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中国论文网 > 
  • 医学论文  > 
  • 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对宫腔镜检查患者VAS评分、 心脑综合征反应的改善效果

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对宫腔镜检查患者VAS评分、 心脑综合征反应的改善效果

作者:未知

  【摘要】 目的:分析心理疏導与放松干预对宫腔镜检查患者VAS评分、心脑综合征反应的改善效果。方法:应用数字随机法,抽取笔者所在医院2015年5月-2018年5月收治的268例宫腔镜检查患者作为本次研究对象,将其分为两组,即常规组、研究组,各134例。常规组使用常规干预,研究组在常规干预的基础上实行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对比分析两组患者VAS评分、心脑综合征反应情况。结果:研究组VAS评分明显低于常规组,研究组0级及1级疼痛患者例数高于对照组,研究组患者心脑综合征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常规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
  结论: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在宫腔镜检查中,能够有效改善患者疼痛情况,对检查具有积极作用,值得推广。
   【关键词】 宫腔镜检查; 心理疏导; 放松干预; VAS评分; 心脑综合征反应
   doi:10.14033/j.cnki.cfmr.2019.12.043 文献标识码 B 文章编号 1674-6805(2019)12-00-02
   随着科技的进步,医疗设备在不断更新,近些年来,宫腔镜成为妇科疾病检查中的重要技术。宫腔镜检查可以提供子宫腔内的影像,以便于医师直观地观察出患者宫腔及宫腔管内的病理情况[1]。在检查中,无需对患者实施麻醉手术,其检查方法较简单、图像更直观,能够提高子宫内疾病的诊断准确率[2]。但宫腔镜检查是一种器械性操作,其与操作者的方法、经验、技巧有很大关系,加上患者在检查时处于清醒状态,因而,会给患者带来焦虑、恐惧等负面情绪,给检查带来不良影响,甚至会诱发患者的心脑综合反应症[3-4]。所以,在宫腔镜检查前,对患者采取一定的心理干预对于改善其预后具有重要的作用。本研究对2015年5月-2018年5月在笔者所在医院进行宫腔镜检查的268例患者进行研究,分析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对宫腔镜检查患者VAS评分、心脑综合征反应的改善效果,现将具体情况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应用数字随机方法,抽取笔者所在医院2015年5月-2018年5月进行宫腔镜检查的268例患者作为本次研究的对象,纳入标准:所有患者检查的原因均为子宫异常出血或超声检查中子宫有异常回声或疑似子宫畸形。排除标准:(1)合并有严重精神疾病或者意识不清醒的患者;(2)患有糖尿病及肝肾功严重疾病者。分为常规组134例、研究组134例。常规组患者中已婚未孕女性38例,已生育女性84例,绝经后女性12例;年龄23~57岁,平均(35.28±3.68)岁;文化程度:小学56例,初中(中专)33例,大专及以上45例。研究组患者中已婚未孕女性40例,已生育女性81例,绝经后女性13例;年龄23~56岁,平均(35.68±3.41)岁;文化程度:小学55例,初中(中专)35例,大专及以上44例。两组患者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本研究获得医院伦理委员会审核批准。患者及其家属对本次研究知情同意。
  1.2 方法
  1.2.1 宫腔镜检查方法 让患者取膀胱截石位,使用肥皂棉球及清水清洗患者的外阴部,再使用浓度为0.25%的碘伏为患者进行阴道冲洗,暴露出其阴道和宫颈,做消毒处理,并扩张其宫颈管,将浓度为5%的葡萄糖膨宫液注入其中,再将检查镜与冷光源及膨宫装置连接起来,宫腔镜要置于宫颈口,以便于观察子宫内情况。
  1.2.2 护理方法 常规组患者给予常规护理干预,检查前,明确地为患者讲解检查的注意事项及术后可能会产生的影响,在检查期间,密切的观察患者的心率、血压等生命体征情况。研究组患者在常规组护理干预的基础上实施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具体内容如下:(1)心理疏导。术前详细为患者讲解检查的操作方法及检查期间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加强患者对宫腔镜检查技术的认识,以此消除其紧张、焦虑的负面情绪。在检查前,指导患者进行准确的呼吸,协助其放松会阴处的肌肉,减轻检查中的疼痛感。(2)放松干预护理。为患者提供适宜的检查环境,播放轻柔优美的音乐,协助患者摆正舒适且适宜检查的体位姿势。保护患者的隐私,避免大面积的暴露以引起患者心理不适,检查时可以采用手摸患者肩部的方法鼓励患者,引导其进行深呼吸,放松全身肌肉,以便于配合检查。同时可以与患者进行沟通,以分散其注意力,以此降低其主观疼痛感。
  1.3 观察指标及评价标准
   (1)疼痛程度。根据惯行的WHO疼痛分级的原则,将疼痛分为0级、1级、2级、3级四个等级。0级:检查时患者下腹部无不适感或疼痛感;1级:检查时患者下腹部出现轻微的不适感或疼痛感;2级:检查时患者下腹部出现明显的疼痛与不适;3级:检查时下腹部出现剧烈的疼痛感及不适感,需要为患者做镇痛处理[5]。对两组患者0级及1级疼痛患者例数进行比较,同时在检查结束后使用视觉模拟疼痛评分法(VAS)对患者疼痛程度进行评分,分数范围在0~10分,分数越高,疼痛程度越高[6]。(2)统计检查后患者出现心脑综合征反应的情况,其症状有胸闷、心率减慢、恶心呕吐、面色发白、头晕等[7]。
  1.4 统计学处理
   本文数据以SPSS 19.0处理,计数资料以率(%)表示,采用字2检验;计量资料以(x±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疼痛程度比较
   常规组134例患者中,疼痛程度0级、1级、2级、3级患者例数分别为10、38、56、30例,研究组134例患者中,疼痛程度0级、1级、2级、3级患者例数为40、50、20、24例。研究组0级及1级疼痛患者例数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研究组VAS评分为(3.37±1.01)分,低于常规组的(5.45±1.08)分,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2.2 兩组患者心脑综合征反应发生情况比较
   宫腔镜检查后常规组中22例出现心脑综合征反应,发生率为16.42%,研究组患者中3例出现心脑综合征反应,发生率为2.24%,研究组患者心脑综合征反应发生率明显低于常规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
  3 讨论
   子宫腔内疾病在女性所患疾病中概率较大,而传统的刮宫性诊断在技术操作上有一定的盲目性,在诊断中有很大漏诊、误诊的概率[8]。宫腔镜检查技术是近几年来临床妇科诊断中应用得较为广泛的一种诊疗技术,其与传统的妇科诊断方法相比,具有诊断效果理想、创伤小、预后效果良好的优点[9-10]。其在临床诊断上的应用,更符合当代医学中诊疗微创且符合人性化的特征,能够更好地满足患者的需求,在妇科诊断中被医护人员及患者接受[11]。但在宫腔镜检查技术的应用中,扩张宫颈及刮取宫内病变组织等器械性操作会引起患者的不适,造成其心理及生理上的应激反应,进而出现疼痛、焦虑、紧张等情况,致使患者产生恶心、胸闷等心脑综合征反应,影响检查的进度。有研究表明,健康积极的心理情绪能够充分调动身体机制抵抗外界的不利因素,提高疼痛传授能力[12]。因此,在临床诊疗中应用科学、合理的护理干预方法能够改善患者的心理状态,使其保持积极、平稳的心理情绪,降低负面情绪对临床诊疗的不良影响,其能够提高患者的疼痛承受能力,降低不良反应的发生率。诸多临床研究表明,科学、合理的护理方法在宫腔镜检查中可以改善患者身心不适的情况[13]。相关研究表明,在进行宫腔镜检查时选择适宜的膨宫压力和检查镜,再对患者辅以心理护理,能够提升患者检查时的舒适感与安全性,降低患者心脑综合征、感染等不良反应发生率[14]。在宫腔镜检查中,优质且舒适的护理不仅能够提升患者的身体舒适度,还能够降低患者的不良情绪,最大限度地缓解其身心不适,使其更好地配合检查。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是宫腔镜检查中最常使用的护理方法,其对患者及检查结果有显著的积极作用,一方面可以降低患者的不适感,另一方面可以提升检查效果。
   本研究中,研究组VAS评分显著低于常规组,且研究组0级疼痛及1级疼痛患者例数高于常规组,研究组患者心脑综合征反应发生率(2.24%)明显低于常规组(16.42%),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可见,对宫腔镜检查的患者采取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的护理有利于降低患者的疼痛感,减少其心脑综合征反应的发生率。究其原因,主要是在对患者进行专业的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后,能够舒缓患者的心理压力,减轻其焦虑、恐惧等负面情绪,降低因负面情绪导致的疼痛感[15]。
   综上,对宫腔镜检查的患者采取心理疏导与放松干预的护理,能够改善患者的负面情绪,且可以显著的降低患者的疼痛感,预防患者术后心脑综合征反应的发生,提高其配合度,使检查能够顺利进行,建议在临床上广泛推广与应用。
  参考文献
  [1]刘艳.手术室整体护理对宫腔镜检查术患者主观感受及应激反应的影响[J].首都食品与医药,2018,25(20):160.
  [2]康利霞.手术室整体护理对宫腔镜检查术患者主观感受及应激反应的影响[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8,18(79):228-229.
  [3]王蕾,谢东红.无痛宫腔镜检查术中与术后不良反应的观察与护理[J].中外女性健康研究,2018(17):70-71.
  [4]黎小云,陈静虹,魏雪燕.心理疏导配合放松干预对宫腔镜检查病人疼痛情况及心脑综合征反应的影响[J].全科护理,2018,16(21):2615-2617.
  [5]曾婕.观察综合护理在宫腔镜检查过程中对患者疼痛程度的影响[J/OL].
  实用临床护理学电子杂志,2018,3(22):67.
  [6]张瑞玲.整体护理对宫腔镜检查患者负性情绪及应激反应影响[J].河南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8,30(2):201-203.
  [7]吴楠.探讨小剂量舒芬太尼复合丙泊酚在宫腔镜检查术中的临床应用效果[J].中国医药指南,2018,16(3):42.
  [8]钱荃荃.舒适护理干预对行宫腔镜检查患者焦虑及疼痛的影响[J].医学理论与实践,2018,31(2):283-285.
  [9]孙斌.手术室整体护理对宫腔镜检查术患者的主观感受、应激反应及护理满意度的影响[J].当代医学,2018,24(2):172-173.
  [10]黄丽群,梁秀梅,钟海玉.综合护理干预对宫腔镜检查术患者的作用及SAS评分的影响[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7,38(23):2838-2839.
  [11]鹿静.无接触式宫腔镜检查在临床上的应用价值探讨[J].中国药物与临床,2017,17(10):1494-1496.
  [12]何俊.并发症预防与心理护理应用于行宫腔镜检查患者的临床效果[J].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7,2(28):154-155.
  [13]张凤芝,谢俊房,白桦.宫腔镜检查患者疼痛管理的研究进展[J].中国内镜杂志,2017,23(9):84-88.
  [14]范佳颖,杨艳,卢燕玲,等.双氯芬酸钠栓在门诊无创宫腔镜检查中应用研究[J].中国实用妇科与产科杂志,2017,33(9):959-962.
  [15]图雅.米索前列醇用于宫腔镜检查和手术的临床效果[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2016,16(34):108-109.
  (收稿日期:2018-12-03)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110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