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桑白皮汤加味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的疗效观察

作者:未知

   [摘要]目的 观察桑白皮汤加味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的效果,为中西医结合治疗AECOPD提供依据。方法选取2017年5~2018年5月我院肺病科60例AECOPD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及治疗组,对照组给予西医常规治疗,治疗组给予西医常规治疗同时给予桑白皮汤加味治疗,观察两组患者病情变化及相关指标的变化。结果 两组治疗方案均可改善AECOPD患者发病症状,肺功能、动脉血气指标,且治疗组优于对照组(P<0.05)。结论 桑白皮汤加味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的疗效显著,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桑白皮汤;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炎症反应
   [中图分类号]R25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0616(2019)03-17-05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hronic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COPD)是以气道慢性炎症反应造成组织炎症及损伤,破坏正常的修复和防御机制,导致气道重塑、狭窄和肺血管重塑等病理改变为主的一类疾病,最终小气道阻力增高和不完全可逆的气流受限,并进行性加重[1-2]。据统计,至2020年慢阻肺将位居全球死亡原因的第3位,我国COPD患者调查结果显示40岁以上人群中慢阻肺的患病率高达8.2%,其间80%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AECOPD)因伴随下呼吸道感染导致加重[3],中医药在治疗AECOPD方面具有显著优势。我科选用桑白皮汤加味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取效甚佳,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60例患者均为2017年5月~2018年5月我科收治的AECOPD患者,采用随机数字表法分为治疗组和对照组,每组30例。治疗组30例;年龄58~73岁,平均(65.0±3.9)岁,病程5~11年,平均(8.33±1.58)年;肺功能分级:II级18例;III级12例。对照组30例;年龄59~73岁,平均(66.2±3.6)岁;病程5~10年,平均(7.80±1.44)年;肺功能分级:II级17例;III级13例。两组一般资料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试验期间,治疗组脱落1例,对照组脱落2例,最终完成试验者57例。
   1.2 诊断标准
  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的诊断参照《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防治全球倡议》[4]中的相关标准。中医痰热壅肺证的诊断参照《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中医诊疗指南》[5]中的相关内容。
   1.3 纳入标准
  符合:(1)咳嗽或喘息气急;(2)痰多色黄或白黏,咯痰不爽;(3)发热或口渴喜冷饮;(4)大便秘结;(5)舌质红、舌苔黄或黄腻,或脉数或滑数。具备(1)(2)中的2项,加(3)(4)(5)中的2项。(6)符合上述疾病诊断及中医证候诊断标准;(7)年龄50~80岁,性别不限;(8)患者签署知情同意书。
   1.4 排除标准
   (1)合并肺结核、间质性肺疾病、肺癌等其他呼吸系统疾病者;(2)合并严重糖尿病、感染性疾病、心脑血管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及肿瘤的患者;(3)存在凝血功能障碍等血液系统疾病,或近2周内曾服用抗血小板及抗凝血药物者;(4)治疗前1个月内使用过支气管扩张剂、白三烯受体阻滞剂及糖皮质激素者;(5)妊娠或哺乳期妇女。
   1.5 脱落标准
   (1)试验期间擅自改动治疗方案者;(2)因失联等原因无法搜集本试验相关的完整临床资料者;
   (3)其他需离开试验的患者。
   1.6 方法
  对照组给予COPD急性期西医常规治疗,包括支气管舒张剂(氨茶碱注射液0.25g,静滴,每日一次,规格0.25g/支,天津金耀药业有限公司,H12020987)、抗感染(头孢哌酮钠舒巴坦钠1.5g,静滴,每日两次,规格1.5g/支,深圳立健药业有限公司,H20063408、祛痰(盐酸氨溴索90mg,静滴,每日一剂,规格30mg/支,云南龙海天然植物药业有限公司,H20103820)及氧疗等。以14d为1个疗程。
  治疗组:在对照组治疗措施基础上,加用桑白皮汤加味。方剂组成:生桑白皮15g,黄芩15g,浙贝冲20g,半夏20g,紫苏子20g,黄连8g,杏仁20g,栀子15g,茯苓20g,陈皮15g,白芥子20g,莱菔子20g,砂仁10g,北沙参20g,鱼腥草20g,川芎10g。用法:温水煎沸20min,取汁450mL,分三次饭后温服,每日三次。以14d为1个疗程。
   1.7 观察指标及判定标准
   1.7.1 肺功能采用瑞士产DIAGNOSTIC肺功能仪在治疗前后测定肺功能指标:用力肺活量(FVC)、一秒用力呼气容积占预计值的百分数[FEV1(%)]。重复检测2次,取结果较佳者;均上午测定,每次检测前>6h停用平喘药物,嘱受试者检测2h前停止剧烈活动。
   1.7.2 动脉血气采用美国生产的MEDICA血气分析仪检测两组治疗前后的PaO2、PaCO2,治疗前后各观察1次。
   1.7.3 疗效判定标准中医证候积分及MMRC评分比较:治疗前后,参考《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5],采用中医证候积分评价受试者的临床症状变化情况。临床控制:临床症状、体征消失或基本消失,证候积分减少≥95%;显效:临床症状、体征明显改善,证候积分减少≥70%,且<95%;有效:临床症状、体征均有好转,证候积分减少≥30%,且<70%;无效:临床症状、體征无明显改善,甚或加重,证候积分不足30%。采用尼莫地平法:临床疗效指数=(治疗前总分-治疗后总分)/治疗前总分×100%。治疗前后,采用改良版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呼吸问卷(mmRC)[4]评估受试者呼吸困难严重程度,并采用等级0~4表示程度轻重的不同。    1.8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16.0统计软件对数据进行分析处理。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数据比较采用t检验。若方差不齐采用Mann-WhitneyU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患者中医症状变化、呼吸困难指数变化比较
  治疗前,两组患者各症状变化、呼吸困难等水平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患者各症状变化及呼吸困难指数变化均较前治疗前有统计学意义(P<0.01);且治疗组优于对照组(P<0.01)。见表1。
   2.2 两组患者肺功能变化情况比较
  治疗前两组肺功能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肺功能均前改善,与治疗后对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且治疗组
   FEV1结果优于对照组(P<0.05)。见表2。2.3两组患者动脉血气分析变化情况比较
  治疗前两组动脉血气指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两组PaO2、PaCO2结果优于治疗前(P<0.05),且治疗后治疗组PaCO2、PaO2的
  治疗效果优于对照组(P<0.01)。见表3。
   3 讨论
  中医将COPD归为“痰饮”“肺胀”等范畴进行论治,中医认为肺气亏虚,运血无力、血行瘀滞,痰瘀互结到导致气道增厚、微循环紊乱、微血管失调造成气道重塑,与现代医学气流受限、气道重构和血管重构的理论类似[6-7]。气虚是导致COPD气道重塑之根本,痰、瘀既是病理产物又是重要的病理因素。肺气亏虚,布津功能失司,聚津为痰;或肺阴亏虚,虚火上炎炼液为痰。日久伤及脾肾,致脾虛津液不能转输,肾虚蒸腾气化失司,水液停聚、痰浊内生,痰邪一则壅遏肺气,导致肺失宣降而出现咳嗽、气喘相关临床症状;二则痰阻气滞可加重水饮、瘀血的形成,且痰邪寒化伤阳,热化伤阴,损伤人体正气,复加外邪的反复入侵,使得疾病呈现反复发作的恶性循环。AECOPD中痰邪最易从阳化热,使得痰热壅肺证在AECOPD占主导地位[8-9]。
  肺热、痰湿、淤血为本病的主要病机,根据中医“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的特点,以“清热化痰、宣肺平喘”为主要治法。本研究选用方药是云南省名中医李光主任医师多年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经验总结,由《景岳全书》第十九卷“杂病谟”之喘促篇桑白皮汤化裁而来,全方组成在生桑白皮、黄芩、浙贝冲、半夏、苏子、杏仁、山栀、黄连的基础上加用茯苓、陈皮、白芥子、莱菔子、砂仁、北沙参、鱼腥草、川芎等药物。方中桑白皮、黄芩同为君药。桑白皮甘寒,主入肺经,泻肺平喘而不伤气,黄芩主入上焦,二药相伍,以达清热泻肺平喘之功。贝母开郁下气、消痰定喘、润肺止咳;杏仁、苏子降气定喘;半夏去胸中痰满,四者同为臣药,其性偏温,可防方中苦寒之药太过,损伤脾胃;肺病日久脾虚致纳运无权,方中茯苓渗湿助化痰之力,健脾以杜生痰之源;白芥子利气散结、莱菔子下气导痰、砂仁健脾消食,可达温肺化痰、降气消食之功;久病气血运行失畅,肺气亏虚皆易生瘀,方中北沙参、川芎摄气归元、活血化瘀以扶正。综合本方,结构严谨,标本兼顾,正气得扶、痰瘀得化、气逆得降、肺阻得通、咳喘得止。全方共奏清热化痰、宣肺平喘之功。
   AECOPD患者多种炎症介质增加,吸引循环中的炎症细胞,增加炎症反应,加重气道黏膜水肿、气管痉挛,减轻气道炎症反应能从根本上改善患者肺功能[10]。现代药理研究表明桑白皮、黄芩素、荆芥中黄酮类化合物,苦杏仁、鱼腥草、川芎嗪等均具有解热、镇痛、镇静、抗菌、抗炎、抗过敏等作用;AECOPD患者气道的炎症反应导致气道壁损伤和修复过程反复发生,修复过程导致气道壁的重构、胶原蛋白含量增加及瘢痕组织的形成导致气腔狭窄,引起固定性的气道阻塞,导致患者肺功能显著下降[11-12]。现代药理研究表明黄芩素、半夏、大果山楂黄酮类物质、黄芪总黄酮、丹参酮IIA磺酸钠能对抗患者气道损伤、肺血管新生、及气管壁增生等原发性问题,能减轻AECOPD患者发作肺功能的损害程度;AECOPD患者因呼吸困难导致呼吸机耗氧量增加,但呼吸困难导致患者吞咽及咀嚼困难加重,则患者进食量明显减少、长期通气不足引发右心功能不全和胃肠道淤血,导致消化吸收功能减弱、长期使用抗菌药物及支气管扩张剂,造成肠道菌群失调,皆是造成AECOPD患者营养不良的发生的原因[13-16]。现代研究表明方中栀子黄色素、茯苓多糖、陈皮、北沙参具有显著的抗氧化活性及显著的抗疲劳活性,能够有效缓解免疫应激引起的免疫抑制,砂仁还能促进胃排空和胃肠推进运动。上述药物的使用与西医治疗上抗感染、化痰、解痉平喘、护胃等治疗作用有异曲同工之妙,且毒副作用小。
  本研究通过对AECOPD治疗前后的临床症状、肺功能、动脉血气、呼吸困难指数治疗前后的评估,可以从上述结果中看到,中西医结合治疗AECOPD可减轻患者临床症状,改善患者肺功能,提高治疗总有效率,抗感染作用明显加强,血气分析和肺功能较治疗前改善,改善患者生存预后,且无毒副作用,疗效确切,尤其适用于中重度AECOPD患者,安全性好,体现中西医结合治疗优势,值得临床推广。
   [参考文献]
   [1]陈平.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气道炎症和气道重塑的中医药干预研究进展[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6,25(13):1474-1476.
   [2]美国国立心肺血液研究所,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慢性阻塞性肺疾病防治全球倡议(2015年更新版)解读[J].中华医学杂志,2015,95(22):1715-1718.
   [3]张梅,赵云峰,骆益民,等.肺炎及英国胸科协会改良肺炎评分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患者早期病死率的评估价值[J].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2013,36(4):269-273.    [4]金哲,王广发.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全球倡议(2014更新版)解读[J].中国医学前沿杂志(电子版),2014,6(2):94-97.
   [5]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学组.慢性阻塞性肺疾病诊治指南[J].中华内科杂志,2002(9):67-73.
   [6]Global initiative for chronic obstructive lung disease. Global strategy for the diagnosis,management,and prevention of chronic obstructive pulmonary disease(updated 2016)[EB/OL].(2016-01-04)2016-03-27].http://www.goldcopd.org.
   [7]杨欣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稳定期的中医药治疗研究进展[J].中医药学报,2015,43(5):115-117.
   [8]杜建超,冯淬灵,葛东宇,等.清金化痰汤对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模型大鼠肺组织Foxp3和RORγt表达的影响[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6,39(12):1006-1012.
   [9]李杰,冯淬灵,王琦,等.慢性阻塞性肺病急性加重期中医证候要素与肺功能的关系[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2011,34(6):760-764.
   [10]王至婉,李建生,余学庆,等.COPD急性加重期基础证及特征的临床调查研究[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10,33(10):703-708.
   [11]蔡岩,王大伟,郑伟,等.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患者的血清锁链素、C反应蛋白水平及其与肺功能的相关性[J].广西医学,2015,37(11):1620-1623.
   [12]武正洲.無创正压通气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的疗效及安全性分析[J].中国医药科学,2018,8(5):254-256.
   [13]王璐,陈芳,徐志波,等.保肺定喘汤对COPD大鼠气道重塑中VEGF及受体R1,R2的影响[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5,30(10):3647-3650.
   [14]曹丛.老年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的营养状况及其影响因素分析[D].南京:南京中医药大学,2016.
   [15]陈丽珍.益气活血化瘀汤治疗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急性加重期的临床研究[D].武汉:湖北中医药大学,2012.
   [16]姚海燕,吴大玮.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诱导痰IL-8、TNF-α水平和炎症细胞的分布[J].中国老年学杂志,2007,27(14):1366-1369.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09104.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