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中西医结合治疗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49例临床观察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基金项目:
  作者简介:皮静波(1989-),男,汉族,研究生,主治医师,研究方向为中西医结合心血管内科疾病诊疗。E-mail:pijingbozz@163.com
  通信作者:
  【摘 要】 目的:观察中西医结合治疗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的临床疗效。方法:选取97例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48例及观察组49例。对照组给予西药及无创正压通气治疗,观察组加用祛瘀方口服,对比两组患者治疗后血气指标水平、心功能、不良反应及临床疗效。结果:观察组pH值、PaO2、SaO2、LVESV、LVEDV、LVEF及SV水平高于对照组,PaCO2水平低于对照组(P<0.05);观察组不良事件发生率(8.16%)与对照组(10.42%)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观察组总有效率(95.92%)高于对照组(81.25%)(P<0.05)。结论:中西医结合治疗能有效改善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患者心功能及血气水平,值得临床推广。
  【关键词】 祛瘀方;冠心病;急性心力衰竭;血气指标;心功能
  【中图分类号】R541.6+1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7-0079-03
  冠心病是心血管内科常见疾病,近年来,随着饮食结构改变及老龄化日趋明显,其发病率逐年提升[1]。冠心病并发症较多,急性心力衰竭是其中较为常见一种,其病情较为严重,病死率高,严重威胁患者生命安全。常规治疗以西药为主,但是副作用大,影响治疗效果。无创正压通气虽能够快速有效的缓解患者症状体征,但对于机体整体调节不足,不利于心功能恢復[2]。中医认为,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的发生与瘀血阻滞有着重要关联,治疗时应以活血祛瘀为治疗原则。该研究旨在观察祛瘀联合西医治疗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的效果,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2016年1月至2017年6月我院收治的97例冠心病伴急性心力衰竭患者,随机分为对照组48例及观察组49例。对照组中男26例,女22例;年龄49~71岁,平均(59.96±5.91)岁;病程2~6年,平均(3.91±0.40)年;NYHA分级:Ⅱ级17例,Ⅲ级15例,Ⅵ级16例。观察组中男28例,女21例;年龄50~72岁,平均(60.02±5.96)岁;病程2~6年,平均(3.93±0.43)年;NYHA分级:Ⅱ级19例,Ⅲ级16例,Ⅵ级14例。两组患者资料对比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经心电图、超声心动图、胸片X线等检查确诊符合冠心病、心力衰竭诊断标准[3-4]:呼吸困难、胸部闷胀、烧灼样痛,呼吸短促、恶心、头晕,皮肤湿冷,动脉血气显示氧饱和度低,二氧化碳水平下降,X线示心界扩大,肺门有蝴蝶形态片状阴影,心尖搏动减弱,中医辨证为心血瘀阻证[5]。
  1.3 纳入及排除标准 患者均符合上述诊断标准,签署知情同意书,经医院伦理委员会批准。排除药物禁忌症、依从性差者,排除合并恶性肿瘤者及妊娠哺乳期患者。
  1.4 方法 两组均给予卡托普利(中美上海施贵宝制药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H31022986)口服,12.5mg/次,2次/d;氢氯噻嗪(广东三才医药集团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H44023235)口服,25mg/次,2次/d,隔日1次;氯丙嗪(常州康普药业有限公司生产,国药准字H32022161)口服,25mg/次,2次/d等常规治疗。对照组增加无创正压通气,呼吸机(美国伟康公司生产,型号S/T-D30BiPAP)吸气压力初始值设定为8cmH2O,逐渐提升至20cmH2O,上升频率2cmH2O/次,呼气压力初始值设定为2cmH2O,逐渐提升至5cmH2O,上升频率1cmH2O/次,吸氧分数40%~100%,呼吸频率18~24次/min,延迟时间5min,吸氧分数<40%,心率60~100次/min,连用24h观察病情,病情缓解后即刻停用;观察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增加祛瘀方口服治疗:黄芪24g,丹参18g,附子12g,川穹12g,山楂9g,大枣9g。水煎后分早晚两次分服,1剂/d,两组均持续治疗14d,并对比疗效。
  1.5 观察指标 ①血气指标水平比较:采用血气分析仪检测并对比两组患者治疗前后动脉血CO2分压(PaCO2)、pH值、血氧分压(PaO2)及血氧饱和度(SaO2)水平;②心功能:采用动态超声心动图检测并对比两组患者治疗前后左室收缩末期容积(LVESV)、左室舒张末期容积(LVEDV)、左心室射血分数(LVEF)及心搏量(SV)水平,并进行对比;③不良反应发生率:对比两组患者治疗期间不良事件发生率;④临床疗效:显效:呼吸困难、粉红色泡沫痰等症状体征消失,血气指标水平恢复正常;有效:症状体征明显缓解,血气指标水平改善幅度>40%;无效:未达有效标准[6];总有效率=(显效+有效)例数/总例数×100%。
  1.6 统计学方法 数据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进行处理,计数资料以例数及百分比表示,采用χ2值进行检验,计量资料采用(x±s)表示,行t检验,P<0.05为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血气指标水平比较 观察组治疗后PaCO2、pH值、PaO2及SaO2水平改善效果均显著优于对照组,且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详见表1。
  2.2 心功能水平比较 两组治疗前LVESV、LVEDV、LVEF及SV水平均无统计学意义(P>0.05),治疗后均明显提升,观察组提升幅度优于对照组,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2。
  2.3 不良反应发生率比较 观察组恶心呕吐2例,心律失常1例,再发心肌梗死1例,不良事件发生率为8.16%;对照组恶心呕吐1例,心源性休克2例,再发心肌梗死1例,心律失常1例,不良事件发生率为10.42%。两组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2.4 临床疗效比较 观察组总有效率为95.92%,明显优于对照组的81.25%,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见表3。
  3 讨论
  急性心力衰竭主要是指心脏功能及结构突发异常,引起心排血量短期内明显降低,导致组织器官灌注不足、受累心室后向静脉急性淤血[7]。冠心病是急性心力衰竭的主要诱因之一,患者临床上主要表现为呼吸困难、急性肺水肿、晕厥、休克、肺部啰音、室性奔马律等症状体征,临床研究证实,冠心病合并急性心力衰竭的病死率可达30%左右,严重危及患者生命安全[8]。常规西医治疗虽能够达到一定治疗效果,但是副作用显著,影响整体治疗效果。急性心力衰竭患者多合并急性肺水肿,导致患者肺顺应性降低,肺泡通气量减少,临床表现为持续性低血压症状。因此,临床治疗时,改善血气水平,纠正低氧血症是治疗的重点。常规药物治疗主要以吸氧、强心、降压、利尿为主,卡托普利、氢氯噻嗪、氯丙嗪等是其中较为常见的几种,其能够作用于RAA系统,抑制ACEI及缓激肽水解,减少水钠潴留,舒张血管,减少醛固酮分泌,增加胃肠道对Na+的排泄等改善患者心脏功能[9]。机械通气能够通过控制液体渗出,提升肺部静水压及功能残气量,改善肺水肿及心肌细胞缺氧状态,促进肺泡内液体代谢及肺泡、小气道充盈,调节心脏充盈压及胸腔负压,达到改善内环境及氧合功能的效用,是目前临床上治疗冠心病合并急性心力衰竭的主要手段之一,其疗效得到临床一致肯定,但是仍有部分患者心功能改善效果并不明显,影响治疗效果[10]。
  冠心病合并急性心力衰竭在中医学中并无对应病名,依据患者症状体征可归属为“真心痛”“胸痹”“心痛”范畴,《灵枢》曰:真心痛,心痛甚,夕发旦死,旦发夕死,中医认为,外邪、瘀血、痰浊等因素与真心痛的发生发展均有着重要关联,心阴虚、心阳虚为疾病的病理基础,血瘀、痰浊是疾病的病理产物,形成后又转为致病因素,相互转化,病情缠绵,时日渐久,痹阻心脉,加之饮食不节,脾胃损伤,运化失常,内聚成痰,痰多阻络,导致血瘀,心失所养,不通则痛,治疗时应以活血通络化痰为治疗原则[11]。祛瘀方中以丹参为君药,活血生新,祛瘀调经;以黄芪为臣药,补阳不足,助气活血;以附子、川穹、大枣、山楂共为佐使,辛散温通,通达气血,益气养血,行气散瘀,助阳祛邪。诸药合用,共奏活血化瘀,调理脏腑,行气止痛之功。该研究显示,观察组患者治疗后PaCO2、pH值、PaO2、SaO2、LVESV、LVEDV、LVEF、SV水平改善幅度显著优于对照组患者,证实在给予无创正压通气治疗同时,联合祛瘀方能够更为有效的改善患者血气指标水平,促进患者心功能恢复。临床分析认为,黄芪[12]抗应激反应效果显著,能够有效调节心肌收缩力,通过扩张冠状动脉,有效改善心肌血供,同时能够调节机体免疫功能,丹参[13]内含有丹参酮,能够有效消除血瘀,通经止痛,附子[14]能够通过扩张血管,提升患者心肌收缩力及心输出量,加快心率,改善血液循环,川穹[15]内所含有的川芎嗪具有扩张冠状动脉,减轻血管阻力,提升血流量,促进心肌血氧供改善,减少机体心肌氧耗水平,大枣[16]内维生素含量丰富,具有健全血管,调养机体,补血益气功效,联合常规治疗,内调脏腑,外补不足,标本兼治,实行多途径、多靶点联合治疗,进一步提升治疗效果。
  综上,在西医治疗基础上联用祛瘀方治疗冠心病合并急性心力衰竭患者效果显著,能够更为有效的改善患者血气指标水平,促进心功能改善,安全性高,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刘小清.冠心病流行病学研究进展及疾病负担[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08,36(6):573-576.
  [2]祁璇,张新超,王仲,等.正压机械通气治疗中心肺的交互作用——不可小视的病理生理知识[J].中国急救医学,2018,38(3):191-194.
  [3]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慢性稳定性心绞痛诊断与治疗指南[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07,35(3):195-206.
  [4]中华医学会心血管病学分会,中华心血管病杂志编辑委员会.中国心力衰竭诊断和治疗指南2014[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4,42(2):98-122.
  [5]周仲瑛.中医内科学[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3:142-152.
  [6]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中药新药临床研究指导原则[M].北京:中国中医药科技出版社,2002:227.
  [7]王宇朋,王萍,李虹伟.老年急性心力衰竭的研究进展[J].中华老年心脑血管病杂志,2017,19(12):1342-1344.
  [8]张运.冠心病分型的新思考[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8,46(11):831-832.
  [9]冬兰,尹秋生.正性肌力药物在心力衰竭治疗中的疗效[J].中华保健医学杂志,2017,19(4):368-370.
  [10]梁峰,沈珠军.冠心病合并急性心力衰竭的诊治现状和展望[J].临床内科杂志,2016,33(1):16-20.
  [11]熊恬,杨建全.通络补心化瘀汤联合八段锦和运动康复训练对冠心病合并急性心力衰竭病人心率恢复和运动功能的影响[J].中西医结合心脑血管病杂志,2017,15(11):1296-1300.
  [12]张蔷,高文远,满淑丽.黄芪中有效成分药理活性的研究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12,37(21):3203-3207.
  [13]梁文仪,陈文静,杨光辉,等.丹参酚酸类成分研究进展[J].中国中药杂志,2016,41(5):806-812.
  [14]丁濤.附子的现代药理研究与临床新用[J].中医学报,2012,27(12):1630-1631.
  [15]周鸿,黄含含,张静泽,等.川芎-当归药对研究进展[J].中成药,2015,37(1):184-188.
  [16]苗明三,孙丽敏.大枣的现代研究[J].河南中医,2003,23(3):59-60.
  (收稿日期:2019-01-28 编辑:刘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4295.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