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访客   登录/注册

一筐蔬菜

来源:用户上传      作者:

  8月的傍晚,西斜的太阳仍然炙热地烘烤着大地。
  在内蒙古绰尔森林公安局松岭派出所里忙了一天,“这一天过得真快啊,又到下班时间了。”我一边感慨着,一边下楼去换值班人员回家吃饭。
  此时,辖区的张大娘正搬着一筐蔬菜吃力地上着派出所门前的台阶。我连忙跑出去,帮张大娘把菜抬到台阶上面。
  “大娘,您搬着这一筐菜来派出所干吗呀?”我好奇地问。
  “去年你们帮我要回赔偿款,大娘也没啥感谢你们的,这是自家园子里种的蔬菜,没有农药、化肥。我刚从地里摘下来的,可新鲜了。”张大娘边说边弯下腰,要去搬那筐蔬菜。
  “大娘,这可不行。您和大爷辛辛苦苦种的菜,全指着它们卖点零花钱,我帮您把菜送回去吧。”我连连推辞说。
  张大娘见我不收,脸上露出不悦的神色。“去年秋天,我家的菜地被孙家的马给祸害了,整年的收成全没了。找他们家理论,两家还差点打起来。后来,还是咱们钱所长带着民警出面调解,我们家才得到赔偿款。当时,你们还给我们家拉来了两大车农家肥,所以今年的菜地收成才会这么好。我和你大爷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件事,你们可不好推辞。”我有点不知所措……
  “收下,收下。这大热天,跑这么远的路给我们送菜。大娘,谢谢您啊!”正要下班的钱所长边说边把菜搬进了屋里,放在了比较阴凉的储藏室里。
  张大娘这才心满意足地骑着三轮车走了。
  我心里却犯起了嘀咕,“钱所长怎么能收人家的菜呢,虽说不值多少钱,可卖菜是张大娘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呀。”
  “小妮子,明天早上6点上岗啊。”钱所长对着一脸迷茫的我说。
  “那么早,有什么案件吗?”
  “来了就知道了。”钱所长说。
  我不再多问,心想,看你怎么处理那筐菜。
  第二天早上6点,我来到派出所,钱所长正把那筐蔬菜抬到车上。“所长,要把这筐菜拉到哪去呀?”
  “早市卖菜去。”钱所长神秘地笑着说。
  “卖菜?”我寻思着,琢磨不透所长的意图。
  快到早市时,远远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中,路边有人向我们招手。招手的是林场的食堂管理员,难道是把菜卖给他?
  “钱所,等你们半天了。把菜抬到我车上吧,我回去再过秤。”说着,他们把菜抬到了王管理员的皮卡车上。
  找好停车位,把车停好后,钱所长带着王管理员走进密集的人流中,我紧跟其后。在早市尽头,找到了张大娘卖菜的摊位。张大娘摊位上擺着各式各样的蔬菜,蔬菜上面还凝结着露珠。在此起彼伏的叫卖声中,张大娘的摊位显得有点冷清。
  “你看看这菜,多新鲜,还是有机蔬菜。以后你买菜就来张大娘这买吧。”钱所长指着张大娘摊位上的蔬菜对王管理员说。
  王管理员挑了点青椒和土豆,又和张大娘订了明天要用的蔬菜,“明天一并把那筐蔬菜的钱一齐结给张大娘。”
  “大娘,这回就不用担心每天摘的菜卖不出去了。”钱所长对张大娘说。
  张大娘握着钱所长的手,激动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们了,从去年的纠纷开始,就一直在帮助我们。”说着说着,眼圈红红的,哽咽着说不下去……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18657.htm

服务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