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双一流”战略下医学职业院校内涵发展概述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  “双一流”建设是我国高校教育的重要战略,是对前期各种项目的资源整合。医学类高职院校应当紧抓历史机遇主动作为,认清自身与一流建设内容的差距,在双一流建设的战略下加强内涵建设,从内涵建设的学科建设、师资队伍、治理能力三要素上苦下功夫加快发展建设步伐。
  [关    键   词]  “双一流”建设;内涵发展;医学高职院校
  [中图分类号]  G717 [文献标志码]  A   [文章编号]  2096-0603(2019)11-0236-02
   知识和高素质人才是当今时代最重要的资源,高水平大学是衡量国家高等教育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2015年国务院颁布了《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总体方案》,决定实施“双一流”战略[1]。“双一流”建设的核心要义是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目的是增强国家核心竞争力,培养优质人才[2]。对于职业院校来说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一、双一流建设与院校建设指标的关系
   “双一流”的主要建设内容包含了五项建设任务,五项改革任务[3]。五项建设任务包含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建设一流师资队伍、提升研究水平、传承优秀文化、着力推进成果转化。这五项基本建设内容与高职院校的建设指标如办学定位、基本办学条件、特色专业群建设、教师队伍等七大方面基本重合[3]。“双一流”建设内容在学校建设指标上进行了重组,本文将主要从“双一流”建设任务阐述职业院校的内涵发展建设。
   二、一流高职院校的概念及特征
   如何对“一流”进行界定暂未有统一定论,一流是一个层级概念,并无统一的标准。国际高校排名如QS(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ARWU(Academic Rank-ing of World University)[4]。ARWU作为基准工具,评选标准涉及40个指标(关于学生的13个指标,关于教师的9个指标,关于资源的13个指标和5个ARWU指标)。它不仅为全球领先的研究型大学提供了全面和定量的描述,而且还帮助识别自身的优势和劣势。虽然排名标准各有不同,但基本都包含学科水平、研究成果、成果转化等指标,与国内进行的双一流建设的内容不谋而合。纵观国内外先进的一流大学,提炼其一流的要素放在高职院校也是适用的。作为医学类高职院校,应当围绕医疗卫生政策,以学生就业为导向,努力培养现代卫生事业需要的高素质技能型人才。一流的高职院校应当有着健全的管理制度,良好的教育管理制度可以将教育资源、师资力量等效率最大化,维持教育持续,减少教育资源的浪费。最后,一流的高职院校应当是高水平应用技术的研发中心,是先进文化的传播桥梁,是高等教育发展的中坚力量[5]。
   三、医学职业院校面临的挑战
   医学职业教育是医学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近年来中、高等卫生职业学校为农村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高职院校发展迅速,全国独立设置的高职院校已超过千余所。随着国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公共医疗卫生条件也在不断地完善,对医疗人才的需求缺口迅速扩大,医学职业教育的开展需求也大幅上升。但是在规模扩大的同时,基础投入得不到相应的增长导致一流的高职院校在内涵建设中发展缓慢,人才培养与社会需求存在差距。
   (一)认识定位模糊
   目前社会对高等职业教育的认识及定位还存在一定的偏差,以普通高等教育标准要求高职教育,刻意模仿普高教育,将升本、转本作为学校与学生的努力目标,这样的现象在高职办学中屡见不鲜。长远的发展基于合理的定位,因此找准高等医学职业教育的定位是必须的战略方针[6]。高等医学职业教育是培养面向基层的实用人才的教育类型,具有特殊的培养目标与培养模式,是医学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高等医学职业教育一定要认识到自身的“技能”本质,在人才培养过程中体现这一特色,在办学思想、办学模式上要注入新活力。
   (二)人才培养模式未有突破性进展
   职业教育拥有自身独特的教育层次系统。我国高等职业教育主要是以三年制的专科层次为主。在美国、英国、日本以及我国台湾地区都已经相继出现了大学本科或本科以上的高等职业教育。国内近年来中职-高职,高职-本科的衔接培养模式也在不断兴起,但在具体衔接过程中对人才培养目标、课程体系衔接等问题暂未形成统一标准,因此培养的人才质量难以得到保证。其次,在目前高校人才培养模式的相关研究中,有学者指出存在几个脱节,培养目标与实现培养目标的手段脱节、评价与目标脱节、单门课程与课程总体脱节、教学方式方法与培养目标脱节[7]。其根源在于对人才整体素质的要求的细节模糊,对培养目标如何转化成教学过程模糊。
   四、“双一流”战略下内涵建设的实现路径
   争创一流是高职院校建设的目标,也是其价值追求。建设“双一流”高职院校必须选择合适的战略起点和突破口。突出办学目标,强化质量意识,确立更高层次的医药类高职院校为办学目标,以学生就业为导向,拥有更高战略目标。
   (一)坚持双主体模式,提高人才培养水平
   医学职业教育应坚持学生与教师的“双主体”,以培养职业能力为核心,提高技能及职业素养,改革培养模式[8]。
   (二)根据医学教育的特点,专业设置由大而全向专而精转变
   医学职业教育院校应该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专业设置既要满足市场需求,又要符合崗位要求,根据市场需求合理设置专业[9]。通过调查可知,护理学、卫生检验、医学影像技术等专业是医学职业教育中必不可少的专业学科,这些专业既具备相应的操作要求,能够满足各大医院对人才专业水平的要求,也能够满足基层对卫生人才的要求。医学教育强调终身学习不断成长,要根据人才培养的定位及时调整人才培养方案,不断提高端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水平。    (三)注重文化发展.加强软实力建设
   校园文化是一种群体文化氛围[10]。一流高职院校必定有与其相对应的文化特色[11]。良好的医学道德素养是人才质量的保障。要加强素质教育在医学职业教育中的份量,拓展人文知识基础,培养高尚医德的优秀人才[12]。教师自身应提高人文素养知识,在课堂教学中贯穿素质教育内容,在潜移默化中提升人文素养教育。
   双一流建设是国内高校改革发展的新的历史机遇,是前期众多战略项目的资源整合。医学高职院校应当紧抓历史机遇,主动作为,剖析双一流建设的内容指标与内涵,认清目前办学定位与人才培养模式上的不足,吸取国内外优秀院校的办学理念及经验、加快改革步伐、明确办学目标与定位、深化改革人才培养的短板、注重学科建设、引进高水平师资队伍,创建医学类高职层次的一流学科、一流院校。
   参考文献:
   [1]统筹推进世界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建设实施办法(暂行)[EB],2017-01-25.
   [2]胡解旺.高职迈向“一流”须明确主攻方向[J].中国教育报,2016(5):6-9.
   [3]詹先明.高职院校专业内涵建设及其策略[J].职业技术教育,2010(4):37-41.
   [4]QS WORLD UNIVERSITY RANKINGS2018[EB],2017-10-4.
   [5]张森.从芝加哥大学教育理念看大学一流人才培养[J].学园,2017(6):111-112.
   [6]马思援,周济.职业教育怎样实现快速健康持续发展[EB],2004-06-18.
   [7]王伟.一流高职院校办学定位若干基本问题研究[J].职教论坛,2017(2):52-57.
   [8]曾旸.现代医学教育理念与人才培养模式[J].当代教育论坛(综合版),2011(19).
   [9]雷成良.职业教育现代学徒制人才培养模式研究[D].成都:西南大学,2016.
   [10]劉志峰.高职院校内部质量保证体系诊改工作:本质、意义和内容[J].职业技术教育,2016(6):24-29.
   [11]潘陆益.一流高职院校的文化审视[J].中国高教研究,2013(3):99-101.
   [12]季诚钧.试论大学专业教育与通识教育的关系[J].中国高教研究,2002(3):48-50.
   [13]何正东.“双一流”背景下农业高职院校人才培养的新思考[J].中国农业教育,2015(5).
  编辑 李 静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878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