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论易卜生晚期戏剧中的象征手法

作者:未知

   摘 要:易卜生是现代戏剧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他的晚期戏剧进入当代才开始大放异彩,但鲜少有学者整体把握这其中的象征手法。因此,对易卜生晚期戏剧进行整体的分析研究显得尤为重要。对易卜生晚期戏剧中象征手法的整体把握,能够凸显其象征的独特性及其晚期戏剧重要的艺术价值。
  关键词:易卜生;晚期戏剧;象征
  中图分类号:G6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9132(2019)16-0187-01
  DOI:10.16657/j.cnki.issn1673-9132.2019.16.172
   易卜生作为“现代戏剧之父”,为世界现代戏剧史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其剧作成就对于西方现代戏剧的产生及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在世界上,对易卜生及其戏剧的研究也逐渐形成了一门专门的学问——“易学”。
   一、易卜生晚期戏剧创作的转向
   从早期的浪漫历史剧到中期的社会问题剧,易卜生始终坚信“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正是最孤独的人”。到了其晚期,他又一次超越自我,突破创新戏剧创作艺术,而对他而言,超越即意味着反思。
   二、易卜生晚期戏剧中象征的分类
   (一)社会象征
   社会象征,顾名思义是来源于社会的,其支流众多,有文学典故、民间传说、神话故事、图腾崇拜、宗教传统、社会习俗等。在易卜生晚期戏剧中,《罗斯莫庄》中象征死亡的“白马”及《小艾友夫》中象征蛊惑、死亡的“鼠婆子”是社会象征,它们来源于民间故事传说。
   “鼠婆子”在《小艾友夫》中,是极具神秘化的象征形象。她无声无息地来,说一番奇奇怪怪的话,便使小艾友夫一家不安、惊惧,不久后她便用自己神秘的引诱行为使小艾友夫一步一步走向死亡,全剧于此转入另一个方向发展。易卜生对于“鼠婆子”这一象征形象的设置,从客观上推动了情节发展。虽然“鼠婆子”只在第一幕中出现,但由她所带来的其他人物心理转变却是影响深远的。
   (二)偶然象征
   偶然象征是指个人创造性的象征。它是一种联想和想象,是基于客观物象或形象。但是,其“能指”和“所指”不是一一对应的固定关系,通常是由于创作需要,创作者临时附加在语言表象上的精神意义,这是作者个人的创造。在易卜生的晚期戏剧中,偶然象征这种艺术手法的运用多于普遍象征,内含的象征意义通常具有模糊性以及不确定性,正如黑格尔所说“象征在本质上是双关的或模棱两可的”。易卜生《野鸭》《海上夫人》《海达·高布乐》《建筑师》《当咱们死人醒来的时候》《約翰·盖勃吕尔·博克曼》六部晚期戏剧中的主导性象征均属于偶然象征。
   三、易卜生对象征艺术的独特探索
   (一)象征与写实的结合
   作为一个具有独创精神的戏剧艺术家,易卜生的象征手法十分独特,他晚期的戏剧是建立在社会现实的基础之上的,他从不离开现实慨叹人生。丹麦文学评论家乔治·勃兰兑斯曾就易卜生晚期戏剧提出个人看法,他认为“在易卜生那里,现实主义与象征主义一起繁荣了20多年”。易卜生将象征手法融入到写实手法中,使得二者之间相互融合,彼此丰富。
   (二)富有神秘色彩
   易卜生晚期戏剧中还包含的有神秘因素,所谓“神秘”,是指高深莫测、难以捉摸。其戏剧中大多是个性化象征,这些象征是依据戏剧情节发展及其前后连贯的需求而特别设置的。因此,剧中的每一处象征只有在结合具体的语境时,才有可能被观众或读者理解、破译。勃兰兑斯就曾称易卜生是“一位善于制造神秘气氛的专家”,指出了易卜生晚期戏剧充满了浓厚的神秘氛围。
   这种神秘化倾向,给易卜生戏剧带来无穷无尽的魅力,与此同时,这种象征有时候的过于神秘,也带来了难以破译的困惑。
   (三)暗含哲理思考
   易卜生的晚期戏剧,往往根据观众或读者的接受特点,使用特定的、易于感受的客观事物,象征着终极真理,揭示出难以言说的事实,并引发人们对真理的深刻思考。也就是说,那些象征物通常具有哲理涵义,他借此传达出自己对生命、人生以及命运的哲学性思考。
   易卜生对于人生、命运的哲理思考,通过他独特的象征手法加以表现,使得其象征手法带有哲理性特征,这是其思想与艺术技巧完美融合的体现。
   四、易卜生象征手法对后世的影响
   象征起初是被诗人们普遍运用的一种艺术表现手法,而它被剧作家运用是有一个变化过程的:以前的戏剧不是以事喻理,就是通过人物形象的塑造启发人,其中象征手法的运用较少且单一,如《美狄亚》《俄狄浦斯王》等。直到易卜生晚期,象征手法的运用被推到一个新的高度,从这开始,象征手法在戏剧中才被广泛运用。最后,在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潮流的冲击下,象征手法成为了戏剧创作的主要手段之一。由此可见,易卜生的象征手法具有重要的过渡意义。而他的象征手法是有世界影响力的,从苏联戏剧到欧美戏剧,乃至中国现代戏剧,都可以看到易卜生象征手法的“影子”。
   五、结语
   易卜生对现代戏剧的发展贡献卓越,他以强烈的探索精神创新了戏剧艺术的表现形式,为现代戏剧艺术创作手法提供了更加多样化的选择。尤其是他的晚期戏剧,用个人独到的对象征手法的见解,将自我的人生经历、深邃的哲理思考以及对人类心理深入的剖析熔铸到象征物之中,这些象征物背后所传递出来的象征意蕴,为人们呈现出了不一样的精神震撼,也为后世戏剧家树立了典范。毋庸置疑,易卜生的晚期戏剧是现代戏剧史上的里程碑,他是“不朽的易卜生”。
  参考文献:
  [1]马焕然.易卜生后期戏剧研究[D].兰州大学,2008
  [2]郭芸.象征手法及其在文学作品中的运用差异[J].兰州交通大学学报,2006(2).                                         [责任编辑 张翼翔]
  作者简介:程诺(1998.11— ),女,汉族,河北衡水人,研究方向:戏剧影视文学。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324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