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怎样写出像画一样好看的文字上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文中有画,画中生情
  中国最早的文字是象形文字。一个字,就是一幅画,先民们通过一幅幅画来记事、表意、传递情感。比如“女”字,甲骨文的字形像一个屈膝跪坐的女子,娴静地交叠着双手;又比如“子”字,甲骨文画出来是一个手握棍棒的大人,造字的本意是用体罚的手段让孩子做算术。汉字演化的过程中,不断地在强化着“作画”思维,在我们今天写作时,用单个像画一样的汉字来拼接成巨幅画面,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拥有良好画面感的文字,特别能夺人眼球,让读者产生美妙而丰富的联想。
  “方瑶紧闭双眼,壮着胆子走上天台,一股沁凉的风扑面而来,直充胸腔。大片的雪花划过耳畔,像披在额顶的头纱,嘶嘶作响。方瑶缓缓睁开眼睛,雪野如奶油蛋糕一般光亮、轻柔,仿佛伸开手指轻轻一戳,这天地间的高楼、树林和远山便被碰花了。只有路灯还亮着,泛出橙黄的晕色,如浮游的流萤,蜿蜒在时空深处。城市已熟睡,又似乎这一切,本来便是城市微微喘息的梦境。”
  ——午歌《一生有你》
  这段文字,借助方瑶的视角,从多侧面,由近及远地观察雪景、感受雪景,让读者逐渐融入这幅沉静素然的雪中图景,文中有画,画中生情。
  提升文字画面感的方法很多,归纳起来无外乎以下几种:一是用比喻和夸张修辞增强感染力,把事物的某一特征放大,或激發读者在这个特征维度上展开联想;二是精准地取用你的动词、副词、形容词和拟声词,营造出生动的现场感;三是多感官、多维度摹写,强化感性认识;四是善于运用细节,特别是捕捉易被忽略的细节特征,达到“一点写透,境界全出”的效果。
  当抽象的感受变得具体而真实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每晚都重复着同一个梦境:瓦蓝色的天空,罩住瓦蓝色的海水,时空凝结成一块硕大无边的硫酸铜晶体,把我和一叶小渔船衔在中间......从小舢板上站了起来,漫天的星光,头纱一样笼在她的长发上,像有人在黑暗的深处燃起的礼花,火光扎在夜空的帷幕上,也扎在我丝绒一般的心房。”
  ——午歌《晚安,我亲爱的人》
  有一次,我收到一位读者的来信,她说很喜欢这两个比喻,像硫酸铜一样蓝澈透明的天空,像放烟花似的浩繁星空让人印象深刻。其实,比喻修辞除了能让人产生生动的联想,还可以将抽象而笼统的感受具象化,把画面感落在实处。
  “江南的夏天,夹在梅季没完没了的雨水里,起初气温涨涨停停,忽然有一天雨霁云开,夏天就像浇上浓汤的照烧牛排一样,冒着‘嗞嗞’的热气被端上桌来。”
  “初恋就像一壶开水,不管曾经多么沸腾,放上一段时间,终究会变成一壶凉白开。”
  “时光是你送我的盆栽植物,你来时盛开,走后荒芜。”
  ——午歌《晚安,我亲爱的人》
  江南的梅雨季节一过,酷热的夏天就拍马杀到了,这是一个较抽象的感受,通过对“冒着热气的牛排”被端上桌的类比,会让读者产生水汽氤氲,溽热难耐的直观感受,“嗞嗞”的画面感便跃然纸上了。第二个比喻,写从初恋到失恋多年后的感受,因为时间跨度很大,以开水和凉白开两个意象作比,把初恋时的心绪沸腾和失恋多年后的冷静平淡,具象化地展示出来,令人感到初恋的纯净与美好,历经时光沉淀,就像凉白开一样,舒服宜人。第三个比喻是描写恋人从相守到别离的感受,把时光中的感受比作盆栽植物,用盛开和荒芜来摹写,简单、直接、鲜活。
  “可是那晚我话很少,像一个荒芜的秋天,颗粒无收。”
  ——午歌《晚安,我亲爱的人》
  荒芜的秋天颗粒无收,这是夸张修辞,以此来展现一个人的沉默寡言,令抽象的感受生动起来。
  用凝练的修饰语为画面着色
  当描写复杂而系统的画面时,仅靠比喻与夸张修辞,很难细腻展现,这时候就要考验作者的炼词能力,精准地取用修饰语,就显得尤为重要。
  “黄昏时分,浩浩荡荡的夕阳,从浩浩荡荡的天边坠落下来,血色霞光扯破云层,隔着一片焦黄无边的棒子地,在天地交际处浩浩荡荡地燃烧起来。”
  ——午歌《晚安,我亲爱的孤独》
  诗人孔孚写过一首《大漠落日》的现代诗,只有两行两个字,第一行是“圆”,第二行是“寂”。然而独特的匠心、大片的留白,令大漠落日后天空、大地万籁俱寂的感受扑面而来,就是因为“圆”“寂”二字的取用极为精准。上面这段描写平原落日的文字,以排比式的手法三次连用“浩浩荡荡”一词,既是对落日景象的精确描摹,又用反复强化的手法营造出“浩浩荡荡”的意境,非但没有重复感,反而让整段文字充满气势。
  “二中的同学越来越多,乌泱泱将我们几个团团围在操场中间,一阵乱揍!我只感觉到处是拳头,到处是口水,到处是脚丫子,身体拧巴在人流中,不由自主地被压成圆扁,又被抻回长条,最终被沉沉地摔在地上......猴子被揍得脑袋像猪头,我和大年脸上也挂了花。不过,最应该感谢的人是路梅,她在这场混战中,彻底展露了一名铅球健将的彪悍气质,一路冲锋在前,亲手撕开了二中运动员的包围圈。”
  ——午歌《晚安,我亲爱的孤独》
  周星驰的电影《功夫》里有段致敬《黑客帝国》的打斗桥段,周星驰饰演的阿星同时对抗一百多个黑衣杀手。他先是用广角镜头给出一幅以一敌多的整体画面,然后用近镜头,细致地展示阿星的身手,最后用特写镜头定格阿星冲开包围圈时的致命一击,整个画面行云流水,让人过目不忘。上面这段描写打架的文字,也是铺陈整体画面在先:“到处是拳头,到处是口水,到处是脚丫子”,进而用近镜头交代人物动作,最后,随着主要人物的登场,也将打斗推向高潮。“拧巴、压扁、抻长、挂花、被揍、撕开”等一连串动词的应用,打斗场面情节紧张,又层次分明。
  “比如她总是觉得我身上有点儿农民的土气,特别是一口‘闪懂料秤’的大葱味普通话,让她很难接受。我闻过思改,立马就报了普通话学习班。”
  ——午歌《晚安,我亲爱的孤独》
  在对“山东聊城”方言的描摹上,这段话直接运用了拟声修辞,读者若是念出“闪懂料秤”这几个字,立马就变成山东聊城的地方口音,这种写法实在有些顽皮,营造出一股“声动”的现场感。
  午歌:畅销书作家,曾出版小说集《晚安,我亲爱的人》《晚安,我亲爱的孤独》,长篇小说《一生有你》,作品被翻译成多国文字,畅销百万余册。因其文笔元气淋漓,三分搞笑、三分毒舌、一分无厘头,最终却归结于满满的感动,被誉为“文学界的周星驰”。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7571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