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谈张谷旻作品

作者:未知

  薛永年(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张谷旻把笔墨传统与写生传统结合起来表现心灵,在现代语境中以幽寂风格创造诗意的精神家同。
  大学期间,他既学习了传统,也受到了西方现代绘画的影响,大学毕业后的几年里,他多次去西北写生画西部题材,力图寻找能表现西部的作品,画法极少用传统的点线,用细笔综合各种墨法,特别是用水冲墨,皴擦,画得苍茫旷达,幽远神秘。表现西部山水,必须突出结构,不免限制笔墨的发挥,出于探索笔墨的思考,他自1993年开始返回表现江南的题材。
  《溪水疏雨》是表现江南的,画的是青山、白云、茅亭、石桥、河塘,是传统人文心中平和、悠闲、散淡的生活方式。返回江南的作品,在画法上更多地回归传统,突出了用笔、墨来提炼对景物的语言图式。在清润灵透中强调繁密,在秀丽中增加生涩。几块净润穿插的水墨,分割出几块空白,简洁灵练的用笔,湿润淋漓的水墨,成为一个时期张谷曼作品的明显特点,在作品中,时间好像凝固了,既无古人,也无令人,只有优雅、宁静、和谐,他用图像表达历史感和文化价值感。
  张谷旻继承的二十世纪的写生传统,但更注重于笔情墨趣,有意识的在写生中提炼笔墨,他自觉解决笔墨与景象、感受的结合,从刻划对象的笔墨,转向在写生中传达自己气质、学养和独特风心感的笔墨。
  郎绍君(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约1994年前,张谷曼一度迷恋西北景观,以细笔作大画,构筑奇雄神秘,具有宗教感的西部幻境。1994年后又转画江南,风格为之一变。所画九华禅寺、西湖园林或者古歙村寸居,大都岭岫出云,静无人迹,也没有鸟飞与风动,似乎是对烟雨江南的幽寂凝视。笔法沉实,风格以浑厚为基调,内含清峻。墨色滋润而有枯涩,晴光明灭,苍翠欲滴。概言之,其笔墨可用笔随形运、墨从笔变、笔骨墨韵、相得益彰来概括。他重视笔墨与形象的统一,拒绝将笔墨与形象造境割裂开的“线条游戏”,但他的笔墨又不仅是造型工具,而仍有独立于造型之处的表现性。
  能厚重也能清逸,厚重也兼空灵,是张谷曼笔墨的另一特点。《九华山系列》大多是厚重而空灵的。画林木烟岚墨气厚重,画院落房屋笔意幽淡。两方面形成对比,又和谐统一。《抱朴山庄》《西泠印社》《湖山清晓》《山庄清凉》等扇面作品,以渴筆淡画西湖同林,结景严密,画法精致而淡雅。含倪云林之清逸而无其孤峭,近王蒙之毛厚而无其繁密。在山水写生(或写生性创作)中能如此自如地运用传统笔墨进行写生,是对现代中国画写生的一个超越。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5692.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