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医结合治疗心肾阳虚型慢性心力衰竭急性加重期47例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中西医结合治疗心肾阳虚型慢性心力衰竭(CHF)急性加重期患者临床疗效。方法:选取CHF急性加重期患者94例作为研究对象,将其应用随机数表法分为两组,各47例。对照组接受常规西医治疗,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加用温肾助阳汤治疗。观察两组临床疗效、治疗前后左室射血分数(LVEF)、N氨基末端脑钠肽前体(NT-proBNP)水平及不良反应情况。结果:治疗前两组LVEF、NT-proBNP水平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较对照组相比,观察组LVEF相对较高,NT-proBNP水平相对较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期间均仅出现轻微胃肠道不良反应,未影响疗效;较对照组相比,观察组总有效率相对较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 温肾助阳汤联合西医治疗有助于提升CHF急性加重期治疗效果,增强心功能,缓解心肌损伤,安全性较高。
  【关键词】 慢性心力衰竭;急性加重期;温肾助阳汤;心功能
  【中图分类号】R541.6+2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1-0118-03
  慢性心力衰竭(Chronic Heart Failure,CHF)为各类心血管病的最终归宿,临床上多伴有心肌功能与结构重构现象[1]。CHF急性加重期患者多表现有频繁咳嗽、呼吸困难等症状,极易危及患者生命安全[2]。目前药物疗法为CHF急性加重期治疗的常用方案,但经临床实践发现,常规西医治疗虽可一定程度上纠正临床症状,但往往难以取得理想的整体治疗效果[3]。近年来中医药在CHF治疗中逐渐推广,中医学认为心中阳气亏虚为诱发CHF重要病因,故临床应以温肾助阳为主治[4]。鉴于此,本研究将观察中西医结合治疗心肾阳虚型CHF急性加重期47例临床观察。现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7年1月至12月我院治疗的CHF急性加重期患者94例作为研究对象,将其应用随机数表法分为两组,各47例,院内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了本次研究,患者自愿参与。对照组:女22例,男25例;年龄50~78岁,平均年龄(63.82±4.04)岁;NYHA分级:Ⅱ级、Ⅲ级、Ⅳ级各10例、22例、15例;病程1~6年,平均病程(2.98±1.03)年。观察组:女21例,男26例;年龄52~78岁,平均年龄(63.85±4.01)岁;纽约心脏病协会(New York Heart ssociation,NYHA)分级:Ⅱ级、Ⅲ级、Ⅳ级各12例、21例、14例;病程1~8年,平均病程(3.12±0.98)年。两组患者一般资料相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纳入及排除标准 纳入标准: ①均符合《慢性心力衰竭诊断治疗指南》中诊断标准,且经影像学、实验室检测确诊,左室射血分数(Left Ventricular Ejection Fraction,LVEF)≤50%,左室收缩末期容量升高,伴有下肢水肿、呼吸困难等症状;②中医诊断符合《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5]中相关标准,辨证心肾阳虚证,主症:乏力、气短、心悸、身寒肢冷;次症:浮胖、尿少、头晕心烦;舌脉:脉沉细、舌淡。排除标准:①无法耐受温肾助阳汤等药物治疗者;②严重肝、肾功能不全者;③合并出血性疾病、急性心肌梗死、呼吸衰竭等。
  1.3 方法 对照组接受吸氧、调节饮食、呋塞米(吉林省银河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2023057)20mg/d,培哚普利(施维雅(天津)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51756)4mg/d等西医治疗。观察组则加用温肾助阳汤治疗,方药组成:白术、干姜、附子(先煎)各10g,豬苓、茯苓各15g,桂枝8g,细辛3g,甘草5g,取水煎服取汁400mL,于早晚餐后服用。两组均治疗2周。
  1.4 评价指标 观察两组治疗前后LVEF、N氨基末端脑钠肽前体(N-terminal fragment of proBNP,NT-proBNP)水平、不良反应、临床疗效等。治疗前、治疗2周后清晨采集两组静脉血5mL,应用酶联免疫吸附法测定NT-proBNP水平。治疗2周后依据NYHA分级[6]及症状改善情况评估临床疗效,NYHA分级改善≥2级或已达Ⅰ级,临床症状基本消失为显效;NYHA分级改善1级,临床症状改善轻微为有效;未达到上述标准为无效,统计有效、显效病例,计算总有效率,总有效=(有效+显效)例数/总例数×100%。
  1.5 统计学方法 采用SPSS22.0统计学软件进行数据处理,计数资料以百分数和例数表示,采用χ2检验;计量资料用(x±s)表示,采用t检验;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LVEF、NT-proBNP水平比较 治疗前两组LVEF、NT-proBNP水平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较对照组相比,观察组LVEF相对较高,NT-proBNP水平相对较低,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1。
  2.2 不良反应 两组治疗期间均仅出现轻微胃肠道不良反应,诸如腹痛、呕吐等,但未对治疗产生不良影响。
  2.3 两组临床疗效比较 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总有效率相对较高,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3 讨论
  近年来CHF患病率持续上升,CHF发病原因较多且易反复发作,极易对患者机体健康、生活质量造成影响。CHF急性加重多由于心律失常、电解质紊乱、感染等所致,临床致残、致死率较高。目前西医治疗CHF急性加重期多以吸氧、利尿剂、强心剂等治疗为主;呋塞米作为常用利尿剂,其可缓解患者症状,并可抑制心衰时水、钠潴留,减轻肺瘀血,改善心功能;培哚普利是长效血管紧张素转化酶抑制剂,可对患者体内循环、交感神经系统、肾素-血管紧张素-醛固酮系统的过度激活,改善血管内皮功能与心功能,减轻心肌损伤,恢复患者自主神经功能[7-8]。   从中医角度出发,CHF归属于“喘证”、“心悸”、“水肿”等范畴,认为虽其病位在心,但多累及肝、肾、脾、肺等脏腑,其发生与外邪侵袭、情志失调、年老体衰等密切相关,且血瘀、寒凝、痰浊为诱发CHF的重要发病机制,故温肾补阳为CHF治疗中的重点所在[9]。温肾助阳汤作为CHF治疗中常用方剂,方中附子为君药,具有化气行水、温肾助阳之功;干姜、猪苓、茯苓共为臣药,干姜可助君药温阳散寒,猪苓、茯苓除湿化痰、利水渗湿;桂枝、白术共为佐药,桂枝助阳化气、散寒止痛、发汗解肌,白术燥湿利水、健脾益气,以防止君药燥热伤阴;细辛为使药,引君药通心阳,具有温肺化饮、祛风散寒之功;甘草则调和诸药;将上述诸药合用可共奏除湿化痰、温肾助阳之功。经现代药理证实,温肾助阳汤可增强心肌对缺氧、缺血的耐受性,改善心肌舒缩性能与心肌能量代谢,利于减少能量消耗,保护心肌,缓解临床症状[10]。NT-proBNP作为心衰定量性指标,通过测定其水平可对心衰严重程度进行判定。本次研究结果得出,较对照组相比,观察组总有效率相对较高,治疗后LVEF相对较高,NT-proBNP水平相对较低,且两组均无严重不良反应发生,由此可见,温肾助阳汤和西医联合用于CHF急性加重期治疗中安全性良好且可获得较为理想的治疗效果,利于改善心功能,减轻心肌损伤,抑制病情进展。
  综上,温肾助阳汤联合西医治疗有助于提升CHF急性加重期治疗效果,增强心功能,缓解心肌损伤,安全性较高。
  参考文献
  [1]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慢性心力衰竭诊断治疗指南[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07,35(12):1076-1095.
  [2]张丽,陈伟.托伐普坦与托拉塞米在慢性心力衰竭急性发作患者中的疗效对比[J].中国循证心血管医学杂志,2017,9(10):1182-1184.
  [3]王金密,齐静,王贺玲,等.慢性心力衰竭急性发作的早期观察及对症干预的临床研究[J].国际老年医学杂志,2017,38(4):163-164.
  [4]郑爱强,王健.回阳固脱方辅助西医对症干预治疗慢性心力衰竭急性发作合并休克临床研究[J].中国中医急症,2016,25(6):1260-1261.
  [5]郑筱萸.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试行)[M].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77-84.
  [6]陈灏珠,主译.Braunwald心脏病学[M].5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1999:407.
  [7]赖长素,周培华.呋塞米联合脑钠肽在造影剂肾病的临床研究[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5,31(22):2205-2207.
  [8]鄭昕,崔馨戈,江骥.LC-MS/MS法测定人血浆中培哚普利和培哚普利拉浓度及其复方制剂药代动力学研究[J].中国临床药理学杂志,2018,34(10):1155-1159.
  [9]吕东,汪海霞,吕宏,等.益气回阳、固脱逐水法辅助治疗慢性心力衰竭急性发作合并心原性休克30例疗效观察[J].中医杂志,2016,57(3):237-240.
  [10]李筠,范欣生,钱大玮,等.附子、半夏同方应用规律文献研究[J].中医杂志,2015,56(22):1961-1964.
  (收稿日期:2018-11-24 编辑:杨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6/view-1486256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