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益肾排毒丸的稳定性研究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 考察益肾排毒丸的稳定性在温度、湿度、光线的影响下随时间的变化规律,为其贮存条件和有效期的制订提供科学依据。 方法 根据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四部,通则9001)项下原料药物与制剂稳定性试验指导原则,采用影响因素试验、加速试验和长期试验对益肾排毒丸进行稳定性考察。 结果 益肾排毒丸在高温、高湿及强光照条件下均较为稳定,但对其有效成分的含量变化仍有一定影响,故益肾排毒丸应避光贮存于干燥阴凉处。长期试验结果提示益肾排毒丸的预测有效期为6个月。 结论 益肾排毒丸制剂具有良好的稳定性。
  [关键词] 益肾排毒丸;稳定性;影响因素试验;加速试验;长期试验
  [中图分类号] R944.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3-7210(2019)05(a)-0029-04
  Study on the stability of Yishen Paidu Pills
  LIU Xiaocui DENG Bin ZHANG Qilin
  Department of Pharmacy, Union Hospital, Tongji Medical College,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ubei Province, Wuhan 430022,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investigate the change of stability of Yishen Paidu Pills with time under the influence of temperature, humidity and light, and to provide a scientific basis for the formulation of storage conditions and expiry date of Yishen Paidu Pills. Methods According to the Guidelines of Stability Testing of Raw Materials and Preparations (Part Ⅳ, General Principles 9001) of 2015 edition the Pharmacopoeia of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factors affecting testing, accelerated testing and long-term testing were adopted to inspect the stability of Yishen Paidu Pills. Results Yishen Paidu Pills were stable under high temperature, high humidity and strong light conditions, but it still had a certain little effect on the content of its effective components. Yishen Paidu Pills should be stored in a cool, dry place away from light. The long-term test results showed that the forecast shelf life of Yishen Paidu Pills was six mouths. Conclusion Yishen Paidu Pills is very stable.
  [Key words] Yishen Paidu Pills; Stability; Influencing factors test; Accelerated test; Long-term test
  益腎排毒丸是由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依据临床需要研发的医院制剂,制剂的处方组成是在中医理论的基础上,运用扶正祛邪的方法所得出中药复方,临床主要用于气虚血瘀痰阻所致的慢性肾脏病患者。该处方主要包含黄芪、大黄、水蛭和僵蚕四味中药,四味中药各具其用,黄芪扶正,大黄、水蛭、僵蚕祛邪。研究[1-2]表明,益肾排毒丸可降低肾衰患者血清肌酐和尿素氮的水平,从而改善肾功能。
  中药制剂的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对药品质量和临床疗效至关重要[3]。因此,为保证益肾排毒丸的药品质量,确保其临床疗效,本研究对益肾排毒丸的稳定性进行了深入研究。本研究依据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四部,通则9001)项下原料药物与制剂稳定性试验指导原则,对益肾排毒丸进行稳定性考察。
  1 仪器与试药
  1.1 仪器
  STIK MT-250B药品稳定性试验箱(施都德仪器设备有限公司);华溪HX-200型高速中药粉碎机(浙江省永康市溪岸五金药具厂);KH5200超声波清洗机(昆山禾创超声仪器有限公司);HH-S型水浴锅(郑州长城科工贸有限公司);TLC SCANNER 3薄层色谱扫描仪(瑞士,CAMAG);ZF-7型三用紫外光分析仪(上海嘉鹏科技有限公司);双槽层析缸(规格:100 mm×100 mm);Agilent1260高效液相色谱仪;电子天平(十万分之一,常州奥豪斯仪器有限公司EX125DZH)。
  1.2 试药
  甲醇、乙腈(色谱级,购自SIGMA-ALDRICH);水为超纯水,其他试剂均为分析纯(购自国药集团化学试剂有限公司);硅胶薄层板(Silica gel 60 F254)(德国Merck KGaA,批号:1.05729.0001)。   益肾排毒丸3批(批号:20170117,20170216, 20170309)由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提供。对照药材与对照品:大黄对照药材(药用大黄,批号:120984-201202)、大黄酸对照品(批号:110757-201607)、黄芪对照药材(蒙古黄芪,批号:120974-201612)、黄芪甲苷对照品(批号:110781-201616)均购自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
  2 方法与结果
  2.1 试验项目考察
  2.1.1 薄层色谱鉴定 益肾排毒丸中大黄和黄芪药材原粉的鉴定分别依照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中大黄和黄芪的粉末鉴定项下的规定进行,以薄层色谱法进行检测。
  2.1.2 溶散时限考察 按照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通则0921)崩解时限检查法丸剂项下的方法对3批益肾排毒丸进行溶散时限检查。
  2.1.3 含量测定 色谱条件:Agilent TC C18色谱柱(4.6 mm×250 mm,5 μm),流动相乙腈(A)-0.2%甲酸溶液(B),梯度洗脱:0~20 min,20%~40%A;20~30 min,40%A;30~35 min,90%A;35~40 min,20%A,流速1.0 mL/min,柱温30℃,进样量10 μL,检测波长260 nm。供试品及混合对照品的专属性见图1。
  混合对照品溶液:取毛蕊异黄酮苷对照品0.10 mg、大黄素对照品0.18 mg、大黄素甲醚对照品0.15 mg,精密称定,置10 mL量瓶中,用甲醇溶解并稀释至刻度,摇匀,即得。
  供试品溶液:精密称取益肾排毒丸粉末2 g,置于锥形瓶中,加甲醇25 mL,称定重量,加热回流1 h,冷却后用甲醇补足减失的重量,搖匀,过滤后取续滤液,即得。
  参照课题组已建立的益肾排毒丸含量测定方法学[4]进行标准曲线绘制、精密度、稳定性、重复性、及加样回收率等考察,结果显示该方法的精密度、稳定性及重复性良好,加样回收率在95%~105%,RSD<2%。
  2.2 影响因素试验
  2.2.1 高温试验 取同一批益肾排毒丸(批号:20170309),置适宜的洁净容器中,60℃温度下放置10 d,于第5、10天取样,按稳定性重点考察项目进行检测[5],按“2.1.3”项下色谱条件测定样品中毛蕊异黄酮苷、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的含量。益肾排毒丸在60℃温度下放置10 d,样品表面颜色加深,变为黄棕色至红棕色。其含量均高于规定限度(毛蕊异黄酮苷≥0.06 mg/g,大黄素≥0.15 mg/g,大黄素甲醚≥0.06 mg/g);薄层检测其特征斑点分布未发生明显变化。因此,本研究不再进行40℃条件下的高温试验。即益肾排毒丸在高温条件下仍保持良好的稳定性。见表1。
  2.2.2 高湿试验 取同一批益肾排毒丸(批号:20170309),在25℃分别于相对湿度90%±5%条件下放置10 d,于第5、10天取样,按稳定性重点考察项目进行检测[5],按“2.1.3”项下色谱条件测定样品中毛蕊异黄酮苷、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的含量。此外,准确称量试验前后益肾排毒丸的重量,以考察益肾排毒丸的吸湿潮解性能。若吸湿增重5%以上,则在相对湿度75%±5%条件下,同法进行试验;若吸湿增重5%以下,其他考察项目符合要求,则不再进行此项试验。结果显示,在25℃分别于相对湿度90%±5%条件下放置10 d,性状未发生显著变化,样品的吸湿增重<5%,样品中上述各成分含量检测均高于规定限度,薄层检测其特征斑点分布未发生明显变化。提示益肾排毒丸在高湿条件下仍能保持良好的稳定性。见表2。
  2.2.3 强光照试验 取同一批益肾排毒丸(批号:20170 309),于照度为4500 lx±500 lx的条件下放置10 d,于第5、10天取样,按稳定性重点考察项目进行检测[5],按“2.1.3”项下色谱条件测定样品中毛蕊异黄酮苷、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的含量。在光照强度4500 lx±500 lx条件下放置10 d,性状未发生显著变化,样品中上述各成分含量检测均高于规定限度,薄层检测其特征斑点分布未发生明显变化未发生明显变化。提示益肾排毒丸在强光照射条件下仍能保持良好的稳定性。见表3。
  2.3 加速试验
  取益肾排毒丸3批(批号:20170117、20170216、20170309),在温度40℃±2℃、相对湿度75%±5%的条件下(稳定性试验箱)放置6个月。在试验期间第1、2、3、6个月月末分别取样1次,按稳定性重点考察项目进行检测[5],其性状基本一致,按“2.1.3”项下色谱条件测定样品中毛蕊异黄酮苷、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的含量。见表4。
  2.4 长期试验
  长期试验是在接近药物的实际贮存条件下进行,其目的是为制订药物的有效期提供依据。取益肾排毒丸3批,在温度25℃±2℃、相对湿度60%±10%的条件下放置12个月。分别于0、3、6、9、12个月取样,按稳定性重点考察项目进行检测[5],其性状基本一致,按“2.1.3”项下色谱条件测定样品中毛蕊异黄酮苷、大黄素、大黄素甲醚的含量。初步预测其有效期为6个月。见表5。
  3 讨论
  益肾排毒丸中黄芪为君药,具有利尿托毒,补气固表,排脓排毒,敛疮生肌的功效[6-8];大黄为臣药,具有攻积滞、清热泻火、凉血、祛瘀、解毒之效[9-10]。研究[11-12]表明,大黄有效成分蒽醌类物质对慢性肾病有显著疗效,与黄芪结合可明显改善肾脏的病理损伤状况。此二味中药一升一降,针对很多水肿病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所致的鬼门不开、净府不洁病机,丝丝相扣。然而,治疗水肿,除此两法外,还应“去宛陈莝”,故而选用佐药水蛭活血化瘀。水蛭体内所含水蛭素具有抗凝血、抗血栓形成[13-14],降低蛋白尿,增强肾脏血流量,改善肾功能等药理活性[15-16],同时佐药僵蚕具化痰通络之效[17]。四药合用,功效益气扶正、升清降浊、活血化痰,有利于多种肾病所见气虚血瘀痰阻水停之证[18]。与传统的十几味药材组成的治疗肾病的处方比较,益肾排毒丸配制工艺更简洁,操作简单,且益肾排毒丸在协和医院临床使用已达20年,毒副作用小,疗效确切,更易于被患者接受。   目前,中药制剂在临床上的应用逐渐增多,但其质量控制和稳定性仍是影响其临床应用的重要问题。为保证益肾排毒丸的药品质量,确保其临床疗效,本研究对其稳定性进行了深入研究。在对样品的有效成分进行含量检测时,选择测定处方中君臣药黄芪、大黄的有效成分含量[19]。2015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一部)收载的黄芪含量测定的成分为黄芪甲苷和毛蕊异黄酮葡萄糖苷,但考虑到含量测定方法应符合简单、快速、有效等原则,本研究选取毛蕊异黄酮葡萄糖苷作为黄芪检测的指标性成分[20-21]。大黄素和大黄素甲醚也是药典收载的大黄含量检测的重要指标性成分[22-23]。长期试验显示,益肾排毒丸有效成分毛蕊异黄酮葡萄糖苷、大黄素、大黄素甲醚在6个月内含量稳定,均在规定限度以上,由此可判定该制剂在6个月内稳定性良好。长期试验9个月含量测定数据显示有效成分含量发生变化,因此,未进行后续稳定性研究,其含量变化原因也在进一步探讨中。
  综上所述,益肾排毒丸制剂具有良好的稳定性。其在高温、高湿及强光照条件下均较为稳定,但对其有效分成的含量变化仍有一定影响,在贮存益肾排毒丸时应注意环境的温度、湿度和光照条件,将其避光贮存于干燥阴凉处。长期试验结果提示益肾排毒丸的预测有效期为6个月,该研究为其质量控制及临床应用提供了依据。
  [参考文献]
  [1] 于丽秀,杨玉,何秋月,等.肾炎滴丸的制备与药效学考察[J].医药导报,2015,34(5):617-620.
  [2] 黄杰,许传文,刘建社.前列腺素E1脂微球载体制剂联合肾衰丸对慢性肾衰竭大鼠肾脏保护作用的研究[J].中國现代医学杂志,2012,22(17):39-43.
  [3] 周超凡.加强中药材、中药饮片及中药制剂的国家药品质量标准研究[J].中国中医药信息杂志,2002,9(6):2.
  [4] 邓斌,王秋燕,周成高,等.益肾排毒丸中有效成分含量测定及指纹图谱研究[J].药物评价研究,2019(4):658-662.
  [5] 国家药典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S].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15.
  [6] 刘小花,蔺兴遥,梁瑾,等.黄芪药材利尿作用的谱效关系研究[J].中国现代应用药学,2013,30(5):491-495.
  [7] 李森,谢人明,孙文基.茯苓、猪苓、黄芪利尿作用的比较[J].中药材,2010,33(2):264-267.
  [8] 李军,陈文,胡学芹,等.黄芪辅助治疗对预防肾病综合征反复感染的效果观察[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7, 27(18):4163-4166.
  [9] 傅兴圣,陈菲,刘训红,等.大黄化学成分与药理作用研究新进展[J].中国新药杂志,2011,20(16):1534-1538, 1568.
  [10] 李敏,王俭勤,李平.中药有效成分治疗慢性肾炎的研究概述[J].中国药师,2016,19(11):2133-2137.
  [11] 刘倩,郭更新,刘爱翔,等.大黄酸对肾病综合征大鼠系膜细胞增生的影响及其机制[J].细胞与分子免疫学杂志,2017,33(11):1544-1549.
  [12] 佟娇,刘阳.大黄酸治疗糖尿病肾病研究简况[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7,29(9):1558-1560.
  [13] 刘相武,单振顺.新型抗凝药——水蛭素的应用进展[J].天津药学,2008,20(3):63-65.
  [14] 徐海燕,陈学勋,刘蒙蒙,等.水蛭素对肾病综合征患者凝血酶激活的纤溶抑制物的影响及疗效观察[J].中成药,2015,37(4):918-921.
  [15] 鲍宗麟,范震.水蛭治疗慢性病毒性肝炎疗效观察[J].浙江中西医结合杂志,2000,10(9):519-521.
  [16] 陈钦,吴亚琴,赵静雅,等.水蛭素对被动型Heymann肾炎模型大鼠足细胞Nephrin表达的影响[J].中国中西医结合肾病杂志,2017,18(12):1041-1045,1138.
  [17] 毛静仪,周恩超.益气清利活血祛风药对治疗肾性蛋白尿临证撷英[J].山东中医杂志,2018,37(1):51-53.
  [18] 王虎,陈华庭,徐楚鸿.肾衰丸中大黄素的含量测定[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05,25(9):833-835.
  [19] 张毓红,宋丽丽,吕永宁.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肾衰丸中大黄酸和大黄酚的含量[J].中国医院药学杂志,2008, 28(10):854-855.
  [20] 孙玉平,龚苏晓,曹煌,等.不同加工方法的蒙古黄芪药材中毛蕊异黄酮苷和芒柄花素定量分析[J].中草药,2015, 46(11):1678-1681.
  [21] 王磊,姚军,刘璐,等.HPLC法同时测定天山岩黄芪中4种异黄酮[J].中成药,2017,39(6):1309-1311.
  [22] 乔立业,方李,曹燕丽,等.高效液相色谱法测定新保肾片中芦荟大黄素、大黄酸、大黄素、大黄酚和大黄素甲醚的含量[J].药学实践杂志,2015,33(5):438-440.
  [23] 杨世颖,刘淑聪,杜冠华,等.大黄中药材及其醇、水提取物中大黄素成分分析标准物质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2016,41(3):456-462.
  (收稿日期:2018-05-16 本文编辑:王 蕾)
论文来源:《中国医药导报》 2019年13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5029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