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40例临床观察

作者:未知

  【摘 要】 目的:观察中西医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对神经传导速度的影响。方法:选择80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患者为研究对象,随机分为两组。对照组应用硫辛酸及甲钴铵治疗,治疗组在对照组基础上应用血塞通治疗,均治疗3周。比较两组治疗前后肢体运动及感觉神经(MCV、SCV)传导速度。结果:两组肢体运动及感觉神经(MCV、SCV)传导速度与同组治疗前后比较,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两组治疗后神经传导速度组间比较,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中西医结合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疗效显著,可显著提高神经传导速度,安全性高,值得推广应用。
  【关键词】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神经传导速度;α-硫辛酸;甲钴胺;血塞通
  【中图分类号】R587.1 【文献标志码】 A【文章编号】1007-8517(2019)3-0099-03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effects on nerve conduction velocity of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on 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DPN).Methods In this study, 80 patients with 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 were selected and divided into two groups. The control group is using α-lipoie acid and mecobalamine,and the treatment group is using Xuesaitong based on the control group. The motor conduction velocity (MCV) and peroneal nerve sensory conduction velocity (SCV) were compare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Results The two groups of body movement and conduction velocity of sensory nerve (MCV and SCV) were compared before and after treatment, with significant differences in the treatment group (P<0.05) and in the control group (P<0.05).Conclusion The therapeutic of 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 with with Chinese and western medicine was effective, can significantly improve nerve conduction speed, high safety and worthy of popularization and application.
  Keywords:Diabetes Peripheral Neuropathy; Nerve Conduction Velocity;α-lipoie Acid; Mecobalamin;Xuesaitong
  糖尿病周圍神经病变(Diabetic Peripheral Neuropathy,DPN)是一种常见的糖尿病慢性并发症[1],发病率居高不下,达47%~91%。研究显示[2],2型糖尿病患者病程超过10年者2/3并发DPN。DPN以肢体感觉异常和疼痛麻木为主要临床表现,严重时可发展为足部慢性溃疡、坏疽,甚时需要截肢,给患者本人、家庭、社会带来极大的困扰和痛苦[3]。当前治疗DPN缺乏行之有效的方法,临床上常用一些抗氧化应激和改善微循环的药物。很多临床报道运用一些中药汤剂[4],以及中药制剂联合西药治疗DPN[5-6],疗效显著。根据血塞通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疗效的Meta分析显示血塞通对DPN有治疗作用,因此我们可以利用中西医药理机制不同,但具有协同作用来治疗DPN,这也成为当前研究的热点。本研究旨在运用中药制剂血塞通联合α-硫辛酸、甲钴胺治疗DPN对神经传导速度的影响,为临床治疗DPN提供用药依据。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取本院在2016年1月至2018年3月收治的DPN患者80例,签署知情同意书,应用随机法进行编组,分成对照组(n=40)和治疗组(n=40)。治疗组40例,其中男20例,女20例;年龄42~85岁,平均(60.35±12.25)岁;BMI(23.53±2.65)kg/m2;对照组40例,其中男25例,女15例;年龄39~80岁,平均(57.88±12.2)岁;BMI(17.48~32.95)kg/m2,平均(25±4.08)kg/m2。两组一般资料在性别、年龄、BMI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具有可比性。
  1.2 诊断标准 2型糖尿病及DPN诊断符合WHO 1999 年有关糖尿病的诊断标准[7]。DPN的诊断包括:①感觉异常:肢体远端可出现对称性麻木感、烧灼感或冰凉感或者针刺样疼痛;②检测痛觉、压力觉或运动觉任一种异常;③肢体神经电图检查神经传导速度减慢。
  1.3 排除标准 ①合并有严重心、肝、肾功能异常者;②合并出血性疾病或有出血倾向者;③其他原因引起周围神经病。
  1.4 方法 入组的患者进行健康宣教,在控制饮食、合理运动的基础上给予个体化的降糖方案,将空腹血糖控制在7.0mmol/L以下,餐后2h血糖控制在10.0mmol/L以下。对照组:给予α-硫辛酸(亚宝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55869,规格:150mg/支)600mg加入生理盐水避光静脉滴注,甲钴胺500μg(福安药业集团湖北人民制药有限公司,国药准字H20041227,规格500ug/支)静脉注射,1次/d,疗程3周。   治疗组:在对照组的基础上加用注射用血塞通(昆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国药准字Z20026438,规格:200mg/支)400mg加入生理盐水静脉滴注,疗程3周。
  1.5 观察指标神经电图检测 采用上海众任电子仪器有限公司生产的型号为“ZET-100”数字式心脑肌电图仪检测运动神经传导速度(MNCV)及感觉神经传导速度(SNCV),治疗前后各检测1次。均由我科神经电图检测师完成。
  1.6 统计学方法 运用统计学软件SPSS 18.0处理有关数据,计量资料以均数加减标准差(x±s)表示,行t检验;计数资料以百分率(%)表示,行χ2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两组神经传导速度比较 经配对t检验,两组神经传导速度同组治疗前后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P<0.05);经成组t检验,两组治疗后神经传导速度组间比较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果表明两组经治疗后肢体感觉及运动神经传导速度提高,治疗组提高神经传导速度方面优于对照组。具体见表1。
  2.2 不良反应 两组输注期间均未发生胃肠道不适、皮疹等,治疗后肝、肾功能检查未见明显异常。
  3 讨论
  DPN的发病机制很多,诸如:代谢学说,其中有山梨醇代谢通路异常最为突出,另外还有脂代谢异常、蛋白质糖基化、神经生长因子(NGF)的作用等血管学说,主要包括血管活性因子的作用、氧化低密度脂蛋白(OXLDL)的作用以及氧自由基损伤学说导致的血液流变学异常等。氧化应激被认为是糖尿病发生及并发症的共同机制[8-9]。中医认为DPN属于“消渴病”、“痹证”,主要病因为消渴,日久导致气血运行不畅而出现血瘀阻络[10],与西药学上的“微循环障碍”相类似,病变累及筋脉肢体,以“麻、凉、痛、痿”[11]为主要临床特征,因此根据中医辨证,DPN属血瘀阻络,在临床中主要应用益气活血通络法,类似于西醫学的抑制血小板聚集、粘附、防止炎症介子反应、抗氧化应激的作用机理。目前临床上除了应用硫辛酸和甲钴胺(口服或静脉给药)单药治疗或两药联合治疗DPN的报道,同时也出现了大量的中药制剂及中西医联合治疗DPN的临床研究。诸如可运用复方丹参滴丸[12]、丹参注射液[13]、葛根素注射液[14]、川芎嗪注射液[15]联合甲钴胺治疗DPN可提高肢体神经传导速度,使DPN患者症状及体征得到显著改善。
  本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提高肢体神经传导速度明显优于对照组(P<0.05),表明应用具有活血化瘀通络的中药注射剂联合使用抗氧化应激、营养神经不同靶点作用的药物连续三周治疗后,疗效明显优于使用α-硫辛酸、甲钴胺组。血塞通的功效为活血化瘀通络,其主要有效成分是从中药三七中提取的三七总皂苷,它能阻断钙离子通道,使血液高黏度降低、抑制炎症反应、有效清除氧自由基,解除血管平滑肌的痉挛[16-18],从而改善微循环,增加组织供血供氧,有利于周围神经病变的恢复,以达到营养神经、消除症状的目的。α-硫辛酸[19]是作为丙酮酸复合体的辅助因子,有清除氧自由基之功效,维持神经内膜血流和神经传导速度是一种药联合治疗DPN,能取各自协同药理作用提高神经传导速度,不失为一种应用方便、疗效确切、安全可靠的治疗DPN的又一途径,值得临床推广应用。
  参考文献
  [1]Pop-Busui R, Boulton AJ, Feidman EL,et al. Diabetic neuropathies:a position statement by the 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J].2017,40(1):136-154.
  [2]聂发传,石英.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发生机制研究进展[J].重庆医学,2015,44(1):122-125.
  [3]赵富利,亓民,刘辉,等.2 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危险因素的相关分析[J].中国综合临床,2014,30(5):503-506.
  [4]朱孝贤,刘勇,周彬.加味补阳还五汤联合α-硫辛酸治疗气虚血瘀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及尿NAG与DPN的相关性的临床研究[J].中华心血管病杂志,2016,34(5):593-594.
  [5]王敏.红花注射液联合腺苷钴胺治疗2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疗效及安全性评价[J].中国药业,2016,25(15):54-57.
  [6]刘爱林,袁志军,赵涛,等.红花注射液联合依帕司他治疗2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疗效观察[J].陕西中医,2016,37(10):1375-1376.
  [7]《中国糖尿病防治指南》编写组.中国糖尿病防治指南[M].北京:北京大学医学出版社,2014:28-29.
  [8] Sajic M. Mitochondrial dynamics in peripheral neuropathies[J]. Anfiofid Redox Signal, 2014,21(4):601-620.
  [9] 施晓红.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发病机制研究[J].上海医药,2016,37(2):3-7.
  [10]李果,左冠超,齐鸣,等. 中医血瘀证研究进展[J].亚太传统医药,2016,12(5):71-73.
  [11]中华中医药学会糖尿病分会. 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中医临床诊疗指南[J].中医杂志,2017,58(7):625-630.
  [12]麦伟华,魏爱生,叶建红,等.复方丹参滴丸与α-硫辛酸、甲钴胺联合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临床效果[J].齐齐哈尔医学院学报,2017,38(8):912-913.
  [13]方朝晖,赵进东,牛云飞,等.丹参注射液与甲钴胺联合对糖尿病性周围神经病变患者神经传导速度作用的系统评价[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15,38(1):126-129.
  [14]Wu J,Zhang X,Zhang B.Efficacy and safety of puerarin injection in treatment of diabetic peripheml neuropathy:a systematic I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ontrrolled trials[J].J Tradit Chin Med,2014,34(4):401-410.
  [15]伍志勇,龙亚秋,聂玲辉,等.川芎嗪联合甲钴胺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系统评价[J].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2012,18(14):286-290.
  [16]王晓青,王鹏虎.血塞通注射液联合神经生长因子治疗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J].中国实验方剂学,2011,17(12):232-233.
  [17]桂树华, 胡玲玲, 王挺刚. 血塞通软胶囊联合阿司匹林治疗老年慢性脑梗死对颈动脉斑块稳定性及机体抗氧化功能的影响[J].贵州医药, 2017,41(10):1059-1061.
  [18]杨春艳,郭英,李晨,等.人参皂苷Rb1对脑缺血大鼠GFAP及脑血流的影响[J]. 中国实验方剂学杂志, 2018, 24(1):119-123.
  [19] 率红莉,汪津洋.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治疗药物研究进展[J].中国药房,2014,25(4):377-382.
  (收稿日期:2018-12-03 编辑:杨希)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688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