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爱易安

作者:未知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晚风习习,悠悠飘远。窗外风吹叶响,好似清溪细流,化作一卷相思的愁怨,在心头跌宕起伏,哀婉缠绵。
   喜欢在秋风萧瑟的境况里,读几首易安居士的词文。尤是悲凉婉转、哀愁缠绵的词句,应景之余,也仿佛身临其境。
   易安,多么形象,这是李清照对自己生活的憧憬啊!很容易便安定下来,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吗?一生的跌宕起伏,让这位瘦弱的女子连生活安定都无从由来,更何论欢心度日,闺房赋词呢?出生于官宦之家的李清照,幼年是幸福欢愉的。“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几多浪漫美好的少女情怀。掩卷仰头,夜空中似乎还能依稀看到她当年无邪的笑颜,在易安坎坷波折的一生之中,留下了如此美好的回忆!
   尽管婚前婚后的美好,以及《金石录》等著作的问世在她生命中写下了光辉灿烂的一笔,却也无法阻挡易安人生低谷的到来。她的人生低谷,也正是整个中原,整个大宋王朝的低谷。李清照,一个弱女子,在纷扰乱世中恍如风吹雨打的浮萍,浮浮沉沉,杜鹃啼血般写下的每一个字,都化作了她眸中的两行清泪。爱人离世,国破家亡,真的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了!不禁感慨于易安的人生之多磨难。但人总要经历痛苦与挫折才能真正的成长,因此她后半生的作品,才大多被世人所传颂。对丈夫的思念,对安定生活的向往,一直充斥在她的心间。或许,这也正是造就她闻名于诗词界的重要原因吧。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一句感慨,一话凄凉。你走过“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的稚嫩,走过“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惆怅,走过“不如随分尊前醉,莫负东篱菊蕊黄”的无奈……你驾一叶扁舟,载着浓浓的愁绪向我们走来。半生的风雨退却了窗边的温软,半世流离半世繁华的日子早已过去。沉淀后,你的泪光柔弱中带着忧伤。家已不在,心已不归,纵使孤独在淡酒中消逝、融化,又怎能化解你心头的冰霜?“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你的一生被这漫天的愁绪所包围,國愁、家愁、情愁,又怎能从眉头到心头的旅途中氤氲消散?
   面对着物是人非,怅望着黄花堆积,静观着绿肥红瘦。以一杯浊酒洗去所有的清愁,问愁哪得深如许?在黑暗中,你,易安,似乎擎起了一盏孤独的灯,以心血为油,以词作为灯,照亮了一段孤独而又悲伤的历程。犹在美丽的清月中独舞,用尽所有气力撕裂了一抹夜的黑暗;如一朵狂风中摇曳的娇花,在早已被滚滚历史洪流湮没的那一座盛世空城中追忆过往——心头的相思化作两处闲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教师点评
   本文构思精巧,表达灵动。小作者诗词底蕴深厚,将李清照的诗词巧妙地转化成自己的文字,将女词人的生平穿插其中,连缀成篇,浑然天成。语言深刻凝练,含蓄隽永,传神生动,极具表现力,写出了诗词的风姿与神韵,颇具意蕴之美。本文体现了小作者较强的写作功底,是一篇文采斐然的佳作。
  (指导教师:王 敏)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9/view-14888213.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