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正亦邪朱新建

作者:未知

  〔摘 要〕在西方文化、“八五新潮美术”以及中国现代艺术运动的重重作用下,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新文人画”应运而生。“新文人画”自诞生之日起,就遭受到来自传统与前卫两方面评论家的批评,朱新建无疑是众多“新文人画”画家中最惹争议的。
  〔关键词〕新文人画;朱新建;中国画改造
  一、“快活”的意义
  朱新建1953年出生在有“中国绘画中心”之称的南京一个干部家庭,自幼喜爱画画,但是画什么都不像。所谓“7岁看老”,小时候的朱新建就十分顽皮,性格也很叛逆,因此也有了后来审美的“离经叛道”。1970年代社会大环境发生改变,朱新建无奈做了煤矿工人,为了逃避繁重的体力劳动,他投稿了很多关于“大批判”的工农兵业余创作,也因此结识了当时正任编辑的著名画家高马得先生,受高马得老师的影响,朱新建也喜爱收藏一些民间画。这时的朱新建开始接触了一些民间美术思想,这也为他后来的艺术成就打下重要基础。80年代从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后,留校任教。一年之后,可能是骨子里那股叛逆的精神作祟,他感觉到講坛生活平淡无奇,于是便独自一人背着行囊北上,从此做了一名专业画家。也正是此时起,朱新建开启了他的传奇人生。
  朱新建的作品从表面看好似“离经叛道”“玩世不恭”,但其实他对绘画的态度是非常认真的。朱新建与那些“正统”画家的不同之处在于,他的身上没有那些对艺术所谓的神圣感和使命感,而是以一种玩游戏的态度从事艺术工作。早在宋朝年间就有“墨戏”之说,古有苏轼带醉挥写《枯木竹石图》、二米创造“云山墨戏”,今有李可染“废画三千在精微”( “当然,李可染的‘墨戏’,虽然自己说是‘兴来胡涂乱抹’,其实又是极其认真的。我特别注意到李可染有两方闲章常常铃盖在此类“墨戏”之作上。一方是‘废画三千’,一方是‘在精微’”。原文出自王鲁湘《李可染的墨戏》。收藏2018年2月),这种把人生当作一场游戏的态度自古以来大有人在,而在当今的中国画坛,像这样公开宣称“快活”二字为自己艺术准则的画家实则是不多见的,“不疯魔不成活”用来评价朱新建亦不为过。
  朱新建是真的“疯”,80年代是一个敏感时期,几乎全部的国画家都在画山水花鸟虫鱼,唯独朱新建,他画裸女、画《金瓶梅》,画一些在当时被主流人士认为是伤风败俗的东西。他视金钱名利为粪土,大把赚钱也大把烧钱,他爱喝可乐就将赚来的钱买了半屋子可乐,可乐喝光了钱也花没了。于朱新建来说,排在生活第一位的绝不是钱这个东西,快活才是。
  朱新建画画是很纯粹的,他认为画画能够带给他快乐就足够了。这似乎是朱新建独有的智慧,他悟透了“艺术”这个东西,因此他的这种游戏艺术的态度也是他的生命态度。这态度源于他对艺术的认知,对生命的领悟,构成了一个属于朱新建独有的艺术价值观念。很多认识朱新建的人都说,朱新建是当今时代难得活得像古代高士的人,朱新建没有被任何现代文明所束缚,也不拘于所谓规则的牵制。他将自己打碎,用画色情图这种形式去反对人性的束缚,批判现实的虚伪,他决然地辞去大学的工作,甘愿“堕落”成一名画家,敢于挑战世俗的目光追求“真我”的艺术价值,甚至可以说他是行为艺术最早的实践者,他的整个人生就是一门艺术。朱新建活的是真率。
  二、笔墨由“性”
  彼时的中国正迎来新的阶段,大量的西方艺术主张涌入中国,给了当时的传统中国画不小的打击。不少事实证明中国画的改造是非常困难的,但朱新建确在这方面取得了非常大的突破。朱新建的画既有它的泼皮气,又有很多传统笔墨所赋予的内涵在其中,这其实是很矛盾的,若你只从一个方向探索很难窥得朱新建作品的全貌。
  1985年11月是朱新建小脚美人图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地点位于湖北武汉,在八五新潮美术中的一次重要展览——“中国画探新作品展”上共展出4张,于当时引起了巨大反响。叶浅予先生更是一度用拐杖将美术馆的地板笃的震天响,抨击其为封建残渣余孽。归结原因,主要还是朱新建在作品当中将女性展示得太过妩媚和性感,以及图中女性竟还是三寸金莲的封建形象实在有些过于物化女性。刘骁纯先生写了一篇关于朱新建的文章,题为《朱新建的挑战性》,内容表达的是,好比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任何创新在起初的时候都会受到一些批评与攻击,这还受到了叶老先生的强烈反对。香港著名作家李碧华在一次采访中曾评价过朱新建笔下的美人,大意是说朱新建所塑造的美人完全是他从一个男性艺术家的角度出发,借助水与墨的交融来表达和塑造的一个男性个体审美理想中的女性形象。其实朱新建的“性”不单单只作为情色而言,朱新建作品中所塑造的女性形象迎合了旧时封建社会中男性的变态审美方式,他通过作品所表达的不仅仅是单一的色情,而是通过这样一种表现形式极大地讽刺了封建社会对人性的捆绑。更是在与当时社会对抗下的一种人性的爆发,具有极大地反叛和揭示精神。尤其是85新潮过后,西方的艺术观念、作品、理论、著作等大量涌入中国,西方文化与文明的冲击使得很多的中国艺术家们应接不暇,朱新建的作品同时也是西方文明与中国传统两相碰撞下的产物。
  朱新建在八十年代以“小脚女人”闻名于画坛,而后在其艺术生涯的几十年里,其作品风格都是以“性”为主题。他在作品中表达的“性”并非席勒那种撕裂人性,扭曲的视觉冲击力,也不同于罗丹式的单纯的女体写生,更不是埃里克费谢尔的那种完全的肉欲情色,朱新建作品中的“性”是通过一种与传统对抗的形式去追求人的“个性”,强调的是追求人性上的自由,解放传统封建观念对人性的束缚。这个“性”更多传达的是对世俗的一种批判,这是被压抑的性欲的变相宣泄,而并非单纯的“性”。陈丹青甚至评价说“朱新建的画中没有‘性’,至多只能被看作是性的幻想、随笔、涂鸦,公布着作者的意淫”。
  朱新建信佛,他认为“禅”的意义是去掉各种形式,而一味追求表面形式根本算不得“禅”。朱新建非常喜欢将一些比较大众的、比较有市井气的元素巧妙地结合在自己的绘画作品当中,试图营造一种看似“荒诞不羁”实则带着点潇洒和通透的艺术效果。他也画了大量的金瓶梅和美人图,很多人说这是下流的、低俗的,但这其实也表达了一种对社会现实的讽刺态度。
  朱新建的身上有一股非常强烈的反传统意识,他的画是非常矛盾的,这种矛盾就体现在他的作品中传统笔墨与现代绘画形式的对立关系上。朱新建的作品内容虽不被主流所接受,但是朱新建在笔墨的运用上在当代是无人可比的。他的传统笔墨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无论是线条、色彩或是构图都内藏着丰厚的文化底蕴,有着最纯粹的传统笔墨的血脉,是现代文人画家们一座无法逾越的高峰。在这种纯粹的传统笔墨功力的加持下,朱新建的这些看起来似“粗鄙”“下流”的作品反而显得不那么“俗”了。朱新建运用最纯粹的传统笔墨勾勒出一幅幅生动的美人图、春宫图,这何尝不是对传统中国画的一种创新和改造呢?
  朱新建在《画画究竟是个什么玩意》一文中说道:“中国画的用笔完全是个人性格的一种物化,这个人的性格是很小心、很拘谨的,那么他的笔墨也就很小心、很拘谨;有的人很潇洒,他的笔墨也就比较潇洒。我这个人比较肆无忌惮,笔墨也就多少肆无忌惮一些,一个人的精神在笔墨里面表现得非常透彻。”朱新建在笔墨的运用上的确是卓尔不群的,无论桌椅板凳还是花鸟山水,抑或是裸体的美人。传统的笔墨技法表现当下的流行元素,在行云流水般的笔墨挥洒间,无一不透露着朱新建潇洒的人生态度。
  在改造传统中国画这件事上,朱新建不同于黄宾虹、潘天寿等那种由内而外做出的改变,也不同于林风眠那种由外而内的改变模式,朱新建秉持的是内外兼修的模式,中西兼顾地把传统笔墨融入现代思想,二者融合在一起便成了朱新建独有的艺术风格,在笔墨的运用上形成自己的模式,获得了绘画上的自由,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一个时代的审美范式。
  (责任编辑:牧鑫)
  参考文献:
  [1]谢康.从齐白石到朱新建现当代文人画与新文人画研究.山西师范大学.硕士
  [2]陈丹青.读朱新建美人图[J].中国书画 2012.4
  [3]李小山.精灵朱新建[J].书画艺术 2007.10
  [4]漆澜.现代语境中的中国画.上海大学 博士
  [5]朱新建.画画究竟是个什么玩意.选自《打回原形》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23178.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