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种健康教育模式对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的影响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调查分析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现状及其影响因素,探讨基于互联网的多种健康教育模式对痤疮患者自我效能的影响。方法:对267例痤疮患者进行问卷调查,了解患者一般自我效能现状及相关因素,将80例痤疮患者随机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0例。其中对照组接受常规健康教育,干预组对照组基础上增加群组看病、同伴教育和危险意识性健康教育。干预时间为4周。结果: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感评分为(2.555±0.499)分,低于常规教育模式,这与患者性别、学历、生活质量、焦虑感相关。干预后两组患者的一般自我效能评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与性别、学历、生活质量和焦虑感相关。给予多种健康教育模式进行干预可显著提高患者自我效能感。
  [关键词]痤疮;一般自我效能;健康教育模式;现状分析;干预
  [中图分类号]R47    [文献标志码]B    [文章编号]1008-6455(2019)06-0149-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related factors impacting on the general self-efficacy of acne patients, and to discuss the influence of the Internet-based diversified health education mode on self-efficacy of acne patients. Methods  A total of 267 Acne patients were sampled for questionnaire to know their general self-efficacy status and related factors. 80 patients were randomly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of the intervention group and control group, 40 patients each. Both groups received routine health education while the intervention group accepted more education including the team treatment, peer education and danger awareness education. Intervention time was 4 weeks.  Results  The self-efficacy score of acne patients was (2.555±0.499), which was lower than the normal and was related to the total score of patient's sex, education, life quality and anxiety self-assessment. After the intervention, there was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the general self-efficacy scores between the two groups (P<0.05).  Conclusion  The general self-efficacy of acne patients is significantly affected by the factors including sex, education, life quality and anxiety status. The diversified health education mode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self-efficacy feeling of patients.
  Key words: acne; general self-efficacy; healthy education mode; status analysis; intervention
  痤瘡是一种毛囊皮脂腺的慢性炎症性皮肤病,发病率为70%~87%[1]。痤疮易遗留色素沉着或凹陷性瘢痕等[2],给患者造成了严重的心理负担,并导致睡眠障碍、焦虑和抑郁情况发生[3]。自我效能是美国心理学家Bandura提出的概念,一般自我效能是个体应付各种不同环境的挑战或面对新事物时的总体性自信心[4]。自我效能是行为的最有力决定因素,很大程度上影响着行为的选择、努力程度、持续性和情绪反应等[5]。本研究通过问卷调查,了解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现状并探讨其影响因素,尝试采用结合群组看病、同伴教育和危险意识性多种健康教育模式对患者进行干预,以期提高患者自我效能感、增强其自我管理能力,进而提高治疗效果、预防复发。
  1  资料和方法
  1.1 一般资料:采用便利抽样法选取2016年12月-2017年7月在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就诊的痤疮患者为研究对象。纳入标准:①符合痤疮诊断标准[1];②能理解、回答所有问题者;③性别、年龄不限;④自愿接受问卷调查,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排除标准:有痴呆、严重认知功能障碍及精神疾病者。选择267例患者接受问卷调查,其中男98例,女169例;年龄12~43岁,平均(22.68±4.724)岁;文化程度:小学2例,初中19例,高中、大专75例,大学152例,研究生19例;病程1~228个月。本研究共纳入80例复符合标准的痤疮患者,按随机数字法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每组各40例。本研究经笔者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实施[批件号:(2016)临快审第(001)号]。   1.2 方法
  1.2.1 调查方法:采用问卷调查法,调查前先对调查人员进行统一培训。按统一指导语向患者讲明本次调查的目的、意义,问卷当场发放、当场收回。对调查内容进行全面的检查,遗漏项目现场填补,如有疑问现场询问核实,发现错误及时纠正,若问卷中患者填写错误或有遗漏,则作为无效问卷。共发放问卷267份,回收有效问卷267份,回收有效率100%。
  1.2.2 一般资料、一般自我效能、皮肤病生活质量、焦虑情况及痤疮相关知识的调查:①一般资料问卷:内容包括性别、年龄、文化程度、病程、痤疮分级[1];②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SES):其内在一致性系数为0.87,10d左右重测信度为0.83;效度方面,GSES的10个项目和总量表分的相关系数在0.60~0.771[6]。此量表共有10个条目,采用Likert 4级评分法,完全不正确、有点正确、多数正确、完全正确依次计1~4分,将10个项目的总分除以10,得分即为量表的最终评分。得分越高,自我效能水平越高;③采用国际通用的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数量表(DLQI)[7],按4级评分法记分(0~3分),满分30分,最少0分。得分越高,生活质量越差;④采用焦虑自评量表(SAS)[8]对研究对象的心理状态进行评价,采用4级评分法记分(0~3分),计分方法是将实际得分乘以1.25的系数为最后所得总分。分数越低心理状态越好,反之则心理障碍程度越高;⑤使用自行研究设计并经信效度检验合格的痤疮患者相关知识问卷[9]进行调查,得分越高,表示痤疮相关知识的知晓率越高。
  1.2.3 干预方法
  1.2.3.1 对照组采用常规教育方式:对所有痤疮患者发放健康教育处方和治疗时一对一口头健康教育。
  1.2.3.2 干预组在常规教育方法上,利用手机加入研究者组织的微信群,接受群组看病、同伴教育和危险意识性健康教育。群组看病是一种将患有相同/不同疾病的個体组织在一起,对其实施健康教育、行为指导、治疗等的疾病管理模式[10]。同伴教育一般是指具有相同性别、相似年龄、相同背景、共同经历、相似生理状况或由于某些原因使其具有共同语言的人在一起分享信息、观念或行为技能,最终实现教育目标的一种教育形式[11]。危险意识符合Skinner操作条件反射中的惩罚原则,即指某种行为可以导致某种不愉快的后果,个体为了避免这种后果会减少做出这种行为的概率[12]。具体措施包括:①将干预组40例患者平均分为两组,根据同伴教育要求[13]选定的2名同伴教育护士作为两组的组长;②研究者将微信群作为媒介,1周为一个周期,每日固定时间按计划在群里推送痤疮相关知识,并安排时间为患者答疑;③推送的健康教育内容是前期基于德尔菲法而构建的痤疮患者健康教育核心内容,包括:疾病知识、自我的管理、寻求帮助的渠道、饮食的影响、心理指导、用药指导[14];④在推送的同时,同伴教育组长现身说法,并组织组员进行讨论;⑤在微信群中发放重型痤疮及留下的严重瘢痕患者的图片(经保护隐私处理)。告知患者不良饮食习惯、滥用化妆品、生活不规律、心理压力大与痤疮的发病和治疗效果都有很大的关系。指导患者正确管理自己的生活,如果坚持原有的负性生活方式会产生以上严重的危害性后果;⑥4周后,使用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对两组患者进行调查。
  1.3 统计学分析:用Epidata 3.1软件进行数据录入,采用SPSS 21.0软件进行数据分析。计量资料以(x?±s)表示,计数资料用[例(%)]表示。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χ2检验、Pearson相关分析,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感情况:本次调查的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感评分为(2.555±0.499)分。轻度患者评分为(2.520±0.365)分,中度评分为(2.543±0.474)分,重度评分为(2.410±0496)分,均低于国内常模2.86分[15]。
  2.2 影响一般自我效能因素的相关分析: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与年龄、病程、痤疮分级、痤疮相关知识总分无相关,与性别、学历、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数、焦虑自评总分相关。见表1。
  2.3 最终参与研究的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由于各种原因病例丢失,80例患者中共62例参与最终研究,其中干预组32例,观察组30例。干预前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4 基于互联网的多种健康教育模式的干预效果:干预前两组一般自我效能感评分比较无统计学意义(P>0.05);采用基于互联网的多种健康教育模式对干预组患者进行健康教育4周后,再对两组患者进行调查,两组间一般自我效能得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干预组效果优于对照组。见表3。
  
  3  讨论
  痤疮是一种严重影响患者容貌的疾病[16],不良饮食习惯、滥用化妆品、生活不规律等行为方式与痤疮的发病和治疗效果差具有相关性[17]。Yoo等对糖尿病、高血压、关节炎等慢性病的研究发现,自我效能与自我管理行为、健康状况均有关[18],自我效能被认为是健康行为决策的重要因素[19]。
  3.1 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评分情况:本次调查的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感评分低于国内常模[10]。结果提示,痤疮患者对实现治愈目标所需能力的信心较低。其原因可能是痤疮好发于面部,治疗后常易复发且容易遗留影响外观的瘢痕等。这些严重影响患者正常生活、学习、工作、婚姻、社会交际[20],削弱了患者对自身状况的控制感,导致对疾病管理的自信心较差,影响了一般自我效能水平。
  3.2 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评分的影响因素:本研究显示,性别、学历、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数、焦虑自评总分与一般自我效能评分相关:①女性患者的一般自我效能比男性低。痤疮引起的面部脓疱、囊肿、色沉、瘢痕,让具有爱美天性的女性更无法接受,易产生自卑心理,从而影响女性患者的一般自我效能水平;②一般自我效能评分与学历呈正相关。学历水平越高,相对而言学习能力越强、获得知识的渠道越多、获取疾病相关正确信息也更多,对于自身状况的控制感会增强;③一般自我效能评分与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数、焦虑自评总分呈反相关。有研究表明约65%的痤疮患者存在中度以上心理障碍,焦虑、自卑、不自信等是影响患者心理健康的几个主要因素[21]。痤疮带来的皮肤发痒、疼痛感会让患者产生沮丧情绪,并影响其社交、生活等,这样的焦虑感、负性情绪和体验影响着患者的生活质量和一般自我效能评分。   3.3 多种健康教育模式的干预能提高痤疮患者自我效能感:基于互联网的多种健康教育模式改变了原来“一对一”的就诊和随访模式,增加了医患之间互动机会,使患者与医护人员更易建立良好的信任和支持关系;节省大量时间,有利于同一小组成员在自我管理过程中互相学习、互相帮助[22];同伴教育组长与群里患者年龄相仿,有相似的患病及就诊经历,因此患者更易产生心理上的认同,减轻了专业人士宣教时的距离感;同伴教育组长就健康教育内容的现身说法,也会加强教育的效果;结合群组看病模式,由专业人员传授疾病知识,给予了同伴教育在科学性和准确性方面的优势补充;危险意识性健康教育模式符合Skinner操作条件反射中的惩罚原则,痤疮患者为了避免发生类似推送图片上的严重后果,会降低做出负性行为的概率。这样的教育模式有利患者更好地掌握疾病知识、提高患者自我管理能力及治疗效果,预防复发。本研究结果表明:干预组患者在干预4周后的一般自我效能评分较对照组显著提高(P<0.05)。
  3.4 本研究的局限性:本次研究时间偏短,存在着很多不足。在今后的研究中,笔者将探索进行多中心合作、扩大样本量,针对痤疮患者的一般自我效能进行更深度、广度地调查;并将进一步探索结合群组看病、同伴教育和危险意识性的教育模式,观察对不同年龄层次痤疮患者的干预效果。
  [参考文献]
  [1]项蕾红.中国痤疮治疗指南(2014修订版)[J].临床皮肤科志,2015,44(1):52-57.
  [2]Dunn LK,O’NeillJL,Feldman SR.Acne in adolescents:quality of life,self-esteem mood and psychological disorders[J].Dermatol Online J,2011,17(1):1.
  [3]Farrar MD,Ingham E.Acne:inflammation[J].Clin Dermatol,2004,22(5):380-384.
  [4]Bong M,Skaalvik EM.Academic self-concept and self-efficacy:how different are they really[J].Edu Psychol Rev,2003,15(2):1-40.
  [5]龔桂兰,李节,毛靖.中老年关节炎患者自我效能感及影响因素调查分析[J].中国护理管理,2012,12(6):64-67.
  [6]王才康,胡中锋,刘勇.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的信度和效度研究[J].应用心理学,2001,7(1):37-40.
  [7]王晓玲,赵天恩,张喜芹.简体中文版皮肤病生活质量指标信度和效度初探[J].中华流行病学杂志,2004,25(9):791-793.
  [8]戴维·迈尔斯.心理学[M].9 版.黄希庭(译).北京:人民邮电出版社,2013:69-72..
  [9]刘倩,张怀亮,许昌春,等.痤疮患者相关知识问卷的信效度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17,16(2):125-128.
  [10]Noffsinger EB.The ABCs of group visits:an implementation manual for your practicee[M].New York,USA:Spinger,2013.
  [11]王作振,闫宝华,王克利.同伴教育及其研究状况[J].中国健康教育,2004,20(5):429-430.
  [12]安利杰,武爱萍,杜艳英,等.指示性与危险意识性健康教育对冠心病患者生活方式依从性的影响[J].中国实用护理杂志,2005,21(21):51-52.
  [13]张丙金,王蓓蓓,张志明,等.基于互联网形式的群组看病及同伴教育在1型糖尿病患儿中的应用[J].中国儿童保健杂志,2015,23(12):1300-1303.
  [14]刘倩,张怀亮,许昌春,等.基于德尔菲法构建痤疮患者健康教育核心内容体系[J]..中国中西医结合皮肤性病学杂志,2017,16(6):510-514.
  [15]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M].北京: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2005:187-188.
  [16]Farrar MD,Ingham E.Acne:inflammation[J].Clin Dermatol,2004,22(5):380-384.
  [17]张红,黄小兵,冯丽春.江门市中学生痤疮患病情况调查分析及防治对策[J].实用皮肤病学杂志,2009,2(1):14-16.
  [18]Kang Y,Yang IS.Cardiac self-efficacy and its predictors in patients with coronary artery diseases[J].J Clin Nurs,2013,22(17-18):2465-2473.
  [19]Yoo H,Kim CJ.Jang Y,et al.Self-efficacy associated with self-management behaviors and health status of South Koreans with chronic diseases[J].Int J Nurs Parct,2011,17(6):599-606.
  [20]陈翠珊,王建琴,痤疮及相关因素对患者生活质量的影响[J].国际皮肤性病学杂志,2008,34(6):379-381.
  [21]徐晖,王艳红,彭冲.痤疮患者生活方式及心理状态的调查分析[J].中国美容医学,2012,21(7):41-42.
  [22]Ones KR,Kaewluang N,Lekhak N.Group visits for chronic illness management:implementation challenges and recommendations[J].Nurs Econ,2014,32(3):118-134.
  [收稿日期]2018-11-28
  本文引用格式:曹春艳,刘倩.多种健康教育模式对痤疮患者一般自我效能的影响[J].中国美容医学,2019,28(6):149-152.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3997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