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天使堕落与魔王诞生:浅析《失乐园》中基督教神话体系经典模式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早在史前的神话中,就有主神和他的反对派这样的体系构成,“杀父弑君”的传说也在先民的神话体系中广为流传,而宗教更是将这个传统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十七世纪的英国文学家弥尔顿根据《圣经》中的故事创作了长诗《失乐园》,为我们生动展现了基督教神话体系中对立神之首撒旦的事迹。本文通过对《失乐园》中关于撒旦事迹的描写,结合以《圣经》原文的有关内容,旨在对这段神话故事及其内在隐含的人类社会与历史现实进行分析。
  关键词:基督教;杀父弑君
  一、引言
   早在史前的神话中,就有主神和他的反对派这样的体系构成,“杀父弑君”的传说也在先民的神话体系中广为流传。这种现象是对当时人类社会早期频繁出现的对外征伐混战以及内部斗争倾轧的直接反应,作为人性恶的一面永远保留于我们人类这个整体的童年记忆之中。胜利者往往将战败者所信奉的神祇斥为黑暗、邪恶,将“人的胜利”升华到“神的胜利”的层面上来;面对自身无法解释缘由的天然灾祸与人为罪恶,也将这些过错统统归结到一个自我臆想中的与主神为敌的对立神身上,以此来警示和教育后人要坚定自己的信仰。而“杀父弑君”这一真实的政治现象,也在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与先民的口口相传中成为亦真亦幻的故事,并被借鉴到神的体系之中,成为神话传说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
   基督教作为整个西方爱琴海文明的社会意识的最终统一者,在其神话体系构造上继续保持与发扬了这个源自于希腊神话的传统。从希腊神话中一代代天神之间通过杀父弑君而完成的继位,到与宙斯公然对抗的泰坦巨人普罗米修斯,无不反映着这两种西方典型的“对抗冲突型”神化模式。经过对早期诸族神话的吸收与创始者们的积极发展创新,加之以统治阶级的干预与改造,终于使之形成了一套严密复杂的神话体系。而撒旦,作为与全能的上帝争锋相对的一个特殊角色,正式登上了人类文化的大舞台,并引发出后世关于他的种种文化与社会现象。
   英国十七世纪最著名的诗人、思想家、政治家和政论家,欧洲十七世纪进步文化的基石约翰·弥尔顿在其晚年所创作的三大史诗之一《失乐园》,无疑是将撒旦的形象与事迹塑造的最深入人心的伟大作品之一,并随着这部文学史上的不朽之作流传至今。這首万行的英文长诗采用了无韵的英雄诗体,和荷马用希腊文所写及维吉尔用拉丁文所写的英雄史诗为同一格律。它以《旧约-创世纪》第二、三章和《启示录》的有关内容为蓝本,加之以诗人丰富的想象创制而得。撒旦作为诗中的第一主角,诗人用大量的篇幅去详述他反叛上帝、坠落地狱、诱惑人祖、蜕变成蛇的生平事迹,为读者展现出一个有血有肉、栩栩如生的文学人物形象。这个形象一方面是诗人当时所处的社会历史现实的真实反映——资产阶级的崛起、革命与反革命势力的斗争、诗人人生中的重大变故等,但比较清楚的还原了基督教创立之初所希望展现的撒旦这一角色的形象。我们就以《失乐园》为范本,结合以《圣经》的有关内容,来了解一下基督教神话体系中的这位对立神的形象。
  二、“杀父弑君”模式在基督教神话体系中的体现
   撒旦是谁?《启示录》一二-7记载:“在天上就有了战争,米迦勒同他的使者与龙争战。……大龙就是那古蛇……又叫撒旦。”
   从基督教的经典中不难看出,撒旦是一个与代表光明与正统的上帝集团敌对的邪恶之神,他通常化身为一条红色的巨龙,妄图毁灭这个世界。文中与他进行战斗的是六翼炽天使米迦勒,七大天使长之首,上帝所创造的第二个天使,与第一个被创造出的天使即后来的撒旦可以算是兄弟关系。“古蛇”指的就是撒旦当年潜入蛇身诱惑人类的罪行,而蛇也成为对立神的标志性符号之一。慑于上帝强大的力量,或者说善与恶因天意的安排达成了某种程度上的平衡,他不能直接进入人类世界,却仍然时刻不忘诱惑世人坠入深渊,走入歧途的“高贵使命”。这种“使命”正是对人类社会中价值观冲突的一种神话诠释,即上帝教人向善,魔鬼引人从恶,人类永远要在在善恶之间作出自己的选择。
   前文中已经提到,撒旦曾经也是天堂中的众天使之一。《旧约-以赛亚书》有这样的名句:“明亮之星,早晨之子啊,你何竟从天坠落!”句中的“明亮之星”指的就是金星,在希腊神话中是爱与美之女神阿弗萝蒂特的象征。在基督教神话中,这颗星象征着炽天使路西法,也就是日后的地狱魔王撒旦。在天上,他拥有极高的地位与权势,以天使长的身份统领着天使军团的一部,本是上帝得力的左右手之一(另一只就是米迦勒)。他自以为可以继承上帝的衣钵,拥有可以掌管一切的力量。但没想到,上帝却立他的独生子——耶稣为他的继承者,此举让路西法愤怒不已。弥尔顿在《失乐园》中用“对圣子身怀嫉恨”“不能忍受”“这对自己是一个损害”“身怀恶念和轻侮”来形容这个高傲自大的天使当时的心情。为此,他找来自己的死党别西卜等人,密谋回到自己的领地召集军队实行兵变,借以夺取天上的权力。他对自己的力量十分自信,《以赛亚书》中写到:“我要坐在聚会的山上,在北方的极处;我要升到高云之上,我要和至高者平等。”他集结起三分之一的天使军,公然反对上帝,叫嚣与上帝一战。而上帝则派出七大天使长中的米迦勒与加百列率领天军与路西法作战。在上帝的雷霆之下,叛逆军损失惨重,分崩离析,继而被神子打入地狱,囚禁于那个地方,成为“堕落的天使”。自此,曾经的天使路西法已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地狱的统治者与魔王撒旦。他聚集起被天庭排除在天界之外的诸多神魔,在地狱建立起自己的势力,雄心未泯,不甘沉沦,期待着东山再起的那一天到来。
   不难看出,撒旦由“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高位走到沦为囚徒、异教徒的这一下场的过程,正是典型的“杀父弑君”模式。上帝之于路西法,亦君亦父;路西法对上帝,先是忠心服侍,以期在日后获得更大的利益;后来知道继位无望,便愤而起事,妄图用武力夺取政权。这样的例子在人类的历史中屡见不鲜。在至高无上的权力面前,任何人间的情感与道德都被抛之于脑后,为了权力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即使背叛自己的信仰也在所不惜。而贪婪的野心最重要受到历史的审判与惩罚。这种神化模式在后世被广泛应用于文学作品的创造当中,有时是“杀父”,有时是“弑君”,更多的时候是两者兼而有之。因为弑君者多是作为反面形象出现,他们所弑之君又大多是贤明仁爱之君,对于叛逆者来说成像父亲一样对待过他。这是一种混合式的复杂情感。如莎士比亚的著名戏剧《麦克白》,就是这类剧作的优秀代表。而到了20世纪90年代,由美国好莱坞出品的、融合了西方传统经典文化与美国现代新兴文化的史诗电影巨制——《角斗士》,更是将这一不朽模式运用到了巅峰,并在全球范围的电影市场内取得了空前辉煌的成功。
   撒旦虽然堕入地狱,但他的故事还尚未结束。在地狱中,撒旦听闻上帝按自己的模样创造了一个新物种——人类,为了拉拢人马对抗上帝,同时毁灭他的功绩与盛名,他亲自前往人类始祖居住的伊甸园,潜入世间最狡猾的动物——蛇的体内,成功诱惑了人类之母夏娃与人类始祖亚当。但他的罪行被上帝揭露,所以与亚当与夏娃一道受到神子的惩罚,由堕落天使彻底沦为丑陋可憎的蛇形恶魔。
   至此,人类、上帝、魔鬼三者之间相互作用、相互影响的基督教现世神话体系正式形成。而基督教存在的目的,就在于如何将人类引向上帝光明的天堂,而不至于让他们的灵魂坠入撒旦黑暗的地狱。善与恶、黑与白、光与暗的较量,就此揭开了这一出永恒戏剧的历史帷幕。
  三、结论
   本文从《失乐园》中撒旦的形象作为神话体系的代表性人物,论述了他从天使这样的神的角色堕入地狱进而形成三方鼎立的制约结构,而在故事中的“杀父弑君”情节为神话增加了戏剧性和冲突性,而这样的模式也是西方均衡思想在文学作品中的体现。总之,《失乐园》中撒旦的故事是典型基督教神话体系的代表性体现,这一思想也为理解西方基督教背景其他文学作品提供了范本。
  [参考文献]
  [1]朱维之.失乐园[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4.
  [2]斯特伦.人与神———宗教生活的理解[M].金泽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1.
  [3]周辅成.西方伦理学名著选辑:上卷[Z].北京:商务印书馆,1996.
  [4]索洛维约夫.神人类讲座[M].张百春译.北京:华夏出版社,2000.
  [5]《圣经》(中英对照),中文和合本新国际版。南京: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中国基督教协会出版,2007年.
  [6]戈登·坎贝尔.约翰·弥尔顿传[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7/view-1489887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