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行性乙型脑炎预防及治疗措施

作者:未知

  摘要 流行性乙型脑炎是由乙型脑炎病毒引起的中枢神经系统急性传染病,后遗症为痴呆、肢体瘫痪、视神经萎缩,无特效抗病毒治疗药物,本文通过查找文献,对乙脑的预防(流行病学、免疫接种)及治疗措施进行简单阐述,为相关部门制定乙脑的防治措施提供依据。
  关键词 流行性乙型脑炎;预防;治疗
  流行性乙型脑炎简称乙脑,乙脑是由乙型脑炎病毒(简称乙脑病毒)引起的以脑实质炎症为主要病变的中枢神经系统急性传染病,也是一种自然疫源性人畜共患病,最重要的传染源是猪,传播媒介是三带喙库蚊,迁徙的水鸟和蝙蝠是乙脑病毒重要的储存宿主,能通过迁徙作用将乙脑病毒进行远距离扩散。从20世纪70年代末有了乙脑疫苗,乙脑的发病率显著下降,自2008年7月1日起,在全国实行扩大免疫规划,虽然乙脑的发病率下降,但其流行病学特征可能发生了改变,为乙脑的防控增加了不确定性。对于乙脑患者,目前无特效抗病毒治疗的药物,对乙脑患者进行药物对症治疗才是根除乙脑病毒感染的有效措施。本文简述乙脑的流行病学特征、免疫接种及药物治疗,为乙脑的防治措施提供一定的依据。
  乙脑的预防
  流行病学特征:乙脑主要流行于亚洲地区,在中国除新疆、青海和西藏自治区(省)外,其余省份均有报道。乙脑病例散发存在,有地区性、季节性、周期性及儿童多发等流行病学特征。乙脑三间分布特征不尽相同:季节分布主要以7、8月为主,也有8-10月为主,地区分布为山区发病高于街道。在人群分布中男性发病及病死率均比女性高。以散居儿童和学生为主。年龄分布也各不相同:有2个月龄- 15岁以下小年龄发病者[1];有向大年龄推移及中老年病例增加的趋势[2];有成人发病者[3]。不同年龄段的人群对乙脑病毒易感性不同,其发病危险也不尽相同。不同地区、月份乙脑的高发与乙脑的传播媒介(三带喙库蚊)生存繁殖密切相关,而这是可以进行短期预测的,其中ARIMA模型只能对月份进行短期的预测[4]。针对传播媒介,气象因素是预测乙脑发生的重要因素,温度会影响蚊虫的生存繁殖、活动强度以及携带病毒的蚊虫的存活和繁殖率。据气候模型预测,未来的50年里全球地表平均温度将升高0.6 - 2.5℃,这会使虫媒传染病传播范围受到很大的影响,可能新的地区会增加虫媒传染病发生的可能性[5],需要卫生决策者来制定预防控制计划(高危人群疫苗强化免疫接种,蚊虫控制,生猪预防接种,发布预警)。乙脑的流行传播受自然因素、社会因素等影响,其中疫苗接种可以影响一些预测模型的准确度。
  免疫接种:乙脑疫苗对成人、儿童均具有较高的免疫原性,在没有抗病毒干预的措施下,预防接种是对乙脑病毒感染患者长期可持续保护的唯一策略。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等国家已将乙脑纳入免疫规划,基本消除了乙脑,说明乙脑是可预防控制的。乙脑病例主要以散发存在,其发病的主要原因是无免疫接种史。扩大免疫接种后,乙脑的流行病学特征发生不同的改变,乙脑的发病高峰期有逐渐缩短的趋势,季节性增强。在健康人群乙脑抗体水平中性别无差异,年龄段、地区之间有差异。国家只针对8个月-2周岁的儿童免费接种乙脑疫苗,对其他年龄的免疫接种存在空白段。虽然乙脑的发病率显著降低,但可能使成人免疫水平降低,增加感染的机会,导致乙脑发病年龄后移;建议对7 - 15岁年龄组开展疫苗补种工作,加强成年人和老年人的免疫接种。
  乙脑的药物治疗
  目前没有特定的抗病毒药物批准用于治疗人类患者的乙脑病毒感染。有研究显示[6],抗氧化剂可调节氧化途径的细胞因子在乙脑病毒感染的细胞应答中起作用,很可能会发展成抗病毒药物治疗乙脑。对乙脑治疗研究较多的抗氧化剂包括米诺环素、牛蒡子苷元、非诺贝特和姜黄素。在印度超过3岁的患者人群试验中(不包括年龄16 - 44岁的女性),米诺环素可以改善乙脑的症状[7]。牛蒡子苷元通过降低乙脑病毒感染的细胞内病毒载量和复制,以及抑制神经元死亡,继发炎症和氧化应激,成功地降低了乙脑病毒诱导的严重程度[8]。非诺贝特是过氧化物酶体增殖物激活受体α的激动剂,可能潜在地用于乙脑期间的治疗或预防,减少死亡率和发病率。姜黄素具有抗炎、抗氧化和抗增殖特性,通过调节泛素一蛋白酶体系统来减少先前感染的成神经细胞瘤细胞产生的感染性病毒颗粒[9],具有出色的安全性和潜在的抗病毒作用。研究显示,针对成人重型乙脑采用免疫球蛋白联合激素治疗疗效较好[10]。通过乙脑发病机制来研究特异性有效的治疗药物是迫切的,而药物之间联合治疗乙脑是研究的热点。
  综上所述,乙脑高发季节和高发年龄段没有固定范围,从影响传播媒介的因素和改善乙脑疫苗接种模式着手进一步加强对乙脑疫情控制。高发月份滯后的主要原因是不同气象因素影响了蚊媒的生长繁殖,气候模型可以进行短期预测。免疫接种可以预防乙脑的发生,随着基因型的更替,高效、安全的乙脑疫苗是人们迫切的需要,但免疫接种后,有向大年龄段发病的趋势,建议扩大免疫接种对象的年龄段。乙脑预防控制措施包括优化监测,财政的支持,基础建设和房屋改建,蚊媒控制,免疫扩大接种等更应该集中在乙脑高发地区,居住在高风险地区的人群应该被告知风险性和可能性。针对乙脑患者的对症治疗,目前在抗氧化剂上研究较多,也对联合用药有一定的研究,但仍无特异性高效的药物,今后应根据乙脑发病机制进行深一步的研究。
  参考文献
  [1]方挺,郭延波,潘兴强,等.2005-2010年浙江省宁波市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病学分析[J].疾病监测,2012,27(3):192-194.
  [2]田鹏,李克伟,王启敏.2005-2009年洛阳市流行性乙型脑炎流行病学特征分析[J].医学动物防制,2012,28(7):810-811+813.
  [3] Sohn YM.Japanese enc.ephalitis immuniza-tion in South Korea:past,present,and future[J].Emerg Infect Dis,2000,6(1): 17-24.   [4]芮莉萍,刘铭,叶新贵,等.基于ARIMA模型的贵州省2017年流行性乙型脑炎发病预测[J].现代预防医学,2018.45(8):1349-1353.
  [5] Lin H.Yang L.Liu Q.et al.Time series analv-sis of Japanese encephalitis and weather inLinyi City.China[J].lnt J Puhlic Health.2012.57(2):289-296.
  [6]
  Zhang Y.Wang Z.Chen H.et al.Antioxidants:potential antiviral agents for Japanese en-cephalitis virus infection[J].lnt J Infeet Dis,2014.24:30-36.
  [7] Kumar R.Basu A.Sinha S,et al.Role of oralMinocycline in aeute encephalitis syndromein India-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J].BMC Infect Dis,2016.16:67.
  [8] Swarup V,Chosh J,Mishra MK.et al.Novelstrategy for treatruent of Japanese eneephali-tis using arctigenin.a plant lignan[J].J Anti-mierob Chemother.2008.61(3):679-688.
  [9] Dutta K.Chosh D.Basu A.Curcumin protectsneuronal cells from Japanese encephalitisvirus-mediated cell death and also inhihitsinfective viral particle formation hy dysregu-lation of uhiquitin-proteasome system[J].JNeuroimmune Pharmacol.2009.4(3):328- 337.
  [10]林霞,王根緒.免疫球蛋白联合激素治疗成人重型流行性乙型脑炎疗效分析[J].中国现代医生,2018,56(5):4-6.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984486.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