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咨询热线

小议《诗经》里的爱情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2095-3089(2019)11-0265-01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收入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五百多年的诗歌311篇,又称《诗三百》。孔子评价《诗经》:“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不学诗,无以言”。诗经中的爱情,纯真而浪漫,乐而不淫,哀而不伤。
  一、多情、坚贞的爱情
  孔子把《关雎》列在“诗三百”之首。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哪个少男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树上的鸟儿成双对,你就是我的那一位。人间最美的季节,是情思萌动时。但诗中有“寤寐求之”,而且“求之不得,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转辗反侧”,终至幻想“琴瑟友之”,“钟鼓乐之”。可见这只是单相思,体现出古代男子的多情。
  《蒹葭》“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你一身洁白素衣,盈盈浅笑,隔一方水岸,静观云水两重天,让人漾起心潮。人世间纵有风情万种,我却对你情有独钟。这美丽的女子,这美丽的感觉就像在水气中朦胧,如在画中、梦中。男子追寻之路艰险、漫长:“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洄从之,道阻且右.”虽望穿秋水但心上人却可望而不可即“在水一方;在水之湄;在水之涘.”因爱生恋,因恋而痴,不管有多少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了对心上人的追寻。看看我们古代男子有多情而坚贞。
  如《郑风·出其东門》,写一男子钟情于一位贫家姑娘,他去东门走了一趟之后,一往深情地说:“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缟衣綦巾,聊乐我员。”男子不见异思迁,也表现其爱情的专一。
  《鄘风·柏舟》写一位姑娘爱上一位小伙子,却遭到父母的阻挡,便下定“之死矢靡它”的决心,毫不动摇,表现对爱情的坚贞。
  二、纯朴、深沉的爱情
  《召南·摽有梅》则是写一个女子怕耽误了青春,她在收获梅子的时候,想到“求我庶士”,便把埋在心灵深处的恋情和一天比一天更为迫切的期望,天真地吐露出来“摽有梅,其实七兮。求我庶士,迨其吉兮。”诗人的描写,既不过于直率,又富有动人的魅力!在男女情窦初开,物色对象的时候,这种爱慕与追求,往往表现得很强烈。
  《陈风·月出》,写月下怀人之情曰:“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诗中描写怀人者惶惶不能自安,以至陷入深沉孤寂的愁思中,很有特色。可见爱之深之切;
  爱情的加深,恋人之间自然会有一些幽期密约来进一步了解对方,或披露自己的感情,《邶风·静女》就是描写这一题材和主题的诗。诗中状述一对情人相约在城南幽会的情景,男的来了,“爱而不见,搔首踟蹰”,女的骤然从僻静处出现,赠物表情,男的则不胜悦怿赞美,情态宛然,类似的诗有《郑风·子衿》,写一位姑娘与情人约会,久等不来,急得“挑兮达兮在城阙兮”,似乎“一日不见,如三月兮”,她三番两次表示自己的思怨说“纵我不往,子宁不来?”“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诗人用倒叙的方法,细腻地刻画了这个热恋中的少女候人的神情动态,最富有想象力。
  《陈风·东门之杨》写男女相约黄昏时在东门见面,因久等不来,发出了“昏以为期,明显煌煌”的情叹,含蓄有致。
  《鄘风·桑中》是写幽会之后,几个男青年在采唐,采麦,采葑等劳动中,各自追述他们与孟姜,孟弋,孟庸等姑娘相约叙情的事,每章末了都有“期我乎桑中,要我乎上宫,送我乎淇之上矣的吟咏,这种恋情生活的回忆与描写,有点类似山歌,充满了生活气息,既自然逼真,又纯洁朴素,饶有韵味。
  三、大胆、矛盾的爱情
  《唐风·绸缪》,写一女子在夜间偶然遇见“良人”的情景,其第一章曰:“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这种恋情描写,缠绵惝恍,造语虽然轻淡,字里行间却有无限情趣。最后两句简直是说“心肝啊!心肝啊!叫我怎么来爱你!”一种倾情欲吐而又无可如何的神态,跃然纸上。
  《郑风·野有蔓草》写一位男子在野外遇见一位称心的姑娘,便直率地向她倾吐爱慕之情说:“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请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这种爱慕比较偶然,类似原始求爱的方式,反映了当时的婚姻习俗。
  这样的诗,风诗里不止一首,《邶风·野有死麕》,写一猎人在外打了一只小鹿,恰好碰到了一位多情的少女,便以此鹿为礼向她求爱。在躲着相见的时候,女子若迎若拒,意态缠绵。诗的第三章描写这种情态说:“舒而脱脱兮,无感我悦兮,无使尨也吠。”译成今天的话,就是“你文雅些吧!别拉我的佩巾,别惹起旁边的狗叫!”这种恋情显得更执著,更大胆,诗人的描写也更细腻。初民社会中男女表示恋情,往往如此直率逗趣,我们不应视为里巷狭斜的粗鄙之作。但是女方对这种情景还是有些畏怯的。这在《郑风·将仲子》里有比较具体的描写。其第一章曰:“将仲子兮,无踰我里,无折我树杞。岂敢爱之,畏我父母。仲可怀也,父母之言,亦可畏也。”诗中的女子,以委婉的语言如实地叙述了自己想念情人而又不敢接近的内心矛盾。
  有些诗还描写了恋人间的笑谑戏弄也够胆大,如《郑风·褰裳》,写一位泼辣爽朗的姑娘,以开玩笑的方式,大胆表白自己的期望说:“子惠思我,褰裳涉溱,子不我思,岂无他人?狂童之狂也且。”意思全在激使对方作出对自己满意的回答。
  四、痛苦、哀怨的爱情
  《邶风·谷风》,写妇女在被弃逐的时候,还徘徊顾恋,希望薄情的丈夫能回心转意,于是从内心里发出“行道迟迟,中心有违,不远伊迩,薄送我畿。谁谓荼苦,其甘如荠”的悲叹。
  《卫风·氓》写一位妇女自诉从恋爱、到结婚、到受虐待被遗弃的经过,从痛苦中觉悟到自己为情所误。她这样诉说:“吁嗟鸠兮,无食桑葚。吁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诗中把恨与悔的感情熔铸在一起,对往日的恋情真有不堪回首之感。
  以上所举《诗经》中的风诗,很多都是对于现实生活中男女恋情的描写,实际都是脍炙人口的佳篇。有直赋其事的,有比兴成章的,拟容取心,纷纭杂沓。其题材之多,范围之广,构思之美,意境之佳,可说既美矣,又尽善也。风诗开创的这些恋情描写,或讴歌自己的爱情,或歌颂爱情的纯情与勇敢,或咏叹爱情的憧憬与希望,或叹息爱情所遭受的种种阻力扼杀。这些健康美好的爱情诗给我们许多有益的启示,在我国文学史的影响,是极为深远的。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119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