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共生体系风险测评

作者:未知

  中图分类号:F303.3   文献标识码:A
  内容摘要:随着当前企业转型升级的实质性整改,轻资产性质的农村电商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重要推手,逐渐成为区域经济发展的亮点,国内各大电商纷纷布局抢占这一蓝海市场。但农村电商的快速发展使得物流成本过高、发展不协调等问题凸显,本文试图从协调共生视角,在协调共生的基础上运用AHP对两者共生体系进行探究。研究发现,政策风险、运营及市场风险、技术风险为共生体系所面临的主要风险,根据判断矩阵进一步得出单因素中电商、物流企业的发展政策,企业协同、整合并购政策,用户粘度及产品、服务质量,数据共享系统互通的难易度,数据的存储及安全保密性等是重要影响因素,故二者共生体系需要布置有针对性的防范,保证共生体系协调运转。基于此,提出发展区域特色,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数据信息的互通、互享及加强技术创新研发、保障用户及顾客信息的安全保密,注重客户粘度培养等相关建议。
  关键词:农村电商  物流企业  共生体系  AHP
  引言
  随着互联网信息技术的迅速发展,电子商务的发展迅速从初级阶段过渡到相对成熟的稳定阶段,但其成长与发展主要集中在相对发达的城镇,农村地区相对欠缺,造就了农村市场的巨大空白。在扶贫脱困的大趋势下,各大电商企业都认为农村市场是电商领域的“新蓝海”,并以战略布局形式进行抢占,进而导致以“淘宝村”形式存在的农村电商呈现井喷式增长,催生了一批类似义乌青岩刘村、沙集镇东风村、南庄桑坡村等“淘宝村”典型示范的出现。示范效应的宏观辐射以及攻坚扶贫的时代需要,农村电商的轻资产性质使其成为农村地区攻坚扶贫的重要推手,国家及各地方政府以政策形式大力支持开展农村电商,这也促使农村电商体系建设得到进一步完善。然而农村电商的级数增长式发展中凸显出物流体系薄弱、成本过高以及统筹协调发展难度大等问题,使得进一步加强农村电商企业与物流的协调共生成为区域经济增长的焦点。在农村电商企业的快速发展中,有效利用物流体系可以以最低成本获得所需物资,赢得市场竞争优势,在对内外部资源整合中实现对市场快速需求的响应。但由于农村电商企业独立的法人属性与物流企业复杂的网络节点体系,使得电商与物流企业的共生互存体系存在诸多风险,这也成为制约两家企业甚至是两个行业发展的一大瓶颈。目前学术界对于两者协调共生体系的风险鲜有研究,本文运用AHP(层次分析法)对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共生体系的形成、成长和持续发展中的风险因素进行研究,旨在挖掘两者共生体系构建中存在的风险,进而推进其有针对性的改进,为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的共生发展提供参考性意见。
  相关文献综述
  随着我国区域经济的不断发展,企業以及产业之间的发展不再泾渭分明,二者之间的互动性以及关联性也越来越密切。农村电商作为支持农村以及城郊区经济发展的着力点和支撑点,也进一步转化为新常态下农业经济转型升级、助力扶贫的重要推力。丁明华通过对当前农村电商发展的研究,指出农村电商发展的路径在于政府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农村电子商务产业平台建设以及物流产业发展相结合。武晓钊认为农村电商的发展在于以地级市为单位,建设区域内县级物流配送体系、建立特色农产品反向销售体系以及农村电子商务运营服务体系。续秀梅通过对农村电商与物流协同发展中问题的研究,提出保证两者协同发展过程中构建电子商务产业链利益分配机制、构建完善的电子商务和物流协同作业系统平台、提升物流企业服务能力以适应电子商务发展需求。杨洋、李晓晖通过对日本电商物流发展的研究,指出日本电商与物流发展主要在于软件技术与物流体系的高度结合以及电子商务物流设施、配送物品等的完善配套体系。郭承龙基于“淘宝村”的调研,提出农村电商发展模式将逐步向共生共存、共商共建且稳定的共生系统结构转变。这些研究都间接或直接说明了农村电商发展与物流企业的互利共生是必然的、密不可分的,但是其高风险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从风险管理角度来看,对于风险的研究主要分为定性和定量研究。定性研究主要有:赵光辉基于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的特征,重点分析了物流企业所面临的风险因素主要为数据安全、结构化安全以及其开发应用,并据此提出物流企业的风险控制策略。张玉玲阐述了电子商务物流企业的风险主要是消费端、服务端以及信用风险等方面,并据此提出风险控制对策。同时还有马丽等主要从企业内部组织管理角度阐述风险预警的重要性。定量研究主要有:刘枚运用AHP对一体化的物流项目进行展开的风险因素分析,进而具体识别一体化物流项目的重要风险因素。远亚丽应用动态因子分析法,结合实际中的调研数据,对农产品物流风险因素进行统计分析,构建农产品物流风险预警体系,从而对风险进行有效预警和控制。张杰在客观分析企业应急物流风险的前提上,运用BP神经网络提出有效风险评价方法,提出对应的风险控制策略。左其亭、吴泽宁等对带有模糊性的风险问题进行研究,提出模糊风险率、模糊风险度的概念及相应数学模型,进而给出风险评价模型。但是涉及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相结合的研究相对较少,事实上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互利共生的发展模式越来越普遍,例如:淘宝、天猫和菜鸟驿站、“四通一达”等,因此关于农村电商和物流企业的共生体系风险研究还有待完善,从而更好适应市场发展或者为市场走向提供指导性建议。
  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共生体系风险识别体系构建
  (一)共生体系的概念
  农村电商想要提高自身竞争优势,有必要与同处供应链中下游的物流企业形成“抱团式”共生发展的模式。“共生”是由德国真菌学家德贝里于1979年在生物学上提出的概念,主要是指两种不同生物为了更好生存所形成的一种互利互惠的关系,其中任何一方的生存都需要另一方的帮助而实现。随着社会经济以及互联网技术的迅速发展,共生现象在现代社会已经不仅是一个生物现象,已经逐渐渗透到社会经济各个领域,一些企业为了更好的应对市场环境变化、快速响应市场需求等要求结合在一起,例如物流企业与电商企业的互利共生模式,它们通过相互配合、相互依靠实现企业结构调整、优化升级,进而达到降低成本、提高效率、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作用。因此,这样的互惠共生关系决定了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进一步发展风险分析的可行性与必要性。   (二)风险评估指标体系构建
  Yacov Y.Haimes将风险维度划分为系统、环境、组织、社会、自然、时间及自由七个方面。那么在外部环境与利益相关者相联系的、不能确定的一些因素作用下,本文结合农村电商发展的特点、物流产业的技术化及我国政治、经济及社会文化特点的基础上,将两者共生风险测评风险维度分为:道德风险、管理风险、营运及市场风险、财务风险、技术风险及政策风险六个方面。因此,借鉴国内外学者的研究,本文的风险指标体系按以上六個方面展开,把这六个风险指标定为指标层,建立评估指标体系,指标层风险集为 B={B1,B2,B3,B4,B5,B6},指标层相对应的基准层风险要素集为B1={C1,C2,C3},B2={C4,C5,C6,C7}……以此类推,B6={C18,C19}。运用层次分析法(AHP)对两者共生体系的系统风险做更为深入的研究。在风险指标体系六个维度的基础上,将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共生体系风险因素进一步细分为19个单独指标因素,其共生体系风险指标体系如表1所示。
  (三)构造判断矩阵并获取指标影响权重
  根据德尔菲法设置专家调查表,结合表1,采用模糊层次分析法确定风险指标权重,通过专家调查问卷形式采集专家意见,分别构造六大风险指标以及其对应的各分层单因素指标层判断矩阵,然后求出各矩阵最大特征值和特征向量,经过归一化处理后得到六大风险指标以及其相对应的基准层风险要素权重,并进行一致性检验,进行相容性和误差分析。
  对基准层中六个风险指标调查结果两两比较后构造指标层判断矩阵,见表2。用yaahp软件进行特征向量求解及归一化处理,求得指标层六大风险指标影响权重,见表3。接着对指标层六大风险指标进行一致性检验,由CI=(λmax-n)/(n-1)以及CR=CI/RI,进而计算出CR=0.0865<0.1,故指标层六大风险指标所构成的判断矩阵A一致性通过检验,符合进一步风险要素细分的要求。
  (四)计算各风险影响因素权重并排序
  要想获得所有基准层的风险影响因素对于指标层风险指标的影响权重,就需要进一步求得各个基准层风险影响因素对于各个风险指标的影响作用。而基准层风险影响因素是指同一层次上相应因素对于上一层次风险指标相对重要性的数字化说明,主要是以数字大小的形式体现出来,在这一过程的计算中可以直接将基准层的风险影响因素进行单排序。在得出基准层的单层次风险因素影响权重后要计算层次总排序,即计算单层次风险因素的权重与上一指标层权重的乘积,最后对所有单层次风险因素进行权重值大小排序,进而得出单层次风险因素对于共生风险体系的直接贡献率。
  计算方式类似于指标层的计算,先构建单层次风险影响因素的判断矩阵,进而求出其特征值以及归一化矩阵,通过一致性检验后,求得单层次风险因素影响权重,见表4。
  结果分析及对策建议
  (一)结果分析
  指标层六大风险因素中营运及市场风险、技术风险以及政策风险是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共生体系形成及正常化运营的主要风险来源,这三种风险要素的影响作用占整个共生体系风险因素的79.80%。其中政策风险的影响作用最大,为0.3399;技术风险影响率为0.2426,次之;运营及市场风险影响率为0.2155,这说明农村电商发展与国家、政府密切相关,故政府的有效扶持能帮助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的协作共生,实现更高层次的发展。而道德风险、财务风险以及管理风险在指标层的影响作用相对较小,三个指标权重加总仅为0.202,还不及其中任意单项风险,说明共生体系构建只要通过合理的制度、明确的责任质量体系就可以有效控制这些风险,因此这三个方面导致的风险影响相对较小。
  从表4可以看出,单层次风险因素中电商、物流的发展政策因素所占的权重系数最大,为0.211,其次为国家、政府对于企业协同、整合并购的政策影响,对应的影响权重为0.129,从这两项影响因素的权重可以很清晰的看出政府对于农村电商、物流产业发展的直接影响,而市场风险指标中的影响因素只能排在这两个单因素之后。市场及运营风险中风险因素系数最高的单因素为用户粘度与产品、服务质量,为0.115,在单因素权重比例排第三位。其后为技术风险中的数据共享系统互通的难度,为0.092,表明政策以及市场运营风险以外现实物流企业与农村电商企业协调共生发展需要重点关注这一问题。总的来说,农村电商和物流企业的协同共生面临的风险很多,故在二者结合共生体系的构建上需要引入科学管理,对各类风险有重点、有针对性的进行前期控制,制定相应的事中控制措施和事后改进策略,使得共生体系在不断运营过程中逐步改进,进而使得共生互利的双方风险降到最低。
  (二)对策建议
  通过AHP法风险分析的结果可以看出,要使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共生体系更好的发展,促进区域经济水平不断发展,一是要让政府积极提倡与支持农村电商与物流产业之间的协调合作,进而降低产品物流成本,提高效率;二是增加自身产品特色与竞争优势,逐步摆脱产品同质化现状;三是积极促进合作双方信息数据的互通与共享,充分利用大数据实现产业链对接,进而实现精准营销和提高产品附加值;四是积极促进合作双方进行相关技术研发,从而实现行业或企业的技术革新与突破,构建企业发展的核心竞争力。
  第一,积极响应国家、政府的政策,助力于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及农村地区的精准扶贫。在这种共生体系的构建中需要加强政府引导与扶持,这种支持一定程度上可以提高产品以及服务的市场声誉,对外宣传是一种质量保证。以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的协调共生推动区域经济发展,响应政府的农村脱贫政策,进而反推政府对于农村基础设施的修建与维护,真正做到惠民,也为产品的运输提供便利,这对于农村电商企业与物流企业来说也是一大利好,保证产品进出的畅通无阻。
  第二,注重产品消费理念的培育,积极寻求客户需求,完善服务体系制度,增加客户粘度。首先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找到顾客需要的背后动机,进而为产品找到精确定位,注重专业化塑造,在此基础上实现精准营销。加强物流企业、消费者以及农村电商三者的互动对接,以灵活机动的快速配送与保质保鲜的服务体验为主导,推动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信誉的合理化建设。   第三,加强双方协调共生技术的互通、共享以及创新。对于互利共生的双方而言,信息、技术的互通与共享是二者生存与发展必不可少的环节,那么在业务对接中不应该仅局限于订单的确认、发送快递包裹这个过程中,而是需要双方保持彼此的相互信任,保持信息通暢,以此为基础推动企业之间的亲密合作。在加强技术互通、共享以及创新过程中,注重合作双方科研能力的不断提高以及相关技术的协同研发,积极吸纳高水平技术人才,制定合理的激励措施以及一系列保障措施防止核心技术人才的流失。另一方面,要注意市场需求动向的变化以及相关竞争对手状态,从而有效响应与满足市场动态变化。
  第四,充分运用计算机技术,建立农村电商与物流信息管理系统。管理系统可以根据农村电商企业的产品类型、特征以及相关要求来选择企业物流,并实现相关信息加工处理及资源的合理调度,保证产品快速安全、有保障的传递,进而实现对物流的有效控制和管理,并为物流企业管理人员提供战略及运作决策支持。同时也提供农村电商企业更加透明化的信息反馈,更有助于双方互惠互利。基于农村电商的分散性,为了有效加强两者的协调互利共生,还需要“云快递”的密切配合,在源头上整合发货资源,利用订单聚合能力来降低成本,推动两个产业的整合协同发展。
  第五,优化资源配置,提高效率。农村电商与物流企业都同处于供应链中下游,物流成本过高也是农村电商进一步发展的难题,因此降低物流成本显得尤其重要。构建一个互利共生体系,首先需要从内部做起,在共生体系构建上制定一套完善的责任质量体系制度,将各部门职能与责任划分清楚,提高企业员工效率意识。
  第六,注重产品消费理念的培育,积极主动为顾客着想,完善服务体系制度,增加客户粘度。首先充分利用大数据分析,找到顾客需要的背后动机,进而为产品找到精确定位,注重专业化塑造,在此基础上实现精准营销。大胆探索和积极运用各种现代化营销手段,将产品与人们的需求点相结合,进而刺激更加强烈的需求,并做好全面的顾客关系管理。同时需要严守质量关,互利共生的双方或多方都不得触碰这一底线。
  参考文献:
  1.李丽.中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现状与趋势[J].经济研究参考,2017(10)
  2.王栋.农村电子商务产业集群发展的动力机制透析[J].重庆社会科学, 2017(9)
  3.丁明华.互联网农业构建我国农村电子商务发展的新路径[J].商业经济研究,2016(15)
  4.武晓钊.农村电子商务与物流配送运营服务体系建设[J].中国流通经济,2016,30
  5.郭承龙.农村电子商务模式探析——基于淘宝村的调研[J].经济体制改革,2015(5)
  6.张玉玲. B2C电子商务企业的物流业务风险控制策略[J].商业经济研究,2017(12)
  7.刘枚,崔卫花.基于模糊层次分析法的一体化物流风险评价[J].物流技术,2014(1)
转载注明来源:https://www.xzbu.com/1/view-14834109.htm

服务推荐