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送年轻时的自己哪些书

作者:未知

  英国《卫报》前段时间做了一个专题,问一些作家会送给年轻时的自己什么书。也就是说,作为懂书的人,他们回过头来看,哪些书更适合青少年读。约翰·班维尔说,他年少时一直沉迷于后浪漫主义,如迪伦·托马斯和劳伦斯·德雷尔的放肆,后来在特里林的论文中才得知狄德罗的哲理小说《拉摩的侄儿》。他说:“它是欧洲文学中最振奋人心、最具颠覆性的文本之一。这本小说跟海因里希·冯·克莱斯特的《论木偶戏》和霍夫曼·斯塔尔的《钱多斯勋爵书信》,彻底改变了我對写什么、如何写的观念。《拉摩的侄儿》的语言是反讽的、辱骂的,充满歇斯底里的自我厌恶,又睿智地认识到世人喜欢那些逢迎者和骗子而不是真正的艺术家。狄德罗是一个杰出、有趣、睿智的人。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把一本《拉摩的侄儿》按到12岁的我手上,我会避免许多蠢行。但是我能读懂吗?萧伯纳说得对:青春虚掷,总在青年。”我在大学阅览室里看到过这本书,后面的借书卡上显示,我的大学班主任——一位博士是在读研究生的时候才看了这本书。
  朱利安·巴恩斯说,他年轻时错过一些书,但他并不感到后悔,反而挺享受直到40余岁才发现《哈克贝利·费恩历险记》《麦田守望者》《失落的庄园》。他说:“我会送给年轻时的自己的,都是非虚构作品,关于战争、帝国和种族的本质的书,关于政治和经济的本质的书,关于阶级、金钱和权力如何相互关联的书;还有关于自然的本质的书,我会指导年轻的自己去了解土、风、水,还有动物和植物;我还会送给年轻时的自己一些关于性的诚实的书。”
  我希望自己年轻时就读到斯蒂芬·金,读到《肖申克的救赎》,读到他的回忆录《写作这回事》,更早地体会到坚韧与专业的重要性,更早地读到《第二十二条军规》《魔鬼辞典》,认识到世界的荒谬并学会苦中作乐。
  (编辑:关晓星)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0602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