政府“痛点”问题,依此实现自身价值实现。值得关注的是,就政务平台而言,其更多需求聚焦于银行可为平台提供何种服务,能让平台服务更便捷、使用更活跃、影响力更广等,金融机构应结合互联网技术,深度融入“互联网+政务服务”改革进程。
  三是依托平台拓展单位账户及民生行业应用,是政务场景金融建设的方向。金融机构发展智慧政务业务,不应局限在为传统政务服务提供简单的支付结算业务,凡是应用互联网等新兴技术解决城市治理“痛点”问题的,与金融有一定关联的,均应纳入智慧政务范畴,依托政务平台拓展客户及民生项目,并在平台尽可能植入金融服务,应是政务场景金融的着力方向。
  四是与互联网金融公司合作并实现优势互补,是政务场景金融建设的手段。充分借助BAT、银联、第三方服务商等的技术力量与渠道,通过政府提供政务平台、银行提供金融输出、合作伙伴提供技术支持与渠道、第三方服务商提供行业应用。集中资源打造省级样板,形成财务审查、技术支持、产品研发的标准,为基层行提供有益借鉴。
  五是深入挖掘政务平台用户数据并批量获取客户,是政务场景金融建设的未来。积极与公安、税务、交通等政务平台系统对接,做到数据渠道的直连直通,获取政务场景优质的数据信息。加强与大数据、云平台、5G技术等服务提供商的外部合作,积极探索数据在金融行业的应用,重构优化获客和风控模式。
  参考文献:
  [1]杨波.商业银行发展场景化金融的路径分析[J].商场现代化,2019(10).
  [2]潘琦敏.场景化在金融服务领域应用的探讨[J].金融科技时代,2018(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2/view-15221891.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