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创伤性颅脑损伤昏迷患者照顾者负担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研究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摘 要】 目的:探究创伤性颅脑损伤昏迷患者照顾者负担,并研究其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方法:选取本院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收治的62例创伤性颅脑损伤昏迷患者作为研究对象,采用照顾者负担量表及其社会支持评定量表对入选患者进行相关调查,观察患者照顾者负担程度、社会支持程度及其照顾者负担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结果:创伤性颅脑损伤昏迷患者照顾者负担处在中等程度,获得的社会支持也在中等水平。客观支持与社交性和生理性负担呈负相关性(r=-0.324、-0.289,P<0.05);主观支持与负担总分及社交性负担呈负相关性(r=-0.268、-0.269,P<0.05);照顾者的负担和社会支持呈负相关性(r=-0.210,P<0.05)。结论:创伤性颅脑损伤患者照顾者的负担与社会支持呈负相关性,照顾者应该获取更多的社会支持,有助于减轻照顾者的负担,使患者得到更好的照顾。
  【关键词】 创伤性颅脑损伤;昏迷;照顾者负担;社会支持;相关性
  创伤性颅脑损伤是临床上常见的脑部损伤,临床表现为昏迷、认知不清等。具有较高的致残率,严重时会危及患者的生命。由于住院费较为昂贵,致使患者多在家中治疗,由照顾者对其进行生活上的照顾,但照顾者的负担比较重,照顾者希望得到社会和亲友等的援助。基于此,笔者探究了照顾者的负担和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现将结果报告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临床资料
  选取本院2017年1月至2018年2月收治的62例创伤性颅脑损伤昏迷患者作为本次研究的对象。纳入标准:1)患者及其照顾者(或家属)均知情同意,自愿作为本研究的研究对象;2)经专业医师诊断确诊为创伤性颅脑损伤者;3)照顾者为照顾患者的责任人,能够自愿承担其照顾患者的责任;排除标准:1)照顾者不满18周岁;2)精神、行为产生障碍者。入选本研究的对象共有62例,其中男38例,女24例;年龄34~58岁,平均年龄(43.11±7.36)岁;文化程度:小学学历及以下为21例,中学学历15例,高中學历10例,大专及以上学历16例;家庭月收入:低于1000元32例,1000~2999元10例,3000~4999元20例。
  1.2 方法
  采用问卷调查的形式对患者的基本情况进行了解,其中包括患者的年龄及性别,患者的学历和月收入等相关基础资料,到入选患者所在的病房将问卷调查发放给照顾者,需统一发放,在照顾者进行问卷填写之前,引导照顾者进行填写,告知其方法和要求,要照顾者当场填写并给予收获。本次研究共发放62份调查问卷,发放调查问卷62份,共回收有效问卷62份,回收有效率为100%。
  1.3 观察指标
  *卢致辉为本文通讯作者
  观察患者照顾者负担程度、社会支持程度及其照顾者负担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
  采用照顾者负担量表(carer burden inventory,CBI),包括生理性负担、社会性负担、情感性负担、时间依赖性负担及其发展受限性负担,一共5个维度,24个条目。负担轻重程度分数:0~4分,分数越高,疼痛越严重;量表总分为0~96分,系数为0.85。照顾者负担程度为:32分以下表示照顾者的负担比较轻,33~64分为中度负担,65~96分为重度负担。
  社会支持评定量表(social support revalued scale,SSRS):其中包括主观和客观支持与支持的利用度,共3个维度,10个条目,总分小于或等于22分的为低水平,23~44为中等水平,45~66分为高水平。分数越高,表示社会的支持度越高。国内常模分为(34.56±3.73)分[1]。
  1.4 统计学方法
  本次研究所得数据均采用SPSS 22.0统计软件展开分析。其中,计量资料以(±s)表示,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χ2检验;P<0.05表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62例创伤性颅脑损伤患者照顾者负担水平比较
  照顾者负担总分为(41.88±13.52)分,处于中度负担。详情见表1。
  2.2 照顾者社会支持比较
  照顾者的社会支持得分为(32.68±6.22)分,处于中等水平。见表2。
  2.3 照顾者负担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
  客观支持与社交性和生理性负担呈负相关性(r=-0.324、-0.289,P<0.05);主观支持与负担总分及社交性负担呈负相关性(r=-0.268、-0.269,P<0.05);照顾者的负担和社会支持呈负相关性(r=-0.210,P<0.05)。
  3 讨论
  脑损伤是一种脑部性创伤,患者自理生活能力下降[2]。家属是照顾的不二人选,这是家属的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如果家属不愿意照顾患者或者有照顾不周的地方,再或者寻求他人的帮助,往往会给患者造成一定的内疚感,因此,照顾者常常会忍受下来,会不承认自己照顾负担过重的情况。本研究显示照顾者负担水平、社会支持总分处于中度水平。客观支持与社交性和生理性负担呈负相关性。提示照顾者的生理性负担和社交性负担,随着客观支持的增加而减轻;主观支持与负担总分及社交性负担呈负相关性,说明照顾者的负担总分和社交性负担随着主观支持的增加而减轻;照顾者的负担和社会支持呈负相关性,表明照顾者如果获得的社会支持越多,那么其负担就会显著减少。建议家属、朋友等可给予照顾者一定的鼓励和帮助[3]。另外,社会也应该完善相关的保障制度,如社会保险等,有助于减轻照顾者的经济压力,照顾负担进一步减轻,患者和照顾者有良好的生活质量[4]。因此,笔者认为照顾者应该获取更多的社会支持,可有助于减轻照顾者的负担,使患者得到更好的照顾,同时社会应完善各种保障制度,进一步提高患者及其照顾者的生活品质。
  参考文献:
  [1] 罗静文,林海英,黄小舟,等.脊髓损伤患者主要照顾者照顾负担与积极感受的相关性研究[J].护士进修杂志,2016,31(24):2216-2218.
  [2] 张红伟,孙建梅,孟凯赟.中重度颅脑损伤患者家属照顾负担水平及影响因素[J].社区医学杂志,2018,(08):29-31.
  [3] 张金庆,刘文静.重型颅脑损伤患者照顾者负担与社会支持的相关性研究[J].护理管理杂志,2012,12(02):83-84.
  [4] 黄细纯.颅脑损伤患者主要照顾者心理健康和应对方式的相关性研究[J].中国医药导报,2011,08(24):123-124.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4219.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